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五十一对五十一?
    “什么?!”

    五十个?!

    韩震也震惊了。

    他之所以询问方丘看了多少人,就是想要看看,只上一天班的方丘,是怎么得到这么多票的。

    毕竟,上周的票数已经清空了。

    按照两个人投一票这种几乎不可能出现的恐怖概率来换算,方丘至少也要看一百个病人,才能得到五十票。

    一天看一百个病人,可能吗?

    可当他从实习医生的口中,听到方丘的病人数量的时候,整个人就彻底的震惊了。

    2比1的得票率,在他看来已经近乎是奇迹了。

    可没想到。

    方丘的得票率,居然是百分之百。!

    这根本不可能!

    “这个方丘,不会作假吧?”

    实习医生不敢相信的,小声问道。

    “不可能。”

    韩震脸色难看的摇了摇头,沉声说道,“医院里有这么多人盯着呢,就算他要作假,也不能做得这么假。”

    “这倒也是。”

    实习医生轻轻的点点头,补充道,“我之前也不相信,还特意去打应了一下,听说方丘这次看的病人,都是上次的病人介绍来的。”

    “方丘,是个劲敌啊……”

    韩震低声呢喃。

    就在这时。

    “咚咚咚……”

    伴随着敲门声的传来,一个三十来岁的护士,带着一个病人走了进来。

    “恩?”

    韩震抬头一看,跟在护士后面的,赫然是一个老熟人。

    这人是个老病号。

    隔一段时间就会来找他看病,几乎每一次都会投票。

    倒不是他没把对方病看好,只是对方生活习惯实在太差,导致各种小毛病不断。

    没有多想。

    韩震立刻看向手表。

    还有最后一分钟。

    虽然只是一分钟,但他却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这次。

    他赢了!

    只要看完这个病人,在得到这个病人手里最宝贵的一票,他就必然能把方丘压住。

    韩震立刻上前看病。

    态度好得离谱。

    导致病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看完病。

    韩震送病人出门的同时,给一旁的实习医生使了个眼色。

    实习医生立刻就跟着病人走了出去。

    虽然已经下班。

    但韩震却没走,依旧留在诊室里。

    两分钟后。

    “范医生。”

    实习医生跑来,一脸喜庆的对着韩震说道,“那个病人投票了。”

    “好!”

    韩震笑开了花,问道:“现在多少票了?”

    “五十一票。”

    实习医生回道。

    “那方丘呢?”

    韩震追问。

    他还是有些不放心。

    “还是五十票。”

    实习医生答道。

    闻言。

    韩震不禁笑了。

    一边笑着,还一边大大的松了口气。

    “虽然我是用一周的时间,来对他半天,看起来的确有些胜之不武,但结果就是结果,我确实赢了!上周他压我,这周我压他了!”

    韩震淡淡的笑着说道。

    脸上却丝毫没有觉得胜之不武的意思。

    “那是!”

    实习医生立刻张口,说道,“你是咱们医院,公认的青年医生中的第一名,我就是冲着你的名气来的,这个方丘还是个学生,怎么能跟你比?”

    “话不能这么说。”

    韩震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方丘,能在一天之内给五十个病人看病,倒也是很了不起的。”

    “是是是。”

    实习医生连忙点头,说道,“方丘医生很了不起,但更跟了不起。”

    韩震开怀大笑。

    不得不说。

    这个实习医生拍马屁的本事,还是挺不错的。

    有前途啊!

    “走!”

    大笑过后,韩震张口说道,“咱们去骨科,看看方丘医生。”

    “好。”

    实习医生点头。

    说罢。

    已经脱掉白大褂,换上正装的二人,齐齐走出诊室,朝着七楼骨科走去。

    来到七楼。

    俩人在楼道口,遇上了正好下班的曹泽。

    “韩医生?”

    见到韩震,曹泽微微一愣。

    旋即,立刻就想到了他今天跟方丘之间的较量,明白了韩震的来意。

    当然。

    在俩人之间的较量这件事上,曹泽是持中立态度的,对他来说,无论谁赢都行,反正于他没有任何关系。

    但是身为骨科的一员,曹泽心里难免有些偏向于方丘这一边。

    “是曹泽啊!”

    韩震微笑着跟曹泽打招呼,说道,“跟着沈淳大夫学习,要不了多久,就能进入医院了吧?”

    “还早呢,还得需要考核。”

    曹泽笑着回应。

    “考核对你来说还不是轻而易举”

    韩震笑着说道,然后转移话题问道,“你们骨科的小方医生呢?”

    “还在坐诊呢。”

    曹泽如实回答道。

    “还在坐诊?”

    韩震一愣,疑声问道,“这不是已经下班了吗,怎么还在坐诊?”

    问话的同时。

    心里突然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来。

    还在坐诊,第五十一个病人?

