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再次联袂
    大家都知道,荆北中医药大学的学生,唱得非常好。

    可陈寅生却说,跟他手底下的学生相比,有些相形见拙,意思就是,江京中医药大学的学生,能唱得更好?

    大家都不相信。

    别说是领导了。

    就连各大学校的学生,都不相信。

    除了蒋梦婕。

    毕竟。

    蒋梦婕可是亲耳听过方丘唱歌的人,深深的知道方丘唱歌有多好听。

    “既然如此,那就请江京中医药大学的学生,表演一曲?”

    江海不以为意的笑道。

    闻言。

    陈寅生看向方丘。

    方丘一笑。

    早已看清楚的局势的他,在陈寅生看过来的第一时间,就立刻站了起来。

    身为江中医的学生,不能迟疑。

    “各位领导,各位同学,既然大家都想看,那我就献丑了。”

    身体挺着笔直,方丘谦虚的对着周围各校的领导和同学点点头,然后说道,“因为之前没有准备的缘故,我也唱我们学校的校歌吧。”

    众人心中都疑惑了。

    之前没有准备?

    在没有提前准备的情况下,陈寅生怎么敢说那种大话?

    就不怕被打脸吗?

    最让大家惊疑的是,在这种情况下,方丘居然还敢主动站起来唱校歌,他这一手要是唱得好自然没话说,要是唱得不好,就会把江京中医药大学的面子,全给丢光啊。

    一时间。

    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方丘的身上。

    都在等着看,他唱得怎么样。

    可就在这时。

    一直坐在方丘旁边的江妙语,也站起了身来。

    “我和方丘一起唱吧。”

    江妙语主动开口。

    闻言。

    大家一愣。

    怎么又站起来了一个?

    而且还是个大美女?

    这边。

    江京中医药大学的其他七名学生,却都忍不住的有些兴奋了起来。

    俩个歌唱实力最强的人一起合唱。

    别说是荆北中医药大学了。

    就算是所有学校的学生加起来,也肯定比不上。

    方丘和江妙语对视一眼。

    同时点点头。

    稍微调整了呼吸之后,俩人看着对方轻轻点头,起着拍子,开始唱了起来。

    “大哉医诚天下安;”

    “如鼎三足兮,曰精,曰气,曰神。”

    歌声一起。

    一股苍凉而古朴般的感觉,瞬间席卷所有人心头。

    就仿佛听到了来自远古的呼唤一般。

    众人都愣住了。

    都被那股远古的苍凉和古朴,震撼了。

    这边。

    方丘和江妙语继续唱着。

    “千求一心兮,道承歧黄;”

    “泽济万世旁万民兮,国泰民康。”

    “踵海西上兮,江东;”

    “巍巍北极兮,金城之中。”

    唱到这几句。

    在场的所有学校的领导和学生们,全都沉浸在了那种古色古香的中医氛围之中,都面露享受,仿佛在听的不是歌,而是一曲悠扬婉转的纯音乐一般。

    “天开教泽兮,吾道无穷;”

    “吾愿无穷兮,如日方暾。”

    歌声完美结尾。

    在没有任何伴奏的情况下,俩人的声音就好比乐器,方丘刻意的把歌曲唱得稳沉而悠扬,江妙语的歌声,却犹如那古色古香之中的几缕艳丽的花草,几声清脆的鸟鸣。

    让人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一曲结束。

    众人久久回味。

    从俩人的歌声里,他们听到了中医人的心声,听到了真正的中医该做的事,为家、为国、为大地、为万物。

    那是只属于中医的博爱。

    那是属于天下的大善。

    那是一种震撼,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震撼。

    这边。

    因为一直关心着俩人的缘故,陈寅生虽然也很震撼,但却并未陷入其中。

    见到各校领导和学生都如痴如醉的神情。

    陈寅生笑的拿叫一个开心。

    “不是要比才艺吗?”

    “哈哈。”

    “跟我们学校比才艺,简直是自找苦吃。”

    “刚才都以为我说大话呢吧,现在我倒要看看,谁还敢说我说了大话。”

    心中得意的同时。

    陈寅生一脸自毫的望着其他学校的几位领导,然后又仰头扫了一眼各学校的学生,摆着一副春风得意的脸孔,笑吟吟的什么话也不说。

    这时。

    众人也从方丘和江妙语的歌声中回过了神来。

    “好好听!”

    “是啊,这是我有始以来,第二次在听歌的时候感觉到震撼!”

    “第一次是什么时候?”

    “是之前电视上播放的,一个老艺术家唱古时战歌的时候,听他唱歌我仿佛感觉到自己身临战场,四周杀气弥漫,万千铁骑冲杀的场景,还有那种一往无前的勇猛气势。”

    “今天呢?”

    “那种感觉,没法说,听着他们的歌,我感觉我好像回到了从前,中医起源的时候,自己一个人走遍大江南北,治病救人,我看到了中医的一生,我感觉到了中医的博爱和伟大,也感觉到了中医之术的强大和神奇。”

    “我也有这种感觉!”

