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开除方丘?
    “已分析,视频是真的。笔趣阁”

    “已验证,图片没有ps。”

    随着微博上著名的视频和图片制作人的出面,整个网络瞬间爆炸。

    “真的,竟然是真的!”

    “哈哈,刚才质疑那些人,这么快就被打脸了,就问你们疼不疼?我就知道中华武术不是一般的牛!”

    “这么说来,江京中医药大学还真是奇葩啊!”

    “我看啊,不如改名叫妖怪大学才好。”

    “江京中医药大学的学生呢,来一个说说真假啊?”

    “我还是怀疑这些视频和图片都是假的。”

    一时间。

    微博上,到处都有人在寻找江京中医药大学的学生,目的就是为了证明一下,这些视频还有图片和文字资料,是不是真的。

    结果。

    找了半天。

    却没有任何一个江京中医药大学的学生站出来。

    良久之后。

    才有人回复。

    “江京中医药大学的人都被你们骂得不敢出头了,这个时候谁还敢说自己是江京中医药大学的学生?”

    这条回复一传开。

    微博上的众人,都很是郁闷。

    谁都没想到。

    他们跑到论坛上一闹,居然就把学生给吓成了这个样子。

    无奈。

    大家只能继续猜测神秘人的真假。

    而这边。

    江京中医药大学的人,的确是不想出头,也不敢出头了。

    方丘应战的消息,在第一时间传遍了整个学校,全校的所有师生全都震惊了。

    就连那些准备去接受挑战的老师们,也全都被方丘给吓傻了。

    谁能想到。

    在微博上公然接受约战的人,居然就在学校了,就生活在他们身边。

    方丘虽然基础实力很强,但是要在喜脉约战中胜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别说是老师了,就算是学校里的同学们,也都不看好方丘。

    都觉得方丘太自不量力。

    认为,方丘在知识竞赛中拿到冠军之后,就目空一切,膨胀了。

    当然。

    仔细说起来。

    也不是他们不愿意支持方丘,毕竟是同校的同学,在心里他们多少也有些偏向于方丘,只是方丘的这个举动实在是太让他们难以理解了。

    要是换成学校里任何一个厉害的老师的话,毫无疑问的全校学生都会绝对支持。

    奈何。

    约战的人是方丘!

    这边。

    江京中医药大学所有人保持沉默。

    可那边。

    其他中医药大学的学生们,则是纷纷现身,加入到了怒斥方丘的阵营之中。

    “早就听说过这个方丘,以前还以为他是个天才,没想到居然是个蠢材。”

    “我也是大一的,我对大一的学业了如指掌,方丘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就凭大一教的这点东西,竟然就敢去约战?”

    “是啊,大一的学生能掌握中医的基础知识就已经很不错了,怎么可能掌握把脉这种技巧?”

    “我们学校也参加了知识竞赛,方丘的表现的确很好,当初还以为他会成为中医界未来的新星呢,现在一看,简直就是个脑残嘛!”

    “我现在都不好意思说我们学校也是知识竞赛中的一个。”

    在各校学生纷纷炮轰方丘的时候。

    之前连续数次败在方丘手下的韩宇轩,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更是忍不住的感慨道:“枉我把你当成对手!”

    “哎……我怎么找了个这样没脑子的对手?”

    “知识竞赛冠军?”

    “方丘,你也不过如此!”

    ……

    江京中医药大学。

    在关闭论坛之后,学校网络部门的人,立刻将论坛异常的事汇报上去,很快的就传到了陈寅生的耳朵里。

    “什么?!!!”

    一个又惊又怒的吼声,在领导办公楼上炸响。

    陈寅生坐在办公桌后面的转椅上,憋得一脸猪肝色,眼中更是瞬间迸出数条血丝,一口气,差点没憋过去。

    “方丘!我操你大爷!!!”

    陈寅生缓过气来,张口怒吼道。

    因为喜脉约战这件事再加上张新明的事情。

    他最近,已经非常的烦心了。

    又要顾老师又要顾学生,甚至连方丘他都没心情去管了。

    可如今。

    听到网络部门的人汇报来的情况,他气急攻心。

    他是万万没有想到。

    接受约战的,居然是方丘!

    就宛如梦魇一般。

    听到方丘这个名字的时候,陈寅生心里都会忍不住的慌跳。

    本以为方丘是学校福星,现在看来就是t灾祸!

    只要有人提到方丘,就肯定有事,全是坏事!

    即便心中早就把方丘归在了扫把星一类,可是陈寅生打死也想不到,这一次方丘居然搞了这么大一件事。

    全网震动。

    而且,网民都闹到学校论坛来了。

    这下完了!

    江京中医药大学,彻底完了!

    以后在中医界可还怎么混呐?

    “你。”

    气了半晌,陈寅生这才抬起头来,看着站在办公桌前,一直没有说话的人,下令道:“马上给我去通知全校的所有领导,只要是副院长级别以上的,包括副院长在内,所有人立刻给我过来开会!!!”

