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撤销一切处罚!
    “好。”

    工作人员点点头,转身离开。

    “方丘。”

    办公室里,陈寅生眯着眼,神色有些复杂。

    现在。

    是时候跟方丘做个了结了。

    他知道,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他这个副校长已经挡不住对方了。

    原本他还以为,方丘会砸了江京中医药大学的招牌,给他惹出大麻烦来,可如今这画风一转,方丘直接变成江京中医药大学的火招牌了。

    这一切。

    只能说是世事难料啊!

    唉!

    二十分钟后。

    各院系的院长们,都来到了领导办公楼的会议室里。

    与之前不同,这一次开会,每一个人的神情都很轻松。

    因为方丘赢了。

    做为学校的一份子,他们脸上也有光。

    尤其是齐开文。

    身为中医学院的院长,又是徐妙林的师兄,按辈分来算也说得上是方丘的师伯,自己的学生、自己的师侄代表中医,赢了西医,这叫他怎能不喜?

    激动和兴奋的同时,齐开文也不做丝毫掩饰,喜悦之色溢于言表。

    很快。

    陈寅生来。

    进入会议室的同时,看了一脸喜色的齐开文一眼,什么话也没说,自顾的走到属于自己的坐位上坐下,说道:“开会吧。”

    闻言。

    众人立刻坐直身子。

    “首先。”

    陈寅生扫望了众人一眼,张口说道:“我先说一下,师承培养系统的展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虽然这段时间不长,但是根据这段时间我收到的反馈来看,这个师承培养系统的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巴拉巴拉讲了十分钟的师承培养模式取得的禁止。

    讲完。

    陈寅生停了下来。

    会议室突然安静了下来。

    没有人说话了。

    这种情况,叫陈寅生不禁皱起了眉头。

    就在这时。

    “陈副校长,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一个话声传来。

    闻声望去。

    只见,起身的是江京中医药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院长林民富。

    此人穿着中式西服,个人外貌打理得很清爽,一眼看去就给人一种很是儒雅很是绅士的感觉。

    “林院长,你说。”

    陈寅生应声道,眼神中满是鼓励和期待。

    “陈副校长,我个人觉得,应该取消掉您之前对方丘所做的惩罚和限制。”

    林民富直接说道。

    这话一出。

    其他学院的院长们,都纷纷的惊了。

    谁不知道陈寅生恨方丘?

    虽然方丘赢了李文博,但是在这个时候提方丘,还是有些不合适吧?

    一旁。

    听到这个提议。

    齐开文眼中却是精光一闪,暗暗的为林民富院长竖起大拇指来。

    其实。

    这件事,八成就是陈寅生组织这次开会的目的。

    但是,碍于身份。

    陈寅生不能直说,要是直说出来,那岂不是自己打自己脸吗?

    因此。

    陈寅生才会一开始,就肯定了师承培养系统,目的就是隐隐的透露自己的态度。

    这种意思,齐开文这老油条自然也听出来了。

    可是。

    他却不能说。

    之前,为了方丘他就已经顶撞了陈寅生,要是齐开文站出来,提议解除对方丘的限制的话,那就难免有些耀武扬威的味道了,所以他也不能提。

    在这种情况下。

    陈寅生不能提,齐开文也不能提,那就需要别人主动提起这事了。

    不得不说。

    马克思主义学院的院长,不愧是老油条。

    很快的就揣摩出了陈寅生的意思,而且丝毫没有顾及的就提了出来。

    要知道。

    在此之前,这个林民富跟方丘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啊,甚至都不认识。

    这也是其他学院院长疑惑的一点。

    果然。

    “恩……”

    听到林民富的的提议,陈寅生稍微沉吟了一下,然后转头扫望着在坐的众人,问道:“大家怎么看?”

    没有人说话。

    所有人都沉默了。

    我们想知道你怎么看!

    “没人说话,那就直接举手表决吧。”

    陈寅生翻了个白眼,说道,“同意,解除对方丘的惩罚和限制的,举手。”

    当然。

    陈寅生自己肯定不会举手。

    可是,他的话声才刚落下,在坐的一众院长,就纷纷举手。

    接进百分之八十的举手率。

    “好。”

    陈寅生暗暗松了口气,幸好不是全都举手,要不然他就尴尬了。

    “既然大家都这么想,那么就把之前的惩罚取消掉吧,记过也撤消。”

    闻言。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这时,也都稍微有些明白陈寅生开这个会的意思了。

    “陈副校长。”

    苏牧冬张口问道:“既然惩罚和记过都撤消了,那医院这边的事情,是不是也可以撤消,让方丘回医院?”

    “不行。”

    陈寅生没说话,林民富率先开口,说道,“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能恢复方丘在医院的工作。”

    “什么意思?”

    苏牧冬疑惑。

    其他院长也疑惑,就连陈寅生也很疑惑。

    “行医资格证!”

