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念力正骨!
    摸到这几块碎骨。

    方丘沉默了,立刻开始思考,用什么方法来将这些碎骨复位。

    现在有些棘手啊!

    “对了。”

    突然。

    他心头一动。

    念力!

    他突然想到了念力。

    在宿舍里的时候,他已经可以利用念力来锁上宿舍的插销,那么用念力来控制这几块碎骨复位,是不是也可以?

    再次感应了骨伤一下。

    方丘知道不能再等了。

    想到就做。

    立刻将手,放在几块碎骨所在之处。

    绝对手感!

    孩子手臂里的情况,瞬间立刻就浮现在眼前。

    仔细的感应着,那几块碎骨,方丘微微咬起牙关,催动念力。

    一开始。

    碎骨并没有什么动静。

    但他却并没有停止。

    稍许。

    碎骨突然动了。

    方丘心中一喜。

    收敛心神,继续!

    虽然碎骨的移动非常的缓慢,但是因为碎骨距离主非常并不远。

    最重要的是这样不疼。

    至少他没从孩子神情上看出疼痛来。

    徐妙林看着方丘手一直没动,但似乎在做什么。

    他也没有打搅。

    短短十几秒的时间。

    在方丘的念力下,孩子手臂中的碎骨就完全归位了。

    松开手。

    方丘也惊喜异常。

    他没有想到,念力居然还有如此妙用。

    若是没有念力的话,这孩子今天非得到医院去做手术不可,否则这些碎骨留在手臂内,日后必然会成为大麻烦,很容易就会再次折断。

    “呼”

    暗暗呼了口气。

    完全复位成功后,方丘立刻调动体内的内气,从孩子的手肘到手腕部位,再次给顺了一遍。

    确定骨头已经全复位的同时,涌动的内气,也将孩子的痛苦再次减轻了许多。

    “好了!”

    做完这一切。

    方丘才松开口,说道:“我需要几块木板,还有绷带,或者绳子也可以。”

    “绷带我带了。”

    徐妙林立刻从随身的医疗袋里,取出一卷绷带。

    这边。

    “您看好孩子,他的手骨才刚刚接好,千万不要乱动,我去找木板来固定。”

    方丘对着妇人说道。

    “好,谢谢您!”

    妇人激动的说道。

    说来也奇怪。

    刚才还不停哭嚎的小男孩,此时竟是完全的平复了下来,也不敢乱动,就这么趴在妇人的肩膀上,一动不动的抬着小手。

    因为是棚户区的缘故。

    方丘很容易的就找来了几块木板。

    在返回的路上,直接用内气,将木板劈成整齐的干净的条状。

    回来之后。

    方丘立刻用木板,将小男孩的手臂固定住,然后用绷带从头带尾,紧紧是缠了一遍,将木板和手臂完全捆绑起来。

    “好了,没问题了。”

    又拉出一股绷带,帮小男孩把手臂挂在脖子上之后,方丘才吐了口气,笑着说道:“伤筋动骨一百天,但至少一个月内不要要拆绷带和木板。”

    “谢谢医生!谢谢医生!”

    妇人连连点头。

    “谢谢医生!”

    小男孩也奶声奶气的张口答谢。

    方丘笑了。

    摸了摸小男孩的头,笑得很开心。

    “虽然骨头正好了,注意事项也给你说了,但是因为没有药膏的缘故,恢复起来可能有些慢,我再给你开点药吧。”

    徐妙林笑着说了一声。

    然后,立刻从随身的医疗袋里,拿出几盒消炎药,递给妇人。

    “这段时间里,孩子的手臂有可能会痒,是因为不透风的缘故,实在忍不住的话可以挠挠,但不要用大力,这些消炎药,每天一定要定时吃,这是两周的分量,避免引起炎症,要是意外出现热等情况,尽快带孩子去医院。”

    徐妙林嘱咐道。

    “好。”

    妇人立刻点头,要掏钱。

    “药钱就不用了。”

    徐妙林赶紧摇头,说道:“我们这是义诊,不能收钱。”

    “这……”

    妇人也看向方丘。

    “不用不用。”

    方丘也连忙摇头。

    住在这里的人,哪里有什么钱,他怎么忍心收?

    况且。

    这又不是在医院,对他而言,给孩子治病,就是帮忙行善而已。

    “谢谢!!”

    妇人感激的对着方丘和徐妙林两人鞠躬。

    方丘赶紧扶住。

    “也谢谢您,徐神医。”

    妇人又对着徐妙林鞠躬。

    “谢谢,谢谢你们救了我的孩子,谢谢你们。”

    妇人千恩万谢的询问了方丘的名字,说是要给方丘宣传,江京除了徐神医之外,还有一个方神医。

    徐妙林对着方丘一笑。

    随着妇女带着小男孩离开。

    没多久,正骨大夫小方医生的名头,就传遍了整个棚户区。

    “小方医生?”

    “我还以为他是徐神医的徒弟呢,没想到他还是个大夫啊?”

    “我还真没看出来,没想到这小方医生的医术也这么好。”

    “关键是心善,这孩子要是送去医院,没有几千块钱,肯定是出不了院的,你看这小方医生把孩子给治好了,不但不收钱,徐神医还免费开了些药。”

    “我也听说过一个非常厉害的骨科大夫,叫小方医生的,不会就是他吧?”

