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看好了!能不能悟就看你了!
    之前,梁永杰是手脚齐出,猛打进攻。

    可这一次,为了克制方丘,他直接变招,以双脚为攻,双手为守,一边猛攻一边防守,两只防守的手还随时准备反击。

    心头一动。

    方丘立刻变招。

    瞬间又跟梁永杰打成了平手。

    台上打得激烈。

    台下,却是一片哗然。

    “果然是边学边打。”

    “好厉害,居然能用对方的打法去打对方?”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种人,连打法都能学习,而且还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这让我们这些勤学苦练的人,怎么活?”

    周围众人纷纷惊呼。

    而擂台上。

    梁永杰更加震惊。

    他也没有想到,方丘居然真的是在学习他的打法,这让他很是难受。

    “你要学,那就怪不得我了!”

    梁永杰心中一狠。

    打法再度转变。

    脚尖在擂台上一点,整个人借力前冲,身体在半空中扭转,手脚快击出,从各个刁钻的角度,眼花缭乱般的攻向方丘。

    方丘继续观察。

    可这一次,梁永杰的攻势太过迅猛,眨眼间就把方丘逼退了好几步。

    当俩人打到擂台正中央的时候。

    方丘再度学会。

    用同样的战斗技巧,回击而去。

    下一刻。

    梁永杰笑了。

    “各门各派的宗旨都是留一手,让你学到九成又何妨,最后那一成,必定将你掀翻!”

    激烈的对撞中。

    心中暗笑的梁永杰,脚步猛的一顿。

    脚下一记横扫,同时右手捏拳,在方丘高跃而起,躲避扫腿之时,狠狠的一拳朝着方丘的胸前砸去。

    早已熟悉了对方的打法。

    方丘胸有成竹。

    凌空挥拳。

    “啪!”

    一声脆响传来。

    方丘脚步落地,可就在这时,本该手拳的梁永杰,却是突然间身形一转,一直隐藏在腰部的左拳,瞬间暴射而出,直袭方丘的胸膛。

    “恩?”

    方丘一愣。

    在他学习到的梁永杰的实战技巧和套路里,梁永杰并没有这一手变化,也就是说这个家伙现了,而且还藏了拙。

    “砰!”

    猝不及防之下,方丘被一拳砸中。

    擂台下。

    众人纷纷感慨。

    “无名也很厉害,可惜要败了!”

    “是啊,边学边打的确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没有足够的天资根本不可能做到,但是武林中人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学,任何一个武者都会隐藏自身最强力和最出乎意料的招数,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会使用,无名虽然把梁永杰的战斗技巧学习了大半,但是终归是没有学到这最后一招啊!”

    “我们都能看出来,身处其中的梁永杰,也肯定早就看出来无名在学他了,所以才会有此一招!”

    “败了败了!”

    “可惜,要是再成长几年,这个无名必然也会威名赫赫啊!”

    众人纷纷感叹。

    在众人的眼里。

    这一拳,足以让方丘倒地不起。

    接下来也就没有什么看头了。

    可就在众人都以为方丘要落败,都在各自摇头感叹的时候。

    擂台上。

    却出现了让所有人都震惊的一幕。

    只见。

    方丘双脚刚落地,梁永杰的拳头就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胸口。

    可结果。

    却并不如众人预料那般。

    方丘并没有倒地,甚至连脚步都没有挪移过一步。

    反而就这么直挺挺的,把梁永杰的攻势给完全接了下来。

    更让人震惊的是。

    受了梁永杰这么重的一拳,方丘不但没有任何不适之感,反而还像个无事人一般,突然就笑了起来。

    “还有这一招?这是最后一招了吧?”

    方丘笑着,惊讶的说了一句。

    旋即。

    胸膛中,内劲爆。

    “砰!”

    梁永杰已经准备收手,赢取胜利的时候,突然就感觉到,方丘的胸膛内爆出来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

    这股力量,实在太强大了。

    他根本就无从反抗。

    仅仅是瞬息之间,在这股力量的冲击下,梁永杰的身体,直接就被远远的震飞了出去,摔倒在擂台上。

    台下。

    感慨声,叹息声,戛然而止。

    所有人都傻眼了。

    谁都没有想到,这场切磋比试,居然会是这样一个结局。

    这简直就是惊天大反转啊!

    “我……我去!我看到了什么???”

    “这什么情况,梁永杰怎么突然就飞出去了?”

    “md,这都可以?”

    “无名不是应该落败吗,怎么赢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

    没有震惊。

    因为,眼前这一幕,已经完全的出乎了他们的预料,叫他们根本反应不过来。

    而另一边。

    凉亭里。

    “无处不力点?”

    见到擂台上的那一幕,一直在观战的易老,却是蓦地眼前一亮。

    “什么……什么无处不力点?”

    易老身旁,一名同样傻眼的人,顺口问道。

    “练武之人,腰裆膝,动机,内劲皆从此处来。”

    易老望着擂台赛的方丘,解释道,“而更高一层,则是人体无处不是腰裆膝,只要是身体的一部分,就皆可力。”

    “这人,就是如此。”

    “不简单啊!”