    见到陈寅生这么愤怒。

    来人哪里还敢再做逗留,立刻就跑出办公室,通知各领导去了。

    人一走。

    陈寅生立刻站起身来。

    情不自禁的捏着拳头,狠狠一拳砸在办公桌上。

    他怒啊!

    怒不可遏!

    “方丘,你是要鱼死网破,把整个江京中医药大学都给搭进去,是吗?”

    愤怒的吼声,自陈寅生的喉咙中爆出来。

    他知道。

    这件事,一定是方丘故意搞出来要跟他做对的。

    不让治病,不让公开课,去掉一切奖励和奖学金,所以就如此报复他和学校!

    最为关键的是。

    微博认证信息,还点名了是江京中医药大学的学生。

    方丘,你t真够狠的!

    这不是鱼死网破是什么?

    这一刻。

    陈寅生突然有些后悔了。

    后悔如此逼迫方丘。

    或许,他对方丘好一些,方丘就不会搞出这种事来。

    奈何。

    事已至此。

    想阻止,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因此,陈寅生对方丘的恨意,倍数增长。

    “你等着,你给我等着!”

    陈寅生狠狠一挥拳,面色铁青的怒吼道:“我不处理你,我就不叫陈寅生!”

    半小时后。

    所有已经下班回家的各院系、各部门领导,全部到场。

    领导办公楼,会议室里。

    大家整齐的落坐,等待着陈寅生。

    因为这件事情已经传开的缘故,在坐的领导中有近乎一般的人都知道,在等待陈寅生的时候,他们每一个人的神色都极为严峻。

    他们中绝大部分人,都是有着真才实学的中医。

    在他们看来。

    这场约战,方丘绝对不可能赢。

    大一的学生,挑战脉诊验孕,这可能吗?

    根本不可能!

    别说是大一学生,就算是他们自己,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另外一般对这件事并不了解的人。

    则是不停的转目四望,看着周围人那严峻的神情,一个个都一脸懵逼,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气氛居然如此的凝重。

    稍许。

    陈寅生来到。

    在其身后,跟着两名工作人员。

    一到办公室。

    那两名工作人员就立刻跑向投影仪。

    陈寅生则是撑着那极为难看的脸色,直接在主席位上坐了下来,双眼死死的盯着大屏幕。

    众人也转头看向大屏幕。

    这时。

    在两名工作人员的操控下,大屏幕上立刻显示出了微博的登6界面,登6微博后,立刻就搜索进入“你算根葱”的微博主页。

    提前接受到了陈寅生的指示,工作人员特意的向在坐的所有领导,展示了这个认证账号,以及方丘的所有言。

    这一看。

    “嘶”

    众人顿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再看那些微博留言,近十万条评论,数万条转,居然连一句好话都没有,全都在骂。

    其中,甚至还有骂江京中医药大学的。

    望着眼前的一切。

    所有领导们,脸色都变了。

    那些不知实情的领导,此刻也全都傻眼了。

    “都说说,怎么办?”

    等大家看完,陈寅生张口问道。

    会议室里。

    大家都沉默了,都不在的该怎么办。

    连副校长都不知道怎么办,他们又怎么能知道?

    谁也没想到,方丘居然胆大到了这个地步,作为一个新生,竟然敢在微博上跟人约战!

    就连齐开文,都愣住了。

    他哪里想得到,方丘居然这么牛逼,这才学了几个月,就敢去应战。

    当然。

    包括齐开文在内。

    在场没有任何一个人相信方丘能赢。

    “说话!”

    陈寅生怒喝。

    他把所有人叫来就是开会想办法的,都不说话,那还开什么会?

    “我有一个提议。”

    一名副院长张口,说道,“开除!”

    众人一凝。

    这名副院长继续补充道,“只要把这个叫方丘的学生开除,那么这件事情就是他自己的事,与我们学校无关了。”

    不少领导点头。

    他们都不希望,因为一个学生毁掉学校的荣誉。

    开除,是最好的办法。

    这边。

    陈寅生还没表态,齐开文就立刻站起身来,坚决的说道:“不行!”

    一时间。

    所有人看向齐开文。

    大家心里都暗想,方丘是中医学院的学生,成绩也很不错,身为院长的齐开文当然会护着他。

    可现在不是护的时候啊!

    方丘这举动都要把江中医给坑死了!

    “这个方法不可行!”

    扫望着在坐的领导,齐开文义正言辞的说道:“要是在这个时候把方丘开除的话,岂不是落人口实了,谁看都会觉得学校是急于撇清和方丘之间的关系,你们说这会让其他学生怎么想,会让中医界的人怎么想,会让其他学校的人怎么想?”

    众人一听。

    齐开文说的倒也没错。

    只是,不开除的话,又能怎么办?

    “那你说怎么办!”

    陈寅生转目盯着齐开文,冷冷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