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你太老了,升不上去了!
    第一次正儿八经求次月票,求大家手上月票!感谢大家!

    擂台上。

    “前辈,小心了。”

    易老摆出起手式,双手一刚一柔颇有几分太极的风范,但却没有太极的那份神韵。

    “咦?”

    方丘眼前一亮。

    心中暗道:“这种招式并非太极,但却与太极有异曲同工之秒,可攻可防,比其他人使用的武功要高上一个档次。”

    显然,方丘是看上易老的武功招式了。

    与方丘不同,易老却是极为谨慎。

    双眼盯着方丘。

    脚步一动。

    灵如风,利如刃。

    “唰。”

    几乎是在一瞬间,随着脚下的动作,易老的身体便是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刃一般,顷刻冲杀到方丘身前。

    见状,方丘心中更喜。

    脚尖点地,在易老冲到身前的同时,方丘双臂一展,腾空而起。

    “喝!”

    眼看方丘躲开自己的攻击,易老脚步猛的一顿,沉喝声出口的同时,重重的在地上一跺脚,将那青石地板踏裂的同时,身体暴冲上半空,一招青龙出海,凶猛的袭向方丘。

    “气势很强啊!”

    方丘微微一笑。

    然后双目一凝,身形骤转。

    头下脚上,迎着暴冲而来的易老,一拳砸了下去。

    “砰!”

    一记碰撞,震响声起。

    只见。

    在与方丘的对撞中,易老那冲天而起的身形,竟是被方丘压迫着,以极快的度坠落下来,重重的砸在擂台上。

    “咔嚓咔嚓……”

    在巨大的冲击力下,易老双脚落地,急忙扎起马步,本就被猜踏出许多条裂缝的擂台,轰然一震。

    以易老的双脚为中心,裂缝飞的朝着四周蔓延开来。

    凝目一看。

    易老脚下,赫然出现了两个一米方圆的蛛网状裂缝区。

    “好强的力量!”

    易老心惊。

    将方丘拳头上传来的冲击力完全卸去的同时,立刻暴退出去。

    方丘脚尖一点。

    还未落地的身体,竟然是凌空掠射出去,瞬间追到易老身前。

    双手如龙,舞出一片幻影。

    易老心惊的同时,也顾不得后退,双手一动,便是爆出全力,与方丘大战在了一起。

    “啪啪啪……”

    激烈的碰撞声,不断。

    台下。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方丘和易老,完全陷入到了这场精彩的对决之中,生怕错过一秒。

    而台上。

    俩人碰撞得越的激烈。

    在交手数招后,方丘终于双脚落地,站在擂台上跟易老打成一团。

    毫无疑问。

    方丘正在借机学习易老的武功招式,攻势减缓,逐渐转入防守态势。

    易老似乎也现了这一点。

    见方丘不攻反守,当即便是将刚才被方丘压制时无法展现出来的力量,全部的爆了出来。

    “喝。”

    激烈的猛攻中,易老右臂一震,内气鼓荡,直接对着方丘的小腹,狠狠的拍了过去。

    谁知。

    方丘右手一伸,竟是直接抓住易老的虎口,然后往下一压。

    “啪!”

    一声爆响传开。

    在方丘的压制下,易老的手掌重重的砸在地面,直接在地面的青石上砸出一个脑袋大小的坑动,周围的青石也瞬间龟裂。

    “内气倒也不弱。”

    方丘微微一笑,送手的同时,身形一退,任由易老再次猛攻上来。

    紧接着。

    一阵阵石裂声传来。

    易老的每一次攻击,几乎都会被方丘轻易闪开。

    而方丘的攻势,易老却极难闪避,若非方丘在关键时刻转移攻击的话,易老怕是早已被打吐血了。

    擂台上,一片狼籍。

    满是坑洞。

    台下。

    所有人都无比的震惊。

    虽然他们知道晋升到武英境后,实力会增强许多,但是谁都没有想到,一品武英级的高手,居然能在举手投足间,破碎青石。

    一掌裂石这种事,当真骇人。

    “这就是一品武英的力量吗?”

    “好恐怖!”

    “易老可以随意的打裂青石,可是与那无名前辈一比,却差了不少。”

    “是啊,易老做到的也仅仅是打裂青石而已,可无名前辈每一次出手,几乎都能将青石轰碎,这才是一品武英的力量而已,真不知道无名前辈全力尽出会是什么一个样子。”

    “不敢想啊!”

    “要是无名前辈用全力的话,这擂台早已被打没了吧?”

    “我该死,我居然怀疑无名前辈不是高手,就凭现在的战斗力,他也能一拳把我轰成渣啊,我真该死。”

    “这才叫战斗!”

    ……

    在台下震惊不已的议论声中。

    方丘和易老之间的战斗,已然接近了尾声。

    突然。

    “前辈,得罪了!”

    易老倒退一步,双手在周身环绕一圈,一股极为强横的气势,骤然自其体内鼓荡而出,宛如沙漠中的狂风一般,将地面上的石粒吹得四散滚动。

    “恩?”

    方丘双眼微眯。

    紧紧的盯着易老的动作。

    下一刻。

    就在易老出手的同时,方丘竟是身形一动,将易老的动作完全复制过来,朝易老飞的迎了上去。

    “砰!”

