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中医伪科学!
    “多吃点,以后可就没机会吃了!你个吃货!”

    “我怎么觉得你突然变聪明了,趁着最后一个机会,好好吃一顿,以后你想吃可都没人卖给你了。”

    “你瞅你那个损色,还吃烤鸭呢,臭不要脸的玩意儿!”

    “我就欣赏你这种,用扯蛋的态度,面对操蛋人生的人!”

    显然。

    微博上大多数人都不是帝都人。

    因此,大家都以为方丘这是在变相的炫耀。

    在这种情况下,方丘不被嘲讽,不被大骂都不可能!

    然而。

    就在大家纷纷嘲讽谩骂的时候。

    方丘却已经离开全聚德,坐上了出租车。

    “去天-安门!”

    一上车,方丘就直接张口。

    天-安门。

    坐落在华夏帝都市的中心,故宫的南端。

    天-安门是什么?

    是华夏,是国徽!

    来到帝都,怎能不去天-安门?

    对方丘来说。

    他这次过来,或许也就只有这一天的时间,所以他必须要牢牢的把握住,把该做的该看的都给看一遍。

    来到天-安门广场。

    下车。

    望着前方,那宏伟的建筑,望着那熙熙攘攘的人群,望着竖立在广场上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望着悬挂在天-安门上的主席像,望着那高空中,随风飘扬的五星红旗,望着天-安门前那宽阔的护城河。

    方丘一时,怔住了。

    心中突然就生出来一中,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

    仿佛,自己很渺小。

    于这天地,很渺小、于这广场,很渺小,于先辈烈士,更加渺小!

    良久。

    “呼……”

    方丘才深深的吸了一大口气,朝着人民英雄纪念碑走去。

    这是华夏为纪念近现代史上的革命烈士而修建的纪念碑。

    来到碑前。

    方丘举头望去。

    “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三十年以来,在人抿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又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望着石碑上的“三个永垂不朽”碑文。

    方丘心绪触动,眼眶微红。

    完全无视周围密密麻麻的人流,挺直身子,对着纪念碑,敬礼!

    敬所有的先辈。

    是他们,用他们的鲜血,铸成的华夏!

    没有他们,就没有华夏的今天!

    礼毕!

    方丘掏出手机,拍下人民英雄纪念碑的照片,发到微博上。

    这一次。

    他并没有发文字,只发了一张照片。

    什么也没说。

    可即便如此。

    却依旧引来了无数人的讥讽。

    “怎么?以为打着爱国情怀这张牌,大家就不会骂你了?”

    “你有什么资格站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

    “你很爱国吗?要是真的爱国,你为什么一定要亲手毁掉中医,毁掉我们的国之瑰宝?”

    “一边做着不爱国的事,一边又说着自己爱国,真无耻!”

    “其心可诛!”

    ……

    方丘看着这些谩骂声,苦笑着摇摇头。

    虽然谩骂声不少。

    但是出奇的,他的这条照片微博很快的就被点赞了数千次,是他所有微博中点赞数最高的。

    当然。

    大家赞的是人民英雄纪念碑,并非方丘。

    时间在大家期待的焦躁中一点点过去。

    下午一点半。

    一名身材消瘦,穿着灰色西服,戴着眼镜的青年男子,出现在中丰大厦二十一楼的第三会议室里。

    仔细看去。

    此人面容清瘦,身形苗条,留着一头板寸,给人一种很有活力的感觉。

    他,就是李文博。

    会议室里。

    一切早已经准备就绪。

    会议室的四边,都有摄像头的存在。

    俨然一副,全程全景直播的驾驶。

    眼看时间还没到。

    李文博坐下的同时,用笔记本电脑打开直播平台,先行直播了起来。

    开启直播的同时。

    李文博把直播的网页链接,利用微博分享了出去。

    很快。

    直播间里就聚集了数万观众。

    而且,人数还在不停的飙升。

    “大家好,我是李文博。”

    坐在电脑前,李文博轻轻咳嗽几声,然后一边看着自己直播的画面,一边介绍道,“我现在就在中丰大厦,关于约战的一切事宜都已经准备完毕,现在就等着那个名叫方丘的中医小子来了。”

    “相信大家也跟我一样,都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打方丘同学的脸了,对吧?”

    一边说着。

    李文博一边从随身带的手提包里,拿出两瓶不同牌子的润喉饮料,以及一瓶牛奶,摆在身前。

    毫无疑问。

    这牛奶和饮料,都是李文博自己接的广告。

    显然。

    视频植入广告跟微博广告不一样。

    更何况,今天还是约战的日子,关注约战的人多得都数不过来,跟当今爆火的电视节目也都得一拼。

    也正是因此,专程找李文博打广告的人,不计其数。

    不过。

    李文博并没有选择太多,选来的也都是不需要做口头广告的,只需要植入在直播画面中就行。

    可即便如此。

    单广告费,李文博就收到了上百万,正好跟他赌的一百万打平。

    在李文博而言。

    他还是第一次觉得钱这么好赚。

    他日夜加班加点的工作,一个月下来,也就万把块钱,就算一分钱不花,得存上9年,才能存到百万。

    可如今。

    只是稍微接了几个广告赞助,随随便便的就赚了一百多万!

