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确定去向!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抱歉,今天有点事,更晚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

    出租车司机,不可思议的看着方丘。

    这边。

    方丘却并没有回答,反而继续张说道:“你第五胸椎也有问题,应该是小时候被撞过,才落下的毛病,另外颈椎也有问题,你平日里看手机看的有点多。”

    听到方丘的话。

    司机的脸色瞬间惊变。

    方丘说的话,他完全相信。

    且不说他昨天下午才在医院里拍了片子查出腰椎的问题,就说胸椎,虽然没有拍过片,但是他小时候的确被撞过,胸椎也不时的会疼痛。

    还有颈椎。

    虽然说这年头,大部分人都把大部分时间花在玩手机上,但是这个出租车司机是真的经常感觉颈椎不舒服,但是因为没有发生忍受不住疼痛的情况的缘故,所以一直都没有去检查,如今方丘这么一说,他当然深信不疑。

    “你,你是医生?”

    司机惊诧的问道。

    “对。”

    方丘点头。

    “我身上的病,真有这么多?”

    司机有些慌了。

    毕竟,病这种东西,就是人抵不过的灾难。

    “不信你可以去医院检查。”

    方丘淡然一笑,说道,“不过,去医院的话需要手术,而我不需要动手术,就能帮你把身上的病全部治好。”

    “真的?”

    司机问道。

    “千真万确。”

    方丘点头,说道,“不过,前提是,送我到我想去的地方!”

    “这个……”

    司机有些迟疑。

    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方丘,虽然方丘能看出他身上的病,但是方丘到底有没有治病的本事,可就不一定了。

    “看病,看病,先看后治,你见过看得出病却治不好人的医生,或者看不出病却能把人治好的医生吗?”

    方丘说道。

    闻言。

    司机微微一愣,仔细的想了一会儿,然后才猛的一咬牙,说道,“好,我相信你。”

    “其实,你要去的那个地方,我还真不好说。”

    “不过,我听说我们这边的地下势力好像被人给扫了,所有人都因为这件事而欢喜热议呢。”

    听得这话。

    方丘立刻问道,“被谁扫了?”

    “这我那知道啊?”

    司机应声回道,“我也只是听说而已。”

    “那就带我去他们的聚集地。”

    方丘说道。

    “小兄弟,不是我不带你去,实在是因为你去了也没用啊。”

    司机叹息着摇了摇头,说道,“现在,那些地下势力的人,全都在派出所呢。”

    “那……你能不能带我去能打听到消息的地方,最好能带我去找一个,知道消息的人,只要你能带我去,我就帮你治疗。”

    稍微迟疑了一下,方丘说道。

    “好吧。”

    司机一咬牙,转头开车。

    十分钟后。

    出租车在一家古色古香的茶楼前停了下来。

    这间茶楼的门面很小,就只有一道两米宽的红色木门。

    木门很古朴,雕刻着一些生动的花纹。

    木门是开着的。

    可门后,却有一层暗红色的布帘,遮挡着门后的一切。

    门头上没有牌匾,只在木门的侧面有一小块红低黑字的木牌,牌上写着四个字:印象!

    “到了,就是这里。”

    出租车司机指着茶楼说道。

    “印象?”

    方丘疑问。

    “印象茶楼,这座茶楼是我们大泽县最大的茶楼,这个茶楼的老板,在我们县里黑白通吃,你要找的消息,他应该知道。”

    出租车司机说道。

    “谢了。”

    方丘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说道,“下车,我帮你治疗。”

    “就在这儿?”

    司机一愣。

    虽然疑惑,但是司机也还是不由自主的下了车。

    可刚下车。

    “啪!”

    方丘直接走上前来,对着司机的腰就是一脚。

    司机甚至都没反应过来,方丘右手一甩,又对着司机的胸口来了一巴掌。

    “你干什么?”

    司机怒了。

    莫名其妙的挨了顿打,谁能忍受得了?虽然不疼。

    “好了。”

    方丘淡然应了一句,一边走进茶楼,一边说道,“颈椎没啥大问题,到医院里跟医师要一分颈椎操,每天做上几遍就行。”

    闻言。

    司机一愣,然后一脸莫名的活动了下腰,结果发现腰竟然不疼了,而且还生出来一股特别轻松的感觉。

    “好了,真的好了?”

    司机瞬间惊喜。

    赶紧开着车,跑去医院检查去了。

    而方丘却直接迈步,走进茶楼。

    在那暗红色的门帘后面,是一条三米左右的通道。

    穿过通道,里面有一块正方形的露天院落,院落中有一个极为古朴的舞台,舞台上有人在跳舞。

    四面,是一栋四层的四合院式的木楼。

    每一层木楼里,都摆放着不同款式的茶桌,不少人正在和茶。

    “您几位?”

    就在方丘不知道该上几楼的时候,一个穿着丝绸衫的服务员,突然走了上来。

    “就我一个。”

    方丘说道。

    “请跟我来。”

    服务员带路,直接把方丘带到了四楼上。

    “您要点些什么?”

