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你被开除了!
    说完。

    各领导们,纷纷起身离开。

    齐开文狠狠的砸了一下桌子,不顾陈寅生不满的眼神直接起身离去

    师弟,师哥对不起你。

    没有照顾好你学生!

    很快。

    等人走得差不多了。

    苏牧冬才赶紧上前,为难的对陈寅生说道:“陈校长,关于方丘在医院的事,能不能再考虑一下,你要严惩方丘可以,但是不能影响了医院治病救人啊!”

    “不用考虑,你直需要照做。”

    陈寅生立刻回绝。

    苏牧冬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陈寅生。

    有些不敢相信这是副校长该说的话。

    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化为一声叹息。

    离开会议室。

    掏出手机。

    苏牧冬打给沈淳。

    “喂,院长?”

    电话接通,沈淳的话声传来。

    “你到我办公室里等我一下,我有事找你。”

    苏牧冬说道。

    “好。”

    沈淳应声答应。

    回到医院办公室。

    苏牧冬见到沈淳,顿时就想起沈淳带方丘来医院的那一天,当即无奈的摇头叹了口气。

    可惜了,一个少年才俊。

    “院长,找我什么事?”

    看到苏牧冬的神色,沈淳立刻皱起眉头询问。

    看来不是什么好事。

    “方丘是你带来医院的。”

    苏牧冬坐到办公桌前,说道,“就由你来通知他吧,让他以后不要再来医院上班了。”

    “为什么?”

    沈淳霍的站起身来,震惊的看着苏牧冬的问道,“方丘做错了什么事,为什么要把他开除?虽然他只是临时医师,但是他进入医院以来的表现是有目共睹的,这样一个深受病人认可的医师,怎么能说开除就开除了?”

    “哎……”

    苏牧冬叹了口气。

    方丘所作所为,他也看在眼里。

    但这事不是他能决定啊,他也不想啊!

    “你要知道,我也是没办法才这么做的,毕竟我们是江京中医药大学的附属医院,留人还是走人,都是上面领导决定的。”

    “谁决定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淳有些愤怒的问道。

    上面领导凭什么这么对待方丘!

    “这次的事情,闹得有点大。”

    苏牧冬摇了摇头,把会议中得知的消息,全都说了出来。

    “无耻!!!”

    知道了整件事情的经过,沈淳猛地砸了一下桌子,一脸怒容的咬着牙说道:“太无耻了!学校是学校,医院是医院,救死扶伤的地方哪有这么多破事儿,陈寅生他凭什么这么做?”

    “我也觉得很对不起方丘,但是我也没有办法。”

    苏牧冬无奈的说道,“你说的没错,学校是学校,医院是医院,在外人看来学校跟医院是两个独立的个体,但是你别忘了,我们医院名字里的“附属”二字,说到底最大的掌权人还是学校的最高领导,如今校长不在,身为副校长的陈寅生就是最大的掌权者,而且他已经决定了,这个结果根本就改变不了。”

    “那也不能这么做!”

    沈淳怒声道。

    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在他眼中,方丘是一个真正的不可多得的奇才,是一个获得无数病人认可的好医生,是一个以治病救人为己任,不贪图丝毫名利的好人。

    可是,这样一个好孩子,却因为自身是受害者的缘故,而遭受到更大的伤害。

    他还是一个孩子啊!

    这tm还有天理吗?

    他从来没有过这么失望过,他落选博士生导师都未曾有过这么失望。

    那深深的失望,源自于学校领导层的黑暗,源自于医院领导的无力!

    “真的不能改了吗?”

    他有些哀求的看向苏牧冬。

    苏牧冬换换摇摇头。

    “好吧,我知道了。”

    沈淳无力的看了苏牧冬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苏牧冬看着沈淳的背影,深深的叹口气。

    “这都是什么事!陈寅生这次做的太过了啊!”

    沈淳走出院长办公室的同时,迟疑了半晌,最后才掏出手机,拨通了方丘的电话。

    电话接通。

    “沈老师?”

    方丘的话声传来。

    “方丘,有件事我要跟你说一下。”

    沈淳再一次迟疑了,他真怕方丘听到这个消息后,会难受。

    “您说。”

    方丘应声道。

    “从今天开始,你以后可能就……没法来医院了。”

    沈淳说道。

    “恩?”

    方丘眉头一皱。

    “你被医院开除了。”

    沈淳最终说出了这句实在不想说的话。

    “啊?为什么开除我?”

    这次方丘真的吃惊了。

    “是陈副校长下的命令。”

    沈淳说道,“今天,学校领导去开会,通报了张新明去自首的事。”

    “我明白了。”

    一听这话,方丘就立刻就明白了,肯定跟张新明认罪有关。

    陈寅生的报复来了。

    “你……”

    沈淳张口。

    “我没事。”

    方丘淡然一笑,说道,“放心吧,沈老师,这点小事还打不倒我,虽然不能去医院工作了,但是我还是会一直坚持中医的道路,还要特别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的帮助和照顾,谢谢您。”

    “你没事就好。”

    沈淳点头说道。

    “对了。”

    突然想到了之前预支工资的事,方丘立刻说道道:“我之前不是预支了一千块钱的工资嘛,明天我就给医院还回去。”

    “还个屁!”

