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送锦旗的来了!
    下一步的打算?

    中年人想了想,有些憧憬说道,“我知道自己没几年活头了,就希望能在活着的这段时间里,多做点好事,弥补我当年犯下的罪恶,我希望能帮助更多人,”

    “我会继续赚钱,继续捐款,捐给那些没有钱上学的孩子们,捐给那些生病的孩子们,他们是社会未来的希望,也是我的希望。”

    方丘没有再说话,继续默默的治疗着。

    虽然表面上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但他的内心却被深深的触动了。

    人,可以恶,也可以善。

    善恶,就在一念之间。

    善是一股自内心的力量,它可以承担一切,也可以改变一切,就算是恶劣的土地,也可以开出最美的花,只要有善!

    如莲出淤泥!

    如佛出娑婆!

    只要心中向善,谁也挡不住!

    可多少人一念之差走上歧路,祈祷这些人一念为善,回头是岸。

    中年人继续讲述着。

    方丘继续快的治疗着。

    很快。

    停手。

    “好了。”

    深吸一大口气,方丘说道,“你的脊柱已经全部复位,但是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你必须得好好的修养,不要乱动。”

    “我贱命一条,哪有时间休息。”

    爬起来,中年人摇头笑笑,说道,“谢谢你,医生。”

    说着,把腰一弯,对着方丘深深的鞠了一躬。

    “也感谢你帮助了那些山区的贫困学生。”

    方丘立刻退后一步,也对着他深深的鞠了一躬。

    “哎……”

    方丘的动作,把中年人给吓了一跳。

    有些惶恐的赶紧说道,“那是我应该做的,我哪敢接受什么感谢。”

    方丘微笑。

    “这样。”

    看着中年人,他说道,“治疗费就免了吧。”

    说话的同时,从诊桌抽屉里掏出五十块钱,递给对方。

    “这可不行。”

    中你那人连忙摇头摆脑,说道,“看病花钱天经地义,我谢谢您了!”

    说罢,转身要走。

    “能不能给我一个你的联系方式?”

    方丘问道。

    “我没有联系方式。”

    中年人尴尬一笑。

    “那你住什么地方?”

    方丘追问。

    “我住……住在,城西光明桥的桥洞里。”

    方丘身心一震。

    桥洞?

    他完全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住在桥洞,三年时间累死累活的赚了十五万块钱,结果却连住所都没有,宁愿住桥洞,也不愿花一个月几百块钱的租金租一个地方。

    却把每一分钱,都给捐了。

    不知为何。

    方丘心里,突然涌起了一丝不知名的酸楚和震撼。

    “好,有时间我去看你。”

    生怕对方尴尬,方丘只能勉强的笑着说道。

    “不用,不用,我那地方台脏乱了。。”

    中年人赶紧摆摆手,说道,“那地方不适合您去,我也没什么好看的,我知道您的好人,谢谢您了。”

    说罢,直接转身离开。

    站在诊桌前。

    望着中年人离去的背影,方丘久久不语。

    今天。

    这个中年人给他上了一课。

    一节震撼心灵的课!

    候诊区。

    “咔嚓……”

    随着方丘诊疗室的门打开,一直坐在候诊区等待的韩震和实习医生,立刻就抬头望了过去。

    映入眼眸的。

    是一个穿着破烂,身上还有些脏的中年人。

    “恩?”

    见到这人,韩震先是一愣,旋即却又暗暗的松了一大口气。

    在他看来。

    这个病人,不是捡破烂的流浪汉就是底层劳动者。

    这种人,应该不会投票。

    也不懂投票。

    心头一动。

    韩震立刻转头,朝身旁的实习医生投去一个示意的眼神,让他跟上去看看,这个病人会不会给方丘投票。

    收到指示。

    实习医生立刻起身,跟病人走进同一部电梯。

    三分钟后。

    电梯到达声响起。

    实习医生面带笑意,一路小跑到韩震身前,欢喜的附耳道,“没投票,那个流浪汉根本不知道有投票这回事,直接就离开医院了。”

    韩震笑了。

    心中松了口气。

    他赢了!

    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

    虽然有些胜之不武,但是赢了就是赢了,他要的是结果,不是过程。

    “走吧。”

    起身,韩震笑着朝方丘的诊疗室看了一眼,准备离开。

    实习医生笑着点头。

    “你们不去找小方医生了?”

    一旁,也一直在等待的曹泽,好奇问道。

    “不去了。”

    韩震摇摇头,面色傲然的笑道,“结果已定,我就不去碍眼了吧,毕竟小方医生已经输了,我这一去,他免不了尴尬,还是不去为好。”

    曹泽挑眉。

    心里有些不悦。

    这话说的怎么感觉这么不要脸呢?

