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哥不是一般人!
    点就点,等我来干什么?

    方丘无语。

    很快。

    面上桌。

    何高名什么话也不说,拿着筷子就大口的吃了起来,一边吃着一边又点了一碗。

    见对方吃得兴起。

    方丘也不好打断。

    谁知,这家伙居然又一连吃了三碗。

    把汤都喝得一滴不剩之后,才捂着肚子,一脸幸福的说道:“爽!”

    “吃饱了吧?”

    方丘问道。

    “饱了。”

    何高名点头。

    “吃饱了就说事。”

    方丘撇嘴。

    “这事……”

    何高名轻叹着感慨一声,说道,“你让我查的那个人,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怎么说?”

    方丘问道。

    “前半生无恶不作,不管是在平时还是狱中简直就是一个大恶棍!三年前才出狱,可出狱之后这家伙就性情大变,不但不再继续做恶,反而还只做好事。”

    说到这里,何高名蹙着眉摇了摇头。

    然后,从一直放在脚下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叠文字资料,以及几张招片,递给方丘。

    “这些是他小时候的事迹记录和一些人的证言,还有狱里的情况。”

    接过来一看。

    方丘顿时就愣住了。

    这家伙,居然连魏栋在监狱里的表现记录都给弄来了,果然有些门道啊!

    然后仔细的看了起来。

    而这边。

    趁着方丘查看资料的这段时间,何高名又从公文包里,拿出来几份资料摆在桌上。

    “这些,是魏栋在贫困山区资助那五个学生的情况证明。”

    看完魏栋的资料。

    方丘继续拿起贫困学生的资料查看。

    细细看完。

    心中,又再度涌起了那种强烈的震惊。

    从这些资料来看,魏栋的真实情况,比他自己所说的更加的让人难以置信。

    “真难以相信一个十恶不赦的人居然可以变成一个大好人。”

    等方丘看完,何高名感慨一声,然后说道,“情况很简单,我这次的调查也没花多长时间,不过有件事情你可能不知道。”

    “什么事?”

    方丘放下手中的资料。

    “经过调查,他去你哪里治疗的时候,身上的伤有一般是干重活给累的,还有一半却是被他的顶头上司,一个工头给打的。”

    何高名说道。

    在资料中,方丘看到,何高明把魏栋在什么时候去了哪里都调查得很清楚,所以自然也就知道了方丘是医生的事实。

    为此他还惊讶了一番。

    “还有这么一回事?”

    方丘皱眉问道。

    魏栋的伤很重,在做治疗的时候,他就很清楚明白,可没想到除了魏栋自身的原因之外,居然还有其他原因。

    一个工头,为什么要打身负重病的魏栋?

    他很疑惑。

    心中也很愤怒。

    虽然魏栋以前是个恶人,但是他现在是个大善人,努力了三年,自己连住的钱都舍不得花,全部拿去帮助贫困山区的学生,面对这样一个人那个工头怎么下得了手?

    “情况我查明了。”

    说到这件事,何高名也怒了,咬着牙说道,“那个工头,拖欠了魏栋半年的工资,魏栋去找他要,反而被打出来了,原因是那个小区楼房烂尾了,他现在就住在桥洞就的那栋烂尾楼不远,晚上住在那里,白天就出去打些零工,还一直棋盘工头能给他结工资。”

    听到这里。

    方丘双眼一眯。

    眼神中闪烁着寒光。

    拖欠工资这事,他也听过不少,但现在听来,更让人很火大。

    对魏栋来说。

    那些工资,就是他用命去换来的钱!

    是贫困山区那几名学生的希望!

    所以,即使知道要挨打,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去讨。

    最可恨的是那个工头。

    一个为他干了那么多活,干得满身都是病的人,他居然还下得了手。

    这简直不能忍!

    “城西那烂尾楼的具体地址在哪儿?”

    方丘沉声问道。

    “就在资料最后,那个工头的地址我也记下来了,也在后面。”

    何高名张口说道。

    “谢谢。”

    方丘点点头拿着资料,起身准备离开。

    “等等,我跟你一起走。”

    何高名赶紧出声,拉住方丘的同时,对着面摊老板喊道,“老板,结帐。”

    “来了!”

    面摊老板一路小跑而来,张口说道:“五碗面,一共4o块钱。”

    何高名就这么坐着,像是没听见一样。

    被他拉叫住的方丘,也坐着等着等何高名结账。

    等了半响也没见他动。

    方丘看着何高名,疑惑这家伙是什么意思?

    结账啊!

    那边。

    何高名也直勾勾的看着方丘。

    两人之间短暂的静默了好几秒,他才对方丘说道:“结帐啊?”

    “我结?”

    方丘一愣。

    “要不然呢?”

    何高名很理所当然的说道:“我喊你来干嘛?”

    “我现在就是穷光蛋一个!你给我的那些钱,我都捐出去,给贫困山区的那些学生了,身上哪里还有钱?”

    “真的?”

