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全靠方丘!
    台下。

    围观的学生们也都急了。

    “快回答啊!”

    “没时间了!快回答!”

    “只剩十二秒了!”

    不知是谁说了一句。

    这时。

    方丘噌的站起身来,说道:“b。”

    众人一惊,都还没商量,方丘怎么就自己站起来回答了。

    “回答正确。”

    主持人的话声传来。

    大家脸上的惊色,瞬间退去,全都大松了一口气。

    第九题。

    “三甲复脉汤、青蒿鳖甲汤、大定风珠、黄连阿胶汤四个放证的邪气程度比较顺序是?”

    “a:三甲复脉汤青蒿鳖甲汤大定风珠黄连阿胶汤。”

    “b:黄连阿胶汤青蒿鳖甲汤大定风珠三甲复脉汤。”

    “c:黄连阿胶汤青蒿鳖甲汤三甲复脉汤大定风珠。”

    “d:黄连阿胶汤大定风珠青蒿鳖甲汤三甲复脉汤。”

    这道题一出。

    不只是台下的新生,就连高年级的学生和老师们,甚至就连陈寅生和齐开文和其他学校领导都不约而同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嘶

    这t出的题?

    要不要点脸!

    这是给大一新生出的题吗?

    大一新生就学学基础理论知识,知道五脏六腑十二经脉关系,知道辨证论治和阴阳理论这些皮毛就可以了。

    这都直接上方子还比较起来了!

    他们也终于知道什么是最难模式了。

    简直不要太难!

    台上江京中医药大学这些参赛的学生也全都傻眼了。

    完全不懂啊!

    他们连这些方子都不知道。

    江妙语和赵彦成也都都是两眼圆瞪,对这道题一无所知,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选。

    “时间不够了,要不然我们随便选一个?”

    赵彦成张口道。

    众人看向方丘。

    方丘的连续答对,让大家在无意间,又再一次把他当成了真正的主心骨。

    “bsp;时间紧迫,方丘连多余的话都来不及说,快从脑子里过了一遍,直接就站起身来回答。

    “回答正确!”

    紧张的主持人赶紧应答一声,然后说道:“最后一题,请听题!”

    “杨某,女,39岁。患者腹痛肠鸣已有月余,曾用西药治疗无效。”

    “病人主诉,1个月前因受凉而觉腹部阵痛,夜间较甚,继而现干呕,有时吐涎沫,腹中雷鸣,脐周疼痛,绵绵不止。”

    “查其面色萎黄,腹部平软,肝脾不大,痛时喜按,大便正常,饮食略减,无吞酸呃逆,舌淡苔白,脉沉细而缓。”

    “请问,本案可用何方治疗?”

    “a乌头桂枝汤、b附子粳米汤、c大柴胡汤、d大半夏汤。”

    最后一题一出。

    还没从方丘回答对上一题的惊讶中回过神来的众人,看到这一题,再次全都呆了。

    这怎么还考辩证题了,怎么连检查结果都出来了?

    这题出的,绝了!

    别说是大一新生了。

    这道题,就算是大三的学长来,也不一定能答对。

    台下。

    “这是死题,怎么答?”

    齐开文眉头紧皱。

    一旁,陈寅生沉着脸,什么话也不说,一双眼紧紧盯着方丘。

    一路以来。

    方丘给了他太多的惊喜,在这个最后的节骨眼上,方丘能回答对,再状江中医的声势!

    “7,6……”

    主持人开始倒计时。

    所有人都看着方丘。

    都在等待着方丘起身答题。

    在全场的期待下。

    方丘果然站起来了。

    “b。”

    肯定的应答声,从方丘的口中传开。

    这个题他在脑海中将自己所有的知识过了一遍,重点锁定了伤寒论和金匮要略两本书,然后又全过了一遍,才得到的答案!

    他坚信这个答案就是正确的!

    这一刻。

    全场寂静。

    全部的视线,都转移到主持人的身上,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是对,还是错?

    大屏幕上。

    计时器停止。

    “回答……正确!!!”

    主持人用先抑后仰的语气宣布,然后激动的说道:“用时96秒,没有时!恭喜江京中医药大学!”

    轰!

    全场起立,掌声雷动。

    所有人都激动得无言语,一眼扫去,尽是喜庆。

    这一刻,没有人吝啬掌声,就连其他学校的领导,都纷纷的为方丘最后的精彩表演而鼓掌。

    毫无疑问。

    这三轮比赛中的焦点,一直都是方丘。

    可以说。

    方丘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不但技惊四座,还把根本不被人看好的江京中医药大学,一手带到顶点高峰。

    台下。

    “方丘!方丘!方丘!……”

    孙浩和周小天更是激动的大喊。

    随着喊声的传开,所有人都一起附和了起来。

    短短几秒钟。

    引爆全场。

    台上其他学校的考生们,一个个看向方丘的眼神里,都不禁涌现出了佩服之色,也都纷纷附和着台下的观众,一起鼓掌。

    如果说之前,他们一直都不服方丘的话,那么现在是真正的服了。

    因为那些题目,他们根本不会。

    同为大一新生。

    方丘竟然会这么难的题,而且还一直把大家都不会的题目答对,光凭这分学识,就足以让他们佩服。

    领导区。

    陈寅生和齐开文,同时大大的松了口气,眼神中满是惊喜。

    方丘带给他们的惊喜实在太大!