    虽然他个人对韩震和方丘之间的胜负之分并不在意,但是方丘代表的毕竟是七楼骨科,而韩震这话不但嘲讽了方丘,还嘲讽骨科,身为骨科的一员,曹泽很是不爽,但又不好多说,毕竟他的身份跟韩震还是有些差距的。

    “我们走吧。”

    韩震笑着转身。

    实习医生,屁颠屁颠的跟在其身后。

    可就在这时。

    “叮”

    电梯响声传来。

    没等俩人走到电梯口,电梯门就打开了。

    下一瞬。

    一帮人,呼啦的从电梯里涌了出来。

    领头的,是一个身穿老旧西服,看上去颇为精神的中年人。

    此人,手里拿着一面红底黄边的锦旗。

    “小方医生呢?”

    正面与韩震和实习医生撞在一起,领头人急切的问道,“走了没有?”

    俩人愣住了。

    一旁。

    曹泽立刻走上前来,说道,“你们要找小方医生做什么?”

    眼睛却瞟向了那边锦旗。

    “你先告诉我,小方医生走了没有。”

    中年人着急的看着曹泽问道。

    “还没。”

    曹泽答道。

    “那就好。”

    领头的中年人顿时就松了口气。

    其身后,那七八人也都纷纷的笑了起来。

    “还好,赶上了。”

    “是啊,我都以为小方医生走了呢。”

    “小方医生真敬业。”

    一群人纷纷笑着谈论。

    这边。

    曹泽仔细的扫望了众人一眼,越望越觉得熟悉,不确定的问道:“你们,都是今天下午来看病的司机吧?”

    众人纷纷点头。

    曹泽再次把目光落在了领头人手上的那一面锦旗上。

    心中震惊。

    难道,这些人是转门跑来给方丘送锦旗的?

    不只是曹泽。

    一旁的韩震也想到了这一点。

    他不傻。

    这些人是冲着方丘来的,手里还拿着锦旗,情况已经很明显了。

    想到方丘一共才上了几天班,居然就有人给他送锦旗,韩震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极其的难看了起来。

    这边。

    在诊疗室里出神了好一会儿,方丘才轻轻的吐口气,脱下白大褂,走了出来。

    刚走出诊疗室。

    方丘就脚步一顿。

    望着前方,楼道中间的候诊区里,竟然有那么多人,顿时就疑惑了起来。

    “小方医生出来了!”

    人群中,传开一个喊声。

    呼啦!

    这一群司机,立刻转身,全都兴奋着朝着方丘围了上来。

    “这是?”

    望着这群人,方丘有些迟疑。

    “小方医生,您还没走真是太好了!我们紧赶慢赶终于赶上了!”

    领头之人走到方丘身前,面带笑意的说道:“我们是专门来给你送锦旗的,来感谢您为我们治好病的。”

    “我是医生,治病是天职,是我应该做的。”

    方丘礼貌的说道。

    “这可不一样!”

    领头人立刻摇头摆手,说道,“这天底下的医生多了去了,我们这群老司机,身上的职业伤病都多少年了,也没见有谁能治好,可小方医生您不同,你是真的有大本事,也是真的为我们这些病人着想,我们佩服您,也感谢您!”

    “对啊,小方医生您是好医生!”

    “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小方医生您这么好的医生。”

    “这么多年的老毛病,看了多少医院都没看好,您给我一弄就治好了,您的医术是真的强,您就收下锦旗吧!”

    一群人,纷纷出声附和。

    弄得方丘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种场面他还是第一次经历。

    “小方医生,您就收下吧!”

    领头的中年人把手里的锦旗一抬,递向方丘,说道,“我代表咱们江京的所有老司机,给你献上这面锦旗,感谢你帮我们把病给治好。”

    “这……”

    方丘沉吟了一下。

    一时间不知道该收还是不该收。

    “小方医生,这面锦旗是我们专程去定植的,这不紧赶慢赶才给赶出来,还出了你下班的时间,没想到你没走,这是老天爷的意思啊,这锦旗你必须得收下。”

    “一定得收。”

    “你要不收,这天底下还有谁敢受锦旗啊?”

    “就是啊,小方医生一定要收下啊。”

    众人纷纷上前言。

    一旁的曹泽看着都替方丘着急。

    人家好心好意送锦旗来了,干嘛不收。

    不收多驳人面子,而且,收下挂在诊疗室多好看,多有面子!

    不过,这次他算是真的服了。

    有人送锦旗代表着什么?

    这不仅仅是对医术的认同,更是对医德的认同啊!

    最关键的是。

    方丘这才多大?

    而且,他还不是一名正式医生,只是一名助理医师。

    在校期间,在医院兼职的情况下,就有人送上锦旗,这简直可以算得上奇迹了!

    医院有多少人能做到?

    至少,曹泽是没见过一个。

    最厉害的也就是一个实习护士得了一封病人的感谢信,就这还在医院传的沸沸扬扬,得到了巨大表彰。

    但这和眼前送锦旗怎么能比得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