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我是一个人渣!
    良久之后。

    病人的身体,才逐渐的放松了下来,深吸一口气,说道:

    “不用。”

    “您继续,我受得了。”

    然后继续刚才的话题说道,“人恶起来,真的可以恶到无恶不错,我曾经就是一个这样的人。”

    “有多恶?”

    方丘好奇的问了一声,手上的动作却未停下,依旧在仔细的摸骨,寻找复位的角度。

    “我从小生在农村。”

    回忆间,中年人的眼神渐渐迷离起来。

    “那些年,我在村子里干的恶事,数不尽。”

    “在我们村子里,家家农耕养畜,我家也一样,但是我却从未下过地,肚子饿了就在家里找,家里找不到就去偷,那里有好吃的,我就去那里,一开始只是简单的偷吃,可来回几次以后,我的胆子也越来越大,甚至明目张胆的闯进去,强抢。”

    “那一次,我们村的李老头住在村东,他腿脚不好,老伴走的早,只有独自一人,逢年过节,他的两个儿子,都会带些好吃的好喝的给他,我寻思着他吃不了也喝不下,就趁着李老头不在,直接闯进了他家,把他的好肉好酒还有补品,全都给吃了个遍。”

    “吃完以后,我把东西全给包了起来,准备偷回去自己享受,可没想到我正准备走的时候,李老头回来了。”

    “你说怎么着?”

    说到这里,中年人突然自嘲般的笑了一声。

    又接着说道:“我知道李老头腿脚不利索,只能靠着拐杖走动,所以在李老头回来的时候,我躲在门口,等他进门的时候,把他的拐杖抢来弄断,然后撒腿就跑,李老头被气得不轻,就拿断掉的拐杖仍我。”

    “那时候我很愤怒,趁着没人的时候,拿火柴烧了他院子里的柴火垛,还差点烧了他的房子,那年我九岁。”

    “九岁”这个词语,让方丘手上的动作一顿。

    随即继续。

    “不止是李老头,我自己家里养着鸡鸭,但是我从来不吃自己家养的牲口,想吃鸡了就到村子里去偷。”

    “有一次,喝完从李老头哪里偷来的酒,我醉醺醺的跑到姜大婶家,把她养的十只鸡,三只鹅和七只鸭,全都被我打死了。”

    “拿着姜大婶家的鸡,我一路跑到村支书家的地里,准备烤鸡吃,当时地里的粮食已经成熟了,正等着收割呢,结果却被我一把火烧了个光,那年我十一岁。”

    “我还抢劫过杨老师家的孩子。”

    “打过孙大壮。”

    “收小学学生的保护费。”

    “白天,我就四处找吃的,晚上没乐子,我就提着鞭炮,挨家挨户的去闹,谁招惹到我,我就去他们家的地里,把他们家的粮食全都糟蹋掉……”

    “他们越生气,我就越开心。”

    “没人管得了我,敢打我,我就趁他们不注意去祸害他们家!”

    “父母也管不了我,管我我就威胁他们要自杀,我是他们独生子……”

    中年人越讲越入神。

    整个人,都沉浸在回忆里,仿佛忘记了疼痛。

    “咔。”

    方丘动手。

    这一次,中年人没有痛呼。

    只是身体微微一颤,身上肌肉一僵,然后放松了下来,然后继续讲述。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坏,就觉得别人痛苦我很开心,我每天都在做坏事。”

    “我都不知道自己做了多少件坏事。”

    “直到二十岁的那一年。”

    “我们村里有一个傻子,叫高高。”

    “天生脑子不好,傻傻的,但是村里人都对他很好,都很照顾他。”

    “我当时想骗骗他,把高高带到了村外的一个沼气池边上,怂恿他往里面跳,就想图个乐子。”

    “高高虽然傻,但也没听我的,他知道那个地方不能跳。”

    “当时我就急了,为了逼他跳下去,我就用鞭炮来吓他,结果我还没点鞭炮呢,他就被吓到了沼气池边上。”

    “可就算这样,他也不愿意跳进去。”

    “我一愤怒,就点了个鞭炮朝他扔了过去。”

    “结果,就是这一个小小的鞭炮,点燃了整个沼气池。”

    “我这一辈子永远忘不了那一幕,恐怖的火浪直冲天际,巨大的爆炸,一瞬间就把高高远远的炸飞了出去。”

    “他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再也没能站起来……”

    “高高死了,那个时候,我也被吓傻了,我真的只是想恶作剧,想拿他来消遣消遣,我真的没想害死他,更没想过杀人。那一刻,我第一次产生了愧疚。”

    说到这里。

    中年人突然停滞了下来。

    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良久,止住情绪,继续说道:

