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英雄出少年!
    直播间内。

    满屏的666刷得飞起。

    游走在西医和中医之间的围观群众们,都觉得方丘这一手实在是很厉害,所以一个个都由衷的惊叹出声。

    现场。

    李文博也愣住了。

    听到公证员的宣布。

    再看了看方丘那一脸淡然的神情。

    他眼皮一跳,心中竟是闪过一丝担忧。

    从一开始。

    他就是抱着百分之百会胜利的信念来的,因为他打心底里不相信中医能把出喜脉,他打心底里坚信中医就是伪科学!

    之所以坚信,并不是一朝一夕的看法,而是从怀疑一步一步的查证到如今的。

    经过了无数次的搜证。

    他才从怀疑中医是伪科学,走到认定中医是伪科学这一步。

    但是今天一个小子给他来了当头一棒!

    “蒙的,肯定是蒙的!”

    回想自己质疑中医这一路,李文博心中的担忧立刻就消失了。

    科学。

    他相信科学。

    他相信他一直以来坚持的观念。

    中医就是伪科学!

    “有请下一位!”

    再次坚定信念后他立刻喊道。

    下一刻。

    第六位女士被引进进会议室。

    在公证员的公证,以及所有观看视频直播的观众的关注下,方丘继续把脉。

    一分钟后。

    “不是喜脉,你没有怀孕。”

    方丘说出脉诊结论。

    “经查证,这位女士没有怀孕。”

    公证人员也公证过后宣布公证结果。

    连续六个了!

    全对!

    这下,中医以及中医的支持者,对方丘更有信心了。

    原本不认可方丘是中医,甚至在网上对方丘不知天高地厚破口大骂的人,现在也开始正视方丘了。

    好像没有想象的那么差。

    而且还出奇的厉害!

    看来不是脑残啊?

    有点艺高人大胆的意思。

    不由的他们都开始在直播间里维护起了方丘。

    “有请下一位。”

    李文博的话声再次传来,脸上已经没有任何表情。

    第七名女士出现。

    依旧带着口罩。

    茶桌前。

    方丘观察了一下这个女人,发现对方的身形中等,小肚子有点肥。

    开始把脉。

    “恩?”

    把脉期间,方丘隐隐的察觉到,这个女人的脉象中隐隐的有喜脉的感觉,但又很难摸出来。

    心念一动。

    直接使用绝对手感。

    绝对手感一出。

    他立刻就清楚的感觉到,这个女人的脉象中的确有很细微的滑脉存在,但是不明显。

    不过这已经够了!

    综合各方面的因素来判断,这个滑脉就是喜脉!

    “恭喜!”

    方丘把完脉,立刻对身前的女人说道,“是喜脉,你怀孕了,刚怀不到一个月,注意休养。”

    听闻又一个喜脉,所有人屏气凝神起来。

    包括李文博。

    这个可千万别对了!

    他心中祈祷着。

    刚祈祷完,公证员立刻开始公证了。

    “经查证,虽然只有两周,但这位女士确实怀孕了。”

    伴随着公证员的宣布。

    李文博的脸色,瞬间就变得极为难看了起来。

    这都第七个了!

    这小子到现在竟然一个都没错!

    如果按照正确率来计算,现在准确率,已经接近了百分之三十,剩下的百分之七十都还没答。

    要是再这样下去。

    输赢可就真的不好说了。

    毫无疑问。

    李文博现在的真的有些担心了。

    “难到,中医真的能把出喜脉来吗?”

    “中医正的能验孕?”

    因为眼前这表现得实在是太好的缘故,李文博有些怀疑了,甚至连他一直秉持的科学观都是隐隐的有些动摇了起来。

    相对于他的震惊。

    不少的中医和中医支持者们,却是实打实的震惊了。

    其他人或许不知道。

    但是身为中医,身为中医爱好者,他们非常清楚的知道,一般情况下只有怀孕时间超过一个月的人,才能通过把脉给把出来。

    怀孕时间在一个月以内的,几乎把不出来。

    而方丘竟然说怀孕不到一个月。

    他怎么把出来的?

    这下彻底的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显然换做其他人这都是一个失分题。

    而方丘竟然验对了!

    难道这小子真是中医奇才,真的在中医切脉上有极高造诣?

    英雄出少年?

    一时间大家有些欣喜,又有些难以接受了。

    ……

    “这,这……”

    徐妙林家,看着直播,齐开文惊得瞪大了双眼,指着电脑屏幕上直播画面里的方丘,惊讶无比的对着徐妙林问道:“你这是怎么教出来的,怀孕两周,别说是一般人了,就算是一些厉害的老中医可都把不出来,这小子是怎么做到的?”

    “这可教不出来。”

    徐妙林望着屏幕上眼神无比镇定的方丘,说道:“这小子的手感可不是一般的厉害,你也知道,把喜脉最重要的就是手感。”

    “原来是这样。”

    齐开文了然的点点头,说道,“我就说你咋看上他了,原来是块宝玉啊。”

    “这叫璞玉,有点文化还不好!”

    徐妙林白了齐开文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对对对,再好的玉,也得看由什么人来雕琢。”

    齐开文哈哈笑道。

    ……

    副校长办公室里。

    陈寅生被方丘这一手惊得噌的一声站了起来,脸上顿时流露出一种极为复杂的苦笑不得的神色。

    他可是江京中医药大学的副校长。

    在中医这一道上,他的实力虽然不是非常强,但也是也别了解中医的。

    要不然也不会坐上这个位置。

    怀孕两周,方丘竟然能把出喜脉来。

    这简直就是奇迹啊!

