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独立坐诊!
    方丘跟徐妙林刚换完位置,又来了一个病人。

    这是一个中老年男人。

    仔细看去。

    此人身材中等,头发花白,发际线有点高。

    在方丘和徐妙林的观察下,这人走到诊桌前坐了下来。

    “医生,你给我看看吧,我是不是得了什么病了。”

    病人说道。

    “老先生,您高龄?怎么称呼?”

    方丘问道。

    “59岁。”

    病人看了方丘一眼,说道:“我姓李。”

    “李叔。”

    方丘微微一笑,说道,“我看您精神不是很好,进来的时候,步子也有些不稳,是不是身体哪里出了问题?”

    “我也不知道啊,就是不舒服,你赶紧给我看看。”

    病人催促道。

    “好。”

    方丘点点头,张口道:“您先跟我说说,是什么时候发现身体不舒服的,又都是哪里不舒服,分别有些什么感觉?”

    “我这病啊,得有三年了。”

    病人回忆的说道:“就是三年前的年底,我突然感觉脑袋眩晕,头特别昏,就感觉整个世界都在转,休息了一天以后,眩晕稍微减轻了些,但也没有完全停下来。”

    “还有呢,平常有什么感觉?”

    方丘闻言点点头,立刻追问道。

    “平常,也就感觉脑袋有些浑,有时候看东西也看不清楚,走路也会晃,而且还经常泛恶心,精神也不好。”

    病人答道。

    “消化系统怎么样,大便正常吗?”

    方丘问道。

    “就是总感觉小肚子有些胀,有时候还隐隐的有点痛,大便也跟稀。”

    病人答道。

    “恩。”

    方丘了然的点点头,然后张口道:“请您张一下嘴,我看看舌头。”

    病人照做。

    方丘仔细看了一眼,发现病人舌便红,舌苔薄。

    心中差不多有了判定,

    然后把脉。

    脉象濡滑。

    心中立刻了然了。

    “医生,我这是什么病?”

    病人问道。

    “没事。”

    方丘笑着张口说道:“您这是烦劳过度,肝肾精血耗伤,不能上荣于脑,又因脾胃失调,气虚亦显。”

    “这是什么病,严重吗?”

    病人急忙询问。

    “您先别急。”

    没等方丘张口,一直在旁边满意点头的徐妙林,就抢先开口说道,“您这病啊,说严重也严重,说不严重也就不严重,我这给你开点药给您调理一下,补补肝肾理理脾胃,慢慢改善,要不了多久就能根治。”

    “真的?”

    老人家问道。

    “真的。”

    徐妙林一边点头,一边拿笔开方。

    “太子参15克、滁菊花6克、明天麻6克、潼蒺藜10克、白蒺藜10克、炒川芎12克、制半夏9克、生谷18克、麦芽18克、炒当归10克、粉葛根12克、干荷叶20克、钩藤15克(后下)、全蝎1克(研吞)。”

    “五贴。”

    写完,徐妙林直接把方子递给病人,让病人拿着抓药去了。

    “徐老师,你都不看看,就直接开方了?”

    方丘疑惑的问道。

    “不用。”

    徐妙林微微一笑,说道:“听你说的,就知道你诊对了,不用看。”

    这边。

    病人拿着药方走来的时候,风雪新却是立刻上起手来,先给病人把了一下脉,把完脉后又把徐妙林开的药方给抄下来,然后才开始给病人抓药。

    抓要药。

    病人离去后。

    风雪新这才看着方丘震惊的问道:“你真是第一次看病,中医四诊,你就学只学了这一上午?”

    “对啊,怎么了?”

    方丘点头回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怎么看着比我还老练!”

    风雪新哀嚎一声,苦涩道,“唉,真的人比人气死人啊!

    “不说了。”

    “我去做饭!”

    说罢。

    直接朝着后院走去。

    方丘和徐妙林摇头轻笑。

    午饭吃完,简单休息一下之后,下午方丘继续跟徐妙林学习中医四诊。

    这一次,徐妙林没有让方丘直接上手,而是继续一边坐诊一边给方丘讲解,一直到了下午四点多,徐妙林才主动让位,给了方丘第二次实践的机会。

    毫无疑问。

    又学了一下午的方丘,这一次依旧一步未错的,全部正确,把风雪新都给看得傻眼了。

    晚上。

    徐妙林让风雪新打开书房,从中找来了不少各家的医案,让方丘研读。

    而风雪新。

    则是继续趁着这凉爽的天气在院子里对着满天的星星唱歌,只不过这一次他唱的不再是昨天那首歌,反而还换了一首极为新潮的英文歌曲《marryyou》。

    随后。

    连续三天时间。

    方丘都跟在徐妙林的指导下,学习中医四诊,一天也没有落下。

    第三天晚上。

    吃完晚饭以后,三人稍微走动了一会儿,就再次在院子里的三把躺椅上躺了下来。

    “我们来这几天了?”

    徐妙林问道。

    “三天。”

    方丘应声。

    徐妙林点点头。

    心中却暗自腹诽道,“本来准备用一周时间来教中医四诊的,可这才三天,就差不多被他给学完了,这小子之前的中医知识累积量,也实在太恐怖了点。”

    虽然很震惊。

    但徐妙林却没有显露出来。

    因为他觉得,绝对不能当面夸赞方丘。

    虽然他不觉得方丘会骄傲,但还是得以防万一。

    “三天也差不多了。”

    故做沉思的说了一声,徐妙林这才转头看着方丘说道,“从明天开始,你自己独立坐诊吧,只四诊,不开方。”

    方丘闻言一愣。

    “怎么?没信心?”

