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恭喜,是喜脉!
    这边,看完钱后,李文博又对着方丘说道:“这百分之八十,指的是二十人中的孕妇,你能找到百分之八十的孕妇,就算你赢,如何?”

    “可以。”

    方丘嘿嘿一笑,点头说道:“这钱,你就先帮我保管着,一会可别忘了给我啊。”

    闻言。

    李文博脸色一沉,心中怒起。

    而这边,看直播的观众们全都无语。

    “开始吧。”

    在方丘肆无忌惮的调笑下,李文博冷笑着说道。

    先让你蹦跶几下,等下跳得越高摔得越重!

    话声刚落。

    会议室房门一开。

    工作人员立刻引导一名女士从门外走了进来。

    举目望去,这个女人戴着医用口罩,看上去约莫有三十来岁的样子,身材不胖也不瘦。

    进入会议室。

    这女人也不迟疑,直接就来到茶桌前,在公证人员和方丘中间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第一个人来了。”

    李文博不屑的瞥了方丘一眼,问道:“方同学,你准备好了吗?”

    眼看进入正题了。

    所有观看直播的人,都屏气凝神,难免有些紧张了起来。

    闹了这么多天。

    等的不就是这个时候吗?

    在这场万人瞩目的约战中。

    方丘,到底能不能把脉把准?

    而主动弄起这一出约战戏码的李文博,又真的能赢吗?

    这一刻。

    所有人都在暗自猜测。

    虽然大家都知道方丘一定会输,但是在结果没有出来之前,大家也都不敢太过笃定。

    “开始吧。”

    面对李文博的冷笑,方丘一脸淡然的说道。

    “好!”

    李文博点点头,眼看方丘要出手把脉的时候,突然就笑了起来,一边笑着一边戏谑的问道:“方同学,要不然你先给我把把脉,看看我是不是也是喜脉?”

    “你没怀孕。”

    方丘面无表情的瞥了李文博一眼,然后伸手指着脑袋说道,“你这里发育得不健全,怀不了孕!”

    这话一出。

    李文博的脸色立刻就变得难看了起来。

    本想借机调戏一下方丘,可没想到,方丘居然硬生生的怼了回来,而且骂人还不带脏字,这让他很是不爽,想发火却碍于直播,想怼回去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无奈。

    只得作罢。

    正在观看直播的观众却全都乐了。

    方丘这嘴,还真是够毒的!

    脑子发育不全?这不是骂李文博脑残吗!

    “别说废话,开始吧。”

    见到直播间瞬间爆起的弹幕,李文博脸色一冷,寒声说道。

    方丘也不迟疑。

    直接伸手,搭在第一个女人的手腕寸口,开始把脉。

    不仅仅是在场的观众。

    就连正在观看直播的人,都在这一刻屏气凝神,谁也不敢出声,仿佛就在现场一般。

    李文博也同样。

    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方丘,什么话也不说。

    眼前。

    方丘把完右手把左手。

    半分钟后。

    “你没有怀孕。”

    方丘收手直接说道。

    他并没有把出来喜脉,就算用上绝对手感,也没有一丁点滑脉的感觉,所以很肯定的排除了怀孕的情况。

    直播间里。

    大家显然都没想到方丘居然这么快。

    只用了半分钟时间就做出了结论,这不应该吧?

    原本就不看好方丘的大家,现在更加怀疑方丘的水平。

    要真能一分钟就能把出怀孕与否。

    那还做什么西医检查?

    不是浪费时间吗?

    在众人满满的质疑间。

    方丘转目看向公证人员。

    “请宣布结果。”

    李文博也看向公证人员。

    闻言。

    公证员刘玉芬,让第一位女士在背对摄像头的地方摘下口罩,然后从那二十份医院给出的资料中寻找出这个女人的检查报告,对比了一下身份证和医院的检查报告之后,才返回原位。

    “经查证,医院检查结果报道单显示这位女士确实没有怀孕。”

    公证员立刻宣布。

    呼——

    闻言,所有关注着这场比赛的中医、以及支持中医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

    至少没有他们想像中败得那么惨。

    能对一题,是一题吧!

    相较于中医支持者的心情,那些本身就是西医,以及支持西医的人,则都一个个的摇头撇嘴。

    这小子,是蒙的吧?

    光看体型我也看得出来,别说把脉了,让我上去也能蒙对几个。

    肯定是蒙的。

    会议室里。

    咦?

    见方丘第一个就答对,李文博也暗暗的惊疑了一下。

    居然答对了?

