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连续被虐了两次!不活了!
    “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连续两题被方丘率先答出来,徐妙林面带微笑的转头看着风雪新问道。

    “我,你……”

    风雪新一脸涨红,憋了半天才张口说道:“哼!你找了个书呆子!”

    说完。

    把头一转,一脸傲骄的补充道:“学医,可不能只会背书。”

    “可是你连最基本的医书掌握都比不过人家。”

    徐妙林嘲讽道。

    “这,这……”

    风雪新又被憋住了。

    “我给你们做饭去!”

    想了一会儿,风雪新直接气哼哼的转身,摆出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往医馆后院跑了进去。

    见状。

    方丘和徐妙林对视一笑。

    可就在这时。

    “啪嗒啪嗒……”

    跑去做饭的风雪新,竟是又屁颠屁垫的跑了回来,瞄了徐妙林一眼,然后立刻跑到方丘身旁,瞅着方丘问道:“你背那些书背了多久?”

    方丘竖起两根手指。

    “两年?”

    风雪新兴奋的问道。

    方丘摇头。

    “难不成,两个月?”

    风学新有些震惊的问道。

    “两周。”

    方丘说道。

    “啊?”

    风雪新神情瞬间呆滞了。

    犹如看着怪物一般看着方丘,难以置信的说道:“怎么可能?那么多书那么多遍,两周你能看完吗,别说背了!”

    “就是两周。”

    方丘确定说道。

    风雪新看向徐妙林。

    徐妙林给他投去一个肯定的眼神。

    这一下。

    风雪新完全傻眼了,整个人如遭雷击一般,垂头丧气的转过身子。

    “我去做饭。”

    无力的走向后院的同时,风雪新嘟囔道,“今晚没肉,全吃青菜!”

    闻言。

    方丘赶紧看着徐妙林问道:“徐老师,这打击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哈哈。”

    徐妙林哈哈一笑,说道:“放心吧,这小子没脸没皮的,一会就生龙活虎了,而且对他来说,受点打击也是好事。”

    方丘点头。

    ……

    下午六点。

    医馆关门。

    方丘和徐妙林走进后院。

    这时,方丘才发现,这个院子还挺宽的。

    没有水泥地板。

    院子,被分成了四块地,一块用竹子架种着藤类植物,一块种青菜,一块种野菜,还有一块种了些草药。

    在四块地的中间,还留有一块挺宽阔的地方,有一个石桌四个石凳子,旁边还摆着一把躺椅。

    “吃饭了。”

    正楼里,传来风雪新的喊声。

    方丘和徐妙林把行礼搬进院子右边的房间里之后,才走进正楼。

    刚一进门。

    俩人就愣住了。

    好家伙,这满满一桌的四道菜,果然全是青菜。

    “旺仔,你还真弄这么多青菜啊?”

    徐妙林坐下,无语的看着这一桌子的青菜,问道。

    “徐叔。”

    风雪新嘿嘿一笑,说道,“咱们不都是学中医的吗,身为中医咱们就更应该知道,多吃青菜对身体好。”

    “可你也不能放这么多盐啊,盐多伤身。”

    徐妙林刚吃一口,就被齁得受不了。

    实在是太咸了。

    见状。

    方丘都不敢动筷了。

    “咸点怎么了,我口味重不行啊?”

    风雪新无赖的说道。

    “行!”

    徐妙林重重的说了一声,然后开始吃饭。

    方丘也开始吃。

    吃了一会儿。

    “我觉得下午我上当了。”

    风雪新突然对着方丘说道,“我跟你比背书干什么,学医靠的是天赋,背书这种事谁都能背,而且又不是背几本书就能行医的,所以我觉得我还是得再跟你比一下真本事!”

    闻言。

    方丘轻叹。

    本以为比一次就完了,可没想到比完一次,还有一次。

    这事,怕是轻易完不了了。

    “行。”

    没等方丘开口,徐妙林抢先说道,“你要是一周之后还能说出这句话来,我算你赢!”

    “真的?”

    风雪新很是惊喜的看着徐妙林,说道,“那要是我赢了,你是不是就收我为徒?”

    徐妙林伸手朝桌上的青菜一指,说道:“收了你,天天让你给我做青菜吃,给你机会齁死我啊?”

    “你们等着。”

    风雪新嘿嘿一笑,立刻站起身来就朝着院子左侧的厨房跑了过去,一转眼就从厨房里端来鱼、肉、大菜。

    “这下可以了吧?”

    正菜上桌,风雪新得意的大笑道,“我早就准备好了,没想到吧。”

    “那就等一周后见分晓吧。”

    徐妙林应答一声,立刻开吃。

    其乐融融的吃完饭,风雪新找来两把躺椅,给方丘和徐妙林,三人一起躺在院子里,望着那满天的星光点点。

    此时。

    已经是十一月了,天气微凉。

    “要不,我来给你们唱首歌吧。”

    躺了半晌都没说话的风雪新,突然就跳了起来,说道,“就当是欢迎你们到来了。”

    “唱歌?”

    徐妙林惊诧的看着风雪新,问道:“你小子,什么时候喜欢上唱歌了?”