    林民富摇头苦笑说道,“方丘还没有这个证书,甚至于连助理医师的证书都没有。”

    “之前没人盯着他也就算了,可现在的他是被所有人看着呢,若是恢复了他在医院的身份,肯定会引起非议,甚至会成为那些西医针对我们中医进行报复的关键点。”“

    “因此现在不但不能恢复方丘的助理医师的身份,苏院长还得在医院里做一分资料,把方丘之前在医院上班的身份,改变成助理学习医师,是由骨科名医亲自指导,带其实践才行。”

    闻言。

    大家纷纷点头。

    “这话说的没错。”

    “是啊,方丘才刚刚获胜,要是被西医抓到这样一个点的话,那可就麻烦了,事情恐怕会闹得更大。”

    “必须得赶紧把这事给解决了。”

    “恩,至少现在不能恢复方丘在医院的身份。”

    各院长都纷纷点头赞同。

    就连苏牧冬,也都不自觉的附和起来。

    “我有个提议。”

    就在大家纷纷议论的时候,齐开文突然说道:“在不能恢复方丘医师身份的情况下,如果方丘想公开讲课的话,我建议不要阻止。”

    说完。

    齐开文朝陈寅生看了一眼。

    “举手表决吧。”

    陈寅生张口。

    毫无疑问。

    通过。

    ……

    会议结束没多久学校在官网发布通知,取消对方丘的记过和严重警告惩罚。

    虽然通知是下来了。

    但是,因为学校不想引起太多关注的缘故,学校的通知发得极其的低调,不仔细的在官网上寻找,几乎找不到。

    这样一来,导致许多人都不知道这个通知的存在。

    不过。

    身为中医学院的院长,齐开文在开完会的第一时间,就特意打电话给柳菲菲,让她把这件事告诉方丘。

    ……

    教学楼。

    第一大节课,下课。

    在讲台上讲了整整一节课的方丘,对着同学门躬身道:“谢谢大家。”

    室内室外的所有同学,立刻鼓掌。

    虽说大家都是来看方丘的。

    可是,在这一大节课之后,大家都发现,方丘讲课讲得实在是太好了,一节课下来,大家都获益匪浅。

    掌声中。

    方丘走下讲台,正准备换教室去上第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二节课的时候,却发现室内室外,全都挤满了人,别说是人了,简直水泄不通。

    无奈。

    班长只能给老师打电话。

    跟下一节课的老师说明了情况以后,让老师来这个教室上课。

    “我说,这不行吧?”

    看着这种情况,周小天低着头,一脸郁闷的说道:“这样下去,咱们也出不去啊,这要是堵一天的话,可怎么办,那还不得被饿死?”

    孙浩很认真的附和点头。

    “那怎么办?”

    朱本正苦笑道。

    “我有办法。”

    孙浩嘿嘿一笑,张口说道:“可以让老幺尿遁,然后咱们趁机,溜出去。”

    “这主意好。”

    周小天眼前一亮。

    这边。

    因为出不去,而无奈的重新回到坐位上的方丘,听到三人的对话,顿时无语。

    这都是什么破主意!

    十分钟后。

    在班长的联系下,第二节课的老师来到。

    见到教师外面围满了人的盛况,这个老师顿时就被吓了一跳,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好不容易的挤进教室。

    这个老师,名叫郑学成。

    是一名老教授。

    快到退休的年纪了。

    进入教室。

    郑学成老师什么也没问什么也没说,自顾的准备着讲课的内容。

    稍许。

    铃声打响。

    开始上课。

    跟周仁不一样,郑学成完全没有让方丘上台讲课的意思,虽然其他人都非常的想听方丘讲课。

    身为老师。

    郑教授自然是知道学生们的想法的。

    但是,他却并没有妥协,反而很有意思,直接滔滔不绝的连续讲了两节课,讲课的时候全然无视周围所有人的眼神,仿佛活在自我的世界中一般。

    两节课后。

    一口水没喝的郑学成终于是停了下来。

    望着教室里的所有人,坦然说道,“我知道,今天这两节课大家都不想听我讲。”

    教室里,学生们一愣。

    齐齐腹诽:“你也知道?”

    “我也知道,我讲的你们根本没听进去。”

    郑学成继续开口,说道,“所以,这两节课对你们而言,我讲的等同于废话。”

    大家暗笑。

    你这不很明白吗?

    那还讲?

    “不过。”

    郑学成神情吐痰变得无比郑重,“这两节课于你们而言,内容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用自己以身示法,在所有人不愿意听我讲的情况下,我依旧讲了,而且还讲的很尽兴!”

    “我这么做,不是要告诉你们我不在乎你们的目光,也不在乎你们能学到多少,而是因为我想要以身作则的教给你们,无论在任何时候都要坚持自己的指责,不为任何外界因素所动,甚至要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说到这里,郑学成眼神中满含期待的看着看着现场的所有人说道,“我希望你们毕业,成为医生以后,都能坚守初心,守底线,做一个好医生。”

    “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

    “好,谢谢大家!”

    闻言。

    方丘心头一震。

    以身示法,如郑老师所说,讲课内容不重要了,讲课本身是这节课最重要的。

    好老师!

    他立刻拍手鼓掌。

    在方丘的带领下,全场掌声雷动。

    “谢谢大家!”

    郑教授最后说道,“也希望你们多学习方丘同学,以后为中医争光添彩,未来中医的复兴就靠你们了!加油!”

    “加油!”

    所有人齐声大喊道。

    内心涌起前所未有的信心。

    方丘站起来主动为郑学成老师开路,从拥挤的教室里生生挤了出去。

    刚挤出去,送别郑老师。

    他的手机突然就响起起来。

    掏出来一看,竟然是徐妙林打来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