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庸医!杀人偿命!
    又是周四。

    切磋大会举行的日子。

    与上一次一样,所有人齐聚于郊外,易老的庄园中,等待着无名前辈的到来。

    可结果。

    大家都失望了。

    一直等到晚上10点多,无名前辈依旧没有出现,这让所有人都生出一股极为怪异的感觉来,似乎无名前辈已经消失在了武林中。

    另一边。

    在经历了两天时间的煎熬后,李文博终于是彻底的接受了失败的结果,也按照方丘的要求,提着那一百万现金,来到京城的一家福利院,把钱全部捐了出去。

    第二天。

    福利院微博上传了一封对李文博的感谢信,并@李文博。

    结果。

    这封感谢信发出来没多久。

    就有无数人涌来围观,并纷纷留言评论。

    “感谢李文博干什么?”

    “你们应该感谢方丘啊!@你算根葱!”

    “这钱是方丘赢来的,李文博只是过个手而已,而且也是方丘要捐的,跟李文博有毛关系?@你算根葱!”

    一时间。

    无数人纷纷@你算跟葱,福利院也重新发了一条微博,感谢方丘。

    可是。

    无论大家怎么@,方丘都毫无应。

    也没有任何人收到私信复。

    方丘,似乎消失了一般。

    接下来的两天。

    江京中医药大学的同学们,也都纷纷的发现方丘在校园里不见了。

    不单单是上课见不到,就连吃饭也见不到了。

    方丘的突然消失。

    引得大家非常好奇。

    但是,无论大家怎么打听,就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与袁蓓等人走向操场,准备去上体育课的江妙语,在经过药王山的时候,突然看到正在打理草药的朱孙浩三人。

    “你们怎么在这儿?”

    江妙语主动走上前去,好奇的询问。

    “打工啊,你看不出来?”

    孙浩笑着说道。

    “还真没看出来。”

    江妙语笑道,左右转望一眼,才问道,“方丘呢?这两天怎么都没看见他?”

    “方丘啊?”

    孙浩故意拉长声音,戏谑的看向江妙语。

    周小天和朱本正嘿嘿一笑。

    江妙语脸色微红,嗔怒的瞪着孙浩。

    “方丘走了。”

    孙浩赶紧张口说道,“你可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害怕,方丘请了一个半月的假,已经走了两天了。”

    “一个半月?”

    江妙语一愣。

    听到这个消息。

    不知为何,她心里突然有些惆怅。

    方丘去京城约战来之后,也一直没有跟她联系过,她不是不想联系方丘,而是怕方丘太累了,不想去打扰。

    可没想到。

    方丘,居然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走了。

    连个招呼都不打。

    又寒暄了几句,江妙语她们才离开。

    因为方丘,整个江中医像被丢进石块的湖面,波纹不断。

    但也同样因为方丘的离开,江中医渐渐平静了下来。

    生活终究还是要继续。

    喜脉约战的事,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的被其他的热点事件代替。

    这边。

    坐了整整一天的车。

    方丘和徐妙林才终于停了下来。

    这里,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小镇。

    并不是什么风景名胜区。

    但其中的建筑,比那些所谓的古镇风景区却是要好的多。

    一眼扫去。

    小镇上,尽是木制的房屋。

    四个院,独角楼,都有。

    看上去,就跟古代的小镇一模一样。

    方丘甚至都怀疑,那些拍电视剧的,怎么不来这里取景?

    不过仔细一想。

    要真有剧组来这里取景的话,这地方恐怕也就没有这么平静祥和了。

    “徐老师,我们在这儿干嘛?”

    下了车,方丘一边走着一边询问身旁的徐妙林。

    “这里是奇门古镇。”

    徐妙林微微一笑,说道,“带你过来感受一下安静的生活,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古镇。”

    “你不是要带我出来深造吗?”

    方丘愕然。

    “生活跟学习冲突吗?”

    徐妙林反问。

    “呃好像,不冲突。”

    方丘答道。

    “当然不冲突了!”

    徐妙林撇嘴,说道:“我们要在生活中学习,在学习中生活,这才是学习的最境界,正如古人一般,我们现在的医术、烧火、做饭、穿衣,都是他们在生活中学习出来并传承下来给我们的,要深造就要深入生活,让生活来教你。”

    “好的中医不是医术好就行了,医术好那是一个机器,要生活,懂得生活!”

    徐妙林最后深深的感慨一句。

    “要向生活学习啊!”

    方丘点点头,记下了这句话。

    “我们现在去哪儿?”

    “再往前走五百米就到了。”

    徐妙林微微一笑,说道,“那里是我一个老朋友开的医馆,这个老小子一不小心走了,现在就他小儿子在那管着。”

    方丘点点头。

    徐妙林的老朋友,那肯定是在中医界叫得上名的大人物。

    不过。

    人去世了?

    他心中有些疑惑,一个中医界的大人物,怎么会一不小心就去世了?

    不过他也没问。

    他听得出来,提到那个老朋友的时候,徐妙林隐隐的有些伤感。

    三分钟后。

    一间医馆出现在方丘前方十米外。

    普济医馆!