    “嘿嘿。”

    风雪新脸色一红,说道,“其实,这首歌是我准备表白用的,既然来了,你们也先帮我听听看唱得怎么样,不过可记得一定要保密哦。”

    “这小子,终于是开窍了。”

    徐妙林哈哈一笑,说道,“你早就该找个媳妇了。”

    方丘也微笑。

    “来吧,唱来听听。”

    徐妙林说道。

    “我先去拿吉他。”

    说话间,风雪新快步跑回屋里,抱出来一把吉他,走到方丘和徐妙林身前,在那石桌旁边的石凳子上坐下,开始弹唱起来。

    “无论生活有多苦涩,我依然是快乐的……”

    风雪新开口。

    唱的,居然是宋晓峰的《亲爱的姑娘》。

    方丘和徐妙林不禁一愣,但谁都没有出声打断,因为风雪新那模样,实在是太沉醉于其中了。

    “亲爱的姑娘你要听我说

    想当年哥也是一个大帅哥

    只是岁月无情它摧残了我

    哥的心里永远是最美的……”

    这个词听的方丘和徐妙林一个楞一个楞的。

    这……

    这首歌去表白?

    合适……吗?

    很快。

    一曲唱完。

    “怎么样?”

    风雪新迫不及待的问道。

    这边。

    方丘和徐妙林都是一脸傻眼样。

    这孩子是不是有点愣?

    求爱哪有用这首歌的?

    这家伙是只看歌名,不看歌词的吧?

    难怪徐妙林说他开窍了。

    “旺仔啊!”

    见徐妙林不说话,方丘才吸了口气说道。

    “停!叫我雪新!或者小新!”

    风雪新立刻一脸嫌弃的说道。

    “好!小新啊!”

    方丘问道:“你能告诉我,你为啥选这首歌不?”

    “好唱啊!”

    风雪新理所当然的说道。

    “好唱个屁。”

    徐妙林再也忍不住了,怒道,“你爹要是活着,能打死你,你信不?”

    风雪新一愣。

    完全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啥地方。

    方丘和徐妙林对视一眼,同时摇摇头,都一脸感慨的站起身来,转身回屋。

    “诶,别走啊。”

    风雪新一看,立刻就追了上去,问道,“我唱的是不是很好听,是不是?”

    方丘和徐妙林都无语了。

    走到屋门前。

    “唉……”

    徐妙林脚步一顿,瞅了方丘一眼,说道,“我想了想,为了他们风家的延续,你还是亲自出马去打击一下他吧。”

    他知道方丘唱歌好听。

    “这好吗?”

    方丘问道。

    “要是他以为他自己唱的很好听,然后真的去唱这首歌给人表白,那才是真正的打击。”

    徐妙林说道,“你现在去是帮他,去吧,照死的弄,我不怪你。”

    “好吧。”

    方丘点点头。

    “你俩背着我说啥呢,是不是被我的歌声给震惊到了?是不是?”

    风雪新的话声传来。

    方丘无语转身。

    面无表情的走上前去。

    一把从风雪新中手把吉他夺了过来,什么话也不说。

    直接就开始谈唱了起来。

    “我可以,陪你去看星星,不用再多说明,我就要和你在一起……”

    一曲《我可以》。

    从方丘的口中传出来。

    风雪新顿时就愣住了。

    因为,太tm好听了。

    而且。

    这歌词,怎么就写的那么好?

    仅仅一瞬间,风雪新就彻底的沉浸在了方丘那完美的歌声中。

    这边,方丘唱完。

    把吉他往石桌上一放。

    瞥了一眼还在沉醉的风雪新,然后走到房间门口,跟徐妙林击了个掌,各自进屋。

    稍许。

    风雪新才反应过来。

    望着已经进屋的俩人,也不知怎么的,脸色一沉直接爆粗口道:“操!”

    “md。”

    不满的暗骂一声,风雪新又对着方丘的屋子大喊道,“方丘,你唱歌这么好听去当歌星去啊,跑来跟我抢什么师父,你犯得着吗?有意思吗?”

    说完。

    一屁股坐到石凳子上。

    然后脸色一苦,一把捂住胸口,无比凄惨的说道,“我今天居然被人连续虐了两次,连续两次啊,我不活了!”

    话刚说完。

    突然却又脸色一正。

    “不行!”

    “我还没表白,怎么能去死呢?”

    “恩,对!”

    轻轻点着头,风雪新瞅了方丘的房间一眼,然后说道:“不行,我得换首歌,一定要比你唱的好听!”

    ……

    第二天,一早。

    风雪新像个没事人似的,起床刷牙做饭,仿佛完全忘记了昨天发生的一切。

    吃完早饭。

    风雪新正式开门,准备接待病人。

    “徐叔说了,这一次是为了方丘来的,重要的是给方丘一个实践的机会。”

    说着,风雪新嘿嘿一笑,说道,“按照这么来看的话,可以当案例的病号,看病就一律不要钱,只要抓药的和不能当做案例的。”

    “大不了,赔钱就赔钱了。”

    风雪新一边说着,一边暗自得意的点头道,“我倒要看看,这个方丘到底有什么厉害的地方,居然能让连我都不收的徐叔,收他做学生。”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