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方丘第一!江中医第一!
    反复的看了数次。

    韩宇轩才颓然叹口气,终于认清楚了事实。

    他败了。

    败得彻彻底底,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

    方丘做的东西,他做不到。

    别说是他。

    就算是他的师父,正骨大师卫奇,也不敢说能做到方丘这种地步。

    韩宇轩面如死灰。

    望着方丘就仿佛在看不是人类一般。

    那种震惊,根本无法平复。

    怎么会这么强?

    方丘怎么可能这么强?

    强到完全可以碾压他!

    台下。

    “嘶——”

    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无论是在围观学生还是各校的领导眼里,方丘显露出来的这一手,堪称是神迹!

    这一刻。

    陈寅生终于知道了,为什么方丘会被特招进医院骨科,为什么会得到病人赠送的锦旗,这一切都是实力。

    强大得叫人恐惧的实力!

    见韩宇轩已经无话可说,方丘看向主持人。

    接触到方丘的目光,主持人立刻会意。

    “我宣布。”

    “本届新生知识竞赛第一名,江京中医药大学,单人竞赛冠军,方丘!”

    话声传开。

    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全场顿时就轰动了。

    “啪啪啪……”

    热烈的掌声不断。

    “方丘!方丘!……”

    欢呼声四起。

    所有人,高呼方丘的名字。

    每一个人的目光中,都洋溢着澎湃的热情和无比的激动,看着方丘,他们近乎狂热。

    方丘是谁?

    冠军!

    毫无争议的冠军!

    是就算食物中毒,依旧在比赛中取得单人第一!。

    是带领着江京中医药大学,从总分倒数第二,直接逆袭到第一的知识竞赛之王!

    这掌声和欢呼声他担得起!

    其他八所学校的人也自的鼓起掌来,服了,本来来之前他们谁都不服,但这次他们服了。

    不仅服方丘的知识掌握量,还服他带着江中医总分冲向第一,即使最终得分还没统计出来,但所有人都已知道江中医总分第一,而且远远出其他学校。

    更服的是方丘的正骨力道掌控!

    在他们中医之路刚起步的时候,方丘已然走出了一大步,远远的过了他们。

    他们服!

    台下江妙语、蒋梦婕、朱本正宿舍三人也激动的鼓着掌。

    只有他们才知道方丘今天这一路走来是多么不容易。

    那食物中毒带来的绞痛即使没有体会,也能从方丘那苍白的脸上想到一二。

    就算再次情况下,方丘还能取得第一。

    而且还能再力道比拼中力压正常的韩宇轩。

    方丘,我们为你自豪!

    方丘深深朝着台下一鞠躬,然后走下讲台。

    而随着主持人的宣布。

    在方丘带领下,此次江京中医药大学,直接从倒数第二冲上第一名的消息,瞬间就传遍了九所学校,以及一些关注着知识竞赛的各大中医院校。

    听到这个消息。

    各个中医院校,全都震动了。

    荆北中医药大学,所有学生都疯狂议论。

    “我去,这都可以?”

    “md,本该是我们学校拿第一的,都被这个方丘给毁了。”

    “还嫌不够丢人呢,你们看现场同学传来的消息吗?韩宇轩主动挑战方丘,被虐得连话都说不出来,这还想拿第一?本来够丢人的了,结果又丢人了一次!”

    “也不知道方丘是从哪里冒出来,居然连大医卫奇的徒弟都干不过他,这也忒变态了点吧?”

    “要是韩宇轩不冲动,就太完美了,至少咱们学校还拿了第二名和第三名的成绩,他这一冲动,把咱们学校的名声都给带臭了。”

    “是啊,也不知道韩宇轩是怎么想的,非要自己去找虐。”

    ……

    中州中医药大学。

    收到知识竞赛最终的成绩排名后,中州中医药大学的学生们,反应最为热烈。

    因为,上一届,他们是第一!

    “这一届的新生真猛啊!”

    “是啊,上次咱们学校也是派了两个中医世家的传人过去,直接就横扫了,可这一次,身为中医世家传人的陶一然,居然仅仅只进了五强。”

    “江京中医药大学好强啊,特别是那个叫方丘的。”

    “那个方丘简直是个变态。”

    “是啊,竞赛之前的测试就考了一百分,竞赛中的考试,在用时比其他人少的情况下,还把那么难的题目全部作完,再次考了满分,后来的比赛环节,更是以碾压的姿态,把其他学校的考生,都压得喘不过气来,他这种实力根本就是博士生的水平啊,实在是太变态了。”

    ……

    中州医科大学。

    “妈的,最后垫底的怎么还是我们学校?”

    “不是有位同学进了个人战的十强吗,怎么还是垫底?”

    “这也太丢人了吧,前几轮就得了那么点分,有机会都把握不住,还敢代表学校去参赛?”

