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正骨方面,他比我厉害!
    手指刚触到病人的寸口处,方丘的脑中立刻就浮现出了浮脉的解释。

    浮脉,轻按可得,重按则减。

    主病:表证由于外感病邪停留于表时,卫气抗邪,脉气鼓动于外,故脉位浅显。浮二有力为表实,浮而无力为表虚。内伤久病因阴血衰少,阳气不足,虚阳外浮,脉浮大无力为危证。

    仔细的感应着病人的脉。

    方丘心道:“原来,这就是浮脉啊。”

    因为有绝对手感的缘故,他在脉搏细微处的感应,比别人强多了。

    因此,在把脉的同时,他还一一对照着医术上对浮脉解释,现这个病人的脉果然是浮脉。

    方丘刚感知完。

    徐妙林就已经开完药了。

    紧接着,第二个。

    “这是促脉,认!”

    与之前一般,把完脉后,徐妙林立刻让方丘认。

    促脉。

    脉来急数,时而一止,止无定数,及脉搏快有不规则的间歇。为阳盛热实,或气血痰食停滞,见于气血痰食淤滞,肿痛,诸实热证。脉细促而无力,多为虚脱之象。

    方丘上手。

    仔细一感应,现病人的脉象,的确能与脑海中的知识一一对应起来。

    与此同时。

    他也仔细的将把脉时的感觉,完全的记了下来。

    “这要是没有师父手把手带的话,根本不可能将学习到的知识,直接运用起来,中医果然复杂而伟大!”

    方丘很是感慨。

    因为中医中的脉象都太多了,脉象对人类而言,本就是一种极为细微的东西,要在这种细微之中,寻找更细微之处来辩证,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很快。

    第二个病人离去。

    第三个病人坐下。

    “徐神医,你这是带徒弟呢?”

    来人是一个中年汉子,露着一口大黄牙,笑呵呵的问道。

    “是啊”

    徐妙林微笑点头。

    “小伙子好好学,徐神医的医术可不得了,能学全的话,你这一辈子就不用愁咯。”

    中年人对方丘说道。

    闻言。

    方丘笑着点头。

    徐妙林继续把脉。

    “这是弦脉。”

    把完脉,徐妙林对方丘说道。

    方丘立刻上手确定。

    如此反复。

    徐妙林把脉的度特别快,再加上这些病人他都认识,都是老病号了,也不需要询问具体的病情,所以很快的就看完了三十个病人。

    到了第三十一个病人。

    徐妙林把完脉后,没有再说。

    反而看着方丘说道:“这个你来把脉,把完以后告诉我脉象。”

    方丘一凝。

    他知道,徐妙林要考察了。

    虽然这个考察来得有些突然,但方丘也没有丝毫退缩和不自信,反而立刻上手。

    “脉象端直而长,挺然指下,但是轻按不得,重按才有。”

    说到这里,方丘立刻答道:“这是沉脉!”

    其实。

    这个病人的脉象很像弦脉,但是仔细一感应,绝对手感出现的瞬间,方丘就知道,这是沉脉。

    这个脉象跟第十个病人的脉象一模一样,他记得很清楚。

    “好!”

    徐妙林点点头,然后继续。

    但都没有再让方丘认脉。

    到了第三十五个病人。

    徐妙林把完脉后,才对方丘说道:“认脉!”

    方丘再次上手。

    “这是数脉!”

    感觉到病人脉搏急促,又仔细的感应了一下细微处,方丘答道。

    “对!”

    徐妙林点头。

    继续。

    一如之前。

    遇到不重复的脉象,徐妙林就会主动先说,然后再让方丘去感应认脉,而遇到重复的脉象,徐妙林就会直接让方丘上手,进行考验。

    时间过得很快。

    一个中午时间。

    徐妙林看了整整一百病人。

    而这段时间里,徐妙林连口水都没顾上喝,依旧继续看病。

    “徐神医,这时间也不早了,你先喝点水,吃点饭再看吧。”

    一名病人站在诊桌前,非但没有伸手给徐妙林把脉,反而还给徐妙林和方丘带来了两个盒饭,以及两瓶矿泉水。

    “是啊,徐神医,你先吃饭,我们不着急!”

    “徐神医先吃点吧。”

    依旧在排队的人,纷纷出声说道。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徐妙林笑着应了一声,然后开始吃饭。

    迅的扒了几口饭。

    然后继续。

    一直看到晚上九点。

    几乎是一整天的时间,徐妙林来把所有的病人看完。

    整整二百五十三个人!

    与此同时。

    方丘也总算把所有脉象都全部记了下来,了然于心。

    等病人全都离开后。

    徐妙林虚脱般的瘫坐在椅子上,他实在太累了。

    “徐老师,谢谢您。”

    这时,方丘恭敬的对着徐妙林鞠了一躬,说道,“谢谢你手把手的教我,也谢谢你帮了这么多的人。”

    这些话他出自内心。

    今天他学到了看再多书都得不到的东西。

    也被徐妙林的义举感动。

    “切”

    徐妙林瞥了方丘一眼,摆摆手说道,“别给我来虚的,要感谢就来点实实在在的东西,比如给我按个摩,没看到老师都累得不成样子了吗?”

    方丘一愣,旋即赶紧上手。

    给徐妙林按摩的同时,还调动起了内气。

    随着双手的按压,内气一波一波的在徐妙林的体内荡漾,让他感觉很是舒服。

    “呃啊……”

    一边舒爽的呻吟着,徐妙林一边惊奇的对方丘说道,“没想到,你小子还是个按摩高手呢,可以啊!”