    “肯定就是!”

    “好啊,徐神医和小方医生,都是大好人啊!”

    ……

    伴随着议论声,方丘和徐妙林离开了棚户区。

    此时夜已深,已经晚上九点半了。

    车上。

    “徐老师,忙了一天了,我请您吃顿饭吧,感谢您这一趟的教导。”

    方丘对徐妙林诚挚的说道。

    “算了吧。”

    徐妙林懒散的摇摇头,说道,“虽然不知道你小子到底是不是隐藏的富二代,但是钱这东西可不好赚,更何况咱们干的还是中医这一行,能留点自己吃就不错了。”

    “话可不能这么说。”

    方丘说道:“之前你不是还叮嘱那位孤寡老人一定要吃饱饭嘛,怎么到了您这里就不管用了,而且这跟咱们是不是中医有什么关系,身为中医我们用尽全力治病救人,万事以救人为先,但这也并不影响我请您吃一顿饭吧?”

    “你小子,还给我讲起大道理来了?”

    徐妙林一愣,笑着回道。

    “您得这么想。”

    方丘笑着说道,“您之前不也跟我说过,师父吃徒弟是天经地义的吗?”

    徐妙林嘿嘿一笑,说道:“这话说的,我喜欢。”

    “那就这么说定了。”

    方丘笑着应声。

    进城。

    徐妙林直接把车子开到一间饭馆门前停了下来。

    这饭馆虽然不大,但也挺干净的。

    想来。

    徐妙林是想给方丘省点钱,所以才找了这么一家饭馆。

    方丘也没多说。

    直接点菜。

    俩人一边聊,一边吃,席间方丘还请教了几个问题。

    徐妙林都一一详解了。

    半小时后。

    “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先送你回学校。”

    走出饭馆,徐妙林对方丘说道。

    “不用麻烦了,您先回去吧。”

    方丘说道,“我还有点事要去办,待会我自己回去。”

    “你要去哪儿,要不我送你?”

    徐妙林问道。

    “谢谢老师,我自己回去就可以。”

    方丘摇头,“您也累了一天了,该早点回去休息了。”

    “也好,那我就先走了。”

    徐妙林嘿嘿一笑,打开车门,上车的同时张口道:“小伙子年轻气盛是正常的,不过夜店少去,但是做为一个中医,可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肾。”

    说罢。

    驾车离去。

    方丘无语了。

    这个徐老师,还真是。

    不过。

    现在才是城里人刚开始过夜生活的时候了。

    但这和他无关。

    徐妙林走后。

    他直接掏出手机搜索了一下,在附近找到一个at。

    跑去从取款机里取了两万块钱,正准备继续取的时候,却现限额了。

    无奈。

    只能找寻其他的取款机,结果还是不能取。

    只好暂时作罢。

    打车来到城西光明桥找魏栋。

    结果,却现桥下空无一人。

    魏栋不在。

    疑惑中,方丘拿出手机,拨通了何高名的电话。

    稍许。

    “喂?”

    电话那头,传来何高名的话声。

    “是我。”

    方丘说道。

    “我知道是你,我用的是智能机,有来电显示。”

    何高名撇撇嘴说道。

    方丘说道:“我想问你个事。”

    “什么事?”

    “我现在在城西光明桥下,魏栋不在,你知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方丘问道。

    “当然是换地方了。”

    何高名说道:“上一次,有人帮把他工资给要回来之后,他捐了两万八出去,手上不是还剩下两千块钱吗,他又拿出几百块钱来,祖了城郊的一个地下室,现在搬到那边住去了,虽然是地下室,不过跟那光明桥相比,也算是个能遮风挡雨的地方了”

    “有详细地址吗?”

    方丘继续问道。

    “就在城西,郊外一条叫林雨路的厂区,具体地址是……”

    何高名一口气,把魏栋的详细地址告诉方丘。

    “我知道了。”

    听完,方丘点点头,挂断电话。

    那边。

    “哎,怎么这就挂了?”

    何高名一脸无语。

    他原本还想跟方丘炫耀一下在切磋大会上的见识,准备再劝一次方丘,让方丘出点钱,再去一次切磋大会呢。

    谁知,方丘竟然就这么挂了。

    ……

    这边。

    问清地址后,方丘直接打的,很快的就来到了魏栋住的地方。

    这里非常的拥挤。

    因为周围都是厂区的缘故,住在这里的打工族非常多。

    导致许多平房,都弄出地下室来出租。

    按照地址。

    方丘在包租公的带领下,来到魏栋所在的地下室。

    地下室里,有些昏暗。

    一个黄的灯泡,简单的挂在顶上,照亮这个狭窄的地下室。

    或许是因为位于地下的缘故,房间里有些阴凉。

    房间里。

    摆放着一张木床。

    中间烧着一个铁炉,炉子上放着一个漆黑的茶壶。

    此时,魏栋正躺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方丘一到。

    魏栋立刻就直起身子。

    看到方丘的时候,很是诧异。

    “小方医生?”

    望着方丘,魏栋惊奇的问道,“您怎么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