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超时未到?
    方丘食物中毒的事,第一时间通过各种渠道传到了其他八所学校的领导和学生耳中。

    听到这个消息。

    所有人先是诧异,接着就是无比惊喜。

    方丘那可是是江京中医药大学的大将啊!

    他竟然食物中毒了?!

    要是因为这个明天无法上场,那江中医可就有好戏看了。

    要知道少了方丘的江京中医药大学,等于拔了牙的老虎,至少会被削弱掉一半的战斗力甚至可能更多!

    所以,每个学校领导的心里都祈祷明天的比赛中方丘千万上不了场。

    这样个人战中他们学校就有可能脱颖而出。

    而不是跟着江中医屁股后面眼巴巴的撵。

    不过他们也都非常的好奇,这到底是哪位天使大姐做的啊?

    这么给俺们学校面子。

    真感谢这位大姐啊!

    相对于这些人的惊喜,从同学那得到消息蒋梦婕顿时就忍不住的心慌了起来,很是担心方丘的情况。

    想立刻去找方丘,可是时间已经晚了,学校领导不让出酒店。

    又怕打扰到方丘休息,也不敢打电话。

    只能焦急的在房间走来走去。

    心怎么也安静不下来。

    对了,江妙语!

    蒋梦婕突然停了下来,眼前顿时一亮,她可以给江妙语打电话啊,同在江中医她应该知道方丘情况到底如何。

    她赶紧掏出电话打给江妙语。

    “喂?”

    江妙语接通电话。

    “妙语,我听说方丘中毒,到底怎么回事?他没事吧?”

    蒋梦婕急忙问道。

    “情况有点糟。”

    江妙语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也不知道是谁,居然在方丘的晚饭里下了毒,而且还是很阴狠的毒,虽然方丘的师父已经赶来治疗,但是要完全好起来,也还需要一些时间。”

    “他现在怎么样?”

    蒋梦婕问道。

    “很痛苦。”

    江妙语轻轻的吸了口气,满是担忧的说道,“我看他痛得脸都白了,还冒了一头的汗。”

    “这么严重?”

    蒋梦婕心疼和担忧说道。

    “过了今晚,应该会好点吧。”

    江妙语说道,“明天他应该会去参加比赛,到时候你再去看他吧,现在他应该已经休息了。”

    “好。”

    蒋梦婕点点头,挂断电话。

    心却忍不住的更加慌了。

    老方,你一定要没事啊!

    学校里。

    “方丘食物中毒了???”

    身为中医学院的学生会主席,李清石也在第一时间听到了方丘中毒的消息,顿时一惊。

    他之前想着下点拉肚子的药,但后来觉得没意思就没做。

    今天看到方丘带领江中医取得这么好的成绩也庆幸自己没有这么下作。

    也真佩服方丘。

    但没想到今天晚上就听到方丘食物中毒的消息了?

    “到底是谁下的毒手呢?”

    李清石皱眉沉吟道。

    可喃喃声刚落。

    脑海中突然想到了一个人,脸色瞬间大变,不敢相信的说道:

    “不可能,不会是他,肯定不是他,现在方丘对江中医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不可能是他下的毒!”

    ……

    一夜,注定很多人睡不好觉。

    因为明天的竞赛,也因为方丘的食物中毒。

    早上五点。

    腹中一阵剧烈的绞痛,生生把方丘给疼醒了过来。

    方丘立刻做起身来,捂着肚子,深深的呼了口气,一次环节疼痛。

    这也是他第一次没有准时起床修炼。

    这毒实在太阴毒了,他用了一晚上拉了好几次肚子,都没排干净。

    忍着疼痛。

    方丘看了一下时间。

    早上五点到七点,正好是大肠经活动的时间。

    怪不得疼。

    方丘立刻起身下床去卫生间。

    奈何,从卫生间回来小腹中的绞痛,依旧没有减弱。

    毕竟,体内的毒素太多了,中药虽然能帮助排毒,但也没办法在短时间就把所有的毒素都排出去。

    内气也难以做到。

    只能慢慢来了。

    方丘深吸一口气,继续躺在床上,继续尝试用内气排毒。

    朱本正、孙浩、周小天这时也从床上爬起来,不是他们想起,而是都被方丘给五点喊他们起床养成生物钟了,五点准时醒,想睡都睡不着了。

    朱本正看了看方丘,也顾不得洗刷了,直接跑去食堂方丘弄些粥喝。

    孙浩和周小天则跑向临时食堂给方丘拿药去了。

    江中医的学生们第一次在周末起了个大早,全都赶往阶梯会议室占位。

    今天可是个人赛,也算是决赛,再晚就抢不到位置了。

    孙浩和周小天从临时食堂端药回来的时候,看到会议室钱那长长的队伍,顿时一愣。

    这么多人,这才几点啊?

