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这就是所谓的高等学府?!
    “嗯嗯!”

    大家闻言赶紧围了上来,眼神中满是期待。

    方丘先让一个司机趴,开始治疗。

    先治了一个,方丘也没做讲解。

    看到原来还不断活动腰的司机在方丘几下之后顿时活蹦乱跳,好了。

    大家顿时惊讶了。

    卧槽!这么厉害!

    果然闻名不如见面啊!

    这时第二个人上老。

    方丘一摸,这人脊柱有问题,当即就让这人趴在草地上,他则跪在一侧,仔细的摸骨。

    摸完之后。

    他对着围聚在周围的学生,指着司机的脊柱骨说道,“来十个人,过来摸一下这个点,左侧和右侧有什么区别。”

    这话一出。

    大家纷纷举手。

    这么好机会,还不赶紧把握!

    方丘立刻从人群中选了十个人出来。

    被选到的人极为兴奋和激动,那些想要上前去学习,却没有被选到的人,则失望不已。

    一个个都暗自腹诽:为啥不是我!

    方丘微微一笑,对着那些失望的同学说道,“这才第一次,还有这么多病人呢,后米那还有很多机会。”

    大家一听,这才高兴起来。

    被选到的十个人正式开始摸骨。

    摸完之后,大家纷纷说左边比右边低了一下。

    方丘点头,开始一边治疗,一边给大家讲解起来。

    所有人竖着耳朵仔细聆听,不少人还拿出笔和纸开始记。

    ……

    领导办公楼。

    陈寅生正收拾东西准备下班。

    突然。

    “不好了!不好了!”

    一个慌张的叫喊声传来。

    陈寅生转头一看,只见一人冲进办公室,神色慌张。

    “又怎么了?”

    陈寅生停下手头上的动作,皱着眉头问道,“怎么每天都有事,每天都是不好了不好了?”

    他很不爽。

    这几天,每天都有事,把他搞得头都大了。

    “副校长,那些开出租车的人又来学校里找方丘治病了,而且这次还去了好几百个学生,现在正围在足球场上呢!”

    来人焦急说道。

    “什么?!”

    一听又是方丘,陈寅生立刻火冒三丈,怒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又来了,还有那些学生又在搞什么?”

    “方丘昨天晚上在论坛上了个帖子,说是要公开授课,教人正骨,本来也没多少人,可今天一早,居然有一个人帖子,说是沈淳亲自评价方丘的实力不在他之下,这篇帖子出来以后,学生们这才都去了。”

    来人回答道。

    “哼!”

    陈寅生怒哼一声。

    沈淳!

    “副校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来人问道。

    陈寅生没有立刻回答,反而沉默了。

    他现在很纠结。

    一方面他确实想为学生做点事,也爱自己的学生,方丘的实力他是知道的,现在方丘正在传授他们正骨的技法,这对那些学生来说,是不可多得的好机会,能不打扰就不打扰。

    可另一方面,他又打从心底里的厌恶方丘,不想让方丘在学校里干任何事。

    到底该怎么办?

    纠结了半天,陈寅生一咬牙,说道:“你去告诉教务处,让他们赶紧把那些人都给我驱散了!”

    “学生就好好的在学校学习,教什么教!真要让他方丘教了,那岂不是学生不是学生,老师不是老师了,那些不如方丘的老师,以后还怎么混?”

    他最终还是选择了驱散。

    既然副校长都话了。

    教务处领导韩兴民拿里还敢怠慢,当即又立刻带着警卫队的人,朝着学校草场赶去。

    不只是陈寅生,韩兴民也很火大。

    昨天他就已经警告过方丘一次了,没想到方丘居然还敢这么做,这简直就是无视权威,不把他看在眼里!

    这一次,非得好好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学生不可!

    很快。

    一群人风风火火的来到草场。

    可此时,操场上已经聚集了有三四百人了,这些人拥挤在足球场中央,大部分都站在外面,只能看到前方涌动的人头,根本看不到被人群包围在中间的方丘。

    人数太多,导致一些特别想学的学生,根本就挤不进去,只能不断的苦笑和尝试。

    人群中央。

    方丘一边讲解,一边治疗,已经治好了一半的司机。

    然而。

    就在方丘治完一人,正准备继续治疗和讲解的时候,一个愤怒的大喊声突然传来。

    “干什么呢!都给我散开!”

    韩兴民的怒吼声传来。

    与此同时,尾随在其身后的警卫队员,快上前,在拥挤的人群中硬生生的挤出一条路来,让教务处领导进去。

    方丘冷冷的盯着正朝自己走来的教务处的韩兴民。

    “这次你又准备了什么理由?”