    “再后来,我被村里人抓了起来,然后被警察带走了。”

    “我被逮捕的那天,村子各处都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和欢呼声,甚至就连我爸妈都大声叫好,我记得所有人那欢喜鼓舞的表情,比过年还热闹。”

    “我知道他们恨我,所有人都恨我。”

    “但就是因为他们对我的这种恨,让后我非常的愤怒,那是一种抑制不住的愤怒。”

    “当时我就下定决心,等我回来以后,我要报复,我要让每一个欢呼的,每一个庆祝的,每一个恨我的人,都怕我,我要让他们都后悔。”

    说到这里。

    中年人的情绪依旧平稳,没有半点起伏,丝毫没有受到回忆的影响。

    没有陷入回忆的情绪当中,但却陷入在回忆中。

    方丘静静的听着。

    神色没有太多波动。

    手上动作不断。

    “最后,二十年。”

    中年人稍微顿了顿,说道,“数罪并罚,我被判了二十年,一直到三年前,我才出狱。”

    “没有减刑?”

    方丘随意问道。

    他知道,就目前而言,华夏单一刑罚的有期徒刑最高是15年,但是在数罪并罚的情况下,可达25年。

    同时,在狱中表现良好,也会有或多或少的减刑。

    判多少年,就坐多少年这事,一般不常出现。

    “没有。”

    中年人趴着说道,“当时,我是个恶人,一个满心都是恨的恶人!即便在监狱里也一样,我成了监狱里最恶的那个人,只有打不死我,我就整死他们!”

    方丘沉默了。

    停手。

    然后问道:“你这病就是在监狱里得的?”

    “不是。”

    中年人苦笑一声,继续讲述道,“出狱以后,我回到村里,却没找到我的父母,后来才知道他们走了。”

    “为了帮我还那些孽债,他们有病不愿看,各种脏活苦活都往身上拦,赚钱去补偿村里的人,结果活活的被累死和病死了,听说最后都没有合眼……”

    说话的同时。

    中年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水稀里哗啦的再次涌流出来。

    “其实,在监狱里被教育二十年的时间,已经让我想明白了。”

    沙哑的话声,从中年人低声抽泣的口中传来,说道,“但是,直到我知道父母死了的那一刻开始,我才深刻的了解到,我就是一个人渣!一个不配做人的人渣!”

    “我找到了他们的坟,在坟前重重的给了自己九个嘴巴,磕了四十个响头,前二十个是他们养育我二十年,后二十个是我没能照顾他们的二十年。”

    “从那天起,我誓,我一定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我誓,一定要洗刷自己为父母带来的耻辱。”

    “回到村里。”

    “我给当年,被我害过的那些人,每一个都磕了三个响头,给他们道歉,我希望他们能愿意我,虽然希望很渺茫。”

    “即便他们所有人都不愿意见我,我依旧一家一家的走到他们的家门外磕头。”

    “一家,一家,一个都没落。”

    中年人咬着牙,扭头把脸上的泪水,往床上一擦,继续说道,“磕完头以后,我开始找活干,在苦在累的活,只要能赚钱我就干。”

    “黑煤窑,我干了一年。”

    “装卸工我也干了一年。”

    “建筑工我干了一年。”

    “没日没夜,吃的很少,三年时间,我攒了15万块钱”

    “这一身的病,也就是这三年落下的。”

    闻言。

    方丘全身微微一震。

    他难以想像,此人在这三年里过的是何种地狱般的生活。

    能把一个人的脊柱折磨成这种模样的生活,比之地狱又差几何。

    这种生活,不仅仅是体力上的限,还有病痛!

    这种病不是一天两天得的,而是成年累月的积累下来的,在病痛缠身的情况下,依旧进行那种能把自身给压垮的恐怖工作,他吃的苦,难以想象。

    “前两天,我回到村里。”

    中年人继续讲述。

    “听说村里要修路,我捐了十万块钱。”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中年人突然笑了,笑的很开心,一边笑着一边补充道,“是以我父母的名义捐的,功德碑上有他们的名字,这下我的父母终于有颜面,可以在村里的祖坟里长眠了。”

    “还有五万块钱,我捐给了贫困山区里那些困难的学生。”

    “我知道,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为社会做不了什么贡献了,所以我把钱捐给他们,我希望他们可以。”

    “我希望,他们可以成为对国家和社会有用的人,而不是我这样的一个恶人,一个人渣,他们还有希望,我已经没希望了。”

    听到中年人自内心的诚恳声音。

    方丘深吸一口气。

    眼睛有些湿润了。

    “我给你把病治好以后,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方丘问道。

    手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