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给我下毒的是谁?
    “没事了。”

    方丘微笑应答。

    “怎么可能,早上还疼得直冒冷汗,现在就全好了,你可别硬撑啊?”

    蒋梦婕也关切的说道。

    “真没事了,放心吧。”

    方丘笑着说道:“你看我现在,哪里还有一丁点生病的样子。”

    大家一看。

    还真是。

    这时

    “咕噜咕噜……”

    推动病床的声音传来。

    众人转头看去。

    只见。

    病人的家属,正拿着片子,推着病床,从放射区出来。

    仔细看去。

    韩宇轩走最后面,脸上满是骇然和难以置信。

    所有人立刻迎了上去。

    “怎么样?”

    病床推到眼前,方丘迎上去,问道。

    “好了!”

    病人家属走上前来,一脸感激的对方丘说道,“小方医生,真是太感谢你了,拍片子的医生说,他这个粉碎性骨折的必须要做手术的,可是片子拍出来以后,那位医生也震惊了,说骨头全部都稳稳的接上了,虽然碎片很多,但是因为接的很完美的原因,根本不需要做手术穿刚针,只要直接打石膏,固定好就可以。”

    “恩,记住,三个月内不要下床,更不能使劲。”

    方丘点点头叮嘱道。

    “好,谢谢你,小方医生。”

    家属连连道谢。

    病床上,中年男人握住方丘的手,很是感激说道:“小方医生,实在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的话,我肯定是免不了要住院了,谢谢!谢谢!”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方丘微笑应答,然后把西护士叫了过来,推着病床带病人准备去打石膏。

    这时尾随方丘前来的各校的领导却纷纷上前,惊诧不已的从病人家属手里要来片子看了一下,结果现病人的腿骨居然完美的连接在了一起,在看骨头上的裂缝,才现那骨折的程度,完全出了他们的预料!

    这怎么可能?

    居然有人能用正骨技法,把粉碎性骨折给接上?

    望着方丘。

    各校领导都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领导们都如震惊,各校的学生就更不用说了,一个个看着方丘,像是在看怪物似的。

    病人离开后。

    “你是怎么做到的?”

    韩宇轩难以置信的盯着方丘,问道:“这是粉碎性骨折啊,这根本是不可能做到的事!”

    就算片子拍出来。

    他依旧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事实。

    他可是亲手摸了那个骨头粉碎性骨折到什么程度。

    别说是他,就算是他的师父,正骨大医卫奇亲身前来,也不可能做到方丘这种地步。

    这让他难以置信。

    “没有什么不可能?”

    望着韩宇轩,方丘轻轻摇了摇头,说道:“这世界上存在着很多不可能,但是每一个不可能中都有可能,我只不过是抓住了不可能中,那一点可能而已。”

    闻言。

    韩宇轩愣住了。

    这句话虽然绕口,他能听得懂方丘这话的意思。

    没有治不好病只有治不好病的医生。

    可是知道又如何?

    他还是不知道方丘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那些破碎,错位的骨片,到底是怎么复位的?

    正骨的手法,真的能做到吗?

    不!

    不可能!

    他师父第一堂课就教给过,正骨手法绝对不可能把这骨渣给正位好。

    心中一个巨大的难解的疑团笼罩着他。

    听到方丘跟韩宇轩两人的对话。

    又看到方丘实际操作如何救了一个病人。

    各校的学生们,也都佩服的无话可说。

    如果说,之前他们见到的只是方丘对知识的掌控力的话,那么他们现在看到的,就是方丘真正的实力。

    完全出了他们想像的实力。

    这个九所学校个人赛冠军的身份,方丘当之无愧!

    无论是从技艺上,还是从知识的掌握上,眼见为实,大家都服了,彻彻底底的服了!

    就在这时。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被各校学生围绕其中的方丘,转头一看。

    现一名学校领导匆忙赶来,直接冲到陈寅生身前,俯在陈寅生耳边低语道:“结果查出来了。”

    虽然周围嘈杂,说话之人的声音又很小。

    但是,方丘耳朵一动,清楚听到了。

    “是谁?”

    陈寅生低声询问。

    闻言。

    那领导没有说话,只是拉着陈寅生转过身子,背对着方丘的同时,伸手在陈寅生的手心里写了几个字。

    似乎是怕被别人看到。

    在周围拥挤的人流的阻挡,以及对方的可疑躲避下,方丘的确没有看到。

    这边。

    对方刚在手心里写完,陈寅生的眉头就猛的一下紧皱了起来。

    迟疑了一下。

    陈寅生对这个领导说道:“你先回去吧”

    对方点点头,正要转身离开。

    陈寅生又赶紧加了一句:“不要告诉任何人。”

    对方点头,离开。

    陈寅生转过身来,也没看方丘一眼,反而一脸笑意的跟各校领导谈聊着,带着各校领导返回学校去了,说是要准备下午的颁奖典礼。

    “查到谁下毒了吗?”

