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找茬的来了!
    (今天三章,补周一欠的那一章)

    “呃,呃”

    向一飞终于是清醒了过来。

    见到警察局长的瞬间,面如死灰。

    “向一飞,你也有今天?”

    望着那浑浑噩噩,缓缓的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向一飞,警察局长一脸的冷笑。

    “怎么了,你平日里不是很嚣张很狂吗?”

    “虎落平阳被犬欺!”

    向一飞冷哼一声,活动了一下。

    结果却发现,双手双脚竟然都被铐起来了。

    “说说吧。”

    完全不搭理向一飞,警察局长张口说道,“这里到底是怎么事,有人举报你绑架,证据充足,还有你做过的那些坏事,都说说吧。”

    “我要打电话。”

    向一飞说道,“我要给我的律师打电话,没见到律师前,我什么都不会说!”

    “律师?”

    警察局长不禁一笑,说道,“电视看得挺多嘛,还知道找律师了?”

    “哼!”

    向一飞冷哼。

    “好,要找律师是吧。”

    警察局长伸手从裤兜里掏出手机,递给向一飞说道,“给。”

    谁知。

    向一飞,竟然真的把手机给接了过去,然后快速的拨通了一个号码。

    那种动作。

    搞得警察局长都以为,他还真有律师了。

    很快。

    电话接通。

    就在警察局长准备好好听听,向一飞是不是真要找律师打官司的时候,向一飞却是瞥了警察局长一眼,然后突然就大喊起来,“师父,徒弟不能给你接风了,你要给我报仇啊,对方是个高手,在普济医馆!”

    “艹!!!”

    向一飞的话还没说完,警察局长一听直接暴跳如雷,直接就挥手,狠狠的给他头顶上一巴掌,然后一把把手机夺了过来,直接挂断。

    “还跟我这耍诈呢?”

    警察局长一脸愤怒的,又朝向一飞头上拍了一巴掌,说道,“实话告诉你,老子早就想抓你了,你龟儿子不是藏得深吗,今天还不是给老子逮到机会了!”

    “平时,你不是觉得没人打得过你吗?”

    “怎么,今天碰上硬茬子了?”

    警察局长接二连三的嘲讽和大骂。

    在他眼里。

    这个向一飞,纯粹就是个垃圾,是祸害百姓的废物。

    “哼!”

    面对警察局长的嘲讽,向一飞冷哼一声,什么话也不说。

    他知道。

    他这辈子是废了。

    身为武者,虽然是最低级的那种,但他也能清楚的感觉到,方丘直接把他的经脉和肌肉都给废了,他这一辈子,已经不可能再继续练武了。

    虽然很愤怒、很难受,但他更加震惊。

    震惊的是。

    对方那么年轻,竟然就这么厉害。

    一个不到二十岁的超级高手。

    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啊!

    “不说是吧?”

    警察局长冷笑一声,说道,“到了局你,有你好受的!”

    说罢。

    立刻叫人,把厂房里的所有人,全部铐上抓走。

    而与此同时。

    一列,正朝小镇方向赶来的高铁上。

    一个鹰眉虎目,留着花白头发的老者,看着手里那个被挂断的电话,双眼一眯,整个人立刻就散发出来一股阴森森的凉气。

    “高手?”

    “哼!”

    老者眯着双,寒声道,“敢欺负我徒弟,找死!”

    第二天,一大早。

    医馆开门。

    因为头天晚上,徐妙林的老朋友来了电话,说事情已经解决了,所以徐妙林才安下心来。

    不过。

    在接听电话的时候。

    徐妙林还从他那个老朋友的口里得知,向一飞的三四十名手下,全都被打废了。

    不仅是徐妙林。

    连他那位老朋友也相当的震惊,不停的询问徐妙林是不是认识了什么高手。

    徐妙林只能说不认识。

    结果,被对方给鄙夷了。

    当然。

    这也只是局限于徐妙林跟他老朋友之间而已。

    通完电话后,徐妙林只是说了一句,危机解除,什么都没问也什么都没说。

    经过一晚上的敷药治疗。

    风雪新的外伤,也已经好了一大半。

    开门坐诊。

    徐妙林主诊,风雪新坐在一旁抄方子,方丘则守在药柜前,随时准备抓药。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虽然医馆开门了,但是来看病的人却非常少。

    8点开门。

    直到9点,也没见一个人来。

    似乎,是因为昨天的事情传开,让大家都有些担心和忌惮吧。

    毕竟,惹到向一飞,可不是什么好事。

    虽然向一飞被抓了。

    但是在正式的结果出来之前,大家都不敢跟医馆走得太近,生怕被牵连。

    医馆里。

    三人都闲得无趣。

    又过了半小时。

    九点半。

    终于,有人来了。

    随着脚步声传来,徐妙林和风雪新,立刻喜笑颜开,准备迎接病人。

    可方丘却不禁皱起了眉头。

    凝目看去。

    进入医馆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

    这老者身穿黑色武服,脸上很是光滑,没有胡子,齐肩的头发,整齐的梳往脑后,用一个黑色丝线般的发卡卡着。

    老者。

    鹰眉虎目,双颊有些凹陷,一眼看去就给人一种阴冷之感。

    “老人家请坐。”

    见老者朝着诊桌走来,徐妙林面带微笑的起身说道。

    谁知。

    “哼。”

    老者,突然冷哼一声,扫了一眼医馆里的三人,问道,“昨晚,是谁打伤的我徒弟?”

