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时间,地点,已定!
    时间过得很快。

    一上午的时间,转眼即逝。

    在这段时间里。

    方丘和徐妙林给排队做检查的孕妇们看完之后,又转到了妇科,在徐妙林提前打过招呼的情况下,俩人走到哪儿都是一路开绿灯。

    甚至于,医院还派遣了一名医师尾随在俩人的身边,走到哪里都给人介绍,俩人是非常厉害的中医,是来免费把脉的。

    大家一听。

    这种好事,怎能错过?

    顿时,就有许多人前来把脉。

    可这边。

    方丘却是很疑惑。

    “徐老师,我很费解啊。”

    一连把了好几个都是正常脉象之后,方丘才转头对着徐妙林说道:“去妇产科我明白,可是咱们来在和妇科干嘛?”

    “把脉啊,还能干啥?”

    徐妙林白了方丘一眼。

    无奈。

    方丘继续把脉。

    妇科这边,人流量很大,有年轻的也有中年的。

    方丘也不知道徐妙林到底打的什么心思,反正一摸到正常脉象,就全推给徐妙林。

    结果。

    徐妙林却是让方丘大大的开了眼界。

    方丘还是第一次看到。

    徐妙林,居然这么能说。

    几乎每一个把脉的女人,经他的手之后,都是喜笑颜开,特别欢喜。

    感觉,就好像是在明目张胆的搭讪一般。

    不过,仔细一听。

    徐妙林倒也没说什么出格的话,只是告诉这些女人,平时该注意些什么,如何养颜美白之类的,那妙语连珠的样子,简直比女人还懂女人。

    方丘那叫一个无语。

    平日里话都不多的徐妙林,怎么一到了妇科就停不下来了?

    来妇科,不会是为了以公谋私吧?

    就在方丘心中暗暗猜测的时候。

    一个约莫二十来岁的女孩,走到诊桌前坐了下来。

    方丘把脉。

    “咦?”

    把脉的时候,方丘惊讶的看了女孩一眼。

    他感觉到,这个女孩的脉象中有细微的滑脉。

    “恭喜,你怀孕了。”

    确定脉象之后,方丘直接张口说道。

    “啊?”

    女孩一愣,赶忙问道:“真的?”

    “我月经确实来的晚了,但是我验孕没验出来啊?”

    女孩很疑惑。

    “恭喜你。”

    方丘很肯定的点点头,说道:“你真的怀孕了。”

    “这个……”

    女孩有些着急的说道:“我真的没验出来啊,而且我是来看我的例假为什么来晚了的,没有来验孕啊。”

    这话一出。

    方丘顿时就愣住了,没怀孕?

    可他把脉把出来就是喜脉啊!

    这边。

    听到俩人的对话,徐妙林立刻说道:“来,让我看看。”

    女孩有些着急了。

    看着方丘,一脸急得通红。

    她只是来看个病,怎么就突然怀孕了?

    而且,她年纪还不大,也没结婚呢,这事要是传出去,清白可就没了。

    “别急,我给你看看。”

    徐妙林赶紧上前安慰,说道,“这个喜脉,很容易看走眼的,我再给你检查一下。”

    说着。

    徐妙林立刻上手。

    把完脉以后,突然一笑,问道:“你多久没来例假了?”

    “一个月零十天。”

    女孩想了想,回道。

    “恩,以往来的正常吗?会不会偶尔出现延后或者提前的情况?”

    徐妙林继续询问。

    “不正常。”

    (本章未完,请翻页)

    女孩回道:“每个月都会延后几天,但都没有这次这么长。”

    “最近行房事了吗?”

    徐妙林再问。

    女孩脸一红,赶紧摇头说道:“没有。”

    “恩,你这个情况,不是怀孕。”

    徐妙林笑着说道:“近几天就会来例假,晚上注意休息和饮食,不要喝冷饮,另外你血虚,多喝点红糖水补补。”

    “呼……”

    闻言,女孩顿时松了一大口气,说道:“谢谢你,医生。”

    “没事。”

    徐妙林微笑点头。

    女孩又感谢了一声,然后恶狠狠的瞪了方丘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见状。

    方丘不禁苦笑。

    他刚才的确摸到滑脉了。

    虽然那种感觉很细微,但也是确确实实存在的。

    这怎么就不是怀孕了呢?

    “徐老师?”

    女孩一走,方丘赶紧问道,“我明明摸到了滑脉啊,这是怎么回事?”

    “小子,知道为啥让你来这了吧,滑脉不一定代表怀孕!”

    徐妙林得意的说道,“但怀孕一定是滑脉,女性来例假之前,也很有可能会出现滑脉。”

    “所谓“平人脉滑营卫丰”,就是说正常人的滑脉,说明营卫丰盛,是健康的表现。”

    “女人在经期或者行经前后的三天内、两次月经的中间,即排卵期的时候,都可能会出现滑脉,所以不可单凭脉象判断怀孕。”

    方丘一愣。

    要是这么说起来的话,那喜脉可就比想像中的复杂多了。

    “那这要怎么判定?”

    他赶紧问道。

    “你傻啊?”

