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望闻问切!
    开门营业。

    徐妙林理所当然的坐到了唯一的一张诊桌前。

    方丘就坐在他旁边。

    “今天,我们好好讲讲四诊,中医是如何通过望、闻、问、切了解病人的身体情况的,我在这里坐诊,你在旁边好好看着。”

    徐妙林对方丘说道。

    “好。”

    方丘点头,这是他期待已久的事情。

    没让他等多久,很快来了一个病人。

    举目望去,这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后背有点佝偻,面容憔悴,本该是精力旺盛的年纪,却给人一种憔悴之感。

    来到医馆。

    病人抬头一看,顿时就愣住了。

    他来这医馆里看过好几次病了,对风雪新也还算熟悉,可今天坐在诊桌前的,怎么换人了?

    这一换,还是俩个?

    心疑间。

    中年人转头四望,寻找风雪新。

    那边。

    一直站在药柜柜台前的风雪新,立刻就走了出来,问道:“看啥呢?”

    “咳,咳……”

    “风医生,这是什么情况?”

    咳嗽两声,中年人才伸手指着方丘和徐妙林,向风雪新询问。

    “今天,我不坐诊。”

    风雪新嘿嘿一笑,说道,“不过,你可算是走大运了,这位可是神医,比我厉害多了。”

    说话的同时,赶紧一指徐妙林。

    “真的?”

    中年人眉头一挑,面露喜色。

    这风雪新,虽然医术很不错,但终究还算不上名家,所以一些疑难之症,他虽然能治疗,但却无法根除。

    这中年人的病就是。

    这病困扰他很长时间了。

    虽然每次来找风雪新都能治好,但是过不了多久又会复发,这让中年人很是无奈,他甚至还怀疑过,是不是风雪新刷了什么手段,想多赚他点钱,最后还是去别的医馆看过以后,才打消怀疑的。

    现在一听,这徐妙林比风雪新还厉害,那不是有机会能根治这病了吗?

    “当然,这是我家老爷子的朋友,你说能不厉害不?”

    这边。

    在中年人跟风雪新对话的时候,徐妙林已经开始给方丘解说了。

    “你看这位病人。”

    徐妙林仔细的看着中年人,说道:“从面向上来看,此人精神萎靡,面色憔悴,后背有些佝偻的同时,还经常咳嗽。”

    “另外,你仔细看,在他走进医馆的途中,喘息的次数比一般人明显要多,这就代表他气短。”

    “再看他的嘴唇,跟普通人的嘴唇不同,他的嘴唇有些发紫,这些都是病征。”

    说到这里,徐妙林停下来,看着方丘。

    “恩。”

    方丘点点头,徐妙林所说的一切,都被他清楚的看在了眼里,不过他还发现了一些徐妙林没有发现的东西,直接张口说道,“他伤在肺了。”

    闻言。

    徐妙林一愣。

    就连一旁的风雪新,也都是瞪眼看了过来。

    “徐叔,你不是说他没学过吗?”

    风雪新怀疑的望着徐妙林问道。

    然而。

    徐妙林却也是一脸惊讶的看着方丘,问道,“你怎么会知道?”

    “我会点武术,听他咳嗽听出来了。”

    方丘笑着解释道。

    的确。

    他能从一个人的声音,听出对方那个地方出了问题。

    当然。

    这也是有限制的。

    并不是什么病都能听得出来,只有与声音相关的病情才行,最关键的是,方丘能听到的也只是问题,并不是病

    (本章未完,请翻页)

    。

    就比如,听到病人的咳嗽声,方丘知道对方是肺上出了问题,但却不知道对方得了什么病。

    “行啊!”

    徐妙林眼前顿时一亮,说道,“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

    方丘谦逊的一笑。

    会武术这事,他跟谁都没有说过。

    要不是刚才说漏了嘴的话,他说不定还会继续一直隐瞒下去。

    这边。

    “神医啊。”

    中年人眼中精光一闪,立刻就朝着诊桌走了过来,急忙说道,“神医,你快帮我看看,把这病给根治了吧。”

    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连诊都没有诊,就能看出他病在那里的医生。

    现在他算是相信了。

    这俩个医生,果然比风雪新厉害。

    这种看病的好机会,可不能错过。

    “坐。”

    见病人跑来,徐妙林微微一笑,示意对方坐下。

    “你仔细说一下,身体那里不舒服?”

    等对方坐好,徐妙林才张口询问。

    “我也说不清楚。”

    中年人皱着眉,说道,“就是总感觉全身都不舒服,有时候很怕冷,有时候又有发烧的感觉,感觉身体很热,而且经常感觉到浑身无力,不想用劲。”

    闻言。

    徐妙林点点头,又追问道,“食欲怎么样?”

    方丘在一旁静静的认真的听着,学习着。

    “不太好。”

    中年人摇摇头,说道:“吃倒是吃得下去,可总是不想吃,没有食欲。”

    “出汗多吗?”

    徐妙林再问。

    “多。”

    中年人赶紧点点头,说道:“有时候很多,有的时候又没那么多,反正总体来说,是比以前出汗多。”

    一旁。

    “畏寒、发热,全身虚弱无力,无食欲,多汗……”

    方丘仔细的听着徐妙林与病人之间的对话,不停的记录着病人所说的症状。

    徐妙林问完。

    “咳咳!”

