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暗中的较量!
    期间。

    学生们,互相议论。

    “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梦了好久,终于把梦实现!”

    一个排队等面试的学生,忍不住激动和兴奋的就唱了起来。

    “的确是终于等来了,不过这梦要实现怕是有些困难吧?”

    “我听说,江京中医药大学那边的入选纪律,低得可怕,整整三万人里,才选了15oo个,而且还是有着足足五十名导师,才能选出来这么多。”

    “咱们学校应该不止于此吧?”

    “这可不一定。”

    “虽然拜师不容易,这个师承培养模式,的确值得我们付出全力,为之努力。”

    “是啊,还好我只读了三年,这一次一旦拜师成功,我就还有两年的时间,可以跟着师父学习,成绩肯定会突飞猛进。”

    “那些大五的学长学姐们,运气就没那么好咯。”

    “你都大三了,我才大一呢,还有五年时间,要是能选上,我毕业以后肯定比你们强。”

    “现在说这些都是废话,选上了再说吧。”

    “对了,那个想出这个模式的同学叫什么名来着,他也太厉害了吧?”

    “好像是叫方丘吧,我记得。”

    “咱们学校怎么就没出这种人才,要是早出来,不就早搞了吗?”

    “能想出这种模式,这个叫方丘的恐怕也不是一般人吧?”

    “那能是一般人吗?”

    “换你,你想得出来吗?”

    “这人是人才。”

    “什么人才啊,依我看啊,他简直就是个妖孽,你们想想,一个大一新生就能提出这么牛逼的提议,就算用天才来称呼他,也不足啊……”

    ……

    荆北中医药大学。

    “早就听说,这个师承培养模式是一个大一的新生弄出来的,现在真的确定了,我怎么又有些不敢相信了?”

    “哎,天才都是孤独的,都是躲在阴暗中为大众服务的。”

    “没有他,咱们学校能搞这个师承培养模式吗?这人可真是厉害,居然连学校的管理层都能听他的!”

    “不得不说,他是真的牛逼!”

    “可惜了,要是在江京的话,我非得去看看这个同学才行,他这一个提议,可是帮了咱们整个中医院校的同学啊!”

    “我要是他们学校的领导,铁定给他一个突出贡献奖!”

    “别提了,我听说,他们学校只是提了一下他的名字,当众表扬了一下而已,其他什么都没给。”

    “学校还能给他什么,牛逼的人从来都不需要别人的加冕!”

    ……

    中州医科大学。

    操场上。

    “感谢那些身在远方的方丘同学,给了我们一个如此大好的学习机会。”

    “有本事,找他去啊?”

    “找他干嘛?”

    “你不是要感谢他吗?看你那一副花痴样?”

    “说不定,方丘同学长得很帅呢,跟咱们学校的校草一样帅?”

    “帅又怎么了?”

    “又帅又有才,约啊!”

    ……

    江昌医科大学。

    “你们说,这个方丘同学是怎么想出这个点子来的?”

    “谁知道啊,能想出这个点子,这个人肯定在管理方面有着出众的天赋,但是我听说他是个中医学院的学生,可惜了这妖孽般的天赋啊。”

    “是啊,一般人还真想不出这么绝的点子来,这家伙是真的厉害。”

    ……

    徽州中医药大学。

    “你们知道吗?这个师承培养模式,是咱们学校的领导,到江京中医药大学取经,学习来的?”

    “我也听说了,好像这个提议还是江京中医药大学的一个大一学生提出来的。”

    “那么牛逼?”

    “这简直就是咱们中医院校的一场革命啊,现在有很多学校都在争相模仿,弄这个师承培养模式了呢。”

    “妈的,要是我能想出这种点子来,毕业以后就不用愁了。”

    “人家可是天才,你是什么?”

    “你要是能想出来,猪都能上树,你信不?”

    ……

    除了这几个开展师承培养模式的第二梯队学校以外。

    全国各地中医院校的学生们,在这一周只内,都只有一个话题,这个话题的主人公就是方丘。

    然而。

    当全国中医院校的学生呢,都纷纷议论的时候。

    方丘却才刚刚离开宿舍,走向医院。

    今天是周日。

    又是他坐诊的时间。

    下午一点五十五分。

    一名医生,站在江京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大厅里,盯着挂在大厅里的那一份微笑医生榜单。

    此人身材高挑,体型匀称,从背后看去,简直就是一个少女杀手。

    正是第一附属医院,青年医生中的第一,韩震。

    看着微笑医生榜单。

    韩震轻轻的吐了口气。

    榜单上,他的名字赫然在列。

    韩震,4o票。

    排名,第十三位。

    原本压在他头上的方丘,此刻已经被他甩到了身后。

    不过。

    他却不敢大意。

    “一周只上一天班,现在也该来了吧?”

