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把面条全给我吃了!
    “md,你怎么还在这儿!”

    领头的人似乎颇为无奈,冲到魏栋身前,一脸愤怒的瞪着魏栋,说道,“都他妈的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这里不是你待的地,你是没被打够还是怎么着?不在烂尾楼住了,就让跑到这边桥洞来了是吧!”

    “我要工钱。”

    魏栋一点也不害怕,反而一脸平静的看着那个领头人,说道:“给我工钱,我就走。”

    闻言。

    “我给你老母!”

    人群中,突然跳出来一个文身年轻人,对魏栋破口大骂道:“我他妈都没钱花,你还想来要钱,找打是吧?”

    “赶紧收拾收拾滚蛋,要不然又免不了一顿打。”

    “你还是自己走吧,省得咱们哥几个还要费力把你扔出去。”

    “赶紧滚蛋!”

    一群人,围住魏栋,声声怒斥。

    可魏栋却依旧不为所动。

    反而抿了抿嘴巴,伸手抬起火堆上的口瓷茶缸,也不管面条还烫嘴,赶忙的就吃了一口,生怕这群人真的动手,挨打他不怕,就怕这仅剩的最后几口面条,被这些人给糟蹋了。

    “还吃呢?”

    一个青年顿时就怒了,作势就要动手。

    这时。

    那领头的男人一把抓住青年的手,给了魏栋一点吃面的时间,说道:“吃完这点面,你就赶紧走吧,我打你都打累了,你别跟个鬼似的,冤魂不散,行吗?”

    “给我工钱,我就走。”

    魏栋放下瓷茶缸,倔强的说道。

    “你要我说几次,这楼都烂尾了,哪还有钱给你?”

    领头人怒道,“你趁早离开,不要再惹是生非了,否则我们对你不客气。”

    说真狠狠的推了魏栋一把。

    魏栋被推得一个趔趄。

    好不容易站稳。

    转过头来,双眼一红,眼中泪水蒙胧,对那个领头人说道:“我也想走,我自己也抗不住啊,把我的工钱给我我就走,这是我用命换来的辛苦钱,你们把钱给我,我立刻就走,我求求你们了!”

    然而。

    话声才刚落下。

    那名早就准备动手的青年,立刻就一脚踢了上去。

    “丁零哐当……”

    不偏不倚,这青年一脚就把魏栋手里的口缸给踢飞了出去,刚煮好的面,魏栋甚至都没来得及吃第二口,就洒落满地。

    看着那满地的面条汤水。

    魏栋眼泪婆娑,却敢怒不敢言,只能坐在原地,强忍着不让眼中的泪水流下来。

    这边。

    方丘暴怒。

    身形一动,直接就冲了过去。

    没有半分迟疑。

    “嘭!”

    刚冲到人群中,二话不说就直接动手。

    抬起一脚直接把那个踢飞口缸的青年,踢飞出去,重重的撞在墙上。

    脚步一转。

    心中升腾的怒火,彻底引爆。

    身形闪挪,拳脚齐出。

    瞬间周围十多个人,就被全部打翻在地。

    “给我把这些面,全部捡起来吃了!”

    停下手,方丘指着地上,那洒满一地的面条,对着这十几人,怒声震喝。

    “这是他一天的饭食,你们却踢了,这粮食来得容易吗?”

    “给我必须全部吃掉!”

    “谁他妈敢糟蹋一点粮食,我打断他的腿!”

    这些人全都傻了。

    他们甚至都还没反应过来。

    怎么突然就冒出来个蒙面人,把他们全给揍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小子,你别多管闲事……”

    领头人一脸怒容的从地上爬起身来,可话还没说完,方丘那沙锅大的拳头,就狠狠的砸在了他的左眼眶上。

    哀嚎一声。

    挨了一拳的领头人,捂着眼睛倒地,摔倒在地。

    这一下。

    其他人全都惊慌了。

    因为,他们根本没看到方丘是怎么出手了,只见到一道残影,就好像鬼一样。

    领头人痛叫着正准备再次起身的时候,接触到方丘的目光,当即浑身一颤,鬼使神差的伸手,抓起地上的一根面条,放进嘴里。

    其他人见状,那里还敢迟疑。

    一群人,立刻趴在地上,赶紧把地上的面条,捡着吃了。

    “你们老板现在在那儿?”

    等这些人吃完,方丘才眯着眼,寒声询问。

    冰冷的问话声传开。

    地上。

    那十几个人突然沉默了。

    互相对视着,把目光集中在领头人的身上。

    “在哪儿?”

    方丘蹲下身子,一脸冰寒的看着那个领头人。

    “我,我不知道。”

    领头人心中一慌,伸手指着周围那十来人,一边心惊胆战的后退着,一边说道:“你问他们,他们知道,你问他们……”

    这话一出。

    那十几人脸色大变,纷纷站起身来就要跑。

    只不过,方丘怎么可能放他们走?

    身形一动。

    “砰!”

