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严惩方丘!
    “是他们自己的亲属。”

    徐妙林长叹一声,说道,“不少毒医为了找到一些治病的方法,几乎每天都在重复的试毒、配毒,找不到人试就自己试!有一些疯魔者,更是以自己的亲属做为实验对象。”

    “我不否认毒医的能力,也不否认他们的初衷,但是他们太疯狂了,虽说是为了治病,其实却已然走上了一条歧路。”

    “就算初心是好的,但是为了救人而杀人,这与直接杀人又有什么区别?”

    “所以当年正统中医排挤了毒医,不是大家不明白毒医存在的好处,但实在是这群人太疯了,一旦有人为害,后果不堪设想。”

    徐妙林说完,回头朝张新明的宿舍看了一眼。

    “不过,从你食物里的毒素来看,能配出这种毒的张新明,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天才,竟然能以毒排毒。”

    “既然有这种机缘,你得好好学才是,这件事你知我知,张新明知,不要让第四个人知道了,否则你在中医界难以立足。”

    方丘点点头。

    他终于明白了当年的那些恩怨。

    也明白徐妙林要他学的,不是继承毒医。

    而是毒经,张新明研究了一生,第一次下毒就落得如此后果,可想而知,这毒经之中蕴涵的毒理和医理,已经被他解开了大半。

    方丘要学的,仅仅是这些已经成熟的经验而已。

    若有难解之病症,或许真可以用毒这种非常之法。

    一路无话,徐妙林一直沉默,似乎还没从张新明的话中缓过神来。

    在校门口分开。

    方丘返回宿舍。

    立刻坐在书桌前,拿出毒经翻看。

    结果却发现,其中记载的毒,居然有上千种,单是看上去就让人不寒而栗。

    不过。

    毒经中却也写满了注解。

    这些毒,能治病救人,却也能杀人。

    “好恐怖的毒经。”

    心中惊叹一声,他终于知道中医界的人担忧不是没有道理。

    这毒经要是流传出去,被有心人利用的话,绝对会害人不浅!

    那种可怕后果,他甚至都不敢想。

    所以不能让它流传出去。

    立刻毒经连看了好几遍,将其中的记载全部都深深的记在脑子里以后,方丘直接来到卫生间就把毒经给烧掉了。

    这才松了口气。

    毒医一脉的至宝,从此之后只存在他方丘的脑子里。

    一夜无事。

    第二天,周六。

    按照约定,一如上一次,方丘早早的起床,买上俩份早点,在校外的第一个公交站台前,上了徐妙林的车。

    再次来到棚户区。

    徐妙林分发了一些对身体无害的零食给孩子们,又给棚户区里的孤寡老人们,送了点面制品,然后才来到义诊的阔地上。

    这一次。

    徐妙林依旧还是教方丘把脉认脉。

    因为上一次来过,还帮孩子正骨的缘故,大家也都知道了方丘是正骨医师,所以对方丘的态度都恭敬了不少。

    另一边。

    早上八点。

    张新明提着一个包,从教师宿舍里走了出来,直接去公安局认罪伏法了。

    很快。

    张新明主动自首的消息,就传到了学校高层领导的耳朵里。

    “什么?!你再说一遍?”

    副办公室里,陈寅生一脸震惊的看着站在办公桌前的一名基层领导,失声问道:“张新明,自首了?”

    “对!”

    那名基层领导紧紧的皱着眉头,说道,“就在刚才,办公室里接到公安局的电话,说是要麻烦我们配合一下调查,虽然张新明已经主动自首了,但是事情的经过还需要还原,包括贪污和给学生投毒的案件,都需要纪录案底。”

    “这tm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寅生的脸色瞬间变得无比难看,怒问道:“张新明,为什么要去自首?他不知道他这种举动会给学校带来多的荣誉损失吗??”

    “我也不知道啊。”

    基层领导脸色愁苦的说道,“不过,我听说昨天,方丘和图书管理员一起去找过张新明。”

    “方丘!”

    陈寅生双眼一眯,不禁猜想:难道,方丘已经知道是张新明给他下的毒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今天这些传单,难道也是方丘弄的?”

    心念所及。

    陈寅生深深的吸了口气,节奏的瞧着桌子仔细的思考了起来。

    “不对,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除了学习好一点之外,没有任何背景,肯定没有这么大的能量做到这一步!”

    “能把事情闹得这么大的,肯定不是学生。”

    “既然不是学生,那就只有那些对张新明不满的学校领导了!”

    不知不觉间。

    陈寅生的双眼再次眯成了一条缝。

    “就算传单的事情,不是方丘做的,但是张新明认罪下毒的事,绝对是方丘!”

