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还债!
    稍许。

    一阵脚步声传来。

    转目看去。

    一个身材精壮,穿着连帽衫,双手还包着一层白色纱布,看似拳击运动员的青年,缓缓的从不远处的旋转楼梯上走了下来。

    方丘看都不看,对中年男子说道,“你还有三十秒。”

    “我劝你赶紧走,再不走我就不客气了!”

    中年男子说着示意那十几个人围上去。

    可这十几个人哪敢动。

    中年男子心中那个气啊!

    白养你们这群狗日的了!

    “还有十五秒!”

    方丘说道。

    中年人恶狠狠的对着青年下令道:“打走他!”

    话声刚落。

    那还站在旋转楼梯上的青年,突然猛的一跃,一步跨出近乎三米的距离,如同一只狩猎的豹子一般,带着无比凶猛的攻势,直接挥拳朝着方丘袭来。

    “哼!”

    方丘不屑的冷哼一声。

    就在青年飞冲到身前的同时,右手一伸,挡在眼前的同时,一捏。

    无比精准。

    直接就捏住了青年的拳头。

    甚至,脚步都没有丝毫移动。

    青年那狂奔而来的恐怖惯性力道,竟是不知所踪了。

    “你还有十秒。”

    开口的同时,方丘右手一甩。

    那青年竟是如同皮球一般,直接就被远远的甩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地上。

    昏死过去。

    中年男子惊呆了。

    那个青年,可是他专门从地下拳市里花大价钱买回来的,一手泰拳不知道打爆了多少人的脑袋。

    他轻眼看到。

    青年一招泰拳中的膝撞,就把一个两百斤重的壮汉撞成重伤。

    可眼前这个人,连一百五十斤都不倒,却如此轻易的接住了青年的拳头,还在瞬间把青年打飞了?

    这让他难以置信。

    在中年男子震惊的这段时间里,十秒的时间很快的就过去了。

    “时间到!”

    话声出口。

    方丘身形一动,瞬间出现在中年男子的身前,伸手一捏,一把就卡住了脖子,把人举到半空,寒声说道:“还债!”

    就在这时。

    那个泰拳高手,突然从地上翻身而起,又再度猛冲而来,试图偷袭方丘的后背。

    然而。

    就在他冲到方丘身后的时候。

    方丘右脚往后一抬,竟是如同背后生了双眼一般,狠狠一脚,直接踢中胸口。

    “嘭!”

    伴随着一声惨叫,青年再度倒飞而出,再无力气起身。

    昏死过去。

    “你们给我上,上啊。”

    中年男子急红了眼,对着那十来人大喊。

    结果。

    这十几人依旧一动不动。

    眼前这个人就是个怪物,他们已经尝试过了,哪里还敢出手,冲上去不是自己找死吗?

    一旁。

    这边,中年男子还在惊慌和暴怒中大吼。

    “咔嚓!”

    回应他的,是一声脆响。

    他甚至都没反应过来,方丘的左手一拉,就直接把他的右手胳膊弄脱臼了。

    “啊,啊……”

    中年男子害怕了。

    “下面是左腿,你有三秒时间。”

    方丘寒声道,声音中不带一丝情感。

    中年男子浑身一颤。

    “太慢了。”

    方丘摇摇头,三秒已到,左手抓住对方的右腿,往下一拉,让其骨节直接错位。

    难言的痛苦传来。

    “我还,我还……”

    中年男子再也支撑不住,何曾见过这么凶残的人。

    上来就断手断脚!

    连忙忍着剧痛说道:“我都还。”

    方丘一挥手。

    直接把人砸在沙上。

    然后迈步走到对面的沙上坐下。

    “呃啊……”

    痛苦的嚎叫声,从中年男子的口中传来。

    “给你一分钟。”

    方丘说道。

    这话,听在中年男子的耳中,就好像是追魂令一样,让他恐惧至极。

    “还钱,你也得告诉我还谁的钱吧,你什么都不说,我怎么还啊?”

    中年男子惊慌的说道。

    “那栋烂尾楼!”

    方丘说道。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中年男子赶紧转头,对着那一脸苍白的保姆说道:“去我房间,把我的账本拿来,还有现金,全部的现金都带出来。”

    保姆慌张上楼。

    稍许。

    账本来了。

    按照账本上的记载,中年男子一分不少的把钱全交给方丘。

    拿到钱。

    方丘起身准备离开。

    刚迈出一步,又突然停了下来,转头望着那中年男子,说道:“别再找这些工人麻烦,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说话间。

    右手在茶几上一拍。

    那大理石做成的豪华茶几,应声破碎,散落满地。

    见到这一幕。

    中年人直接就被吓傻了。

    “不敢,不敢,我保证,我保证!”

    本来应该把骨伤给这些人正位回去,但是在还太恶了,活受罪去吧!