    沈淳面色愤怒的说道:“他们都这么对你了,你还还什么,自己留着!”

    “可是……”

    方丘苦笑。

    “可是什么,你在医院里上了几天班,治好了多少病人,那一千块钱就是你的工资,没让你再跟医院要点就不错了!”

    沈淳愤愤不平的说道,“关于医院这边的事,我会再帮你想想办法,毕竟你这么好的医术,要是就这么放着不用的话,就太可惜了。”

    “谢谢您。”

    方丘诚恳的应声感谢。

    “那就先这样,近期就先不要来医院了,先让事情平复一下,后面再说。”

    沈淳交代了一声,然后挂断电话。

    方丘挂断电话后。

    却是不由自主的笑了。

    他没有想到,陈寅生的报复居然来得如此之快。

    不过。

    这样也好,不用去医院上班,以后就可以安心的学医了。

    可他没想到,此时陈寅生正给徐妙林打电话。

    “喂?”

    徐妙林接通电话,懒洋洋的出声。

    “徐妙林?”

    陈寅生问道。

    “我是,你是哪位?”

    徐妙林反问道。

    “我是陈寅生。”

    陈寅生立刻笑呵呵说道。

    “原来是陈副校长啊?”

    徐妙林语气平淡的回道。

    “方丘是你收的学生,对吧?”

    陈寅生也不绕弯子,以最高领导的口吻,极为霸道的说道,“我要你立刻把方丘开除,从今天起,不许再教他。”

    说完。

    电话那头,突然沉默了。

    办公室里,陈寅生冷冷的笑着,他是江京中医药大学的副校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徐妙林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图书管理员,量他也不敢违背自己的命令。

    可谁知。

    就在陈寅生暗暗冷笑,想着方丘被严惩之后的样子,心里忍不住发爽的时候,电话那他偶却是突然传来一个爆炸般的吼声。

    “你他妈有病吧?”

    徐妙林张口就骂道,“你管天管地,还管得着我教学生!你以为你是谁啊?连我的人身自由你都敢管,你要上天啊?”

    “你!”

    陈寅生怒红了脸,他没想到徐妙林竟然这么对他。

    如此粗鄙!

    张口就骂!

    于是愤怒对着电话吼道:“你要是敢再教方丘,信不信我开除你!”

    “欢迎欢迎!”

    徐妙林鄙夷般的话声传来。

    没等陈寅生回话,就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有病!”

    徐妙林放下电话,继续看医案。

    这边。

    陈寅生那叫一个气啊!

    他这么大的领导,手里握着这么大的权利,从来就没人敢这么对他。

    而今天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小的图书管理员给喷了!

    丢人!

    太tm丢人了!

    正要愤怒想着要立刻下令把徐妙林开除的时候,陈寅生却是突然又顿住了。

    仔细回想了一下。

    他悲哀的发现自己开除不了徐妙林。

    这可是大医啊!

    徐妙林的名声实在太大,别说是在学校,就是在整个中医界都是如此,而且他根本就看不透徐妙林。

    若是真的把徐妙林开除的话,他怎么给学校其他人交代。

    说因为不让他教方丘他非要教,所以开除他?

    真要是这样,这监视要是传到中医界的话,那学校以后还怎么立足?

    算了。

    陈寅生只得生生的咬着牙,硬吞下这口气。

    深深的吸了一大口气,压制住内心的怒火。

    “现在还是赶紧想办法,把现在张新明这种局面给完全压制下来,直至彻底消弭。”

    虽然陈寅生给了苏牧冬下了命令,也通过沈淳开除了方丘。

    但方丘被开除的消息,并没有在医院里扩散出去,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医院也没有下发通知。

    可到了第二天周日,这件事终于包不住了。

    下午一点四十分。

    一大群出租车司机,纷纷跑进医院,直冲七楼骨科,等待方丘坐诊。

    结果。

    一直等待了两点十分,也不见方丘来。

    大家伙顿时坐不住了,疑惑了起来。

    “小方医生怎么还没来?”

    “不会是休假了吧?”

    “不对啊,小方医生每周只上一天班,而且每一次都来得很准时,这次怎么迟到了?”

    骨科待诊区,人越聚越多,议论声也越来越大。

    到两点半。

    待诊区的喧闹声,更加的剧烈了。

    “奇怪,怎么还不来?”

    一名出租车司机看了看紧紧关闭着的方丘的诊疗室,又看了看没有丝毫动静的电梯跟楼梯,心中正疑惑的时候,见到一个小护士正好走过来,当即就立刻上前询问,“护士,这小方医生怎么还不来啊,我们都等了快一个小时了。”

    “你们别等了。”

    护士摇摇头,有些惋惜说道:“小方医生今天来不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