    方丘应声一笑。

    可就在这时。

    “徐神医,徐神医,快救救我的孩子……”

    一个大喊声传来。

    方丘和徐妙林同是转头,只见一个妇人,泪光满面的抱着孩子,匆忙的哭喊着跑来。

    “怎么了?”

    望着那抱着孩子,匆忙跑来的妇人,徐妙林猛的就站起身来,张口询问道:“别着急,孩子怎么了?”

    “摔了。”

    跑到诊桌前,妇人急得双眼通红,小心翼翼的把脸庞被泪水浸湿的孩子放到桌上,说道:“你看,这胳膊都给摔变形了,这么怎么办啊,徐神医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孩子。”

    与此同时。

    徐妙林和方丘,同时凝目看去。

    只见。

    这是一个小男孩,此时孩子双眼迷蒙,像是快要睡着了一般,脸色通红,脸颊上的泪痕清晰可见。

    再看向小男孩的右手手臂。

    徐妙林的脸色,立刻就变得凝重了起来。

    此时,小男孩的胳膊已经变成了蛇形,看上去很是骇人。

    “骨头折了。”

    徐妙林张口道。

    “这可怎么办啊,徐神医你快救救孩子吧。”

    妇人乞求道。

    “你别着急。”

    徐妙林赶紧安抚一声,正要上手,突然想到什么,然后转头看向方丘,说道:“这一次,就看你的了。”

    “恩。”

    方丘点点头,没有迟疑,二话不说就立刻要上手。

    “哎,别。”

    妇人见状,赶忙张口阻止,说道,“孩子刚平静下来,现在碰他的手,他一下就哭了,要不还是让徐神医来吧。”

    “你可别看他年轻。”

    徐妙林当即一笑,说道:“他可是正式的骨科医院大夫,在江京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的名气可大了去了,在骨折这方面,经验非常的丰富,他甚至比我厉害。”

    闻言。

    “啊?”

    妇人不敢相信的看着方丘。

    看到徐妙林不似开玩笑的神情,心中的石头这才落地。

    “那,那就麻烦您了!”

    妇人赶紧的对方丘说道。

    “没事,应该的。”

    方丘立刻说道,“你也别着急,骨折了孩子肯定会很疼,只要坚持一会就好了,也不是什么大病。”

    “好好好”

    妇人连连点头。

    随后。

    方丘立刻开始上手。

    轻轻的伸手,托起小男孩的手臂。

    “啊”

    可这一托,刚才还睡眼迷蒙的小男孩立刻就开始哭嚎了起来。

    妇人赶紧上前安抚。

    托着小男孩的手臂,方丘一摸。

    当即,眉头一紧。

    这一摸之下,他清楚的现,小男孩的手臂不是普通的骨折,而是非常严重的粉碎性骨折。

    一般而言,骨折只是某一处的骨头断裂,但是粉碎性骨折,却是多部位的骨头断裂。

    因为骨头断裂的部位过多的缘故,其中有一部分骨头甚至破碎成块,这要是送去医院里,是必须要动手术,然后用钢针将骨头固定,才能治愈的。

    不过,这对ta来说,倒也不是没办法。

    “你抱住孩子,我先帮他正骨。”

    方丘开口。

    “好。”

    妇人立刻点头。

    “徐老师,我需要您帮下忙。”

    方丘转头对徐妙林说道,“你帮我捏住孩子的手肘,固定住。”

    “没问题。”

    徐妙林应声上前,用双手捏住孩子的手肘个胳膊。

    这边。

    孩子的苦声渐小,反而还转过头来,满目惊慌的看着自己的手臂。

    “我开始了。”

    等徐妙林固定住孩子的手肘,方丘才走到侧面,伸手抓住孩子的手腕部位,对着孩子微微一笑,说道:“不怕,很快就好了。”

    孩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就在这时。

    “咔嚓。”

    方丘拉着孩子的手腕,轻轻用力一拉,一阵骨响声传来。

    “啊”

    孩子惊声嚎叫。

    妇人赶忙拍着孩子的后背,不停的安抚。

    这边。

    方丘也没敢停下。

    把孩子的手臂拉直之后,左手继续拉着孩子的手腕,右手轻轻的在手臂上一摸,把孩子骨折的各个部位,全都了然于心,然后一点一点的捏了起来。

    “咔,咔……”

    每捏一下,孩子手臂里都会传来骨响声。

    从手肘至手腕,方丘顺着捏了下来。

    在孩子的哭嚎声中,终于是把孩子的手捏直了。

    但是这还没有结束。

    把骨头捋顺之后,方丘双手握着孩子的手腕,小心翼翼的轻推,将捋成一条线的骨头完全接上。

    一旁。

    看着方丘的动作,徐妙林暗暗点头。

    他可是中医全科精通,正骨自然也不在话下。

    在他眼里,方丘的正骨手法,没有出现一丁点差错,确实不凡,难怪在医院里会那么引人瞩目,受人欢迎。

    那边。

    见到自己孩子的手臂,终于变得趋近于正常,妇人的脸上也难得的露出了一丝喜色。

    这边。

    方丘依旧在继续。

    大体的正骨结束之后。

    他再次伸手,在孩子的手臂上摸了起来。

    结果。

    现,孩子的手臂里还有几块骨头碎片没有复位。

    这几块碎片都很小,在摔下去的时候,很容易就会刺入到血肉里,即便可以摸到,但要借正骨手法让其复位,也很难办到。

    即便是方丘。

    也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