    一声巨响。

    擂台上,无数烟尘,在双方内气的冲击下,自那满地的裂缝中升腾四起。

    烟尘中。

    一道人影,噌噌噌的倒退。

    凝目一看。

    此人,赫然是易老。

    再看另一边。

    方丘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台下。

    “好厉害!”

    “精彩,实在太精彩了!”

    “这次切磋会我没白来,那些所谓的切磋,跟这一场根本没有可比性!”

    “是啊,好恐怖的手段,好强大的实力,好刺激的对决!”

    “无名前辈,真不愧是前辈!”

    “太过瘾了,要是每天都有这种对决,我宁愿一直守在这里。”

    众人眼中的震惊之色还未退去,每一个人,都忍不住的惊叹出声。

    毕竟。

    他们基本上都是武者,这可以算是他们第一次见到的武英级的战斗,这种战斗已经出了他们的想像,震惊也是理所当然。

    台上。

    “前辈的学习能力,老夫平生仅见。”

    知道自己输了,易老却并未有任何不适之色,反而对着方丘抱拳赞叹。

    话虽是称赞。

    但是方丘却知道,易老这是在揶揄自己偷学他的招式呢。

    “过奖,过奖。”

    方丘抱拳回礼。

    偷都偷了,还能怎么样?

    况且,他来这里,不就是为了偷学来的吗?

    “不知道,经过这一场切磋,前辈有没有看出来,在下有什么问题?”

    聊到正事,易老的脸色瞬间变得肃穆起来,说道,“为何在下一直止步于一品武英,始终无法晋级?”

    在所有人囧囧目光中,方丘说了一句谁也没想到的话。

    “你太老了,所以升不上去。”

    太老了?

    台下的所有人,以及易老,都是一愣。

    年纪难道也是武修的一道门槛?

    大家都知道,但是潜意识里都没有太过在意,毕竟大部分武者都是从年轻时开始修炼的,谁会想到老年的事?

    不过。

    经方丘这么一提,大家也都隐隐的有些重视年纪上的影响了。

    “请前辈详解?”

    易老立刻说道。

    “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机能会逐渐的减弱,但是对练武者来说却并非什么大事,毕竟只要坚持修炼,身体机能就能保持在一定的程度上,不至于过度影响到修炼。”

    方丘说了一句,然后又补充道:“不过,于你而言却有些不同。”

    易老莫名了。

    怎么偏偏他就不同?

    “你年轻的时候,肯定留恋花色太多,导致身体亏了不少,所以才会导致现在难以提升,难以突破。”

    方丘说道。

    这话一出。

    易老顿时就尴尬了。

    “前辈说的没错,我年轻时的确有点那个啥了。”

    易老红着脸,尴尬的说了一句,然后又赶紧问道,“不知道,前辈有没有什么办法,帮我度过这一关口?”

    “这个……”

    方丘迟疑了一下,然后张口道:“我倒也有个办法,但是我从没试过,不知道有没有效。”

    “有办法就好。”

    易老大喜,赶紧对方丘抱拳行礼,道:“请前辈赐教。”

    “这是一个养身、健身的道家功法,并非修行法门。”

    方丘说道:“此法,对有病年老,及破漏之身,都有大效,又称接命法。”

    易老仔细聆听。

    台下众人,也不敢出声打岔。

    屏气凝神听到底有啥办法还能让人恢复的?

    “此法,注重观想。”

    “观想头顶上有日光或月光,以气御之,由头顶中央的百会削进入,在脑部中心的位置上大放光明,随后沿着后脑进入脊椎骨,缓慢行下,所经之处用眼识和意识接上此光,来配合运行。”

    “光经由脊椎而至会阴,向上达丹田,再由丹田分裂,由髋骨同时进入左右二腿腿骨。”

    “随后,是小腿胫骨,直至脚心。”

    “二光点,再由脚心而上,倒转上来,循小退胫骨、膝盖、大腿腿骨、经会阴到丹田会合成一,再循任脉而上,经肚脐、心窝、喉头、人中、过眉间,再回到头顶百会穴位置,如此循环观想九遍以上。”

    “行功之后,精神必定充沛,可保持一念清净。”

    说到这里。

    方丘顿了顿,望着大家说道:“道家所谓的还精补脑、长生不老,一般都以为生命最重要的精,是在下丹田部分,其实最重要处在前、后脑之间,称为“间脑”。”

    “中年人行此法,六、七天之间阳气即可充沛,声明力迅充实。老年人练习此,时间需要长些,病者亦然。”

    “除此之外,练习此法,还需注意。”

    看着易老,方丘张口道:“此法,太易于着相了,待行功有些基础之后,色身所起的变化或有可能会引出一些心里上的境界。”

    “那时,如果心随境转,加上胡思乱想,自以为是,很容易会误入歧途。”

    “要注意化掉他所附带起的欲念。”

    “若出现身体不适,可能练法有误,应立刻停止练功。”

    “注意,练功期间,每餐少吃,多次分食为好,能够素食更佳。”

    “病者,不宜练此功法,需身体恢复平稳之后,方可锻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