    擂台上。

    被震飞出去的梁永杰迟迟没有站起来。

    见状,主持人赶紧走上台。

    “切磋结束,胜者:无名!”

    主持人宣布。

    蒙面人赢了。

    蒙面人居然赢了?

    全场众人先是一阵愕然,旋即纷纷兴奋的鼓掌。

    本以为会输钱,结果还赢了!

    不过好像大家都压的蒙面人身上,好像都没赢钱。

    不过至少江京武林圈的面子,给挣回来了。

    这对他们来说,才是最值得兴奋的事。

    擂台上。

    主持人走到方丘身前,正要问,却现方丘正盯着擂台下的某一处。

    转目看去。

    那是一张熟悉的脸孔。

    万书权!

    连胜三场被打败之后,万书权被服务员搀扶下台,一直坐在擂台边的圆桌前修养。

    如今看来,万书权已经恢复了许多。

    方丘看着他的同时,他也看着方丘。

    面色很是疑惑。

    方丘为什么看他?

    主持人也疑惑,问道:“这位无名先生……”

    结果。

    主持人的话还没说完,方丘就率先开口了。

    “看好了!能不能悟就看你自己了。”

    方丘大喝一声说道。

    万书权一愣。

    周围所有的武者,全都愣住了。

    看好什么?

    悟什么?

    疑惑间,众人朝着方丘所看的方向望去,却见万书权挑着眉头,脸色有喜,却又满是疑惑。

    这时。

    方丘迈步而出,直接走下擂台,来到花园边。

    扫了一眼花园下的水池,然后伸出右手拇指,伸入水中。

    众人更不解了。

    蒙面人这是要干什么?

    他不是才赢了吗,不在擂台上享受胜利,怎么反而跑到水边来了?

    万书权死死的盯着方丘,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这边。

    将右手拇指伸入水中之后,方丘缓缓的一搅,然后右手猛的一提。

    下一刻,全场震惊!

    只见。

    随着方丘右手的上提,一道拇指粗细的水流竟然是从池中,被方丘给拉了起来,就好像提线一般。

    在方丘手指的控制和引导下,那一道水流在半空中涌,灵活的涌流着。

    就宛如一条小形的水龙一般。

    嬉闹,畅游。

    这一幕。

    让在场的所有人,全都震惊了。

    他们哪里见到过这种画面!

    虽然大家都是武者,但是他们的实力并不强,也就只局限于内劲之上,根本就没有接触过内气和天地之力。

    自然也就不知道,武者居然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那是什么?”

    “这是武功,还是仙法?”

    “好厉害,居然能把水从池子里拉出来,浮在半空!”

    “我的天呐,这是什么功法?”

    “是幻觉吗,告诉我这是幻觉吗?”

    每一个人都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幕,嘴巴里也都难掩震惊的喃喃低语,有些人甚至因为这一幕,而质疑自己。

    质疑自己是不是活在现实世界。

    因为,这一切,都太过梦幻了。

    即便是他们,也都一时间,接受不了。

    这边。

    方丘没有搭理无比震惊的众人,手上的动作依旧在继续着。

    凝目看去。

    在方丘的引导下,那一道水流沿着右手拇指一直往上走。

    不远处的凉亭里。

    “手太阴肺经!”

    见到这一幕的易老,无比震惊的失声大喊。

    身为全场除了方丘以外,实力最强,又受到所有人敬仰的前辈,易老对武林的了解,要远远的出常人。

    因此,他在第一时间就看出了。

    蒙面人捣鼓出来的这一幕,正是武者想要突破晋级到一品武英的时候,必须要打通的第一条脉。

    听到易老的失声大喊。

    在场武者们,立刻就从震惊中回过了神来。

    可即便如此,心中的震惊依旧没有丝毫的退减,甚至比之前更盛,同时也对易老的话很是懵懂。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手太阴肺经是什么。

    另一边。

    在方丘的提点下,一直盯着方丘的万书权,在震惊过后,却是双眼亮,眼眸中涌现出一股迫切之色,依旧死死的盯着方丘。

    方丘继续控制水流。

    从右手,手太阴肺经循经往上,涌动到了中府穴。

    中府穴,属手太阴肺经之脉,位于胸部横平第一肋间隙,锁骨下窝外侧,前正中线旁开六寸,在胸大肌、胸小肌处,一般被称为云门中府。

    水流涌动。

    在右肩中府穴流转了一会儿,然后又再度涌流而出,快的跳到左肩中府穴。

    随后。

    水流顺着方丘左手的手太阴肺经往下走,一直走到大拇指末端的少商穴。

    停留了一会儿。

    水流再度涌动,返回到右手大拇指的少商穴。

    如此下来,正好一圈。

    万书权越看越入迷,激动得浑身都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他现在明白了。

    蒙面人这是在提点他,是在教导他!

    仅仅是眼前这一幕,就让他受益良多,他甚至感觉到,自己就要突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