    这一幕。

    让他莫名其妙的,开始对方丘有信心了。

    “这小子,连这个都把出来了,说不定真能赢呢?”

    一时间。

    陈寅生竟是有些期待了起来。

    很复杂的期待。

    一方面讨厌方丘,一方面还希望他能赢。

    ……

    约战现场。

    李文博还在发愣。

    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清醒过来。

    突然。

    “有请下一位。”

    方丘喧宾夺主的话声突然传来,将李文博惊醒过来。

    急忙转头四望一眼。

    察觉到自己失态的李文博,赶紧坐直身子,对着走来的第把名女士,说道:“请坐吧。”

    显然。

    李文博是在用行动来掩饰他的紧张。

    在此之前,他从未对任何一个女士说过“请坐”这两个字。

    现在他说了。

    因为他真的紧张了。

    怀孕两周都能脉诊出来,方丘的这种实力,真的把他给吓着了。

    他现在越来越担忧,也越来越动摇了。

    现在已经不是名利两得,很肯能一朝成为所有人的耻笑的对象!

    他绝对不想这样。

    第八位女士坐下后方丘继续把脉。

    “是滑脉。”

    把脉期间,方丘点点头说道,“但这不一定是喜脉。”

    众人一愣。

    这怎么跟之前反过来了?

    刚才方丘不是还说喜脉一定就是滑脉吗?

    怎么现在又来一句滑脉不一定是喜脉了?

    李文博也的眉头一挑。

    死死的盯着方丘。

    他要好好看看,方丘到底要怎么下结论。

    他们却不知道方丘在这上面再栽过跟斗!

    在众人的注视下。

    方丘不急不慢的松开把脉的手,对着身前的女人问道:“你的例假来得正常吗,最近有没有房事?”

    “不正常。”

    女人摇摇头,回答道:“房事,半个月前有,这个月该来的例假还没来。”

    方丘眉头一挑。

    这说法。

    普通人听起来就很像是怀孕了。

    但是听在方丘耳朵里却并不是这么回事,因为例假不正常。

    “房事前的那一次月经来了吗?”

    方丘问道。

    “来了。”

    女人回答道。

    “不是喜脉。”

    闻言,方丘轻轻点点头,说道,“我给你把脉的时候,把到了非常明显的滑脉,若是怀孕只有两周时间的话,滑脉不会这么明显,所以你没有怀孕,另外你这两天可能会来例假,滑脉也就是例假前的征兆,近几天你要注意饮食保暖。”

    ……

    “厉害。”

    图书馆借阅室里,看着直播的齐开文,忍不住的对着方丘竖起大拇指来。

    听到方丘的话。

    他就知道,这一局稳了。

    这第八题,方丘也肯定能答对。

    “师弟,看来你对我这个师侄很不错啊,教导的特别详细呢?”

    齐开文嘿嘿笑道。

    “看到人家不错,这就来攀关系了?”

    徐妙林一脸鄙夷的看着齐开文,说道,“我可告诉你啊,方丘可跟你没啥关系,这小子要拜我为师,我可没敢收,现在也只是跟你们这些老师一样,收学费教学而已。”

    “师弟,你说这话可就见外了吧?”

    齐开文脸一点都不红,反而无比正色说道:“你凭什么说我跟方丘没关系,就算你没有真的收他做徒弟,那我跟你还不是师兄弟嘛,这关系一辈子都错不了。”

    “再说了,我还是这中医学院的院长不是,方丘再怎么说也算是我的学生,怎么能叫没关系?”

    闻言。

    徐妙林不屑的翻了个白眼。

    “你别说,这小子能这么快的就掌握喜脉,还真不一般啊。”

    齐开文完全不管徐妙林对他的鄙夷,反而两眼冒光的盯着直播画面上的方丘,看样子很是期待和兴奋。

    身为院长。

    虽然实力不如徐妙林,但是齐开文的实力也不差。

    关于喜脉一定是滑脉,而滑脉不一定是喜脉这一点,他了解得很清楚很深刻。

    也正是因此,他才会觉得方丘不一般。

    不过。

    与齐开文比起来。

    其他的那些中医的支持者,却都忍不住的紧张了起来。

    他们对中医知识的了解还不够深刻。

    虽然知道喜脉的滑脉,但是要如何来判定滑脉不是喜脉,他们是根本不知道的。

    人就是这样。

    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从别人口中得到答案的时候,第一反应都是怀疑,几乎不会认可。

    这一刻。

    中医支持者们都很担忧。

    生怕方丘弄错了。

    从不被大家认可,一步一步的走到现在这种大好的优势局面,大家自然都不希望方丘出错,都希望方丘能一路赢到底,为中医正名!

    都走到这一步了,千万不能错啊!

    一时间。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因为不知道,所以不敢质疑方丘的说法。

    也因为不知道,所以不敢质疑方丘的答案。

    “请公证!”

    就在大家都非常紧张的等待着最后答案的时候,方丘对着公证人员喊了一句。

    公证开始。

    所有人都不敢眨眼。

    稍许。

    公正结束。

    “经查证。”

    公证员宣布道:“这位女士,没有怀孕。”

    这话一出。

    直播间里立刻就爆炸了。

    所有支持中医的人,都欢呼了起来,直播间的屏幕上,全是666和大拇指。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