    不会打平了吧?

    “没办法啊!”

    曹泽轻轻摇头,说道,“他临下班还有半分钟时间的时候,突然接收到一个病人,虽然那个病人穿的破破烂烂,但是人都已经找上门来了,小方医生也不好拒绝不是,只能继坐诊了。”

    “半分钟?”

    韩震眉头一蹙。

    “是啊。”

    曹泽皱着眉头说道,“不过小方医生今天看病还挺快的,几乎三四分钟就能看到一个病人,可现在都十多分钟了,那个病人还没出来。”

    其实,他也很好奇。

    因为同在骨科,还相当靠近的缘故,从第一天坐诊开始,方丘的一切就全都暴露在曹泽的眼皮子底下。

    他很清楚。

    方丘今天看了五十个个病人,几乎都是两三分钟治一个,用时最长的也就是五分钟,像今天这样过了十分钟都没动静的,还真是头一次。

    这边。

    韩震也忍不住的有些担忧了起来。

    看的时间越长,说明越仔细,而这更能引起病人的好感。

    有好感就会投票。

    不会真这么凑巧五十一对五十一吧?

    “范医生,要不过去坐坐?”

    曹泽看出了韩震的来意,于是邀请道。

    韩震点点头。

    一行三人,立刻走到候诊区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这边。

    诊疗室内。

    床上趴着一个身上有些脏乱,穿着有些破烂的中年人。

    站在床前,方丘没在意对方衣服脏不脏,直接上手模着此人的脊柱,从上到下,一遍又一遍,摸得很是仔细。

    原本。

    凭借绝对手感,他很容易就能摸出病人的身体情况和病因,但是眼前这个病人患的病,实在是太严重的。

    几乎每一个脊柱都有错位。

    按照正常情况来判断,这种伤病是得高位截瘫的。

    但是这个病人,却还内能撑着这副身子骨,来到医院里求医,这要是落在其他医生的眼里,简直可以被称为奇迹。

    方丘也很震惊。

    因此,才会摸骨摸得如此的仔细,因为他不想错过任何一个细微的地方。

    床上。

    中年人就这么趴着,一声不响,任由方丘摸骨。

    仔细看去。

    他身上穿着的衣服的确有些残破,但也算不上脏,只是一蓬头很久没洗,给人感觉有些邋遢而已。

    除了一蓬油脏的头之外,这人的脸上还留着络腮胡,不知道多久没搭理了,身体有些瘦弱。

    “呼”

    方丘停手,深吸了一口气。

    仔细的摸了几遍,他才终于掌握了病人的全部情况。

    不禁皱眉起来。

    情况有些严重啊。

    沉吟了一下,方丘决定把如何治疗的选择权交给病人。

    “你这个病有些难办。现在有两种治疗方案。你是想一次治好,还是分开多次治疗?”

    “如果要一次治好的话会非常的痛,因为你的脊柱有太多的错位了,这些错位的地方,都必须得全部矫正过来才行,要是分开多次的话,疼痛可以均摊。”

    “就一次吧。”

    中年人没有任何迟疑,抬起头来,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我没多少钱。”

    闻言,方丘沉默了一下。

    最后说道:

    “好!你要忍住,实在疼的受不了告诉我。”

    病人笑着点点头。

    随后。

    方丘将手,放到病人的第一胸椎上。

    久久没有下手。

    胸椎正位本身其实并不疼,但是正位会牵连到肋骨,而肋骨一动这就会非常疼!

    这种疼痛常人难以忍受。

    他真怕这位病人受不了。

    “这样吧,给我讲一下你的故事吧,这样你就不会感觉太疼了。”

    方丘最终叹了口气,说道。

    “我的故事不好听。”

    病人趴在床上,凄凄一笑。

    “每个人都有故事,我相信你也有,能说一下吗?我很感兴趣。”

    方丘说道。

    在摸骨的时候,他就觉得此人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而且他还在此人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善的力量。

    所以,心中很是好奇。

    沉默了半晌。

    病人吸口气,点点头:“好吧。”

    然后苦笑着问道,“你觉得,一个人能恶到什么程度?”

    “不清楚。”

    方丘摇摇头,说道,“我还没见过特别恶的人。”

    这些年他一直再上学,和社会接触不多。

    他见过最恶的人就是高中社会小痞子们欺负自己同学,然后这群人被自己揍回去了。

    再算应该就能算上泰山之行,那几个收药的了。

    “呵呵。”

    病人凄凉一笑,说道,“你眼前就有一个。”

    话声刚落。

    “咔嚓。”

    方丘突然用力,瞬间将对方的第一个脊柱复位成功。

    “呜”

    病人痛苦的闷哼一声,原本松弛的肌肉和身体,瞬间绷紧。

    “这只是第一次,下面会更疼,你真的不要分开做吗?”

    方丘关切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