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查出下毒的人了!
    “谁?”

    方丘直接沉声道。

    “就是你那个中医学院的副院长,张新明。”

    何高名答道。

    张新明?

    方丘顿时一愣。

    竟然是他?

    怎么会是他?

    他们好像没有什么过多交集和仇怨吧?

    “他为什么要下毒害我?”

    方丘赶紧问道

    “还不是看你太牛逼了?”

    何高名嘿嘿一笑,说道,“树大招风啊!这个张新明啊,原本是要当你们中医学院的院长来着,谁知道关键时刻大吃大喝被人给举报了,结果齐开文就上去了,所以他想趁着这次机会,把齐开文给拉下马,也就是清空路障,重新上位。”

    “可谁知道,你这家伙实在是太强了,而且挖掘你的又是齐开文而不是他,齐开文说不定还会因你而更进一步呢,所以要把齐开文拉下马,他当然要先对付你了,只要你一出问题,那么你的存在,也就会顺理成章的成为,他把齐开文拉下马的助力,这一举两得的事,你说他能不干吗?”

    听到这里。

    方丘心中,怒火喷涌。

    他完全没有想到,张新明居然为了一己之私给他下毒。

    虽然那个毒不致命,但是就连他这个宗师境的超级高手,也都用了一天的时间,还是在药汁的辅助下,才把毒素给排干净。

    若是换做普通人,中了这毒的话,必然是十天半个月都得在医院里躺着,最终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或者是引发什么并发症,重证之类的,可都还不一定呢!

    这个张新明,为了一个职位,下手也太狠了!

    身为副院长,心怎能如此恶毒?

    “缘由你都知道了,现在是不是很生气?是不是很想报复?是不是需要发泄?”

    说到这,何高名嘿嘿一笑,声音很是诱惑的说道,“嘿嘿,我手上掌握了一些他索贿受贿的证据,也就是这三天时间里顺手查出来的,我想着这家伙居然敢搞你,以为对你的了解,你肯定也会搞他,这些证据无疑是你搞他的利器,怎么样,要不?”

    “你开个价。”

    方丘直接说道。

    “痛快!”

    何高名嘿嘿一笑,说道,“本来,咱们兄弟一场,我是不该跟你要钱的,但是我明天要参加圈内的聚会,这一次来了个高手,我想花钱买个名额,让这个高手给我指点一下,所以我这也是没办法,上次捐款之捐穷了。”

    听得这话。

    方丘这才想到那个切磋会……

    “这家伙,不会是要跟我切磋吧?”

    心中这么一想。

    他顿时就无语了。

    他都还没想好,到底去不去呢!

    这家伙都打算把钱花出去了。

    “多少钱?”

    方丘问道。

    “别说做兄弟的不讲情义啊!”

    何高名正色道:“这次的侦探费呢,我就给你免了,这个证据我也给你算便宜点,你给我一万吧。”

    方丘:“……”

    一万块钱,你还便宜?

    “我说,要是不便宜的话,你打算收多少钱?”

    方丘好奇的问道。

    “这可不一定。”

    何高名嘿嘿一笑,说道,“你也知道,我这人做生意啊,向来都是看心情来着,要是我心情不好,你给钱我还不一定给你呢。”

    “把你卡号发给我,我现在就打钱过去。”

    方丘撇嘴说道。

    “好嘞!”

    何高名笑着应了一声,然后挂断电话。

    几乎刚挂断电话,方丘这边就收到了卡号短信。

    这要钱的速度,绝了!

    方丘立刻用手机银行把钱给他打了过去。

    钱刚打完。

    何高名就立刻发来短信,说:“钱已收到,你要的证据现在也应该到了。”

    还没等方丘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一个陌生号码,突然打了进来。

    “喂?”

    方丘接通电话。

    “您好,同城速递,您有个包裹,麻烦你过来签收一下。”

    “你在哪儿?”

    方丘问道。

    心中佩服何高名这也太相信自己的人品了,要是不给他钱,这证据就白拿了。

    “在你们学校门口,门卫不让进。”

    对方回道。

    “好,你等一下,我马上来。”

    说了一句,方丘立刻挂断电话,朝着学校门口跑去。

    来到学校门口。

    收下快递,方丘正准备走的时候。

    “哎……同学!”

    速递员有些着急的大喊了一声,说道,“你还没付款呢,这个包裹是到付。”

    闻言。

    方丘简直哔了狗了!

    何高名这个家伙,连十块钱的市内快递费都不愿意出?

    这也太抠了点吧?

