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慢着!你看的不对!
    (今天周一,本来订好的每周周一三更,今天暂时先更新两章,先欠一章,一周之内补上,抱歉了,各位。)

    一连两天。

    在独立坐诊期间,方丘进步神速,看得风雪新都不禁瞪大了眼。

    你丫的就不能表现得稍微差一些?

    风雪新很是无语。

    原本,他还以为方丘在学习四诊的时候,表现得就已经很恐怖了,可没想到方丘在独立坐诊这两天内的进步,竟是比之前还要恐怖。

    他总算明白了。

    为什么徐妙林会对方丘有那么大的自信。

    不过。

    他也并不惧怕。

    在他看来,虽然方丘进步神速,但是与他之间还是有一段很长很长距离的,想赶上可没那么容易。

    当然。

    风雪新也迫不及待。

    希望时间过得快一点,让方丘少学到一点,比试也早来一点。

    ……

    第二天,晚上。

    “嘀嘀嘀……”

    三人在院子里谈聊的时候,徐妙林裤兜里的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

    “喂?”

    看了看来电显示,徐妙林拿着手机,走到一边接听去了。

    留下方丘和风雪新俩人继续谈聊。

    “这天气越来越冷了,天气一变,生病的人又要变多咯。”

    风雪新感慨道。

    “恩。”

    方丘点点头,说道,“应该写一张预警单挂在门口,让更多的人看到。”

    “好办法。”

    风雪新眼前一亮。

    虽然这样会影响一些收入,但他家开医馆祖训就是济世救人,不是为了钱财才看病的。

    这时。

    徐妙林回来了。

    “跟你们说个事。”

    走到俩人身旁,徐妙林直接张口说道,“一个老朋友知道我来了,刚才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身体不适,我明天得过去找看,看看病顺便跟他叙叙旧。”

    风雪新一愣,问道,“那明天,我岂不是又要独自坐诊了?”

    “方丘留下。”

    徐妙林直接张口说道,“时间不多,每一天对方丘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明天就不用跟我去了,继续留下来坐诊。”

    “好。”

    方丘点头应声。

    “徐叔,其实我可以的,你可以带方丘去见见识识,你们都来了这么多天了,他连医馆的门都没走出去过呢。”

    风雪新凑上前来,嘿嘿笑道。

    没错。

    他很希望方丘跟着徐妙林去。

    因为一旦方丘去了,那么方丘的学习时间就少了一天,在比赛中他的赢面自然就会更大。

    最重要的是他可以有机会在方丘面前显摆一下自己医术水平。

    “我带他过来,是来学习的,不是来旅游的。”

    徐妙林白了风雪新一眼,说道:“明天我不在,方丘独立坐诊的事,就交给你了。”

    “唉……”

    风雪新哀叹一声,说道,“那好吧,你放心,我一定替你看到你的宝贝徒弟。”

    第二天一早。

    医馆开门。

    方丘走到诊桌前坐下,准备接诊。

    风雪新继续守着药柜,只是远远的看着方丘。

    “好好看病,明天我再检查你。”

    吃完早餐,徐妙林交代道。

    “好。”

    方丘点头应声。

    徐妙林一走,坐诊正式开始。

    一整个上午的时间。

    方丘都在继续四诊,除了抓药之外,其余时间风雪新都呆在方丘身旁,想要找机会指点一下方丘,显摆显摆。

    可结果。

    看了一上午。

    这丫的硬是连一点错误都没犯。

    这把风雪新憋得那叫一个郁闷!

    只能苦闷无比的,把脉、开方、抓药。

    俩人配合的很默契,方丘四诊,风雪新开方抓药。

    时间过得很快。

    一转眼,来到下午三点。

    一名中年男病人,走进医馆,在诊桌前坐了下来。

    方丘辩证完。

    准备让风雪新开方抓药的时候,风雪新却是愣住了。

    看着方丘的同时,眼里闪过一抹细微的兴奋之感。

    终于是被他逮住了!

    这一整天下来,终于是被他逮住一个机会了。

    他还以为,方丘真的一点错都不会犯呢!

    却没想到。

    机会居然真的来了!

    你还是个新手啊!

    “你的辩证不对。”

    看着方丘,风雪新咳嗽一声,摆出一副极为严肃的面容,看着方丘说道。

    “恩?”

    方丘一愣,疑惑问道,“哪里不对?”

    “你还太年轻啊!”

    风雪新一副前辈似的轻笑一声,说道,“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就仔细的跟你讲讲。”

    方丘皱眉静听。

    “你看啊。”

    “此人,咳嗽一年多。”

    风雪新看着病人,说道:“平日里总感觉胸脘闷胀,每次遇到感冒、劳累过度或者心情不畅的时候,病情就会加重,对吧?”

    “对。”

    方丘点头。

    “这位病人也说了,经过有关医院拍摄的x线胸片,诊断为“慢性支气管炎”,虽然之后经过很多次的治疗,但是病情依然没有得到缓解,反而时轻时重,最近也是因为受凉以及情绪郁怒,所以病情又加度加剧。”

    说到这里,风雪新看了病人一眼,又继续补充道,“那么,现在病人的病征又是什么呢?”

