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请假去找老爷子!
    “咻!”

    尖锐刺耳的破空声,骤然响起。

    一息之间,那通体墨绿的绣花毒针,便带着一股让人胆寒的阴毒气息,瞬间暴射而至。

    “哼!”

    方丘甚至都没看到毒针射来的方向。

    只是在听到破空声的瞬间,身子飞速一转,避开毒针的同时右手猛的一动,便是将那从身边射过的毒针,一把抓在了掌心。

    这毒针很细。

    即便是宗师级武者,方丘也依旧还是一个普通人,虽然在内气的强化下,眼睛比常人更加的明亮,但是要看清楚如此细小的毒针,也没那么容易。

    也正是因此。

    武林中人,大多都懂得听声辨位之法,以此来躲避暗器的袭击。

    “找死!”

    看了一眼手里墨绿色的毒针,立刻看出了上面是剧毒,方丘心头暴怒。

    本来。

    他已经打算放这个老者一马了。

    可没想到,这个老家伙居然阴毒如厮,在这最后关头竟然还用上了这种剧毒的暗器,这让方丘暴怒不已。

    一个敢用这种剧毒暗器的人,能是什么好人!

    那边。

    甩出毒针的老者,看都没敢看方丘一眼,转身就飞一般的蹿了出去,试图借机遁走。

    不过。

    方丘会给他这个机会吗?

    显然不!

    “咻!”

    身形一动,在老者才刚刚遁逃出去不到五米距离的时候,方丘瞬间暴掠而出,整个人就如同那天空中的流星一般,带着一股异常强大的威压,瞬间就冲追到了老者身后,然后右手一拍。

    “砰!”

    砸响声传来。

    毫无疑问。

    在方丘这一掌之下,老者直接从半空中被拍落在地。

    就好像拍苍蝇一样。

    “啊……”

    落地的瞬间,老者痛叫。

    “跟你徒弟一个样,恶念不断,害人不浅。”

    站在老者身旁,方丘恶狠狠的瞪了老者一眼,然后张口道,“今天,我便为民除害,废了你全身的修为。”

    闻言。

    老者大惊:“不要!”

    爬在地上,挣扎着要逃。

    “哼!”

    方丘冷哼一声,一把抓住老者的腿脚,往后猛的一拉,然后双手快速出击。

    “啪啪啪……”

    双手点穴。

    伴随着手臂的快速舞动,方丘那两只被内气包裹着的手指,重重的点击在老者全身各处。

    “咔,咔咔!”

    脆响声不断传来。

    方丘每点一下,老者身上的一个穴位就会爆响一声。

    眨眼间,经脉尽断!

    肌肉尽僵!

    最后。

    “砰!”

    方丘捏掌成拳,重重的砸在老者的丹田部位。

    一拳。

    砸碎丹田!

    显然,方丘这一次的手法,跟废向一飞的时候不一样,那是因为向一飞只是一个普通的武者,并没有修炼出内气,只练出内劲,丹田还未开辟出来,所以只要断其经脉和肌肉,就能废掉其一身的修为。

    但眼前这个老者不同。

    这老家伙可是四品武英,不但修炼出了内气,丹田也早已开拓完毕,若只是断其经脉的话,依靠丹田中内气的蕴养,经脉还有可能重新恢复,所以要废掉他的武功,不但要断其经脉毁起武英,破其肌肉灭其内劲,更要破其丹田!

    “噗……”

    方丘停手。

    老者嘴巴一张,喷出一大口鲜血,望着方丘的眼眸里再也没有惊骇之色,反而尽是呆滞,一片死灰。

    (本章未完,请翻页)

    “废你武功,是给你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否则你已经死了。”

    冷哼一声。

    方丘直接提着老者的肩膀,返回医馆。

    回到医馆。

    见到方丘毫发无损,徐妙林才稍微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方丘到底强大到什么程度,但是徐妙林却能感觉得到,这个老者不好对付,所以心里一直还是有些隐隐的担忧方丘的。

    与徐妙林不同。

    “回来了?”

    见到俩人回来,风雪新立刻就迎了上去,结果却见到方丘毫发无损一脸红润,原本精神熠熠的老者,却很是萎靡。

    这一下,风雪新顿时不乐意了。

    “方丘,你干什么?”

    瞪着方丘,风雪新一脸愤怒的质问道,“说!你对这位老人家做了什么,出去的时候不是告诉你要尊老爱幼吗,年纪这么大的老人你都不放过,你看看……这嘴里都流血了,你还是不是人啊?”

    方丘一怔。

    转头看着风雪新,说道,“你好像还不明白。”

    “明白什么?我需要明白什么?”

    风雪新愤怒的说道,“我现在唯一明白的,是你欺负这位老人家!”

    “如果我告诉你。”

    方丘看着老者,对风雪新说道:“向一飞就是昨天那个绑你的老大,而他就是向一飞师父,今天是专门来找麻烦,为那个向老大报仇的呢?”

    “啊!”

    风雪新呆了。

    看着方丘,又转头看了看神色萎靡的老者,又回过头来看着方丘,虽然大张着嘴巴,可却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说啊?”