    付钱。

    等快递员走后,他直接就地拆开包裹,果然在其中的一个文件袋里,看到了所有的证据。

    这些证据都极其的详细。

    想来,何高名这家伙,在这事上,没少废功夫。

    看完。

    方丘直接拿着文件袋,走出学校。

    在校外隐蔽的让人给复印了一份。

    然后才返回宿舍。

    晚上。

    天空中阴云密布,大雨将至,连星和月亮都消失不见了。

    等三位室友相继熟睡之后,方丘才从床上起来,拿着复印好的那一份,张新明收贿受贿的证据,离开宿舍。

    目标,领导办公楼。

    已是休息时间,整个校园里,一片宁静。

    一道黑影在校园里不断穿梭。

    来到办公楼,方丘直接飞身上去,然后一闪身就蹿进了陈寅生的办公室。

    放下证据。

    没有多作停留,直接离开。

    他之所以复印一分证据,目的就是为了看看,在得知张新明既是下毒凶手,又收贿受贿的情况下,会不会处理张新明。

    第二天。

    早上八点,陈寅生来到办公室上班,可刚一进门,就看到办公桌上居然摆放着一份资料。

    当即就好奇的拿起资料看了起来。

    可这一看。

    顿时就被资料上的内容给吓了一大跳。

    做在办公桌前,陈寅生赶紧把资料收进抽屉里,然后立刻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给办公楼的管理员。

    “老李,昨天我下班之后,还有谁进过我的办公室?”

    电话刚拨通,陈寅生就立刻询问。

    “没有啊。”

    电话那头,传来管理员的回答。

    “不可能!”

    陈寅生立刻皱眉,说道:“我办公室里多了一份文件,肯定是昨天有人特意送过来的,你给我调一下监控,看看到底是谁。”

    “好,我马上去查。”

    管理员应声。

    稍许。

    电话响起。

    “是谁?”

    陈寅生接通电话。

    “陈副校长,您是不是自己拿的文件,自己给忘了,我这把昨天您下班一直到今天早上的监控全给看了一遍,确实是没有人进过你的办公室啊。”

    管理员说道。

    “没有人?”

    陈寅生眉头一挑,“好,我知道了。”

    随即挂断电话。

    然后又把那分证据,从抽屉里拿了出来,继续细看。

    结果。

    越看越生气。

    没想到,这个张新明,居然在每年招收新生的时候向体育特长、艺术生,以及一些特招生家长索贿,安排他们进学校,而且还有许多受贿的纪录。

    不仅如此。

    最为关键的是,张新明的老婆,居然在学校的器材科当主任,每一次学校批发器材,她都会估衣买贵的,吃差价,有好几次甚至跟器材厂家协商,吃回扣。

    “胆大包天!”

    看到最后,陈寅生脸色怒红,猛的一巴掌就把手里的资料,全给拍在了办公桌上。

    本想拿起电话。

    可手刚伸手一般,却又停住了。

    不行!

    不能就这么通报上去。

    这事要是通报上去的话,学校肯定会受到很大的影响,无论如何千万不能影响到学校的名誉。

    人事工作是我负责的,在职期内发生这些事,最后背锅的人,还是我。

    不能通报。

    想到这里。

    陈寅生再次抓起桌上的证据,沉吟了起来,

    “到底是谁送来的?”

    可想来想去,也想不到是谁。

    突然他脑海中的出现一个人。

    方丘!

    “不会是他吧?”

    陈寅生心头一头,旋即摇摇头,说道,“不可能,他一个大一的学生能做什么,哪里能掌握到这么多这么详细的资料?”

    “但是,除了他在近期跟张新明有矛盾之外,还能有谁呢?”

    呢喃着,陈寅生的视线,不经意的又转到了办公桌上的电话上。

    “宁可错判,不可漏过,先打个电话,探探口风!”

    陈寅生赶紧上网查了一下方丘的课程资料,发现周四上午第一大节并没有课,直接抓起电话,拨打方丘的号码。

    “喂?”

    正在宿舍百~万\小!说的方丘接通电话,问道:“你好,哪位?”

    “方丘同学,我是陈寅生陈校长。”

    陈寅生笑呵呵说道。

    “校长,您好。”

    方丘手离开书本,身子往后一靠,嘴角若有似无的带着笑意问道:“您找我有事吗?”

    “我上次跟你说的,全省大学生运动会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陈寅生问道。

    “不去。”

    方丘很干脆的说道。

    “既然你这么坚定,那我也就不为难你了。”

    陈寅生干笑一声,然后赶紧接口问道,“你昨天有没有来过我的办公室?”

    “去您办公司?没有啊。”

    方丘平静的说道。

    “这样啊。”

    陈寅生沉吟了一下,然后突然问道:“你对你们中医学院的张新明副院长怎么看?”

    问道正题了?

    方丘嘴角笑意变成冷笑,说道:“没见过几面,不是太了解,您为什么这么问?有事?”

    “学校要对个个学校领导做一个私下的调查,我想到你了,所以就先从你这问问。”

    陈寅生笑着打哈哈。

    “这样啊。”

    方丘应了一声,然后直接单刀直入问道:“陈副校长,您能不能把给我下毒的人告诉我,这个人是所作所为已经是在犯罪了,在法律上这是要坐牢的,如果真查出来了,您真的要包庇吗?如果没查出来,我可能要报警了!”

    这是他最后通牒。

    证据已经摆在你面前了,这个人除了下毒之外的那些烂事,你还要保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