    徐妙林瞥了方丘一眼。

    “有信心。”

    方丘笑着说道,然后站起身来,说,“那我继续去看医案了。”

    医案是各家明医的看病实例,通过医案你能了解一个医生的看病风格,以及如何四诊的,绝对是各家明医的经验之作。

    他看医案可以直接吸收这些名家的精华。

    在对比他之前疯狂阅读的中医古籍的积累量,两相结合,他能清晰感觉到自己的进步。

    看到方丘的背影,徐妙林满意的点头。

    他能感觉到,这小子很认真。

    虽然以这小子进步有点超预期,但是心态还是很好的嘛,没有自傲自满。

    “徐叔,方丘这才学了三天,你就让他独立坐诊,是不是有点太快了,你真能放心?”

    方丘一走,风雪新立刻凑上前来小声问道。

    “你觉得快吗?”

    徐妙林反问道。

    “啊……”

    风雪新轻叹一声,说道,“这家伙的学习速度实在是太变态了,这才叫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能学的人。”

    现在。

    他终于是明白,为什么徐妙林会收方丘做学生了。

    因为,这家伙根本就是个变态。

    那学习速度,简直绝了!

    一天赶人家一个月还多余!

    “再等三天。”

    看着风雪新,徐妙林嘿嘿一笑,说道,“只要三天时间,估计在中医四诊上,方丘就能超过你。”

    “什么?”

    风雪新一听,当即就怒道:“徐叔,你也太瞧不起我了吧?”

    “不信?”

    徐妙林笑着说道:“那就等方丘看三天病,然后再比比?”

    “比就比。”

    风雪新立刻点

    (本章未完,请翻页)

    头,说道:“到时候你可别说我欺负人。”

    说罢。

    气呼呼的转身离开。

    “唉,你干啥去?”

    徐妙林张口问道。

    “我去唱歌!”

    风雪新哼哼道。

    “等等。”

    徐妙林一听,赶紧说道:“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

    闻言。

    风雪新一顿,见徐妙林说的很严肃,也不敢怠慢,赶紧回头问道:“啥问题?”

    “你唱的英文歌,你知道是啥意思吗?”

    徐妙林问道。

    “不知道啊。”

    风雪新理所当然的应了一声,说道,“好听就完了,这首歌最近可红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反正我知道这首歌是求爱的就行,marryyou我娶你嘛!”

    “那么,你表白的对象英文很好吗?”

    徐妙林好奇的追道。

    “不算好吧。”

    风雪新思考着摇摇头,说道:“就知道hello,howareyou。fihanks,andyou?之类的,其他的就不会了。”

    “那你有病啊!”

    徐妙林一听,顿时破口大骂道,“她都不会英文,你唱歌她能知道是什么意思啊,听懂了知道你表白,不知道的还以为你骂她呢!”

    说完。

    狠狠的白了风雪新一眼,气呼呼的转身回房。

    望着徐妙林的背影。

    风雪新挑了挑眉头,嘟囔道:“你家骂人才唱这么好听!”

    “不过,这确实也是个问题。”

    “看来,还得再换首歌才行。”

    然后赶紧进屋上网找歌去了。

    《老鼠爱大米》?不好?

    《两只蝴蝶》?都太老了吧?

    《那一夜》?有点耍流氓。

    ……

    第二天。

    吃过早餐。

    方丘按照徐妙林的吩咐,在医馆里开始独立坐诊。

    风雪新依旧守在药柜的柜台前,徐妙林则是坐在远处的一张小型方竹桌前,颇为悠载的喝着茶。

    很快。

    来了个中年妇女。

    走来的时候,方丘就开始仔细观察,发现这女人有典型的感冒症状。

    妇女坐下。

    “你哪里不舒服?”

    方丘询问。

    “咳嗽有痰,喉咙干痒,一痒就忍不住的想要咳嗽,然后胸口有些热。”

    妇女说道。

    “张开嘴我看看舌头。”

    方丘点头说道。

    四诊,望很重要的是一看面色、二看舌苔、三看眼睛等面目器官。

    妇女立刻张开嘴,伸出舌头。

    方丘一边看,一边点点头说道:“舌质淡少津,苔薄黄。”

    舌苔看完,立刻开始把脉。

    脉虚数。

    把完脉,方丘点点头,说道,“你这个病,是因为邪湿未解,从皮肤入到体内的肺和咽喉上,导致营气不从,从而引起新陈代谢失常,导致淤生红肿,引起疼痛。”

    远处,徐妙林一边喝茶,一边观察方丘的表现,不时点头。

    辩证结束。

    风雪新上前把脉开方。

    因为方丘对药方还不太熟悉,对草药的使用还没有基础的缘故,所以不能开方。

    风雪新开完方子。

    徐妙林走到药柜前,拿过方子看着修改了一下,然后才让风雪新抓药。

    见状。

    风雪新赶紧把药方给抄了一份,才抓药。

    接下来。

    第二例,第三例。

    随着来看病的人越来越多,方丘四诊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对病情的诊断也是越来越准确。

    一整天下来。

    竟是连一个错的都没有。

    这种情况,也让徐妙林不禁破天荒的夸了方丘一句:“不错,继续努力。”

    方丘笑笑。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