    这话一出。

    徐妙林和风雪新就愣住了。

    在他们愣神间,老者打量着三人。

    观察了一遍。

    结果发现,三人居然都是普通人,根本就没有半点高手的气息。

    风雪新就不用说了。

    虽然伤势已经好了不少,但依旧还是鼻青脸肿的样子。

    肯定是被绑的那个,他都打听好了。

    所以,这家伙排除。

    看向方丘。

    老者想都没想就立刻摇头。

    毛还没扎齐,怎么可能是高手?

    方丘,也被排除。

    最后。

    老者的目光落在徐妙林的身上。

    这家伙年龄气质倒是挺合适。

    见状,徐妙林准备站起身来询问。

    可就在这时。

    “你有事?”

    药柜后面,方丘突然问道。

    “恩?”

    老者一愣,转换过头来,惊讶的看着方丘,问道,“我徒弟,是你打伤的?”

    “你徒弟是谁?”

    方丘问道。

    “哼!”

    老者冷哼一声,说道道:“我徒弟,向一飞!”

    打了小的,老的找上门来了!

    方丘双眼一眯,冷笑一声:“对他,只有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果然是你!”

    老者冷笑一声,说道,“可惜了,老夫行走社会多年,从来都只认一个理,天大地大拳头最大!没有义不义!”

    “还真是为老不尊,上行下效。。”

    方丘摇摇头,说道:“确定要动手?”

    “确定。”

    老者点点头。

    看着针锋相对的一老一少,徐妙林和风雪新都傻眼了。

    这是干啥呢?

    怎么听不懂呢?

    方丘淡然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出去谈吧,别损坏了东西。”

    “如果,我就要在这里呢?”

    老者玩味的说道。

    “你可以动手试试!”

    方丘脸色一沉。

    闻言。

    老者也是死死的盯着方丘,浑身上下,一股阴凉之气缓缓的弥漫而出,很是森然。

    可即便如此。

    方丘也丝毫不惧。

    依旧一脸淡然的跟老者对视着。

    “哈哈”

    盯了方丘半晌,老者突然笑了,一边笑着一边说道:“好,那就出去谈!”

    不是妥协。

    他察觉到,这个小家伙似乎有些有恃无恐。

    在他的气息下,能做到如此平静的。

    要么真的是高手。

    要么,就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二塄子。

    抛开这一点不谈。

    老者也不愿意把事情闹大。

    毕竟,他徒弟才刚刚被一个高手给收拾进警察局,而且现在武林里,可有不少人都因为他的行事作风,因为他作恶多端,想要灭了他呢。

    一旦事情闹大,引来武林中的各路好手,他可就完了。

    “请。”

    方丘走出药柜,对着老者伸手,示意出去。

    当然。

    方丘这个动作,并不是代表尊敬,而是因为他要亲眼看着老者走出医馆,而且他必须在老者之后。

    要是先出医馆,他怕老者会对徐妙林和风雪新动手。

    “好。”

    老者冷笑一声,袖袍一挥,立刻迈步朝着医馆外走去。

    这边。

    “方丘。”

    徐妙林喊了方丘一声,说道:“小心。”

    他终于发现有一丝不对,这是要干架的节奏啊!

    “恩。”

    方丘微笑着点点头。

    显然。

    徐妙林已经看出,这老者是来者不善了。

    可一旁。

    一脸青紫的风雪新,心却大得很。

    眼看方丘要跟老者出去谈,顿时就赶紧站起身来,对着方丘说道,“小方啊,一定记住要尊老爱幼,别伤了老人家,知道不?”

    闻言。

    方丘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

    过头来,看着风雪新说道,“放心,只要他爱幼,我就肯定尊老。”

    前方。

    老者一顿,脸上的冷笑之色,更加的明显了。

    医馆里。

    “徐叔,这老头是干啥的?”

    风雪新问道。

    “找茬的!”

    徐妙林感慨一声说道。

    “我当然知道是来找茬的,一进门就问是谁打伤他徒弟,这不是来找茬的还能是来干什么的?”

    风雪新撇了撇嘴,补充道,“我的意思是,这老头年纪都那么大了,头发都快白得差不多了,怎么还敢来找茬,他是做什么的,看他的样子倒像是个木匠,身体也不错。”

    徐妙林狠狠的白了风雪新一眼。

    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家伙。

    是神经大条,还是脑子有病?

    你昨天被人家徒弟打了你知不知道?

    “不行,我还是有点担心。”

    风雪新皱紧眉头,说道:“方丘这小子去救我的时候好像很厉害,这要是把老人家给打伤了怎么办?”

    “徐叔,要不我们还是去看看吧?”

    徐妙林全然不搭理风雪新。

    重新坐下,说道:“去什么去,这一去谁知道你会再给方丘添了什么麻烦!”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