    再想到食物中毒的烦求,两个人慨叹不已,端着药快会宿舍了。

    八点半。

    阶梯会议室开门后人流爆满。

    其他学校的学生都纷纷赶来,观看这最后一场的比赛,导致比之前拥挤了许多。

    现场哄闹不已,都对今天的比赛充满了期待。

    江中医的人希望今天能继续看到方丘一骑绝尘的风采。

    可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想见到的人已经食物中毒了。

    台上。

    九条长桌已经不在了。

    取而代之的,是整整八十一个座位。

    每一个座位上,都有一个题板。

    随着时间临进早上九点,八所学校的学生,也全部到齐。

    江京中医药大学的七名学生也都来到现场。

    蒋梦婕一到现场就朝着江中医那边看去,却没看到方丘,疑惑的看向江妙语。

    江妙语担忧的摇摇头,她也不清楚方丘现在怎么样。

    整个会议室里,领导都到齐了,只有台上那孤零零的两个座位空着。

    方丘和朱本正,迟迟没有现身。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台下,江京中医药大学的学生们,都不禁开始议论了起来。

    “方丘呢?”

    “马上就九点了,方丘怎么还不来?”

    “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

    “瞎说!”

    “方丘要是不来,这次的比赛可就危险了。”

    “是啊,之前一直都是靠他,要是没了他,这轮个人战,很难胜出啊!”

    ……

    其他学校的学生,也都在交头接耳。

    “方丘不来了?”

    “真不来就太好了,这是咱们学校的机会啊。”

    “哼,不就是在前两轮占了点便宜吗,就算来了,也不见得能拿第一。”

    “无论如何,方丘不来就是最好的。”

    “是啊,时间走快点啊!”

    ……

    台下议论声成片。

    台上,所有听到昨天消息的人都在好奇的等待着,看看方丘到底会不会如时出现。

    整个会议室顿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场景。

    台下热闹哄哄,台上静默非常。

    八点五十八分。

    方丘依旧没到。

    这一下。

    大家都心急了。

    方丘这是真不来了?

    蒋梦婕和江妙语更是担心,方丘不来,那就代表方丘病重。

    在这种情况下,她们如何安得下心来比赛?

    “方丘还来吗?”

    领导区,陈寅生皱眉问旁边的齐开文。

    齐开文摇摇头,也颇为担忧的说道:“不清楚,早上的药已经被端走了,应该会来吧。”

    八点五十九分。

    主持人上台。

    台下江中医的都有些茫然。

    就剩最后一分钟了。

    时不到,视为放弃。

    方丘真的就这么放弃了吗?

    真不来了?

    就在江京中医药大学的学生们茫然失措之际,两道人影,突然从阶梯教室的侧门走了进来。

    赫然就是方丘和朱本正。

    “不好意思,久等了。”

    没有朱本正的搀扶,一脸惨白的方丘轻手捂着小腹,强忍剧痛,对主持人说了一声,然后走向自己的座位。

    朱本正紧随其后。

    两人的出现,江中医全体上下顿时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没晚。

    可当他们看到方丘的脸色,顿时一愣。

    本该引起观众们的热烈欢呼,生生的给憋了回去。

    方丘这是怎么了?

    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难道出什么事了?

    方丘果然食物中毒了!

    台上各校的学生,见到方丘之后,立刻心道,有些惋惜也有些窃喜。

    荆北中医药大学的阵营里。

    蒋梦婕望着方丘,轻轻的咬着嘴唇,担忧之色毫不遮掩的显露了出来。

    察觉到蒋梦婕投来的目光。

    方丘抬起那苍白的脸,微微台头对着蒋梦婕一笑,投去一个让她放心的眼神。

    这时,主持人走上台,宣布道:“各位领导,各位同学大家好。”

    时间已到九点。

    “九所中医药大学新生知识竞赛第三场,个人战,现在开始!

    “个人战,第一轮规则:举牌答题。”

    “本轮为81进4o,淘汰率过百分之五十,答错一道题,直接淘汰。”

    主持人宣布规则。

    引来众人一阵惊叹。

    这第一轮,就要淘汰过半数的人???

    而且只要答错一道题就直接淘汰。

    这规则也太狠了吧?

    惊叹过后,大家瞬间期待了起来。

    这才刺激啊!

    “话不多说,比赛马上开始。”

    主持人直接开始出题。

    而这边。

    方丘坐在凳子上,一手拿着答题板,一手使劲的捂着小腹,这才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额头上已经布满了一层密汗。

    小腹中的绞痛越加剧烈。

    可为了答题,他只能松开一直捂着小腹的右手,左手倒勾着答题板,把答题板的下方边缘紧紧的压在小腹上,右手握笔答题。

    看到方丘如此,江妙语心疼不已。

    “第一题……”

    主持人开口念题。

    念完。

    台上八十一个人,奋笔书写。

    五秒后。

    “请亮题板。”

    随着主持人的话声落下,大家齐齐高举起题板,只有方丘把题板放在身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