    “我也有!”

    “好厉害,在没有伴奏的情况下,居然还能把歌唱得这么好听!”

    “这算是违规了吧?”

    “就是啊,就凭他们俩这歌声,完全可以去做明星开演唱会了,在这里唱歌,谁能比得过啊?”

    “特别是方丘,那声音简直是,太符合歌词的意境了。”

    “我倒是觉得江妙语唱得比较好,虽然方丘唱出了歌曲的意境,但是没有江妙语的声音做点缀的话,这歌的完成度也不可能这么高。”

    “俩个人都好厉害。”

    回过神来。

    大家的目光,再一次集中在方丘和江妙语的身上。

    两个在测试中拿到满分的学生。

    其中一个拜于名师之下,另一个不但提出了对中医院校有着巨大帮助的极具建设性的建议,还在上大一的时候,就被特聘成为医师,又在坐诊的时候,收到了病人送的锦旗。

    俩人身上,这一个个的闪光点,不断的在众人的脑中回荡着。

    如今。

    在拥有了这么多耀眼的闪光点之后,俩人在唱歌上居然还有这种,被惊为天人的歌声和技巧。

    一时间。

    大家都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他们了。

    如果非要找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就只有两个字:完美。

    人群中。

    “没想到,江妙语唱歌也这么好听。”

    蒋梦婕看着方丘和江妙语,眼中有着一股别样的情绪在涌动,似乎是在可惜着,为什么跟方丘合唱的不是她,而是江妙语。

    “谢谢大家。”

    方丘和江妙语对视一笑,相互笑了笑,然后对众人鞠躬感谢。

    见状。

    众人才想起来,刚才忘了鼓掌。

    下一刻。

    “啪啪啪……”

    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方丘和江妙语对视一笑,同时坐下。

    那边。

    荆北中医药大学的学生和领导都不说话了。

    他们知道。

    他们这一阵败了。

    不过。

    这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助兴的小插曲而已,这次来比的可不是唱歌,而是竞赛!

    既然在唱歌上没打个江中医措手不及,那只能凭实力了。

    “好!”

    陈寅生笑着对方丘和江妙语点点头,正准备开口的时候。

    中州中医药大学的副校长,宋文华突然就站了起来,说道:“既然大家都准备了才艺表演,那我们中州中医药大学,也来一个吧。”

    闻言。

    陈寅生一愣。

    他可不想再出什么幺蛾子。

    赶忙说道,“宋校长,助兴节目而已,不必较真,咱们还是先说说知识竞赛的规则吧,毕竟知识竞赛才是重头戏,至于表演节目,咱们晚上吃饭的时候再表演,也不迟嘛。”

    陈寅生的话,说得没有一丁点瑕疵。

    正如他所说的那般。

    八所学校齐聚在江京中医药大学的目的,是为了新生知识竞赛的比拼,而不是才艺展示。

    要是再这么轮流表演下去,岂不是争猫丢牛了?

    闻言。

    已经站起身来,准备带领学生表演才艺的宋文华,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得悻悻的点点头,放弃了表演才艺的想法。

    反正江京中医药大学的才艺已经表演得那么好了,再表演也很难过,不如不演。

    “好,江京中医药大学是本次新生知识竞赛的东道主,那就请陈校长来说说,这次新生知识竞赛的规则吧。”

    江海出声,打破了会议室里,略显尴尬的气氛。

    “好。”

    陈寅生笑着点点头,然后转身,看着会议室里的所有学生,说道,“今天是周四,因为知识竞赛定于周六的缘故,各位同学和领导还有一天的休息和准备时间。”

    “周六早上九点,知识竞赛正式开始。”

    说到这里。

    陈寅生微微一笑,继续说道,“知识竞赛的基本规则,大家都知道,我就不着重的强调了。”

    “不过,我还是要重申一下。”

    “知识竞赛一共分为三轮。”

    “第一轮为基础测试,满分1oo分。”

    “测试的试卷,由我们共同选出来的学校出题,试题将会在明天送达。”

    闻言。

    各校领导纷纷点头。

    关于新生知识竞赛这事,他们早就开始筹备了,出试题的学校是九所学校之外的一所中医大学,因为这是各校联合商议决定的缘故,大家都很认同。

    一来,可以保密诗体不被透露出去。

    二来,八所学校都不知道,这次的试题会偏向于那方面,试题难度有多大都不清楚。

    相对下来。

    比较公平。

    跟领导们一样,学生们也都满意的点头。

    毕竟,这是一场竞争。

    大家都希望公平、公正。

    “周六下午,举行第二轮竞赛。”

    陈寅生继续开口,说道:“第二轮竞赛为组队知识竞答。”

    “在第二轮中,一共有三个模式。”

    “第一个模式:组队竞答。”

    “第二个模式:抢答。”

    “第三个模式:为风险题。”

    说到这里。

    陈寅生顿了顿,说道:“对于这些答题模式,大家应该都了解得很清楚,我就不去详细的解说了。”

    各校领导和学生,齐齐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