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三万找侦探!
    “那好吧。”

    稍微沉吟了一会儿,方丘才轻轻点点头,收下锦旗。

    下一刻。

    掌声四起。

    老司机们,纷纷欢喜的鼓掌。

    一旁。

    佩服之余,曹泽的脸上,也忍不住的涌现出一抹笑意,同时还朝着身旁的韩震瞥了一眼。

    此时的韩震,脸色更是变得极其的难看。

    这一幕,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他甚至不想再多看一眼,一言不的就直接转身离开了。

    他知道,今日败了!

    就算在微笑医生榜上的票数比方丘多出一票,又有屁用?

    票数再多,能赶得上一面锦旗吗?

    身为正式医生,他在医院里干了这么久,花了一周时间,才比一周只用一天时间来看诊的方丘多出这一票。

    更别说他连想都不敢想的锦旗了。

    一面锦旗。

    足以将他完全碾压。

    他还拿什么去跟方丘比?

    败了啊!

    很快。

    方丘只用一下午的时间,就在微笑医生榜上得到五十票的消息,如同阵风一般,传遍了整个医院。

    这个消息一传来。

    整个医院的所有人,全都被震惊了。

    一下午,五十票?

    对于不了解内情的人来说,或许五十票并不是什么大数目,但是对于医院的同行而言,他们却非常清楚的知道,微笑医生榜上的每一票,都非常的难得。

    有些人,别说是一天,就算用一个月的时间都得不到这么高的票数。

    可方丘做到了。

    当然。

    这么恐怖的数据,也让许多人不愿相信。

    “五十票,怎么可能??”

    “他只是个助理医师,一天能看五十个病人吗?更何况这才半天!”

    “就算能看五十个病人,也不一定都会给他投票吧?”

    “这也太假了吧!”

    “这种假动作,简直是在危害医院的名誉,必须要彻查。”

    “对,一定要让医院彻查!”

    医院各处。

    还在值班的一些青年医生们,都很不忿。

    可接下来。

    又一条消息的传来,却让这群人,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方丘被病人送锦旗了!

    听到消息。

    所有青年医生们,全都震惊得说不出来话。

    心中,更是一个个的羡慕嫉妒恨。

    那可是锦旗啊!

    他们努力几年,都不一定能得到的锦旗啊。

    随着这条消息的传开,质疑方丘的声音,逐渐的淡化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震惊不已的评论。

    同时。

    曹泽也在第一时间,把方丘得到锦旗的事情汇报给了深淳,汇报的时候还很是兴奋,沈淳也很开心的夸了方丘一阵。

    院长办公室。

    “啊?”

    还在看文件的苏牧冬,听到一名医生的汇报,立刻抬起头来,圆瞪着双眼,一脸惊诧的看着那名前来汇报的医生,问道:“有病人给方丘送锦旗了?”

    “对,就在刚才。”

    医生笑着点头。

    “好。”

    苏牧冬把手中的文件一放,当即就哈哈大笑起来,说道,“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沈淳果然没看过人。”

    “这一下,咱们医院的那群老医生们,可得好好的工作了吧,被一个连大学都没毕业的小家伙比下去,那可就丢人咯……哈哈哈哈!”

    这边。

    伴随着方丘仅用一下午时间,就在微笑医生榜上获得五十票,以及得到病人专程赠送锦旗的事情传开。

    韩震在微笑医生榜上比方丘多得了一票的消息,直接就被大家给忽略到了角落里。

    一天与一周相比,却只差了一票。

    这个成绩还有什么好说的?

    更何况。

    与微笑医生榜上的票数相比,锦旗完全是越般的存在。

    再高的票数,都无法与锦旗相比。

    那些常年在医院里,累计了成百上千票的医生,也都不见得能收到一面锦旗。

    韩震能吗?

    显然不。

    随着锦旗事件的酵,整个医院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一次医院是真正的来了个猛人,就是骨科的小方医生!

    这边。

    当全医院都在议论的时候,身为众人焦点的方丘,却已经悄悄的离开了医院。

    走在路上。

    方丘低头摆弄着手机,像是在搜索着什么。

    少许。

    “大隐侦探!”

    方丘脚步一顿,在原地停留了几秒,仔细的看了看手机网页上的介绍之后,才轻轻点点头,仰头快步而行。

    刚才他正是利用手机搜索侦探社。

    有些事情,他得先弄清楚。

    快步的来到距离学校不远处的一间银行,方丘直接取了五万块钱,然后打的朝着在手机上查到的那家名为“大隐”的侦探社赶去。

    大隐侦探社。

    位于江京城北,一处城中村里。

    这里虽然有高楼大厦,但是看上去却颇为老旧,距建成已经有好几十年的历史了。

    也正是因为老旧的缘故,这里的房价很底,附近的打工族都在这里租住,导致这个地方的人流量非常的大。

    周围还有许多廊、餐厅、食店,以及路边水果摊。

    来到其中一幢楼前。

    方丘掏出手机,看了一下侦探社的位置,然后迈步而入。

    “三幢,3楼。”

    因为是旧楼的缘故,这幢楼里没有电梯,楼梯也很狭小,让人隐隐的感觉有些阴暗。

    “侦探社怎么会开在这个地方?”

