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毒医最后一人!
    “怎么样?”

    望着眼中满是期待的张新明,方丘冷哼一声:“如若不是我,换做任何一个人的话,不在医院住上十天半个月的时间,根本就起不来!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愧悔之心吗?”

    “果然,效果还不错。”

    张新却了然明点头,满意说道。

    闻言。

    方丘瞬间怒了。

    “你就不怕杀了人吗?”

    他没想到,这个张新明居然还能在这个时候,表现得如此淡然。

    人命在他眼里就这么不值钱吗?

    “不怕。”

    张新明摇了摇头,说道,“虽然第一次下毒,但下毒这事,我有把握,而且这毒其实也没毒,最多也就是让人受点罪而已。”

    “最终,还是会促进身体排毒,仔细说来,这种毒不但无害,反而还有益身体健康。”

    “所以,我需要有什么愧悔之心?”

    无害?

    方丘一愣,立刻转头看向徐妙林。

    因为他没有研究过毒素,所以并不能确定张新明说的到底对不对。

    而听到张新明话的徐妙林却是徒然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的死死盯着张新明,问道:“你是?”

    “大医很惊讶啊!”

    张新明淡然一笑,声音低沉的说道:“我是毒医!”

    “毒医?不可能!!!”

    徐妙林震惊的失声的道。

    虽然他心里曾有过这种想法,但是马上就被他给否决了。

    身为中医学院的副院长,张新明怎么可能会是毒医?

    毒医,又怎么可能当上副院长?

    “在你们这些正统中医眼里,的确不可能。”

    张新明一皱眉,盯着徐妙林,脸色阴沉的怒声说道:“因为,毒医都被你们这群所谓的正统中医,给排挤死了!”

    徐妙林浑身一震,神情中有一丝忏愧。

    方丘一脸的莫名的望着两人。

    现在情况发展有些超出预期。

    毒医?

    毒医是什么?

    他根本没听说过。

    而且为什么毒医,会让徐妙林如此的震惊,

    最重要张新明说的毒医被排挤死又是怎么回事?

    心中有着无数疑问。

    方丘只能安静的站在一旁,继续听。

    “而我。”

    张新明双目圆瞪的看着徐妙林,说道:“就是毒医的最后一个传人!”

    徐妙林全身一震。

    难以置信的看着张新明。

    “你们这些所谓正统中医,没有任何一个人认可毒,因为在他们眼里,毒就是毒就是邪恶的,只有你们自己的医术,才是正统!”

    “就好像刀一样,它有罪吗,使用它的人有罪吗?”

    “你们不用刀,就不许别人用刀,还美其名曰:担心被坏人利用。”

    “纯属放屁!”

    说到这里,张新明愤慨怒哼一声,说道,“就因为你们的担心,就因为用的是毒,所以我们毒医就被你们这些所谓的正统中医排挤得无路可走,直至如今只剩下我一个人。”

    “你摸着良心回答我,我们毒医有报复过吗?有过怨言吗?”

    “没有!”

    “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手里拿的是刀,我们该做的是利用这把刀来造福百姓,而不是内战。”

    “是你们,你们生生的逼死了我们毒医一脉!”

    张新明越说越气愤。

    徐妙林沉默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方丘却震惊的看着张新明。

    从他的话中他能了解不少信息。

    中医界竟然还有毒医一脉,似乎是一种擅长以毒攻毒,以毒治病的中医。

    而张新明竟然是最后一个人。

    最重要的是毒医竟然被正统中医给排挤成就剩最后一个人了?!

    难怪张新明会这么仇恨正统中医!

    难道徐妙林会震惊!

    “你们很好奇,我一个毒医,怎么会成为中医学院的副院长吧?”

    张新明面带冷笑的问了一句,然后无比愤怒的说道:“就是因为,我一身的本事无处施展!”

    “这世上还有人相信毒医吗,现在的毒医就跟过街老鼠一样,我空有一身本事,却在病人最需要的时候,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不能出手,你知道这种感觉吗?”

    “你懂吗?”

    “你知道,在病人无助的目光下,却不能出手的那种痛苦吗?你知道别人一听到毒就退避三舍认为我要害人吗?”

    “你们不懂,你们这一辈子也体会不到!”

    “而这是你们给我们的!”

    “如此,我还能怎么办?”

    望着沉默的徐妙林,张新明越说越愤慨问道,“大医,你告诉我,我能怎么办,除了走仕途这条路以外,我还能怎么办?”

    徐妙林依旧沉默。

    “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走仕途,因为我会的没用,甚至连给人下毒,都是第一次。”

    张新明笑了。

    笑得有些悲凉。

    “我只是不明白。”

    悲笑几声,张新明失神的说道,“我们毒医,到底是哪里得罪了你们正统中医,我们手里拿的是刀,但是不是杀人的刀,而是救人的刀!”