    方丘翻了个白眼,说道,“如果是你,你是不是要把这个老人家供起来,好吃好喝的伺候着?”

    “不,不不不……”

    风雪新憋得一脸涨红,连忙摇头的同时,想了半天,才硬生生的憋出来一句,“你,揍的好!”

    方丘撇嘴。

    “好了,现在我把人交给你,你直接给送到派出所去吧,我怀疑这个老家伙也是个逃犯。”

    方丘说道。

    “好,保证完成任务!”

    风雪新一把抓住老者的后领,似乎是为了表现,又似乎是为了从刚才那种无比尴尬的氛围中逃走一般,快速的就拉着老者屁颠屁颠的朝着派出所去了。

    这边。

    方丘走向徐妙林。

    “没受伤吧?”

    徐妙林问道。

    “没有。”

    方丘点点头,然后直接说道,“徐老师,我想请几天假。”

    “请假?”

    徐妙林一愣。

    这次出来,方丘不就是跟学校请假来的,怎么到了这里还要请假?

    在假期请假,徐妙林很是疑惑。

    “你要请假干什么?”

    心疑间,徐妙林问道。

    “我要去中州!”

    方丘郑重的应声说道。

    “中州?”

    徐妙林眉头一挑。

    他还是头一次见到,方丘表现得如此的郑重。

    想来,应该是有什么要紧事。

    “非去不可?”

    徐妙林张口询问,他没有问方丘到底有什么急事。

    “恩,非去不可。”

    方丘点头应声。

    “那好。”

    徐妙林了然的点点头,叮嘱道,“一切小心。”

    “恩,我会的。”

    方丘应声道。

    “什么时候走?”

    徐妙林询问。

    “就现在。”

    方丘说道。

    “好,去吧。”

    徐妙林说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闻言。

    方丘甚至连东西都来不及收拾,就直接转身离开了。

    到了镇上车站。

    方丘发现,开往市里的大巴还有半个多小时才出发。

    买过票。

    方丘离开车站。

    然后在车站外的杂货铺里,买了一个口罩,蒙面之后,直接把小镇上的所有地痞流氓都给横扫了一遍。

    还放话,谁敢骚扰普济医馆,就别怪他不客气。

    因为中州距离很远的缘故。

    在离开前,方丘不得不先断了后患。

    否则,一旦他离开,医馆在遭遇变故的话,问题就大了。

    断了后患。

    方丘返回车站,坐上正好要出发的大巴,朝着市里前进。

    到了市里。

    方丘一刻也不敢耽误,直接赶去高铁站。

    十个小时后。

    一直坐到晚上九点,方丘才终于赶到中州省。

    “中州省,林泉市,大泽县!”

    方丘一直不停的念叨着。

    这是他带着那个老家伙返回医馆的路上,从老家伙口中问出来的,老爷子就在林泉市的大泽县。

    如今。

    这林泉市是到了。

    但是因为时间太晚的缘故,已经没有去大泽县的车了。

    心中焦急。

    方丘也不敢有所迟疑,走出高铁站就立刻打车,直接赶往大泽县。

    “老爷子,你可一定不能走啊!”

    车上,方丘不停的祈祷。

    希望自己到达的时候,老爷子还在。

    三个小时后。

    出租车在大泽县广场前停下,下了车,方丘直接隐入黑暗,在县城里不断的飞掠狂奔,到处找寻老爷子的气息。

    可结果。

    转了整整一夜,方丘也还是没有找到。

    第二天,早上八点。

    没有丝毫收获的方丘,无奈的坐上了一辆出租车。

    “小伙子,去哪儿?”

    出租车司机问道。

    “你们这里,最大的地下势力聚集点在哪就去哪。”

    方丘直接道。

    “啥?”

    司机一愣,然后突然笑了起来,一边开着车一边笑着说道,“小伙子,你很会开玩笑啊。”

    “不是开玩笑。”

    方丘很认真的摇头,说道:“说简单点,我就是来找你们这里的黑社会的!”

    闻言。

    司机脸色一变。

    立刻就一脚踩下刹车。

    “你,你还是下去吧,这单生意我不做了。”

    司机回过头来,望着方丘,脸色很不好看。

    “我可以给你加钱,到地了之后,你随时可以离开。”

    方丘张口道。

    “你就是加再多钱,我也不知道啊。”

    司机苦笑着。

    显然是下了决心,要拒绝方丘了。

    不要钱?

    方丘仔细看了司机一眼,突然一笑说道,“你第三、第四腰椎间盘突出,左腿常感觉到一阵麻木,同时还感谢似乎有一条神经从屁股一直疼到小腿,而且最近还越来越严重。”

    “啊?”

    司机先是一愣,旋即一脸震惊望着方丘,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声音里满是难以置信。

    因为,他昨天上下午才刚从医院出来,在医院里拍了片子以后,医生告诉他的正是第三、第四腰椎间盘突出。

    而且医生还嘱咐他,最好赶紧做手术,要不然只会越来越严重。

    最关键的是。

    他自己能感觉到的症状,跟方丘说的丝毫不差!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