    一边上楼,方丘一边暗自嘀咕。

    按理来说。

    这种在手机上都能查到,而且评价还很不错的侦探社,业务肯定不少,应该很赚钱才对。

    但这里明显不像是能赚钱的地方。

    虽然有些想不通,但他却也没太较真。

    反正来都来了。

    先去看看再说。

    刚上三楼。

    方丘就在墙壁上看到了两个鲜红的油漆大字:大隐。

    这俩个字的字形很不正规,似乎在刷印的时候并没有使用模版,而是随意写上去的。

    又因为油漆过多的缘故,一滴滴的往下流淌,将白色的墙壁映得极为的恐怖,看上去就好像恐怖片里,用人血写成的字一般。

    在字的前面。

    还有一个箭头,指向左边。

    方丘也没迟疑,直接就朝着箭头所指的方向走了过去。

    没走几步,就看到了一道紧闭着的房门。

    房门上方,挂着一块歪斜着的名牌。

    “大隐侦探社。”

    “咚咚咚。”

    方丘敲门。

    “咔嚓”

    房门突然轻响一声,自己打开了。

    进入房中。

    眼前一片开阔。

    房间里没有窗帘,没有沙,什么都没有。

    只有一张极为古式的双人课桌,课桌前摆方着一个方凳,桌后坐着一个青年。

    一身潮服,摆弄着一个新潮音乐耳机。

    “你是侦探?”

    方丘皱眉问道。

    对于这个房间不和谐的搭配,他还真感觉很不靠谱。

    青年轻轻瞥了方丘一眼。

    来了个嫩鸡。

    “请坐。”

    青年放下耳机,示意方丘坐下。

    方丘也不迟疑,直接坐下。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青年坐直身体,上下打量着方丘问道。

    “查一个人,从出生到今日。”

    方丘说道。

    大活!

    青年一伸手把摆放在桌上的纸和笔,推到方丘身前。

    “写一下名字等相关信息吧。”

    方丘拿起笔。

    提笔写下一个名字。

    魏栋。

    住址:城西光明桥,桥洞。

    没错,方丘写下的名字,正是他在医院看的最后一个病人。

    这个病人的名字,是他在挂号单上看到的,包括此人的身份信息等等,方丘都全部记了下来。

    写好。

    方丘把纸推到胖子身前。

    胖子简单的看了一下,眉头一皱。

    从这写下来的信息推测来看,这个魏栋,应该是一个流浪汉。

    对他而言。

    要查一个流浪汉并不难。

    但也正是因为太过简单的缘故,让他有些疑虑。

    “具体要调查什么情况?”

    青年再次问道。

    他没有雇主和对方什么关系,虽然很好奇,但出于职业素养有些事不能问的。

    就是去查一个蚂蚁,他都二话不说给钱就去查。

    顶多在肚子里腹诽几句你丫脑子有病啊!

    “我要从他出生开始到你给我信息的前一天,所有的行为纪录。”

    方丘再次说道。

    “三万。”

    青年直接张口喊价,说道,“定金两万,拿到资料再结尾款。”

    说完补充了一句,“不要嫌贵,你要的资料太多,需要费很多功夫。”

    方丘点点头。

    和他预期差不多。

    “多久有结果?”

    方丘问道。

    “十天。”

    青年考虑了一下说道。

    “啪!”

    方丘直接掏出刚取出来的五万中的三万块钱,拍在桌上。

    然后在纸上写上自己电话号码。

    “十天后我再过来。”

    说完起身,准备离开。

    青年直接被方丘这一手给震住了。

    卧槽!

    这小子是富二代吧?

    这么有钱?

    还这么楞!

    “等等!”

    青年赶紧喊住方丘,问道:“不签合同吗?你不怕我拿着你的钱,跑了或者不认账啊?”

    “你会吗?”

    方丘停住脚步,回头看着胖子,笑了笑说道:“况且,你也跑不了!”

    这霸气侧漏的话直接把青年给震的不轻。

    等方丘离开了,他才反应过来。

    “,今天竟然被一个有钱的二愣子给震住了!”

    青年摇摇头说道。

    不过对方说出那句话他心里还真有点吓住了。

    “幸好碰到我这个又有信用有办事的人,否则就你这性格等着吃亏吧!”

    青年嘀咕完,赶紧把钱收了起来。

    方丘是二愣子吗?

    当然不是。

    从进门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了察觉到对方是个武者。

    是武者那就有点本事。

    可一个武者想拿他的钱跑?

    纯笑话!

    离开侦探社。

    他直接打的回学校。

    他之所以费这么大的劲找侦探社查魏栋,目的就是想要查一下,治病的时候魏栋所说是否属实。

    若确是真的,那么他手上银行卡里的那些钱,就可以用到该用的地方了。

    三万虽然贵,但是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