    方丘直接冲到第一个站起之人身前,一脚将人瞬间踢倒在地,然后再度闪身而出,冲向第二人。

    “砰!砰!

    砰!”

    倒地的拍响声,连绵不断。

    方丘一脚一个,转瞬间就把这些个准备逃跑的家伙,再度打倒在地。

    一旁。

    领头人看傻了。

    他一度还有联合所有人,一起围攻方丘的心思,可眼前这一幕,却是叫他彻底的打消了心中的想法。

    这个人,实在太恐怖了。

    就像是一只怪兽。

    不!

    他比怪兽还要恐怖。

    领头的人本想趁着方丘出手的时候逃跑,可还没等他提脚,方丘就把所有人都给收拾了,只剩下他一人,孤零零的站着。

    “想跑?”

    方丘走到领头人身前,冷冷的哼了一声,寒声道,“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们老板在哪儿?”

    领头人无比惊慌。

    额头上,冒出来一层紧张的汗水。

    “我,我……”

    看着方丘,领头人双腿颤抖着,一点点的后退。

    可就在这时。

    “咔嚓。”

    方丘突然欺身而至,右手往前一伸,一把抓住领头人的胳膊,猛的一捏,断了。

    “啊!”

    领头人,疼得大喊。

    “在哪儿?”

    方丘继续追问。

    “在别墅,就在不远处的别墅里。”

    见方丘下手如此狠辣,领头人哪里还敢再继续拖延,当即用求饶般的口音回答。

    周围。

    那些倒地之人,伤得并不重,但是看到方丘的手段之后,这些人哪里还敢再有妄动,一个个装死般的躺在地上,生怕方丘找上自己。

    “带我去。”

    闻出地址,方丘沉声道。

    “这……”

    领头人浑身一颤,说道,“我告诉你地址,你自己去吧,去了我也没好果子吃的。”

    “恩?”

    方丘眼中寒光一闪。

    见状,领头人赶忙改口:“我去,我去。”

    说着。

    立刻指着周围那十来人,说道:“都起来!都起来!”

    这一瞬间。

    那十来人都傻眼了。

    自己带路就行了,为什么非要带上他们?

    无奈。

    在领头人的拉扯下,十来人齐齐起身。

    “在这里等我。”

    方丘走到魏栋身前,说了一句。

    然后。

    在那十来人的带领下,一路朝着距离烂尾楼不远处的郊区走去。

    因为这里的郊区的缘故,一路上方丘看到了不少独栋别墅,看样子有钱人还真不少。

    不过。

    既然能住在这种地方。

    那就代表,这个工头不差钱。

    原本,方丘打算好好查一查,要是那个工头是个好人,只是因为某些特别的原因,真的拿不出钱的话,还打算找到源头,帮他一把。

    现在看来,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

    很快。

    在这群人的带领下。

    方丘来到了一栋极为豪华的别墅门前。

    这栋别墅的门口,有一条专用的车道,甚至还有一个不大但也不小的花园。

    一眼扫去。

    就算在这别墅林立的郊区,这个地方也能算得上鹤立鸡群。

    周围花草悠然,给人一种赏心悦目之感。

    但方丘却没有心思去欣赏,反而因为看到如此豪华的别墅,引得心中怒火升腾。

    “就……就是这。”

    穿过花园,来到别墅门前,领头人小声的说道。

    “敲门。”

    方丘说道。

    领头人眼珠一转,立刻敲门。

    稍许。

    一名身材傲人的保姆开门,把众人引了进去。

    方丘就跟在这群人的后面。

    来到别墅大厅。

    只见。

    一名身材微胖,穿着家居服的中年男子,正坐在一套真皮沙上,看着电视。

    “怎么了?”

    中年男子看都没看这几人,看着电视说道:“不是跟你们说了,没事别过来吗?”

    “有,有事!”

    领头人有些结巴的说道。

    “说。”

    中年男子说道。

    闻言。

    这十来人,立刻转头,齐唰唰的看向方丘。

    方丘也不再隐藏,直接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一边朝着中年男子走去,一边张口说道:“生活过得很好嘛,这别墅装修的也挺豪华的。”

    “你是谁?”

    中年男子转头看着方丘,眉头一挑。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

    方丘摇摇头,说道,“你只需要知道,你欠那些工人们的钱,是时候还了。”

    “嘿……”

    中年男子线头一跳。

    再看看周围都是自己人,顿时笑了。

    笑的很开心。

    看着方丘说道:“我欠谁钱了,我怎么不知道我欠钱了?”

    “欠谁钱了?”

    中年男子的话声刚落下,距他三米开外的方丘,突然身形一动,如同鬼魅般的直接闪现再其身前,就这么近距离的与他对视着,说道:“你说呢?”

    “噌!”

    中年男子一惊,猛的站起身来,急忙后退色厉内荏的喝道:“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我的来意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方丘摇摇头,说道:“我给你一分钟时间,还钱!”

    中年男子脸色非常难看。

    狠狠的瞪了那十来人一眼,怎么把这人引到家里来了。

    然后拨通了一个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