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疯狂的谩骂!
    “你一个小不点,还学着中医的基础知识呢,跑出来应什么战?”

    “孩子,你妈妈叫你回家吃饭!”

    “赶紧来个大师啊,要不然咱们中医就要被这小子坑惨了!”

    “你丢脸不要紧,你打着中医的旗号出去丢脸,就有问题了!”

    “大一学生算什么中医,这才刚入门呢,就打着中医的旗号出来卖弄,你算个什么东西?”

    中医界的人,都异常的愤怒。

    他们怕啊!

    怕方丘给中医丢人。

    而且现在看是绝对要丢人了!

    一个大一的新生,懂什么?

    连大师都不确定能把出来的喜脉,方丘能把得出来?

    显然不能!

    在这些人的眼里,这小子纯粹就是跑出来胡闹的。

    可是胡闹不要紧,要紧的是这一胡闹,就要让整个中医界丢人啊,他怎么担待得起?

    另一边。

    西医界的人,以及那些支持西医的人,却是更加狂妄的大肆嘲讽了起来。

    “哈哈,大一新生,笑得我肚子疼。!”

    “我还以为会是什么大师呢,闹了半天居然是个小不点,小家伙还这么猖狂,中医界全都是这样的人吗?”

    “我看啊,李文博说的没错,中医是真没人了,连大一新生都敢站出来忽悠人。”

    “我倒是觉得,中医这些人都被逼疯了,才搞这么一出,拿个大一的学生出来应战,输了可以说他的学生,根本不算中医,顶多算是学徒,要是赢了,就可以反过来嘲讽咱们西医,说我们连学徒都赢不了。”

    “那也得他能赢才行!”

    “这不就是马前卒吗,专门挑出来送死来的?”

    “那些自诩中医大师的人呢,都跑哪儿去了,居然连站出来应战的勇气都没有。”

    “中医的时代,结束了!”

    各种评论,充斥在“你算根葱”这个小号的第一条微博下。

    谩骂、震惊、愤怒、嘲讽……

    看着这些评论。

    方丘感觉很一阵头大和无辜。

    这不是自己啊!

    他最近也在关注这件事,也一直特别好奇这个神秘的小号到底是谁,会不会是哪一位不出世的大医,或者更厉害的圣手?

    甚至于,方丘一度还想到,要是有圣手出现的话,他一定要去现场观战,然后请圣手帮老头子治伤。

    可是千算万算,方丘都没有算到。

    这个神秘小号。

    居然是他自己!

    这一切的一切,就好像突如其来的地震一般,把他都震得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嘶……”

    深吸一口气。

    方丘实在看不下去了。

    这网络的喷子,实在太厉害了。

    喷的他差点都怀疑人生了。

    最无奈的是。

    他接受不了,自己莫名其妙的就成为了这些喷子攻击的目标。

    正准备关掉手机的时候。

    微博上突然提示,这个神秘小号又有新的动态了。

    眉头一凝。

    方丘赶紧点开查看。

    想要看看,到底是谁在冒充自己的身份,他到底要干什么。

    点开一看。

    方丘现,这个小号居然又布了一条新微博。

    “小将出马,一个顶俩,你算跟葱!a李文博。”

    看到这条微博。

    方丘脸色一沉,额头上顿时冒出几条黑线。

    可就在这时。

    方丘却突然想起了徐妙林说的话。

    好消息?

    约架!

    他赶紧看向徐妙林。

    却见。

    徐妙林刚好放下手机,抬头看向方丘,嘿嘿的笑着,露出一口大白牙。

    这一瞬间。

    方丘彻底明白了。

    这一切,全都是徐妙林搞的。

    这小号是徐妙林注册的,认证信息肯定也是徐妙林弄的。

    徐妙林所谓的约架,就是指这个!!!

    这是要坑死自己啊!

    方丘紧紧的盯着徐妙林,难以置信的问道:“千万不要告诉我,喜脉约战的事,就是你要告诉我的好消息。”

    “没错,就是这个,怎么样,刺激吧?。”

    徐妙林理所当然的笑着说道。

    “老师,你这是要害死我啊!”

    方丘很无语。

    极度无语!

    “哪里害你了,这是为师找的新型教育方法,先拿你试验一下。”

    面对着方丘的苦怨,徐妙林却表现得云淡风轻。

    “哎……”

    方丘不自觉的伸手,一巴掌拍在脑门上,说道,“坑爹的我见过不少,可是从来就没见过老师坑学生的。”

    “那我就做第一人嘛。”

    徐妙林回道。

    闻言。

    方丘彻底无语了。

    怎么就摊上这么个老师,他都有些后悔了!

    事已至此。

    方丘知道已然无力回天。

    虽然不知道徐妙林如何在没有自己资料的情况下帮自己认证的,但是一旦认证上了,就说明官方承认这个号就是他的。

    想否认都不行。

    否认,谁信啊!

    “可是。”

    暗自苦叹一声,方丘说道,“我没学过喜脉,根本就不知道啊,这怎么比?”

    “这个啊,放心。”

    徐妙林淡然一笑,说道,“明天早上,我带你去医院,到时候再教你。”

    “明天?”

    方丘皱了皱眉,问道,“你就对我这么有信心?”