    病人大咳一声,然后朝旁边的垃圾桶里,吐了口痰。

    “现在,就该望了。”

    徐妙林提醒方丘。

    方丘立刻朝着垃圾桶里看去。

    这一看。

    立刻就发现,病人咳出了大量的脓痰,并且还伴有咯血的症状,从那脓痰中可以清楚的看到血丝,因为垃圾桶就在旁边的缘故,方丘甚至还能闻到一丝腥臭味。

    “看清楚了吗?”

    徐妙林问道。

    “恩。”

    方丘立刻点头。

    “好。”

    徐秒林满意的笑笑,说道,“从这些症状来看,基本可以判定是肺痈,在西医里叫肺脓肿,而且已经到了成痈期。”

    “肺痈是由于热毒淤结于肺,以致肺叶生疮,肉败血腐,形成脓疡,以发热、咳嗽、胸痛、咯血腥臭浊痰,甚则咯吐脓血痰为主要临床表现的一种病证。”

    “这种病,有三个时期,分别是初期、成痈期,和溃脓期。”

    “成痈期的症状表现为,突然咯吐大量血痰,或痰如米粥,腥臭异常,有时咯血,胸中烦满而痛,甚则气喘不能平卧,仍身热面赤,烦渴喜饮,舌质红,苔黄腻,脉滑数或实数。”

    说完。

    徐妙林示意方丘诊断。

    “麻烦张一下嘴,我看看你的舌头。”

    方丘出声。

    病人张大嘴巴。

    方丘一看,果然发现这个病人的舌头是红色,舌苔黄腻。

    看完,他立刻伸手把脉。

    这一把脉,果然脉滑数,有滑脉又有数脉的表现!

    看着方丘的表现,一旁的徐妙林

    (本章未完,请翻页)

    满意的点头。

    然后说道:“这种病,最主要的治疗方法,是排脓解毒。”

    说话间。

    徐妙林动笔开方。

    “加味桔梗汤。”

    “桔梗8分、薏苡仁5钱、贝母1钱5分、橘红8分、金银花5钱、干草1钱5分、葶苈子8分、白及8分。”

    写到这里。

    徐妙林顿了顿,一边写一边说道,“因为有咯血的缘故,可以加些丹皮、山栀、蒲黄、藕节、三七等凉血化淤止血。”

    说完。

    方子也开完了。

    “这病急不得,得一点点慢慢来,这药你先吃三副,病情进入到恢复期之后,再根据情况换药。”

    把药方递给病人的同时,徐妙林嘱咐道。

    “好,谢谢医生。”

    中年人立刻点头,拿起药方就赶紧朝着风雪新所在的药柜跑去。

    药柜前。

    风雪新一直在观察徐妙林看诊。

    看着坐在徐妙林身边的方丘,他可是羡慕得紧。

    要是他能坐在方丘那个位置上,该多好啊!

    “风医生,抓药。”

    病人把药方递来。

    风雪新立刻接手,喜滋滋的赶紧把药方给抄了一遍,然后才开始按照药方上的剂量给病人抓药。

    这个病人他看过许多次了。

    但始终没能帮人把病根除。

    如今,徐妙林有了根治的办法,他自然得好好学学,至少要把根治这种病的药方全都给记下来才行。

    省得以后再遇上,还是治不好。

    徐妙林不收他做徒弟,但你不收还不允许我偷学吗?

    抓完药,病人就赶紧离开了,他见到了治愈的希望,回家赶紧煎药。

    在等第二个病人的期间,方丘赶紧在脑海中将刚才的一幕幕全都复盘,记下并提炼。

    在他做完这一切,第二个病人也进来了。

    同样是一个中年人。

    有了上一个的经验,这一次病人还未进门,方丘就跟徐妙林一起远远的观察了起来,从病人的面相到走姿,再到各种细微的小动作,全都观察得极为仔细。

    不过。

    这个病人似乎是赶时间。

    三步并做两步的,就冲到诊桌前坐了下来。

    开始看病。

    徐妙林不急不徐的按照望、闻、问、切的步骤,一边诊断,一边不停的给方丘讲解。

    这下。

    病人可就不乐意了。

    “医生,你能不能快点?”

    望着徐妙林,病人催促道。

    “当然可以。”

    徐妙林笑着点点头,然后说道,“不过,快诊的话是要收钱的,如果慢点的话,看病是免费的,只需要交点药钱就行。”

    “恩?”

    病人一愣,一听还有这好事,赶紧说道:“那,要不……你还是看慢点吧,不急,我有时间,慢点也看得仔细不是,我也好听听我这病到底是什么情况。”

    “那好。”

    徐妙林点头应声,然后继续。

    方丘也听得很仔细。

    只要是徐妙林提到的细节和要点,都全部记忆下来。

    一转眼。

    一上午的时间就过去了。

    这一段时间,徐妙林一共看了十多个病人。

    “下一个你来,我在一边听听看。”

    觉得方丘也学得差不多了,徐妙林起身说道。

    “好。”

    方丘点头。

    俩人换位。

    那边。

    风雪新也来了兴致,从柜台里走出来的同时,嘿嘿的笑道,“我倒要看看,这一上午你能学到个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