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进步神速!
    闻言。

    方丘嘿嘿一笑,立刻说道:“好机会啊!”

    这一下,三人都无语了。

    一个个都翻起了白眼。

    “老幺,你就别玩我们了好不好,咱们是兄弟,对待兄弟用不着这么残忍吧?”

    周小天苦笑道。

    “是啊。”

    孙浩也转过头来,一脸可惜的看着方丘,说道:“之前不就是你跟我们说,这是一个好机会,让我们去打理药王山,给药王山管理员一个好观感吗,我们按照你的话去做,你还嫌我们砸得不厉害吗,又来个好机会?”

    “话不是这么说的。”

    方丘摇摇头,一边拉开椅子坐下,一边微笑着说道,“知道什么叫否极泰来,阴中生阳吗?”

    三人撇嘴。

    “你们给药王山管理员留下来的观感虽然很怀,但是好歹也留下了,让他记住了你们不是吗?”

    方丘看着三人说道,“既然你们留给药王山管理员的是错误的观感,但是你们正好可以顺势,借此机会去向他认错,然后虚心劳动学习啊。”

    “只要你们认错认得好,任劳任怨,爱护中草药,药王山管理员肯定会认为他误解你们了。”

    “那个时候的观感,可就不是简单的好感了,而是加上误解产生的愧疚的好感!”

    三人先是不屑。

    可听着听着,竟是不自觉的转头看着方丘,有些起愣来。

    “记住,从无错到正确,才能真正的展现出你们想要学习的决心,以及你们的努力。”

    “等药王山管理员对你们的观感变好了,你们再提拜师,肯定能水到渠成。”

    说到这里,方丘停了下来。

    转目一扫。

    却现,三人都听得愣。

    似乎是没能明白方丘这话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

    朱本正迟疑了一下,问道,“我们好上加好,他未必会收我们为徒,但如果我们从坏中变好的话,说不定就能起到更好的效果?”

    周小天和孙浩对视一眼,还是不明白。

    “也可以这么理解。”

    方丘点头说道。

    这话一出,孙浩和周小天还是一脸懵逼。

    这是啥情况?

    都被人赶出来了,还拿什么脸再回去?

    而且。

    刚刚才被大骂了一通,现在回去的话,岂不是自己找骂?

    还谈什么拜师?

    “我说,你们说的咱就这么玄乎呢?”

    孙浩出声道。

    “我也没弄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理。”

    周小天抓抓脑袋,目光在方丘和朱本正之间来回游离,等待着俩人解答。

    “想不通就别想了。”

    朱本正一跃,从床上跳下来,张口说道,“赶紧走,给药王山管理员道个歉,接着干活去!”

    说话间,冲上前来,拉住周小天和孙浩就往宿舍外跑。

    俩人都还没弄明白,就被朱本正给拽走了。

    三人离开。

    方丘摇头轻笑。

    他的确是成心为三位舍友找师父,但是三人把药王山打理成什么样,他也不知道,最终被轰走,虽然不在意料之中,但也不在意料之外。

    在一般人看来。

    被轰走,的确是没脸再去了。

    不过。

    在方丘眼里可不同。

    先,也不能说三人给药王山管理员留下的都是坏的观感,虽然三人把中草药给糟蹋了,但是三人至少有去帮忙打理的心。

    这一点,药王山管理员肯定是明白的。

    只要有这一点在。

    那么,药王山管理员对他们就不会坏到哪里去,再加上只要三人诚心认错,愿意付出努力去劳动改过,迟早会改变药王山管理员对他们的看法。

    轻笑一声。

    方丘翻身上床,坐在床上,开始观看铜钱。

    如今,铜钱已经增加到了三枚。

    上一次,两枚捆绑在一起的铜钱,被方丘以念力推动差点翻转过来之后,方丘就再加了一枚铜钱。

    这一加。

    难度再度成几合倍数上升。

    不过,因为之前的锻炼,方丘的念力已经强大了许多,即便难度再次加大,也不会有那种无法做到的感觉产生。

    “向左。”

    凝心静气,方丘死死的盯着被捆绑在一起的三枚铜钱,心中一喝,立刻催动念力来尝试着把铜钱抬起来。

    结果。

    这刚一动。

    那三枚铜钱,居然就微微的晃动了一下。

    这一幕,顿时叫他很是惊喜。

    他还清楚的记得,铜钱从一枚增加到两枚的时候,他的念力根本无法让两枚铜钱移动,可现在刚换上三枚铜钱,却能立刻就用念力让他们轻微的晃动起来。

    这代表什么?

    代表着,方丘利用两枚铜钱锻炼的时候,念力的增长幅度,已经远远的过了他的想像,达到了可以催动三枚铜钱的地步。

    “按照这种进度,再努力一点的话,今天应该能够做到。”

    生出野心。

    方丘试图利用一夜时间,将念力锻炼到可以翻转三枚铜钱的地步。

    想到就做。

    没有丝毫犹豫。

    继续盯着三没铜钱,锻炼念力。

    “向右,向左……”

    心中不停的暗喝。

    在不知不觉间,方丘咬紧了牙关。

    甚至于就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反而整个人都陷入到了利用念力催动铜钱的修炼中。

    “向左,平……”

    “平!”