    一想到方丘三番两次的打电话来询问结果,陈寅生顿时就忍不住的暴怒了起来,甚至就连脸皮都有些抽搐。

    这tm你早知道还来试探我!

    玩我呢!

    “通知全校的所有副院长及其以上领导,中午12点,开会!”

    陈寅生立刻下令道。

    “好。”

    基层领导点点头,转身离开。

    时间一转而过。

    中午12点。

    全校的所有高层领导,全部来到领导办公楼的会议室里。

    等所有人到齐。

    陈寅生才阴沉着脸,走进会议室。

    “这次会议,有两件事情要宣布。”

    走到会议桌的主席位前,陈寅生没有坐下,反而脸色阴沉的扫望了一眼在场的所有领导,说道:“第一件事,相信各位也收到消息了,中医学院副院长张新明,于今天早上到公安局自首了。”

    这话一出。

    那些早已听到消息的领导,都纷纷皱眉。

    果然是为了这件事。

    一些没收到消息的,更是一脸的惊诧。

    “自首了?”

    “张新明怎么会去自首?”

    “学校都还没开始调查,他怎么就自己认罪了?”

    领导们纷纷议论。

    “各位。”

    陈寅生压下喧闹的声音说道:“张新明自首的罪名有两个,第一个是贪污受贿,第二个是给学生下毒!”

    这一下。

    各领导都震惊了。

    给学生下毒?

    居然还有这事?

    “这个张新明是不是疯了,怎么敢给学生下毒?”

    “他给谁下毒了?学生没事吧?”

    “最近,学校里也没有出现学生中毒事件啊?”

    大家都很疑惑的看着陈寅生。

    因为想要把下毒事件给完全压下去的缘故,知道这件事的就只有陈寅生以及几个基层领导,其他的领导都不知道。

    “是方丘。”

    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下,陈寅生说道,“新生知识大赛的时候,方丘食物中毒,就是张新明下的,原本我打算把这件事给压下去,反正方丘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可没想到这事居然还是被翻出来了。”

    “这次下毒事件,一旦公布,绝对会对学校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

    说到这里。

    陈寅生面色一寒,说道:“而这一切都是方丘造成的!他昨天去找过张新明,今天一早张新明就去自首了,而且完全不需要提出来的下毒事件,都被他主动交代了出来,显然一切都是因为方丘!”

    “否则张新明绝对不会主动不把下毒事件交代出来。”

    “所以,这一切的源头,都在方丘的身上。”

    “身为一个学生,全然不顾学校的名誉,为了一己私利,而把学校推向舆论之中,这种学生,必须严惩!!!”

    说到这里。

    陈寅生一脸怒容的说道:“这就是第二件事。”

    “从今天开始,针对方丘,学校将停止一切任何奖金和荣誉,并且拒绝他参加任何学校的大型活动。”

    “另外……”

    陈寅生把视线一转,看向坐在领导席中的第一附属医院院长苏牧冬,说道,“方丘在第一附属医院骨科医师的身份,直接免掉,开除!”

    这时。

    “我反对!”

    一个怒喊喝突然传来。

    只见,一直脸色都很不好看的齐开文,终于是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噌的一声就站了起来,一脸怒容的看着陈寅生,说道,“这恐怕不是损害学校的荣誉,损害了你的荣誉吧!”

    “在下毒这件事情中,方丘的身份是受害者,身为一个受害者,他找下毒的人有是没错,我们学校更应该帮助他找到,而不是包庇张新明!”

    “而且方丘明明是受害者,现在却还要因此受到惩罚,再次受到伤害,这还有天理吗?”

    “还有!”

    “方丘在知识竞赛上,撑着食物中毒也为学校把第一名给拿了回来,给学校争了面子和荣誉,现在又怎么能如此严惩他?”

    一连数个质问声,从齐开文的口中传开。

    其他领导也都纷纷点头。

    最近,学校声明鹊起,全都是因为方丘,首先是方丘提议的拜师,接下来是方丘在知识竞赛中的完美表现。

    这两次事件,把一直被其他学校压制的江京中医药大学,直接推到了顶点。

    可如今。

    本身已经身为受害者的方丘,却要遭到学校的严惩。

    这……着实有些说不过去啊!

    大家看向陈寅生。

    都希望陈寅生能收回之前的话。

    可结果。

    陈寅生却是冷哼一声,说道:“学校需要的是安定和团结,不需要这种刺头学生,要不是看在他为学校做了点贡献的份上,这次的事件已经可以把他开除,让他继续留在学校里已经很不错了。”

    说到这里。

    陈寅生冷冷的扫了齐开文一眼,见齐开文准备反驳,当即宣布道:“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这次开会我是下发通知,不是来跟你们商量的!”

    “还有,张新明这件事,所有人都尽你们最大的力量,把影响压到最低。”

    “散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