    没给韩兴民开口的机会,在其走入内圈的一瞬间,方丘就立刻站起身来,冷笑着问道。

    “哼!”

    韩兴民怒哼一声,说道,“方丘,我昨天已经警告过你一次了,你居然知错犯错!”

    “知错犯错?”

    方丘好奇的向周围同学问道,“我有违反校规吗?”

    周围,大家纷纷摇头。

    公开授课是好事,怎么可能会违反校规?

    学生们也都很疑惑,方丘明明是在做好事,这教务处的主任韩兴民为什么要来找茬?

    说实话,韩兴民带着一群人出现的时候,他们还真懵逼了。

    “别扯呼其他人!你给听好了!”

    韩兴民冷冷的看着方丘,说道,“学校明文规定,不允许学生非法集会,你还敢说没有违反校规?”

    非法集会?

    “好大的名头。”

    方丘冷笑一声,盯着韩兴民问道,“非法集会,请问我这非的是那个法,是那条法律,既然你说非法,那就给我说清楚,否则我告你诽谤!”

    闻言。

    韩兴民怒火中烧,想要出口震喝,可却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方丘的话,就仿佛一根鱼刺,卡在他的喉咙里,很是难受。

    最关键的是。

    方丘不然反驳了他的话,甚至还给他强压了一个罪名。

    偏偏,他还反驳不了。

    非法集会只是他胡乱编的一个罪名。

    心中憋着满满的怒火,韩兴民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至极。

    既然说不过方丘。

    那就用行动来证明!

    “你别跟我废话。”

    看了方丘一眼,他立刻转头,扫望着围绕在四周的几百名学生,拿出领导的威严说道,“都赶紧给我回去,谁再继续留在这里,统统扣分!”

    这话一出。

    周围的学生们,纷纷皱眉。

    扣分这是他们最不想的。

    这对他们这些学生来说,就是一大杀手锏。

    大家考进大学来都不容易,一旦分数被扣得太低,在学校里就得不到奖学金,连以后考验都会很麻烦,甚至分数要是被扣得太低的话,还得重修一年。

    这种代价,不是他们能承受的起的。

    不过他们也继续学习,毕竟方丘公开授课的机会可不多,或许也就只有这一次,而且方丘公开授课并没有违规,韩兴民凭什么赶他们走?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他们却也只能是敢怒不敢言,一个个面带怒色的准备离开。

    无奈。

    前来围观的学生们迟疑了一下,只能散去。

    望着同学们要离开,方丘顿时就怒了。

    病人不让治,同学学习竟然也不让!

    “这还是高等学府吗?”

    方丘看着韩兴民愤怒质问道,“不允许学生互相交流!不允许传授大家技能!明明是同学之间的互相学习,却要说是非法集会,你们还配做学校的领导吗?”

    “这tm是下课时间,我上学交了学费,连在学校里自由活动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操场是你们的,但是来这里的学生,每一个来学校都交了学费,你凭什么限制他们的人身自由,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与你有何干?”

    “除了欺负学生,你们这些领导还干过什么实事,还tm配留在这个学校吗?”

    “而且,我们学生来学校就是为了学习的,现在是下课时间,身为领导却阻挠学生学习,岂有此理!”

    这一通咒骂。

    字字铿锵有力,说得有理有据。

    韩兴民都听傻了。

    他哪里想到,一个大一的学生,居然敢这么对他说话,就好像大人在教训小孩一样。

    仿佛,俩人的身份颠倒过来了一般。

    那种感觉,很是难受!

    原本,他还想借机好好的教训方丘一顿,可没想到,居然反被方丘给教训了,而且还被教训得狗血淋头。

    这让他感觉,很是不爽,更是难堪。

    这么多学生都看着呢。

    他这个教务处领导的脸,往哪儿放?

    他还没从方丘的大骂声中回过神来,那边原本准备要走的同学们,却反应过来了,也都纷纷的停住脚步,回过头来。

    “对啊,我tm交了学费了,你凭什么限制我们的人生自由?”

    “连法律都管不到的东西,你凭什么管?”

    “我们交了学费,我们是来学习的,你凭什么阻止我们学习?”

    “现在是自由活动时间,我们爱在哪在哪,教务处早就下班了,你现在就是一普通人,凭什么管我们?”

    “你说啊。”

    “你倒是说啊,你凭什么阻挠我们?”

    “拿出你的理由来,要不然我们就不走了。”

    “对,不走了。”

    “大家一起留下,他要是敢扣我们分,我们就游行示威。”

    “我也不走了。”

    ……

    随着愤怒的话声传来。

    原本已经要散去的同学们,竟是又一个一个的走了回来。

    只不过。

    这一次的主角不再是方丘,而是韩兴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