    “这个学生方丘,实在厉害!”

    “是啊,这学生的知识,掌握得可真扎实。”

    “从这些题目来看,方丘虽然是大一新生,但是自学的程度,应该已经远远过所有人的预料了。”

    各校领导一边鼓掌一边纷纷叹服。

    台上。

    听到掌声和欢呼声。

    方丘微微一笑,朝身旁的其他人投去示意的眼神。

    大家笑着会意,九人齐齐起身,对着台下的观众鞠躬致谢,然后才重新坐下。

    也是这一刻,赵彦成真的服了方丘。

    没了以往那些傲气。

    “江京中医药大学,在选择的经方题中,一共答对九道题,共获得45分!”

    主持人的话声传来。

    闻言。

    大家又是兴奋又是惊讶。

    这三轮下来,江京中医药大学的总分,居然已经达到了88分的高分,遥遥领先于其他学校,位列第一。

    试问,在知识竞赛开始之前,有谁能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谁都想不到!

    这叫人,怎能不惊,怎能不喜?

    怎么不佩服同学方丘。

    今天三战可以说全看方丘了。

    待场面平复下来后。

    主持人宣布道:“比赛继续!”

    “按照之前的排序,第二个获得选题权的,是荆北中医药大学。”

    接下来。

    在万众瞩目下。

    荆北中医药大学做出了与江京中医药大学同样的选择,最难的a型题。

    结果。

    十道题下来,错了两道。

    秉承答对加分,答错扣分的规则,荆北中医药大学在这一轮,一共获得四十分,与前两轮的总成绩相加,暂列第二。

    第三个选题的,是中州医科大学。

    同样选择最难的a型题。

    可惜。

    十道题中答错了整整四题,计o分。

    题目答完,中州医科大学的学生,全都傻了。

    他们在实力上本就不如同属中州的中医药大学,本想借着这一轮的优先选题权来翻身呢,结果却栽了个大跟头。

    中州医科大学的领导,脸色更阴沉的可怕。

    这次丢大人了!

    不过相较而言,剩余六所学校的领导,脸色也并不算太好看。

    因为,a型题的题目,全都被选完了,剩下的六所学校,只能从b型和bsp;在这种情况下。

    就算全对,也追不上江京中医药大学啊。

    无奈。

    智能继续答题。

    结果,各校都各有得分,没有再出现错题过多导致计o分的情况。

    中州医科大学的排名,也在这一轮之后,毫无疑问的落至垫底。

    “接下来,是选答题第二轮。”

    第一轮结束后没多久,主持人望着台上的所有参赛者,突然问道:“继续猜拳,还是?”

    她是怕这群学生再出幺蛾子,索性自己先问出来。

    这一问。

    众人面面相觑。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说话。

    全都把目光转移到王志兴的身上。

    毕竟。

    改变比赛规则的事情,是由他提起的。

    坏人你就做到底吧!

    “抓阄吧!”

    见到众人投来的目光,王志兴稍微想了一下,有些尴尬的说道:“这是最公平的!”

    他也知道,对他们公平,其实是对方丘不公平。

    但是没办法。

    台下,一阵无语。

    有的人都忍不住的翻起白眼来。

    这王志兴摆名了要针对方丘。

    不过也算是变相承认了方丘确实厉害。

    手无敌,运气无敌。

    “好。”

    主持人没有再问其他人的意愿,直接点头。

    反正问了也是白问,陈寅生只会说主随客,方丘也只会说无所谓,还不如她直接做决定。

    “请工作人员准备一下。”

    主持人对着台下喊了一声。

    旋即。

    几名工作人员上台。

    拿了个纸箱,然后在九张纸上写下号码,全部仍进纸箱里。

    一切准备就绪。

    “开始吧。”

    主持人看向众人问道,“谁先来?”

    这一问。

    所有人,齐齐看向方丘。

    他们还清楚的记得,之前抢答器的时候,方丘总是在最后,虽然那与方丘能抢到题没什么直接的关系,但是大家心里都怕了。

    再者说。

    九个纸团在纸箱里,第一个上去抓的人,拿到1号的几率是最小的,所以谁都不愿意上前。

    “谁先来?”

    主持人再问。

    “我来吧。”

    眼看其他人不动,方丘心中苦笑一声,站了出来。

    这一次。

    他可没办法了。

    毕竟,纸团都在纸箱里,连看都看不到。

    “要是我再抓个一号就绝了!”

    方丘走到台中央,摆在木桌上的纸箱前,心中笑道。

    说罢,伸手在纸箱里绕了两圈,抓出一个纸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