    徐妙林白了方丘一眼,说道,“望、闻、问、切,你光切有个屁用。”

    “你得问,最近有没有房事,没房事怀个屁的孕啊?”

    “同时,也还要从例假是否正常,还要把脉看看对方身体是不是健康,等等的综合因素来判断。”

    方丘尴尬了。

    确实光想着切脉了。

    望闻问切,就是中医最基本,也是最核心的诊法。

    平日里,他已经习惯了四诊的套路,今天是抱着学习的心态来的,一时间也就望了从医师的角度来诊断,再加上诊断喜脉的难度远远超出了方丘的想想,这才叫他一不小心,碰了个瓷。

    “好了,继续吧。”

    徐妙林说道。

    这一整天。

    徐妙林都放手给方丘去做,遇到问题的时候,就当场解释和指点,方丘学到的也越来越多。

    一转眼。

    就到了医院下班的时间。

    “今天就到这吧,咱们明天继续。”

    徐妙林收拾东西,带着方丘离开市中心医院。

    晚上。

    平静了一整天的微博。

    又再次骚动了起来。

    在万众期待中,李文博正式公布了约战地点。

    “时间:下午两点。地点:中丰大厦二十一楼,第三会议室,介于广大网友的关注,本此约战将进行全程同步直播@你算根葱。”

    这条微波一发出。

    立刻就引来了无数人的关注。

    而与此同时。

    刚回到学校的方丘,收到了微博发来的短信提示。

    点开微博一看。

    方丘想都没想,就立刻转发,回复道:“哦了!”

    随着方丘的回复。

    网民们,顿时就激动了起来。

    对于支持西医的人来说,斩断中医证明西医的时候,终于是要来了。

    而那些支持中医的人,则是纷纷吐槽。

    没有任何人愿意承认方丘的中医身份,在他们看来,方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丘必输无疑,中医要被方丘给糟蹋了。

    至于围观群众,则是心情激动。

    闹了这么久。

    终于不再打嘴炮了。

    终于来实锤了。

    虽然都抱着看戏的心态,但毕竟都是华夏人,大家也真的很想见识一下,中医是否真的如传说中的那般神奇。

    当然。

    虽然平日里大家看的都是西医,但是在约战这件事情上,围观群众们的心里,还是有些偏向于中医的。

    至少,中医是自家的东西,是国粹!

    毫无疑问。

    随着热议的持续扩散。

    对于喜脉约战这件事,关注的人也越来越多。

    大家都非常的期待约战到来的那一天。

    ……

    第二天。

    方丘继续跟着徐妙林,到市中心医院去学习。

    整整一天时间,全都花在了学习喜脉的诊断上。

    以徐妙林的话来说。

    本来,喜脉并不难。

    难的是,分辨各种脉诊的情况。

    因为在脉诊中,不少女性的脉象都是滑脉,要从这些脉象中的细微之处,完全的判定是否怀孕,才是最困难的。

    当然。

    徐妙林也会在合适的时机,给方丘进行仔细的讲解,让方丘将脉象的细微之处,一一掌握。

    只有这样,在约战中获胜的把握才会更大。

    毕竟。

    李文博可不是省油的灯。

    既然搞出了这么大的一件事,那他就一定会想尽各种方法来刁难方丘,在孕妇中隐藏一些没有怀孕的人,是肯定的。

    而对于方丘来说,要想过李文博这一关,并没有什么捷径可走,唯一的办法就是学习和经验。

    这也是徐妙林带方丘去中心医院妇产科和妇科的缘故。

    虽然时间很短。

    但胜在人数众多。

    而且方丘也学得很快。

    再加上徐妙林的从旁教导,方丘的经验越来越老道。

    这一整天的学习下来,方丘才真正的有了把握。

    而不是两眼一摸黑的懵懂无知。

    下班。

    徐妙林跟方丘走出医院。

    “两天的学习结束了。”

    站在医院大门前,徐妙林深吸一口气,说道,“这两天,可把我累了个半死,能教的也全都教给你了,剩下的就全靠你了。”

    “这就完了?”

    方丘一脸愕然的望着徐妙林。

    “要不然呢?”

    徐妙林瞥了方丘一眼,说道,“关于喜脉,你都差不多学全了,就算再来,也只能是浪费时间跟精力而已,只要你将这两天学习到的牢牢记住,就足够了。”

    说实话,方丘的吸收和消化能力实在让他吃惊。

    本以为得三天才能彻底让他掌握,结果两天就完事了。

    学生这么厉害,弄得他这个老师没什么存在感似得。

    “徐老师,你这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方丘苦笑,说道:“这战也是你约的,说好了教我,就只教这两天,到时候我要是输了,那丢的还不是你的脸?”

    “怎么丢我脸了?”

    徐妙林双眼一瞪,说道,“约战的是你,丢人是你的,荣誉也是你的,输赢跟我有啥关系?”

    方丘:“……”

    不是你帮我约的吗??

    “劳逸结合,才是大道。”

    徐妙林嘿嘿一笑,说道,“你小子,最好就是好好的吃喝一顿,以后说不定就没啥机会了,趁着还有一天时间,好好过吧。”

    “你就不能说点好话?”

    方丘无奈摇头,嘟囔道,“搞的一副,我就只能活一天的样子。”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