    走出别墅。

    方丘提着一个装满了现金的箱子,身形一动就快的朝着烂尾楼赶去。

    再次来到烂尾楼。

    火光依旧在风中摇曳。

    火堆旁,魏栋坐在地上,两眼呆滞的望着火光,脸上的泪水已经干涸了,眼眶却依旧通红。

    在他的脸上,方丘没有看到丝毫颓废之色,只是有些悲凉罢了。

    轻步轻声。

    来到魏栋身前。

    “去吃点东西,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吧。”

    说话的同时,方丘把手中提着的钱箱,放到魏栋身前,说道,“这是那个工头欠你的工资,我帮你讨回来了,其他钱都是他拖欠你那些工友的,今晚好好休息,明天把这些钱,给你的工友们分一下。”

    话声传来。

    魏栋,微微一颤。

    看了看身前的箱子,又抬头看了看方丘,那干涸的眼眶里,竟是又有着精英的泪水涌动出来。

    “谢谢!”

    干哑的嗓子里,传来魏栋的道谢声。

    随之而来的,是夺眶而出的泪水。

    “谢谢你,谢谢你!”

    魏栋哭了,痛哭流涕,但眼眸中却闪烁着希望和笑。

    他笑了,也哭了。

    没错。

    他以前是一个恶人,他要讨工钱,根本不需要这么的低三下四,过得如此的苟延残喘,因为他现在是一个善人。

    他的锐气还在,他的傲骨依旧。

    只是,他愿以锐气为善,愿以傲骨助贫。

    即便被逼迫到了这种地步,他也不愿再干一件恶事。

    望着魏栋。

    方丘沉默了。

    只听魏栋的感谢声,不断的在耳边回荡。

    “去吧。”

    稍许,方丘才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好好对自己,因为只有你好了,你资助的那些贫困学生才能好,他们的路还很远,你的路也才刚开始。”

    说完。

    方丘转身。

    “不是我。”

    看着即将离开的方丘,魏栋感激涕零的说道,“我代替工友们,代替贫困山区的孩子们,谢谢你。”

    方丘笑了。

    显然,魏栋想通了。

    微笑间,方丘身形一动,快的飞掠而出,眨眼间消失在夜色中。

    “谢谢,谢谢你……”

    后面,魏栋扯着嗓子大喊。

    第二天,上午。

    “嘀嘀嘀……”

    刚吃完早餐回到宿舍,方丘的手机就突然响了起来。

    是何高名打来的。

    “喂?”

    带着疑惑,方丘接通电话。

    “哈哈哈……”

    电话那头,传来何高名的大笑声,说道,“果然是好人有好报,恶人自有恶人磨啊,我还没出手,就有人出来打抱不平了。”

    “恩?”

    方丘一愣。

    “魏栋啊!”

    何高名嘿嘿的笑着,说道,“今天早上我准备去帮帮他,结果却没找到,然后我就动用了我大隐侦探的级能力去查了一下,你猜怎么着?”

    “我查到,昨天夜里有个人帮魏栋把工钱给讨回来了,而且还不只是魏栋,就连其他工人的钱,也一并从工头手里讨要了回来,今天上午魏栋去银行,把钱都汇给他那些工友去了。”

    他到没怀疑是方丘。

    主要是方丘这一脸无害的乖乖学生小屁孩,一看就不可能干这事。

    闻言。

    方丘微笑着点点头。

    他相信魏栋,魏栋也没有让他失望。

    “真的?太好了。”

    微笑的同时,方丘故做惊讶的回应。

    “还有。”

    何高名继续开口,说道:“我还查到,他把工钱汇给工友以后,剩在手里的那三万块钱,也立刻就捐了两万八出去,又资助了几个贫困山区的学生。”

    说到这里。

    何高名忍不住的张口感叹道:“这个家伙,是个好人啊!”

    方丘认同的点头。

    同时,心中也有几分惊喜。

    看样子,魏栋是把他昨天晚上的话都听进去了,要不然的话,怕是会直接把所有钱都给捐出去。

    剩下两千块钱在手里,应该是想通了,知道只有他好,那些贫困山区的孩子才能好。

    “说到这里,我还真有个事要你帮我。”

    方丘说道。

    “什么事?”

    何高名一愣。

    反正他还欠方丘一个免费业务呢。

    “我准备拿出三十万,放在魏栋那里,我希望你能帮我监视一下这笔钱的动向。”

    方丘直接说道。

    “恩?”

    何高明略惊,问道:“你是富二代?”

    方丘淡然一笑,没有回答。

    “三十万可不是小数目啊。”

    何高明迟疑了一下,说道,“不过,我也不想劝你,这些钱落在魏栋手里,肯定都是干好事,再说我还差你一次免费业务呢,放心吧,这事我给你看着。”

    “谢谢。”

    方丘应声道。

    “咱俩谁跟谁啊,有啥好客气的?”

    何高名嘿嘿一笑,然后立刻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问道,“你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

    “干嘛?”

    方丘问道。

    “也没啥大事,就是觉得你有钱,我有眼光,想跟你一起赚点钱,你有没有兴趣?”

    何高名说道。

    “赚钱?”

    方丘微微一怔,问道:“什么事能赚钱?”

    “嘿嘿……”

    何高名神神秘秘的笑了笑,说道:“你就说你有没有时间吧,至于赚钱的事,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反正绝对不会坑你就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