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要不要点脸?
    报警?

    一听又提中毒这件事。

    还有完没完了!

    陈寅生顿时就怒了。

    “我告诉你没查出来,就是没查出来!学校都没查出来,报警也不管用!”

    说罢,直接挂断电话。

    看着通话结束的界面。

    方丘微微一笑。

    再等一天。

    如果张新明没有被处分,那么明天他就让全校石破天惊!

    刚挂断电话的陈寅生,看着手上的那些证据,越看越生气,怒哼一声,直接拿起座机电话通了个号码,拨通后直接说道,“把张新明给我叫过来!”

    副校长亲自点名,张新明那里敢迟疑。

    疑惑的来到领导办公楼,面带讨好般的笑意,走进陈寅生的办公室。

    半小时后。

    一身大汗淋漓,面色惨白的张新明从陈寅生办公室里离开了。

    下台阶的时候还差点摔了一跤。

    背影很是仓皇。

    没过多久。

    学校布通知。

    领导层在经过仔细的思量之后,同意中医学院张新明副院长的申请,因病暂停工作半年。

    这则莫名么有一点征兆的通知一出现,并没有引起中医学院的学生们过多的注意。

    毕竟是学校领导的事,和他们学生无关。

    但看到这则通知的方丘心中深深的失望了。

    “这就是所谓的处理?”

    方丘叹息一声。

    无论是对自己下毒,还是索贿受贿,张新明都已然够成了犯罪,不蹲个十几年的牢房,是铁定出不来的。

    可学校却只给他了这么点惩罚?

    这算惩罚吗?

    tm的这是放假半年!

    等!

    他再等一天!

    说一天时间就一天时间。

    一天之后,学校是不是就这么放任不管,若真想就此了结的话,那就怪不得他了!

    相对于江中医的风平浪静,江京市的武林却热闹非凡。

    刚到七点,郊外的易老庄园门前,就已经聚集了比上一次,多了近乎一倍的人。

    全都是上次听说了蒙面神秘人的事情的。

    测力器,依然压力在门口。

    众人都围绕在测力器四周。

    “我跟你们说啊,上次切磋会的时候,我可是亲眼看到了那个神秘的无名前辈。”

    人群中,一青年唾沫横飞的侃侃而谈道,“当时,我正准备上前测力呢,那位前辈突然就冒出来了,然后一拳打在这测力器上,你们猜打了多少?”

    “多少?”

    “听说是15ookg多?”

    “不对吧,无名前辈那么厉害,怎么可能才打15ookg多?”

    “就是啊,无名前辈一句话,就能指点出一个一品武英的高手来,他的实力怎么可能只有15oo多?”

    “那是多少?”

    众人纷纷询问。

    成为焦点的青年,当即哈哈大笑一声,说道:“5ooo!整整5oookg啊!当时我可是被吓得魂都掉了。”

    “什么?!”

    “5oookg?”

    “卧曹,无名前辈这么强!”

    “这个力量,得有三品武英以上的实力了吧?”

    青年瞥了撇嘴,生气说道,“怎么可能才三品武英,我估计无名前辈至少是五品武英,要不然怎么可能随便指点一下,就能指点出一个一品武英来?”

    “哇!”

    “五品啊,我的天呐!我这辈子,能达到无名前辈的高度吗?”

    “这可是级高手了啊。”

    “绝对的!”

    大家惊叫连连。

    在他们眼里,五品武英,完全就是不可触及的存在。

    “时间快到了,大家都进去吧,要不然待会可就没席位,见不到无名前辈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

    众人一听赶紧就纷纷上前测力,然后进入庄园。

    随着一大群人,都涌入了庄园内。

    庄园门前,只剩下两道身影。

    竟是那两个富二代。

    其中一个富二代手里还提着一个箱子,左扫右望的,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刚才那个年轻武者还真挺能吹。

    上次那个无名前辈就打了不到15ookg,竟然直接吹到了5oookg。

    不过,吹得还挺唬人。

    庄园内。

    原本极为宽敞的庄园,都已经被塞满了。

    看上去倒也不挤,反而还颇为热闹。

    随着时间的临近。

    大部分人,都围坐在擂台四周的圆桌前,议论纷纷。

    “这无名前辈到底来不来啊?”

    “虽然我相信易老,但是上一次,无名前辈并没有给出准确的答复,这事闹的,要是不来的话,那就太遗憾了。”

    “是啊,希望无名前辈能来,给大家伙都指点指点。”

    “我把加班的工作都放到一边了赶过来的,他可一定得来才行。”

    “我还放弃了对我家小孩的数学辅导呢,孩子啊,别怪爸爸啊,我觉得无名前辈一定会来!”

    ……

    庄园一角。

    一个把通向庄园深处的小道隔绝的凉亭里,挤满了人。

    转目一看。

    在那凉亭的前面摆着一个牌字,上书:报名处。

    “让让,让让……”

    一个大喊声,从人群中传来。

    稍许。

    一人挤了出来,虽然挤得很费劲,但脸上却挂着一抹激动的笑意。

    这人,正是何高名。

    “好险,花了我整整一万两千块钱,才抢了一个上台的名额,除掉方丘那小子的一万,我还给倒贴了两千块,肉疼!”