    一抬头。

    方丘立刻就看到了这个医馆的牌匾,牌匾成红底金字,看上去颇有些年头,医馆的门面也全都是木制的。

    隐隐的,一股药香味飘来。

    “这里?”

    方丘指着医馆问道。

    “对。”

    徐妙林点头。

    说话间。

    俩人来到医馆门前。

    可还没进馆呢,俩人就脚步一顿,对视一眼,脸色齐变。

    “呜呜,我苦命的孩他爹,你怎么就狠心走了啊!”

    “md,庸医!”

    “杀人偿命!”

    “你算什么医生,你这个杀人凶手!”

    一个大吼,夹杂着哭闹声从医馆里传来。

    “不好,出事了。”

    徐妙林脸色一变,三步并做两步,立刻冲进医馆。

    方丘也立刻跟了上去。

    来到医馆正门前。

    俩人立刻看到,医馆里围聚着一大群人。

    人群中,几个大汉揪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医生,怒火冲天的推攘着,眼看就要动手捶打。

    “你们,你们干什么?”

    年轻医生一脸惶恐的说道,“这跟我没关系,我才刚给他把脉,他就死在椅子上了,怎么能说是我杀了人?”

    “就是你杀的!”

    几名大汉怒火冲天,根本不听年轻医生的话,直接说道,“你这个医生,连病人都救不活,还做什么医生,去死算了!”

    说话间。

    大汉抡起拳头,便是狠狠的一拳,朝着年轻医生的脑袋砸了过去。

    眼看情势危机。

    “住手!”

    徐妙林赶紧冲上前去大喊。

    这边。

    方丘也不敢怠慢,赶紧上前,保护徐妙林。

    无论是不是医疗事故。

    这闹事的人现在是伤心导致的愤怒。

    在这种情况下,徐妙林冲上去,还真有可能被这些人给揍一顿。

    大喊声传开。

    大汉的手一顿,过头来,看着徐妙林。

    这时。

    “徐叔!”

    被大汉逮在手里的年轻医生,浑身一震,惊喜的大喊。

    “这是怎么事?”

    徐妙林赶紧上前询问。

    “你是谁?”

    抓着年轻医生的大汉恶狠狠的瞪了徐妙林一眼,说道,“我不管你是谁,这小子把我家人看死了,他就得偿命!”

    说话间。

    大汉竟是又捏起拳头,狠狠的朝着中年医生的脑袋砸去。

    就在这时。

    方丘脚步一动。

    立刻闪身到年轻医生身前,右手往前一伸。

    下一刻。

    那硕大的拳头停在了半空。

    凝目一看。

    那大汉的拳头,竟是被方丘紧紧的抓住了。

    “恩?”

    大汉怒瞪双眼。

    可下一秒。

    方丘稍微一用力,大汉的脸色立刻就变了,他那只沙锅大的拳头上,竟是爆起一阵剧烈的疼痛。

    他能感觉到,方丘手上的力道,大得可怕!

    “松手。”

    方丘轻喝一声。

    捏着对方拳头的右手轻轻一推,直接就把大汉给推了出去,把一直被大汉逮在手里的年轻医生,解救了出来。

    “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

    推走大汉的瞬间,方丘立刻就注意到,在大汉身边的四五人,都是齐齐的一惊,然后各后退一小步。

    他们看得出来。

    方丘是个硬茬子,有几个人甚至已经转身,准备去拿家伙了。

    可这边。

    在方丘解救年轻医生的时候,徐妙林却是注意到了医馆墙边的一张病床上,躺着的一个中年男子。

    “咦?”

    “别动手,人还没死!”

    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徐妙林对着大家喊了一声,然后立刻快步朝病床走了过去。

    大家一听。

    顿时都齐齐的愣住了。

    人没死?

    几名伤心的哭喊了半天的妇女,立刻就冲了上来。

    “你快救救他,救救他吧。”

    “快救人啊!”

    几个妇女立刻催促起来。

    那边。

    几名大汉也都怔住了。

    他们当然希望人没死,可是他们一时也分辨不出来,徐妙林到底是不是骗他们的。

    这边。

    “拿针来!”

    走到病床前,仔细的看了一下病人,徐妙林张口喊道。

    “我去拿,我去拿。”

    年轻医生那敢怠慢,立刻就大喊着,跑进柜台,从中拿来一套一次性的银针,递给徐妙林。

    方丘也在这个时候,走了上来。

    “肘后备急方救卒死尸蹷方中记载:尸蹷之病,卒死而脉犹动,听其耳中,循循如啸声,而腹间暖是也。耳中虽然啸声而脉动者,故当以尸蹷。”

    徐妙林一边取出银针,一边对方丘说道。

    方丘知道徐妙林在教他。

    闻言。

    他立刻伸手给病人把脉和摸腹。

    这一查。

    方丘果然发现病人脉微微动,鼻息虽无,腹中却温暖。

    徐妙林也不敢怠慢。

    在教导方丘的同时,拿出银针,立刻动手。

    “普济方针灸卷十五,尸厥中恶篇,其中写道‘穴隐白、大敦主尸厥暴死。’”

    说话的同时。

    徐妙林直接针穴。

    隐白穴、大敦穴。

    话声落下。

    银针刺入。

    “咳咳”

    病床上已死的病人,竟是突然咳嗽一声,醒了!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