    “妈的,倒数第一,我一辈子也考不出来的成绩,结果居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压在头上了,真他妈丢人。”

    “学校必须得赶紧整改了,再这样下去,咱们哪里还有出头之日?”

    “必须整改,学校要是再不整改,我就转学!”

    “没错,大家一起抗议。”

    ……

    江京中医药大学。

    随着上午个人赛的落幕。

    整个校园里,一片喜庆,就好像过年似的,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无比幸福和激动的笑容。

    冠军。

    这分荣誉并不属于某一个人,而是属于整个学校,属于整个学校的每一个人。

    所以,大家都很兴奋。

    几好像考试得了满分一般,遇到人就说。

    与此同时。

    方丘夺冠,及其之前的表现,都被人整理在一起,上传到了校园网论坛上。

    热度飙升。

    所有人都疯狂热议。

    在大家的疯狂议论中,方丘在论坛上的热度指数,竟是瞬间暴涨,第一次过了久久霸占榜的神秘人。

    在无数人的热议中。

    方丘却是在知识竞赛结束之后,直接返回宿舍,控制内气排毒。

    一直到中午十二点。

    方丘才终于,将体内的所有毒素,全部都排了出来。

    毒素一走,小腹中的绞痛感,顿时消失无踪。

    方丘感觉浑身无比轻松,原本极为苍白的脸色,也随着内气的运转,而快的红润起来。

    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终于排完了。

    不过现在他还腾不出手去查到底是谁下的毒,因为虽然知识竞赛结束了,但是接下来还有一场颁奖典礼。

    当然。

    这场颁奖典礼只是小范围的,针对参加知识竞赛的九所学校的学生,没有参赛的学生都不能参加,就算想参加也不知道时间和地点。

    方丘看了一下时间。

    下午1点55分。

    距离颁奖还有二十分钟。

    想了想,方丘离开宿舍,准备去领奖。

    可刚到领奖会议室门口,裤兜里的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

    “嘀嘀嘀……”

    听到手机传来的响声,方丘伸手把手机掏出来一看。

    打来电话的,居然是曹泽。

    “喂?”

    疑惑中,方丘接起电话。

    “方丘吗?”

    电话那头,传来曹泽的问话声,声音有些急切。

    “是我,有什么事吗?”

    方丘问道。

    “你快来医院!科室这边来了个出车祸,断了骨头的的出租车司机,他点名了要让你治疗,说只相信你,其他人碰都不让碰。”

    说到这里,曹泽赶紧说道,“你赶紧过来看看!”

    “好,等我!”

    方丘赶紧说道。

    挂断电话直接冲进颁奖会议室。

    原本他已经向医院请假了,所以并没有去医院的打算,可是听曹泽这么一说,顿时就有些急了。

    车祸病人,耽误不得啊!

    看着风风火火进来的方丘,大家一愣。

    这是怎么了?

    “各位领导,对不起,医院那边出事了。”

    方丘立刻对着会议室里的所有领导说道,“有个车祸病人,点名要让我给他治疗,不给其他医生碰,事态紧急我必须得赶紧过去一趟,”

    会议室里。

    领导们一听,脸色立刻就凝重了起来。

    “治病的事耽搁不得,你赶紧去吧。”

    陈寅生张口道。

    “快去吧,颁奖的事咱们再缓缓。”

    “是啊,可别把病情给耽误了。”

    其他学校的领导,也都纷纷点头。

    这时。

    早已来到的韩宇轩,突然站起身来,对方丘说道,“我跟你一起去。”

    即便输了,他依旧坚信眼见为实。

    虽然力道输了,但他要看看方丘真正本事到底如何。

    “恩,韩宇轩是师承正骨大师卫奇,在正骨的技法上很有经验,让他跟你一起去吧,其他学生也可以跟去,好好看看方丘到底有多优秀。”

    荆北中医药大学副校长江海张口,说道,“陈院长,这可是个大好的实践机会啊,也让方丘好好表现一下,让这些学生们都长长见识。”

    “这个,不好吧?”

    方丘却皱眉说道:“医院重地,还是人少一点为好。”

    “没事。”

    陈寅生站口说道:“这件事,我给你们院长说,你就带他们一起去吧。”

    闻言。

    方丘也不再多言。

    只得带着众人,匆忙的朝医院赶去。

    很快。

    一群人就赶到了医院。

    此时,医院一楼的大堂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不少骨科的护士,都在焦急的等待着方丘。

    “小方医生,你可算来了。”

    方丘刚一进门,一名护士就立刻迎了上来,把手里准备好的已经消过毒的白大褂递给方丘。

    “病人怎么样?”

    方丘接过衣服,一边穿着一边询问。

    “病人正在骨科楼道上躺着呢,其他医生要给他看,他就是不让,一定要等你来。”

    护士一边说着,一边跑往前方给方丘引路。

    “来多久了?”

    方丘问道。

    “有五六分钟了。”

    护士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