    何高名哀叹一声,想着当时怎么不跟方丘多要点。

    “一万的报名费,加价两千块才把名次升到第五,可以第五个上去挑战,这两千倒也花得值了。”

    “反正挑战不了,或者无名前辈没来,都能退钱。”

    说到这。

    何高名嘿嘿一笑,朝着擂台周围的空位走去。

    虽说肉疼。

    但他却不希望这些钱能退回来,他更希望神秘人能来,顺便指点指点,让他也能突破一下。

    上次帮助方丘的中年武者,也来了。

    他一来,就立刻冲到了上一次所坐的位置,期待着神秘人能来,并再次坐到他旁边。

    因为报名的人太多了,他没报上名,很是可惜,一旦神秘人再次坐到他旁边,他就能私低下,求神秘人指点。

    时间,不徐不慢的流逝。

    一转眼。

    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过去了。

    晚上八点。

    方丘穿着上次那一身运动服,戴着连衫帽和几乎能把整块脸全都档住的口罩,出现在庄园大门口。

    其实。

    他对这个切磋会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之所以会再来,完全就是怕何高名的钱白花了。

    来到庄园门前。

    方丘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俩富二代。

    “哼!”

    没有说话,冷哼一声,直接走到测力器前,径直一拳打了过去。

    2oookg!

    打完,庄园大门大开,迈步就要进入。

    这时,一直不敢说话的俩富二代,赶紧上前。

    “前辈请留步!”

    手中提着箱子的富二代,一脸诚恳的看着方丘,鞠躬道歉道,“对不起前辈,上次是我们唐突的把前辈陷于必争之地,也幸好前辈修为高强,才没有丢失了颜面。”

    说到这里。

    这人双手平抬手中的箱子,“这五十万是专门为前辈准备的,希望前辈能接受我们的道歉!”

    说着两人又深深的鞠了一躬

    方丘停步,看了看俩人,沉吟了一下才说道:“多吃点苦,穷文富武没错,但是也不能把生活过得太优越,否则止步于武英之下,难以精进!”

    说罢。

    直接进门。

    而门外听到方丘这一番话,俩富二代对视一眼,大喜。

    无名前辈居然指点他们了?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

    但这的的确确是指点!

    说明也原谅他们了!

    “谢谢前辈。”

    俩人立刻对着方丘大喊。

    “前辈,这钱怎么办?”

    提着箱子的人,赶紧追问道。

    “捐给福利院。”

    方丘的话声传来。

    俩人同时一愣,然后恭敬的点头。

    方丘进入庄园后,径直走向水上花园。

    他这一身行头一出现,顿时全场就轰动了。

    “无名前辈来了!”

    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

    一瞬间,全场所有人都齐唰唰的转过头来,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方丘,一动也不动。

    方丘并不在意。

    迈开脚步,走到上一次切磋会时,所坐的位置,坐了下来。

    一旁。

    等待许久的中年武者,很是激动。

    稍许。

    “怎么还不开始啊?”

    方丘习惯性的看着身旁的中年人问了一句,然后又立刻追问道,“你看我干什么?”

    “等你啊!”

    中年武者无语说道,“今天的主角是你啊,你不来怎么开始?”

    “等我啊?”

    方丘恍然。

    一旁。

    听到俩人的对话,周围众人都无语了。

    这说的是啥?

    不等你等谁!

    易老也第一时间得到了无名前辈现身的消息,立刻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感谢前辈光临,还望前辈能不吝赐教。”

    见到方丘,易老立刻抱拳说道。

    方丘站起身来,抱拳回礼。

    “前辈?”

    易老看着方丘,问道,“不知,能否把面具摘下,让大家一睹您的风采?”

    “算了吧。”

    方丘摇摇头,说道,“我长得太帅,怕吓着你们。”

    这话一出。

    全场瞬间一静。

    这是前辈高人该说的话吗?

    怎么听着像小年轻说的话。

    一想到这,众人顿时一惊!

    不会这么无名前辈很年轻吧?

    一个年轻人,实力竟然能强到如此地步?

    可能吗?

    “前辈多心了。”

    易老哈哈一笑,说道,“老夫年轻的时候也很帅,却也没见吓着人啊?”

    方丘:“……”

    自己已经很不要脸了,没想到还有比自己更不要脸的。

    只能叹口气说道:“没吓着人,是因为你不够帅!”

    这话一出。

    易老整个人就一愣。

    简直无语。

    这才是真正的无语!

    那有人这么说话的,他好歹也是这个庄园的主人,做为宾客的方丘,怎能这么说?

    虽然无语,不过也没有丝毫怪责之心。

    众人听到方丘和易老对话的,全都不自觉的翻起了白眼。

    这是打哪儿来了两个这么不要脸的人?

    要不要点脸?

    你看你一个满脸褶子,一个戴口罩,说自己帅,要不要脸?

    易老见自己劝说了两次都给挡回来了,就知道对方这口罩是绝对不会摘的了。

    “既然如此……”

    他转头对着大家一笑,然后对着方丘说道,“今天,大家都是冲着前辈来的,前辈请吧!”

    方丘一抱拳,也不推辞,直接走上擂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