    韩震看了看手表,然后一边转头朝着医院大门看去,一边用长者一般的语气,低声说道:“没想到,江京中医药大学的师承培养模式,竟然会是这小子提出来的,从这一点来看,这小子倒还有点远见,不过要跟我比的话,差距还很大的。”

    说完。

    韩震自信的一笑,抬头挺胸,朝着自己的科室走去,准备上班。

    可他刚走。

    方丘就迈入了医院大门。

    一路从楼梯直上,来到七楼骨科。

    进入诊疗室。

    换上白大褂,方丘开始坐诊。

    诊疗室外。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就挤满了人。

    这些人,全都是闻风而来的司机,有的是开出租车的,有的是开大货车的,每一个人的身上,都多多少少的有些职业病。

    或许是因为名声传得太快的缘故。

    来看病的司机,竟是成群结队的,很快的就把骨科待诊区的座位给全部攻占了,有一些后来的人,甚至连个坐位都没有,能站的都站着,不能站的都背靠墙壁蹲着。

    很快。

    整个走道上就挤满了人。

    虽然通行没有什么大问题,但还是引起了护士们的注意。

    随着护士长的一声令下。

    七楼的所有护士,集体出动,准备疏散人群。

    “这位先生,您哪里不舒服?”

    一名小护士,跑到一个蹲在墙角的年轻人身边,说道,“现在,二诊室那边有医生,你可以到那边去看。”

    “不去。”

    年轻人立刻摇头,说道,“我是专门来找小方医生看病的,已经把病例本交上去了,我就在这里等着,要不你问问其他人吧。”

    小护士苦笑一声,继续询问其他人。

    结果。

    一群护士忙活了半天。

    就是没人愿意走,非要给方丘看。

    整个骨科。

    除了沈淳的一诊室门口有护士拿着一叠病例本之外,其他诊室都没多少人去看。

    再看方丘的诊疗室门前。

    还是那名护士,手里已经抱了有几十本病例了,脸上也是止不住的苦笑。

    她哪里能想到。

    来找方丘看病的人,居然一次比一次多。

    第一次是二十人,第二次是三十来人,第三次也是三十多人,这一次竟然直接增长到五十多人了。

    在众人焦急的等待中。

    一名患者,喜笑颜开的从诊疗室中走了出来。

    “学姐,麻烦你进来一下。”

    方丘的话声传来。

    这个小护士,名叫杨婷,也是江京中医药大学护理专业毕业的,已经在医院里做了一年多的护士了。

    因此,方丘一直都叫他学姐。

    听到方丘的喊声。

    杨婷立刻转身走进诊疗室,把门关上。

    “学姐,外面来了多少人?”

    方丘问道。

    “四十九个。”

    杨婷苦笑一声,说道:“刚走了一个,我手上还有四十九本病例呢。”

    “还有五十个人啊。”

    方丘轻轻点头,说道,“你把这个凳子拿出去吧,累了就休息会,病例也可以放在上面。”

    杨婷点点头,拿着凳子出去了。

    “三个小时,五十个人。”

    方丘算了下时间,喃喃道,“看来,得加快度了啊。”

    说完,立刻喊下一位。

    接下来方丘火力全开,度极快。

    他总不能让病人等着,但也知道三个半小时看五十人绝对是一个巨大挑战。

    但是他努力这么做了。

    终于。

    努力的诊疗了三个小时以后,方丘才总算是把五十个病人都给看完了。

    五点半,下班。

    另外一个科室。

    刚看完最后一个病人的韩震,一边脱着白大褂,一边询问诊室里新来的一名实习医生。

    “方丘多少票了?”

    “五十票了。”

    诊室里,新来的实习医生,带着一脸的苦笑,说道,“你说了以后,我就一直在关注微笑医生榜和方丘那边的情况,结果现他在榜单上的票数,就跟坐了火箭似的,自打他坐诊的那一分钟开始,就一直噌噌噌的往上涨,没有停过。”

    “这么猛?”

    韩震眉头一挑,很是惊讶。

    自己的得票情况,他也一直在关注,到目前为止,他的票数也是正好五十票。

    从目前得到的消息来看。

    跟方丘打平了。

    而现在。

    距离下班,也仅剩三分钟的时间了。

    “方丘一共看了多少个病人?”

    韩震张口询问。

    在他看来,方丘这五十票,来得有些过于快了。

    “五十个!”

    实习医生立刻张口,说道:“我特意统过,不多不少,正好看了五十个。”

    说话的时候。

    这个实习医生的脸上,布满了震惊之色。

    要不是韩震让他盯住方丘,他也不会亲看眼到这么恐怖的事。

    一下午的时间,不但看了五十个病人,每个病人还都给方丘投了一票,这种事怎能叫人不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