    一想到那一沓沓的钞票跟流水一样,不停的涌入自己的口袋,李文博就打心底里觉得,这次跟中医撕逼约战就是他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情。

    以科学战胜伪科学!

    要不了多久,等方丘一到,在约战中狠狠的打方丘的脸,再狠狠的打中医的脸之后,他李文博的名气就会大涨。

    将来,也必然是名利双收!

    “好了,我先为大家介绍一下这次的直播过程。”

    眼看直播间的观看人数,越来越多,已经上升到了近十万的程度,李文博心头一动,赶紧张口介绍道,“首先要感谢第一直播平台,为我们本次的直播进行赞助,第一直播平台,是以全方位三百六十度的3d直播引领直播潮流的一流直播平台,其中除了有游戏主播、娱乐主播之外,还有许多大型体育赛事,以及大型活动的现场直播。”

    显然,这一段是广告。

    为了把李文博请来直播,这个逗客直播平台,也花了不少钱,甚至整个直播现场都是由他们来布置的。

    “大家可以播页面的上方,有直播流切换按键,通过切换直播流,大家可以清楚的看到现场发生的每一件事,以及每一个细微的细节。”

    念完广告,李文博脸不红心不跳的继续说道,“在这间即将进行比赛的会议室里,一共安装了有十二个摄像头,整个直播过程,这十二个摄像头都会固定,另外还会有一个可移动的主摄像头,大家可以通过不同的摄像角度来观看今天的直播。”

    “好了。”

    李文博看了看时间,笑着说道,“现在距离比赛开始还有一些时间,小方同学还没有露面,既然大家这么热情,那我就给大家先评价一下所谓的中医。”

    这话一出。

    直播视频上,顿时就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弹幕。

    有催促的,也有咒骂的。

    但李文博并没有看。

    反而自顾的张口说道,“我跟大家一样,都是华夏人,我也认为中医是华夏传承5000年的瑰宝,但是有多少人想过,中医是出现于5000年之前,经过这5000年的传承,谁敢说中华医发展得越来越强大了?谁敢说中医没有退步?”

    “就连当今中医界的大师,也不敢这么说。”

    “他们为什么不敢这么说,是因为在5000年的传承中,中医技术已经流失了许多,现在的中医不过是一些残书断篇而已。”

    说到这里。

    李文博冷笑一声,眼看着直播越来越火,当即继续张口说道:“我做这么一个比喻,5000年前中医和铸造术,是我们华夏大地上最为先进的技术,那么5000年后的今天呢,铸造术早已更新换代,现在还用5000年前的铸造术,会被人说成是傻子,那么没有进步反而倒退、流失的中医又算什么?”

    “拿5000年前的东西,来跟现代科学比?”

    “简直是以卵击石!”

    “中医,自古以来就一直被人质疑和否认,我李文博绝对不是第一个。”

    “比如,历史上反对中医最为激烈的十大名人。”

    “第一位,郭沫若!”

    “郭沫若宁死也不请教中医,因为他觉得若不如此便对不住他所受的教育,他还绝对化的说过:中医和他无怨,一直到死那一天,他也决不会麻烦华夏郎中!”

    “第二位,严复。”

    “他说中医缺乏实际观察和逻辑推理,并将中医药归为风水、星相一类的方术。”

    “第三位,梁漱溟。”

    “他说:华夏说有医学,其实还是手艺,十个医生有十种不同的药方,并且可以十分悬殊,因为所治的病同能治的药,都是没有客观凭准的。”

    ……

    一口气说了半天。

    李文博才长长的吐出口气,说道,“正如这些前辈先烈所说的一样,我认为中医骨子里是巫医继承下来的,从来没有科学,全都是靠混人试来试去试到今天,就算是瞎猫碰上死耗资也能治几种病吧。”

    “有没有副作用,不知道!”

    “因为中药从来不写副作用,是不是没有副作用?”

    “当然不是,因为它就是伪科学,没有药检。”

    ……

    一直说到一点五十分。

    李文博才停了下来,喝了一大口水。

    “还有十分钟。”

    看了看时间,李文博说道:“不知道,小方同学敢不敢来,大家就这么干等着也不是个事,反正课也讲完了,来我们发个微博,召唤一下这位小方同学。”

    说罢。

    李文博直接用手机登陆微博。

    “@你算根葱,小方同学,你是不是不敢来了,怎么这时间都快到了,还没看见你人影呢?”

    微博发出去。

    没多久。

    微博提示音响起。

    正在直拨的李文博,拿起手机,当着所有观众的面打开微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