    “这跟对你有没有信心无关。”

    徐妙林嘿嘿一笑,说道,“反正,就算输了丢人的又不是我。”

    闻言。

    方丘彻底无话可说了。

    这坑挖得够彻底的啊!

    同时,方丘真的后悔了,怎么会给自己找了个这样的师父?

    虽说名气在外吧,可这师父做事实在是太坑了!

    还带报名约战的。

    弄得,比监护人的权利都大。

    暗自感慨着,方丘现,徐妙林居然又把手机从裤兜里掏出来,快的摆弄了起来。

    “老师,你不是又在微博吧?”

    方丘赶紧上前。

    “是。”

    徐妙林看也没看方丘,直接应声。

    “您又什么了?”

    方丘赶紧追问,神情有些紧张。

    “也没什么。”

    徐妙林哈哈一笑,收起手机说道,“帮你回骂一个人,敢骂我徐妙林的徒弟,我怎能饶得了他?”

    骂人?

    方丘赶紧掏出手机,登入微博。

    立刻就看到,有人a你算根葱,破口大骂。

    “a你算跟葱,你算什么狗东西,只是一个大一的学生,你拿什么代表中医去应战,不知天高地厚的傻逼,你不自量力就算了,偏偏还要站出来给中医丢人,你这么做对得起你父母吗,你爹妈把你养这么大,是让你狂妄自大的来侮辱中医的吗?”

    见到这条微博。

    方丘的脸色顿时一沉。

    这厮骂得实在是太难听了。

    再看。

    徐妙林转并回复道:“你说话这么难听,也挺对不起我的。”

    看完。

    方丘脸色一变。

    这隐语是你说我对不起父母,我说你骂人对不起我,那我就是你父母。

    完了。

    这下,肯定要激起民愤了。

    果然。

    网络上的键盘侠,见到方丘居然这么横,原本只是愤怒的心绪,顿时就找到了一个泄口。

    无数人疯狂的涌入方丘的微博里,开始破口大骂。

    “毛都没长齐,滚回家吃奶去吧?”

    “真的是,任何人工智能都敌不过你这款天然傻瓜!”

    “我一般不打击人,我打击的都不是人,是你!”

    “傻里傻气又爱装逼的人,看见你我就觉得特么的烦!”

    “没脑子就不要出来显摆了。”

    “你生出来的时候,是被猴子打过吧,一棍下去毁了半张脸外加脑残。”

    “最烦你这种傻逼,天生就的属黄瓜的,欠拍!”

    “你是不是把敌敌畏当可乐,把你哪八毛钱十二近的脑袋喝秀逗了?”

    “我真的不愿意用脚指头鄙视你,是你逼我这么做的。”

    “我怎么在你身上闻到了一股人渣味?”

    “不怕虎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妈的,整个中医界都被你给坑坏了。”

    “我很怀疑,你是不是锤子长在脑壳上了,我都奇怪世博会怎么没喊你去展览?”

    “中医界怎么就跑出来这么一个脓包?”

    “小家伙,你这么吊,你家里人知道吗?”

    ……

    无数疯狂的谩骂。

    就宛如海啸一般,瞬间就席卷了这个认证了方丘身份信息的微博。

    其中。

    大部分都是网络喷子和中医界的人。

    喷子是什么?

    那就是网络上的黑势力。

    谁惹到他们,不被喷到狗血淋头,都不能算完。

    中医界的人也都急眼了。

    在他们眼中。

    方丘布这些微博,就跟傻子没什么俩样,而且一个小小的学生,拿什么代表中医界去跟西医约战?

    当今社会。

    中医本就式微。

    再跑出来这么一个脑残,大家能不火吗?

    万一要是失败了,对式微的中医来说,不是雪上加霜吗?

    不仅仅是中医界的前辈。

    就连不少中医学徒,中医院校的学生,都对方丘大肆开骂。

    “人最重要的要有自知之明,一个学生,你他妈跟西医约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你知道你的做法,会害死多少人吗?”

    “要是输了,你知道有多少中医会失业吗?”

    “华夏传承5ooo年的中医,连国家都大力保护,你他妈一个学中医的学生,居然还敢把中医来糟蹋,你日了狗吧!”

    一潮接一潮的谩骂不停。

    “你算根葱”的第一条微博,评论数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就呈爆趋势,瞬间达到了五万条。

    而且,数量依旧在持续凶猛的增长。

    这边。

    看着这些不断出现的谩骂。

    方丘无奈的看了徐妙林一眼,却现徐妙林一脸淡然,好像整件事都跟他无关似的。

    “这些评论有什么好看的?”

    徐妙林走过来,轻轻拍了拍方丘的肩膀,说道,“走,请你吃饭,给你压压惊。”

    吃饭管什么用!

    要不我请你吃饭,这件事把他弄没有?

    方丘腹诽道。

    无奈。

    事已成定局。

    他还能怎么办?

    他什么都做不了,微博的控制权都还在徐妙林的手里。

    他又不能动手,尊师重道还是必须的。

    而且他感觉徐妙林不可能如此毫无目的的做这么一件事。

    真的失败了,对自己又对他有什么好处!

    他反而有些隐隐的期待,徐妙林到底会怎么安排这一次的约战,真的能让自己在短时间内,完全学会对喜脉诊断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