    “毒怎么了,我的先辈们用毒治了多少人?”

    “你们正统中医救治不了的一些疑难杂症,我们完全可以。”

    “你们正统中医使用不到的药材,我们可以用,与你们不争不抢,你们为什么要排挤我们?”

    “为什么???”

    张新明发泄般的怒吼。

    徐妙林和方丘都没有说话。

    就这么看着张新明,任由他发泄。

    稍许。

    发泄完。

    张新明长长的叹了口气,声音有些落寞又有些解脱说道:“现在仕途也完了,无论我多么努力,到头来还是落得个一场空。”

    说罢,苦笑一声。

    停下正在整理旧书的动作,转身看着方丘。

    “对不起。”

    张新明说道。

    “我确实给你下毒了,害你受罪了,对不起,诚挚的向你道歉!”

    说着,竟是朝着方丘鞠了一躬。

    “你确实很厉害,中了毒还能在知识竞赛中争得第一名,可以预见的是,你的未来前途无量。”

    说到这里,张新明伸手朝徐妙林一指,对着方丘说道,“以你曾经副院长的身份,我最后跟你说一句,好好的跟着这位大医学,你会成功的。”

    “下毒的事,你也不用担心。”

    “之后,我会自己去公安局认罪伏法。”

    说完。

    张新明,继续弓着身子,整理着摆放在地上的旧书。

    这边。

    方丘沉默了。

    他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之前满腹的怒气,全都消失不见了,或许是了解了张新明的经历后,心中的怒火都潜移默化的变成同情了吧。

    一旁。

    徐妙林一直没有说话。

    原本是他主动带方丘来找张新明的,可如今他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自顾的站在一旁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良久之后,深深的叹了口气。

    “早知今日如此,何必当初呢?”

    徐妙林看着整理书的张新明说道。

    “谁说不是呢,到头一场空,人总是在最后才明白,可是已经回不来头了。”

    张新明从古籍中翻找了半天,然后从书堆中直起身子来,手里拿着一本古朴老旧的书籍。

    如同珍宝一样抚摸着。

    很轻很慢很柔。

    最终,手停,一声长叹。

    转头看向方丘,说道:“

    “这本书就送给你吧,就当我下毒的补偿。你是学还是烧掉,都是你自己的事情。””

    说着递给了方丘。

    方丘接过古书。

    凝目一看。

    赫然两个黑色的字体,印在灰黄的书页上。

    毒经!

    “该说的和不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你们也该走了,不送了。”

    张新明的话声传来,已然是下了逐客令。

    方丘转头看向徐妙林。

    徐妙林轻轻点头。

    叹了口气,俩人转身离开。

    走到门前。

    方丘脚步一顿,沉吟了一下,回头望着张新明,说道:“如果你说的以毒排毒是真的,你可以不去认罪,我不会追究。”

    “我累了。”

    张新明背对着方丘,看着窗外,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想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顺便借这段时间,好好的研究一下,前辈们留给我的东西。”

    闻言。

    方丘看向手中的《毒经》。

    然后问道:“为什么不把这本书传给李清石?”

    “不是不给,是他承担不起。”

    张新明摇摇头,说道,“他学了以后,必然承受不住整个中医界给他的压力,他会崩溃的,所以我若把这本书给了他的话,不是帮他,反而等于是害了他,还是让他好好的走正统中医的路吧。”

    “你能承受的我的毒,应该也能承受这本书。”

    方丘点点头,说了声谢谢。

    不再询问,与徐妙林一同离开。

    走出教师宿舍楼。

    方丘看了一眼手里的毒经,然后把书装进裤兜,转目看向身旁,已经沉默了许久的徐妙林。

    “你是不是很想知道关于毒医的事?”

    徐妙林突然说道。

    “对。”

    方丘点头应声。

    “也好,既然他把他们那一脉的传承至宝《毒经》都给你了,那我就给你说说吧。”

    徐妙林感慨一声说道,“当年,毒医的确存在,而且是一个医术非常厉害的流派,正如张新明所说的,许多正统中医治不了的疑难杂症,毒医都能治疗。”

    “那为什么……?”

    方丘问。

    “为什么要排挤毒医?”

    徐妙林摇摇头,说道,“毒医都是疯子!”

    “他们为了实验药物的毒性,以及毒药的对症,拿人做实验,结果毒了不少人。”

    “其中一些,是找他们不知情的看病的病人,另外一些……”

    徐妙林顿住了。

    “是什么?”

    方丘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