    半小时后,方丘已经瞪大了双眼,死命的绷紧全身,像是想要抬起头,却又抬不起来一般,眼神通红。

    可在其眼前。

    悬挂着的那三枚捆绑在一起的铜钱,已经朝着左边,高高的抬起来了不少,可距离平行还有一点点距离。

    就是这么一点距离,让方丘感觉很是费劲。

    他已经尝试了许多次,都无法做到。

    “呼……”

    终于,方丘浑身一松,大喘一口粗气。

    铜钱也顺势落下,左右荡漾起来。

    “还是不行啊。”

    苦笑一声,方丘再吐一口气。

    一瞬间。

    身体放松到了极点。

    就这么静静的呆了十秒之后。

    “再来!”

    方丘再度把目光集中在那三枚铜钱上。

    “向左,上……”

    在完全放松的情况下,方丘心中暗暗一喝,铜钱兀的抬了上去,眼看即将平行的时候,方丘猛的一咬牙。

    “给我上去!”

    心中爆喝。

    仿佛是感受到了方丘的愤怒一般,那三枚捆绑在一起的铜钱,猛的一颤,竟然再度上抬了一平,完全平行在了半空。

    下一刹。

    正当方丘欣喜之时,铜钱竟是又再度上仰了一分。

    “过了!”

    方丘心中大喜。

    跨越平行,那就代表着进入到了翻转的门槛,也就代表过了重力。

    大喜间。

    方丘立刻放松下来,噌的直起身子。

    目光一转。

    立刻就看到了宿舍门上的插销。

    心头一动,立刻开始尝试控制。

    下一刻。

    “咔……”

    一声轻响,那插销动了。

    在方丘的控制下,插销竟然慢慢的插上了。

    可再想拔出来的时候,方丘突然两眼一黑,倒在了床上。

    五分钟后。

    “哈哈……”

    倒在床上的方丘,缓缓的睁开眼,大笑了起来。

    他很开心。

    刚才只是脱力而已。

    并无大碍。

    “现在几点了?”

    方丘掏出手机一看,现已经是晚上九点。

    他吃完晚饭回宿舍的时候是七点,也就是说,他只修炼了两个小时。

    本想用一夜时间做到的,结果却只用了两个小时,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这一夜真是进入神啊!

    稍微休息了一下。

    方丘躺着修炼了起来。

    内气鼓荡,快的流转全身。

    半小时后。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传来,把方丘从修炼中惊醒了过来。

    “老幺,开门啊。”

    “怎么把门锁起来了?”

    门外,传来周小天和孙浩,无力的喊声。

    方丘这才想起来。

    插销被他用念力给插上,忘了打开。

    没有多想。

    方丘立刻下床,开门。

    结果。

    却见三人都是一身泥。

    不过,神情都已经没有之前那么低迷了。

    “怎么样?”

    方丘一边打量着三人,一边笑道,“看你们这样子,不是去道歉,是负荆请罪去了吧?”

    “当然不是。”

    周小天立刻回嘴。

    “我们这是去学习,知道吗,学习!”

    孙浩语气笃定的说道。

    “算是去赔罪吧。”

    朱本正一边走进宿舍,一边张口说道,“虽然挨了不少骂,但也的确学到了不少东西,别说这个药王山管理员,还真跟你说的一样,深藏不漏。”

    一旁。

    孙浩和周小天,狂点头认同。

    “老幺,不枉兄弟一场,你这次算是帮了我们大忙了。”

    孙浩诚恳的看着方丘说道。

    “没错,要不是老幺,咱们上哪找这么好的师父去。”

    周小天俨然一副已经拜师成功的模样,对着方丘说道,“老幺,以后有什么事只管说,我肯定帮你。”

    “要不要这么感性?”

    朱本正瞥了俩人一眼,然后径直走到方丘身前,张口道:“谢谢。”

    方丘笑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想笑。

    或许是因为习惯了三人不正经,再见到三人这么诚恳的样子,感觉有些适应不过来吧。

    “哎,你笑什么?”

    周小天不乐意的撇着嘴。

    “我们好不容易感性一把,你要不要这么不给面啊?”

    孙浩也摇头苦笑起来。

    “呵呵”

    方丘笑着说道,“这才只是个开始而已,说得你们都已经拜师成功了似的,就算要感谢也得等真的拜师成功以后,再来感谢我吧?”

    三人对视一眼。

    全都笑了。

    经过这一晚上的道歉和学习,药王山管理员愿意让他们干活,那就代表已经有点认可他们了,虽然还没有到完全认可的程度,但至少这也算是开了一个好头。

    有了好的开口,接下来就容易多了。

    随后。

    三人纷纷洗刷。

    或许是因为干活太累的缘故,三人睡得很快,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九点。

    吃完早餐。

    在操场上走了一圈之后,方丘按照约定时间,在学校外的一个公交车站台前坐上了徐妙林的车。

    “我这车,坐着不错吧?”

    路上,徐妙林一边开着车子,一边出声问道。

    “不错,挺舒服的。”

    方丘点头回应。

    “我刚买的。”

    徐妙林嘿嘿一笑,说道,“本来没钱,正好你那三十万给了我,我就把这车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