    望着陈寅生的背影。

    方丘不禁微微的皱了皱眉。

    下午的颁奖典礼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一个结果。

    到底是谁在他的晚饭里下的毒?

    只是,看陈寅生这般模样,到底会不会告诉他下毒的人,到底是谁,他不确定。

    随着领导的离去。

    大家也都纷纷返回。

    因为提前请了假,要回学校领奖的缘故,方丘也没有继续坐诊,跟各校的学生们,一同返回学校。

    离开医院的韩宇轩来到一个角落,拨通了一个电话,带着无限委屈的说道:

    “师父,我亲眼见到一个人用正骨手法吧粉碎性骨折所有骨头全都正位如初……”

    ……

    下午,三点。

    原本订在两点的颁奖典礼,被延长到了整整一个小时。

    学校。

    领导办公楼会议室。

    来自九所学校的八十一名学生,和所有领导,全部齐聚。

    颁奖典礼,也正式举行。

    前来颁奖的,是为本次知识竞赛出试题的那所学校的领导,名叫许正鸿。

    在大家的热烈欢迎下。

    许正鸿上台。

    “虽然没有参与本届知识竞赛,但是能够为知识竞赛出题并颁奖,我感到很荣幸,同时也谢谢各校领导的信任。”

    许正鸿笑着说了两句,然后说道,“咱们话不多说,直接开始颁奖吧。”

    “先,要办法的是本届知识竞赛第一名,江京中医药大学。”

    说话间。

    陈寅生起身上台,结果证书。

    “接下来,是九校联合个人战冠军,方丘。”

    随着许正鸿的宣布。

    方丘上台领奖。

    台下。

    掌声一片。

    就连一直针对方丘的韩宇轩,也都鼓起掌来,这个奖对方实至名归,输了就是输了。

    接下来是继续颁第二名、第三名,还有优秀表现等奖。

    各奖都差不多颁完。

    只剩下最重要的一个奖项。

    台上,许正鸿对着大家说道:“中医,是我们华夏的古老传承,是五千年传承下来的精华,是我们源远流长,引以为傲的文化瑰宝。”

    “身为中医界的一份子,我很自豪的代表在坐的九所学校,颁这个奖项。”

    “中医新星奖!”

    台下。

    大家都在同一时间,把目光转移到方丘的身上。

    毫无疑问。

    这个奖,方丘最有资格!

    “获奖者是……”

    许正鸿故意拉长声调,结果大家都不好奇,仿佛已经知道了结果似的。

    无奈,许正鸿只得宣布道:“江京中医药大学,方丘!”

    台下掌声雷动。

    方丘微笑,上台领奖。

    说了几句感谢的话之后,便下台了。

    颁奖典礼结束。

    其他学校的学生都在各自领导的带领下,准备离去。

    离去之间。

    蒋梦婕走来,先和江妙语告别。

    随后,走到方丘身前。

    “恭喜你。”

    看着方丘,蒋梦婕甜甜的笑着,只是神色有些不太好,好像是精神不太集中似的,目光闪烁。

    方丘知道。

    她这是不舍。

    “要回去了?”

    方丘笑着问道。

    “恩,要回去了。”

    蒋梦婕点点头,语气有些干,却又突然一笑,说道,“你就不用送我了,有时间的话,要来看我。”

    “我会的。”

    方丘点点头。

    “抱一下。”

    蒋梦婕张开双手,轻轻的抱了方丘一下,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方丘轻叹。

    就这么看着,一直等到蒋梦婕的身影完全消失在眼前,才现所有学校的人,都已经全部离开了。

    这场新生知识竞赛,也终于是彻底的落下了帷幕。

    一场华丽一场喧闹,就此结束了。

    江妙语静静的看着方丘,也看到了刚才那一幕,没有说话。

    “好了。”

    陈寅生拍拍手,把方丘等九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说道,“知识竞赛结束了,我代表学校谢谢大家为这次知识竞赛付出的努力,当然学校也会有相应的奖品,稍候会送到你们每一个人的手上。”

    九人都很开心。

    “大家先散了吧。”

    陈寅生笑着说了一句,然后又立刻补充道:“方丘同学,你留一下。”

    闻言。

    江妙语等人转身离开。

    会议室里,只剩下方丘和陈寅生俩人。

    “方丘啊!”

    等人全部走后,陈寅生才笑呵呵的看着方丘,说道,“听说你在体育方面也很有实力,但是你们体育老师多次劝你,你都不愿意参加全省大学声运动会?”

    方丘一愣。

    没想到,这一茬居然都传到陈寅生这里来了。

    也没想到专门留他竟然说这么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这次你在知识竞赛的表现特别好,我希望你能代表我们学校,参加接下来即将举行的全省大学生运动会,再次为学校争取荣誉,怎么样?”

    陈寅生问道。

    “校长,我觉得你作为校长,是不是应该关心一下我的中毒情况,再说其他?”

    方丘直视着陈寅生,问道:“还有,给我下毒的人是谁?”

    陈寅生一愣。

    “这个……还没查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