    方丘有些惊异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

    何高名哀叹一声,说道,“你是不知道啊,去了哪里以后,我都被感动得眼泪哗哗的流,实在是太苦了!身为一个人,身为一个男人,身为一个有责任心的感性男人,我怎么能见死不救,于是我就把所有的钱都给捐出去了,只留下回来的路费。”

    说着还瞅了瞅面摊老板。

    似乎还想再要一碗面。

    方丘愕然。

    他也没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侦探,居然这么仗义!

    从他谈起魏栋被打时那种义愤填膺的表现来看,应该不会是假的。

    “我结就我结吧。”

    微微一笑,方丘掏出一百块钱,递给面摊老板。

    面摊老板拿着钱找零去了。

    俩人坐等。

    “说实话。”

    何高名拍着方丘的肩膀嘿嘿一笑说道,“这次,业务简单,我收费有些高了,但是我现在已经把钱全都捐出去,也没钱给你了。”

    方丘没有说话。

    那钱只要是用在正途上,就一切都好说。

    反正回到他手里,也是捐出去。

    “不过呢,我老何做事讲究!”

    何高名说道:“钱我就不退你了,我就再附赠你一次免费业务,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你尽管联系我。”

    “好!”

    方丘爽快答应。

    “对了,要是有人欺负你,你也可以联系我。”

    说这句话的时候,何高名把头一甩,颇为厉害的样子。

    等了半天没等到方丘反应,瞅了瞅周围把声音一压,神神秘秘的对方丘说道,“告诉你一个秘密,哥可不是一般人,是个高手!”

    “知道什么是高手吗?”

    “就是那种,肆意游天下,一剑荡绿林的高手!”

    闻言。

    方丘忍不住的摇头一笑。

    不就是一个武者吗?

    这还肆意游天下,一剑荡绿林了?

    “怎么着,不信?”

    何高名见方丘不信,嘿嘿一笑,伸手从桌上的筷桶里面,拿出来一只筷子。

    “一只筷子哟,轻轻被折断。”

    轻轻一用劲。

    “啪!”

    一声轻响。

    筷子被折断了。

    然后神秘的笑着看着方丘,伸手从筷桶里抓出十双筷子。

    “这可是整整十双筷子哟,牢牢抱成团但是……”

    “啪!”

    何高名一用力,被其捏在手中的十双筷子,竟是与之前的一双筷子一般,瞬间就被折断。

    折断筷子。

    何高明更加得意了,直接把脑袋高高的昂了起来,仿佛是在用下巴看着方丘一般,等待着方丘投来震惊和赞叹的目光。

    谁知。

    见到这一幕的方丘,却是一脸无奈的撇了撇嘴,转头对着折返回来的面摊老板,说道:“老板,筷子钱也算上吧。”

    刚找钱回来的老板,一扭头又去找钱了。

    听到这话,看到这一幕。

    何高名顿时就无语了。

    崇拜呢?

    眼神呢?

    结完帐。

    他依旧不死心。

    见方丘要走,当即就立刻站起身来,搂着方丘的肩膀说道:“你还真别不信,等有时间了,哥带你去一个属于哥的世界看看,让你知道什么叫高手!”

    方丘淡然一笑。

    从裤兜里又抽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何高名,说道,“你没钱了,这钱你先拿去花吧。”

    说罢。

    转身离开。

    “这,这……”

    望着方丘离去的背影,又看了看手里的钱,何高名顿时就搂起袖管,对着方丘的背影愤怒的喊道,“你丫的打叫花子呢,有本事给我2oo啊!”

    听到喊声。

    方丘摇头笑着,头也不回的举其右手摇了摇。

    离开小胡同。

    径直回到学校宿舍。

    放下从何高名那里带回来的资料。

    方丘若无其事的趟在床上百~万\小!说。

    很快。

    夜色降临。

    等舍友们全部睡着之后,他才悄然离开宿舍,一路快的掠行着,直奔资料上那栋烂尾楼所在的位置而去。

    十分钟后。

    方丘来到了资料上纪录的位置。

    果然见到了一栋暴露在荒野中的烂尾楼。

    远远的。

    方丘就看到,楼不远处的桥洞里有着火光摇曳。

    走进一看。

    正是魏栋。

    此时,魏栋就在干涸的桥洞那里,扑着一块破烂的布,那里就是他睡的地方。

    距离破布一米处,生着一个小火堆。

    火堆上摆着一个被烧得黑漆漆的口缸。

    口港里,有热气升腾,看样子应该是在烧水。

    再看魏栋。

    只见,他正坐在破布上,小心意义的从一旁的塑料口袋里,拿出仅剩的最后一点面条,走到火堆前,把面条放到口缸里,煮了起来。

    在火光的映照下。

    方丘可以清楚的看到,魏栋的脸上,有些淤青。

    看样子,应该是被人揍了。

    远远的看着这一幕,方丘深吸一口气,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心头涌现出一股难言的感觉,很是难受。

    可就在这时。

    几道刹车声传来,然后是一阵脚步声。

    举目看去。

    只见,一行十多个人凶神恶煞的朝着魏栋所在的桥洞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