    没想到,这个小子的运气还挺好。

    这把喜脉,不怀孕当然好蒙。

    且就先让你对一题,等到了真的孕妇来,我看你还怎么蒙。

    心念及此。

    李文博立刻说道:“有请下一位。”

    话声落。

    一名身材有些胖的女人,自会议室外走了进来。

    大家能从手机屏幕上看到这女人的小腹,却是有些隆起。

    看上去,小肚子虽然不算大,但也不小,给人一种很像是怀孕的感觉。

    这人一出现。

    直播间里,大家立刻就讨论了起来。

    有人说这女人肯定怀孕了,也有人说这是假的,肯定没怀孕。

    当然。

    方丘是看不到弹幕的。

    跟上一个一样。

    第二个女人一进来,就直接走上前来坐下。

    方丘开始把脉。

    一分钟后。

    把脉完毕。

    方丘笑了笑,对着这个女人说道:“你的脾脏有点虚弱,注意运动减肥,排湿排寒。”

    女人好奇的看着方丘。

    “你也没有怀孕。”

    方丘肯定说道。

    女人一愣。

    这时。

    “请公证。”

    李文博的话声传来。

    公证员立刻对第二个女人进行公证。

    稍许。

    “经查证,这位女士的确没有怀孕。”

    公证员宣布。

    这一下。

    大家有点惊了。

    连续两个,方丘居然都答对了。

    这真是靠蒙的吗?

    虽然心中还是认定方丘会输,但是在这一刻,大家都觉得这个约战比赛,好像开始有点意思了。

    至少,局势并未如同大家想像的那般,从一开始就一边倒!

    至少方丘对了两个没怀孕的。

    更为重要的是。

    这第二个女人,显然不光光是看外表来蒙了,看样子确实是把脉把出来的,而且不也罢出其他的症状来了吗?

    李文博却依旧不以为然。

    在他看来。

    这小子肯定还是蒙的。

    虽然这个女人很像是怀孕的样子,但是只要不傻的人,都应该知道他不会寻找这么容易判定怀孕的人来参加这场比赛,因此他觉得方丘应该就是拿准了他的这种心理,所以才蒙对了。

    若是换作另外一个女人,方丘肯定答错。

    “继续,下一位。”

    李文博冷笑一声,喊道。

    话声落下。

    第三位女士,从门外走来。

    这人一出现,直播间立刻就轰动了。

    弹幕其飞,无数人大刷特刷。

    因为,这个女人虽然带着口罩,但一看就知道长得很漂亮,而且穿着知性,完全符合华夏人的审美。

    一时间。

    直播间里,很多男性朋友都很激动,都认为这次的直播来的值了。

    虽然前两位女士并不惹眼。

    但是,这位女士一出现,立马就让人生出一种,赛场变成t台的感觉。

    实在太养眼了。

    与直播间的观众一样。

    方丘和李文博,也在同时朝这个女人看去。

    从上到下打量间。

    方丘发现,这个女人小腹平坦,看上去根本就没有一丁点怀孕的迹象。

    李文博除了显露出对这个女人的欣赏之情以外,没有显露出其他的任何情绪,就好像生怕方丘从他的神情里看出什么来似的。

    这个女的确实漂亮。

    当时他见过。

    女人戴着口罩。

    走到茶桌前坐下,将那洁白如玉的手伸到方丘面前。

    方丘把脉。

    仔细感应着脉象的同时,眉头微微一动。

    “是滑脉。”

    感应到脉象,方丘说道:“喜脉,一定是滑脉。”

    这话一出。

    直播间里的观众们,顿时都纷纷的疑问了起来。

    喜脉一定是滑脉?

    难道,真把出喜脉来了?

    这女人身材这么好,不会真的怀孕了吧?

    李文博蔑视的看了一眼方丘,什么话也没说。

    一分钟后。

    “脉象正常,没有疾病。”

    方丘收手,问道:“你最近一次行房是在什么时候?”

    “两个月前。”

    女人答道。

    “恩,近几个月例假正常不正常?”

    方丘继续询问。

    “挺正常的。”

    女人回道。

    “最近,有没有来例假?”

    方丘再问。

    “没有。”

    女人答道。

    “这就对了。”

    方丘微微一笑,张口说道:“恭喜你,怀孕了,是喜脉。”

    就在这时。

    “等等!”

    李文博眉头一挑,盯着方丘说道,“你这全靠问啊,根本就不是把脉,要按你这么弄的话,怎么证明中医能把出喜脉来?”

    “什么是中医?”

    方丘丝毫不怯的与李文博对视着,说道:“在中医中,望、闻、问、切四诊就是中医的基础,我之所以问,是在切脉的基础上询问的,你难道没听见?”

    “听见什么?”

    李文博一愣。

    “一开始,我就已经把出了喜脉,这难道还不能证明我是靠把脉把出来的?而这问诊,不过是在我已经把出喜脉的前提下,通过询问来确定结果而已。”

    说到这里,方丘白了李文博一眼,继续补充道,“我又不是直接就问出来的,你要是否定喜脉,那你自己问问试试,看看能蒙对你个怀孕的?”

    李文博一怔。

    想要反驳,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方丘的做法,的确跟他预想的不一样,已经超出了他预定的范围,但是方丘说的也没错,他的确是先把出喜脉,通过问诊确定的结果。

    这能不算吗?

    显然不能!

    心念及此,李文博很无语的冷声说道:“反正是伪科学,我就不信你还能再问出几个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