    服务员递来一张菜单。

    仔细一看,菜单上标注着各种茶叶的价格,另外还有一些小吃。

    “一壶红茶。”

    方丘说道。

    “好,您稍等。”

    服务员点头离去。

    三分钟后。

    红茶送到。

    “您慢用。”

    服务员微笑着说了一句,准备转身离开。

    “等等。”

    方丘喝了一口茶,直接问道:“你们老板在哪儿?”

    “您有什么事吗?”

    服务员警惕的问道。

    “找他帮点忙。”

    方丘应声。

    闻言。

    服务员一顿,皱了皱眉头,然后不经意的朝同在四楼,一处靠外窗位子的中年男人看了一眼。

    “要不然,您还是具体的告诉我一声,我好跟我们老板交代?”

    服务员问道。

    “不用了,我去找他。”

    方丘微微一笑,站起身来说道,“谢谢。”

    说罢。

    直接朝着坐在靠窗位置的中年人走了过去。

    其实。

    刚上四楼的时候,方丘就注意到了这个中年人,只是这个中年人并没有注意到他。

    通过气息。

    方丘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个中年人是一名武者。

    而且。

    这个中年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淡然于世的气息,一双眼睛一直盯着窗外,对茶楼里的情况全然不顾。

    走到中年人桌前。

    方丘直接坐了下来,也不管中年人投来的厌恶般的目光,直接拿起一个茶盅,往自己身前一摆。

    然后。

    “啪!”

    手轻轻在桌子上一拍。

    中年人身前的茶壶,莫名其妙的突然就动了。

    只见。

    茶壶突然倾斜,在没有任何人触碰到的情况下,一股茶水就如同溪流一般,自茶壶口中涌流而出。

    直接流进了方丘的茶盅里。

    转瞬间。方丘身前的空茶盅就被装满了,茶水一滴不多一滴不少,一点没撒。

    见到这一幕。

    中年男人双目圆瞪,直接傻眼了。

    眼神中的厌恶之色,早已消失一空,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震惊。

    “冒昧打扰了。”

    方丘把茶盅里的茶水一饮而进,说道,“这个季节,应该喝红茶而不是绿茶。”

    “你……?”

    中年人依旧难掩震惊。

    “有点事请教。”

    方丘淡然道。

    “您说,您说。”

    中年人赶忙点头,从衣兜里掏出一张名片,恭敬的递给方丘。

    彭程万里?

    接过名片,方丘顿时惊奇了。

    这名字取的,也太牛逼了吧?

    “华夏,好像没有彭程这种复姓吧?”

    方丘问道。

    “父母分别姓彭程。”

    中年男人答道,“我是俩家唯一子嗣。”

    “明白了。”

    方丘点头。

    彭程起的是父母的双姓,因为父母双方都是独生子女,所以生出来的孩子就理所当然的要继承父母俩家的姓。

    “听说,这大泽县的消息,你都知道?”

    方丘问道。

    “道上的兄弟给面子,让我能混口饭吃。”

    对方赶紧笑着答道,看来颇为自得。

    “来的时候,我听说大泽县的地下实力被人横扫了,这事你知道吗?”

    方丘继续询问。

    “知道。”

    彭程万里点点头,有些揣摩的反问道:“您想知道些什么?”

    “我想知道,是谁动的手。”

    方丘说道。

    “不认识。”

    彭程万里摇摇头,如实说道,“是一个外地来的老者,以前从没见过。”

    “什么样的老者?”

    方丘心头一动,立刻追问。

    “一个白发如银,脸无胡须,双目如炬,威严中又带着慈祥的老者。”

    彭程万里答道。

    果然!

    听到对方的描述,方丘心中忍不住的有些激动了起来。

    这个老者,就是老爷子!

    “这个老者,为何要横扫地下势力,是发生了什么争执吗?”

    方丘暗自压住心中激动的情绪,继续问询问。

    “这事倒挺小的。”

    彭程万里苦笑一声说道,“我听说,这事的源头发生在菜市场,有一群人欺负一个摆摊卖菜的老人,于是这个外地来的老者出于仗义就上前帮忙,结果那些小混混不是老者的对手,然后就叫来了一群人,这就引起了后面这一系列的事,据说就连那个地下实力老大的师父都来了,可刚来没多久就被吓跑了。”

    “那个老者,啧啧……”

    “你是不知道。”

    “那个老者实在太厉害了,一个人打几十个人都游刃有余,简直就是传说中的超级高手!”

    一提到老者,彭程万里就忍不住的啧啧称赞,极为感慨。

    更感慨的是一个小时引发了一场拔根之祸。

    “这位老者现在在哪儿?”

    方丘问道。

    “据我所知,他应该是进了云梦山。”

    彭程万里答道。

    “确定?”

    方丘立刻问道。

    “确定。”

    彭程万里点头,说道,“有人亲眼见到了。”

    “多谢。”

    方丘道谢。

    “不客气。”

    彭程万里应声回答。

    可话还没说完,一直坐在对面跟他对话的方丘,已经没影了,桌上放了一百块钱茶钱。

    这一下。

    可把彭程万里被吓坏了。

    “我艹!!!这武林是咋的了,怎么突然冒出来这么多高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