    “首先,望。”

    风雪新看向病人,说道:“病人精神状态不好,时而咳嗽。”

    “其次,问。”

    “在你刚才的询问中,这位病人已经说过,他平日里胸闷咳嗽,痰白量少,心烦多梦,脘腹胀满。”

    “而且,稍微运动一下,就感觉气喘的很急。”

    “吃喝都还不不错,小便正常,但大便不爽。”

    “再看其舌,舌质红,舌苔薄白而干,脉是细弦。”

    “从这些情况来看。”

    “这位病人所患的病,应该属于寒邪蕴肺,化热灼阴,治疗需要宣肺降气,敛阴止咳,寒热并用,攻补兼施。”

    说到这里。

    风雪新自信一笑,然后立刻拿笔,唰唰唰的就开始写药方。

    “淡黄芩、炙麻黄、炙苏子、炙冬花、甜杏仁、炙杷叶各10g,熟白果、五味子、生甘草各6g,l剂/日,水煎取汁,2次分服。”

    写完。

    拿着方子就要去抓药。

    可就在这时。

    “慢!”

    方丘突然伸手,一把按住风雪新的手和药方,皱着眉头说道:“你看的不对!”

    “恩?”

    风雪新一愣。

    一脸惊疑的看着方丘。

    在看方丘四诊的时候,他就知道方丘辩证错误了,所以才在最后及时帮助方丘纠正过来,怎么这方丘不但不领情,还反过来倒打一耙?

    “怎么不对了?”

    风雪新不满的说道,“我说的肯定的对的,病人的症状已经很明显了,是你看错了,我怎么可能看错。”

    “真的不对。”

    方丘摇摇头,说道,“除了你说的那些症状之外,病人还有口干口苦、大便燥结、脉弦细而数之的表现,症脉合参,当属肝胃郁热,上干肺脏。”

    “治疗,应该用疏肝解郁之法,清降胃腑。”

    说到这里。

    方丘也立刻拿起笔来,写下一个药方。

    “醋柴胡、杭白芍各12g,炒枳实、清半夏、瓜萎仁、赤茯苓、焦槟榔、肥知母、桑白皮各10g,生石膏(先煎)15g,生大黄(后下)、淡吴萸各3g,川黄连、生甘草各6g,3剂,l剂/日,水煎取汁,2次分服。”

    写完。

    方丘把药方往病人身前一推,说道,“用我这个方子。”

    “别听他的。”

    风雪新立刻张口说道,“明明就应该用我的方子。”

    这一下。

    坐在诊桌前的病人顿时就傻眼了。

    俩人都是医生。

    这到底该听谁的呢?

    病人不但不知道,还很急。

    毕竟,俩人看的是他的病,得病的是他自己啊,他当然希望自己的病能尽快的用最好的方法治好。

    再者说了。

    坊间都传言,中药毒性很大,吃对了药肯定能治病,可要是吃错了药,那就很有可能会搭上性命啊。

    一个根本不懂中医的病人,怎么选?

    “你真的错了。”

    方丘一脸正色看着风雪新,说道,“你辩证不对。”

    他不是故意找茬,而是真的觉得风雪新辩证不对,真要让病人吃了她的药,绝对无效,反而会起一些反作用。

    “我肯定没错!”

    风雪新立刻摇头,愤愤道:“你这才学了没几天时间,可千万别跟我固执啊,你这个叫做经验不足!”

    “不信我,你可以再仔细诊诊。”

    方丘坚持不退让的说道。

    “还诊什么,已经很明白了。”

    风雪新一脸无趣的看着方丘,说道:“这根本就不是你说的肝胃气滞、木火刑金,而是寒邪蕴肺,化热灼阴。”

    说着。

    他自顾的就要拿着自己的药方,去给病人开药。

    可他这一走。

    却又被方丘一把抓住了。

    “你干嘛!”

    风雪新有些生气了,转过头来瞪了方丘一眼,说道,“你放手,别耽误我给病人开药。”

    “不行。”

    方丘坚定的摇头,说道,“我还是坚持我的看法,你辩证有问题,病人用你的方子,肯定好不了。”

    这边。

    俩人都是据理力争。

    互不相让。

    诊桌前。

    应着俩人争吵的病人,在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才赶紧开口说道,“要不,我还是听风医生的吧。”

    在风雪新跟方丘的对话中,他听出方丘刚学中医没几天,应该还是个学徒。

    这样一比较下来。

    他自然更愿意相信风雪新。

    毕竟,风雪新可是名正言顺的大夫,这医馆也开了很久了。

    “不行,不能按这个方子抓药。”

    方丘皱紧眉头,看着风雪新说道,“按你的方子来抓药治疗的话,病人绝对会咳嗽不减,余症如初,这样可就舍本逐末了。”

    “你这人,怎么回事啊?”

    风雪新真的生气了,看着无比固执的方丘,张口说道:“你一个中医学徒,这连望问闻切四诊都还没学完,开方子都没学过呢,怎么就敢擅自开药方了,还敢说我开的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