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还会正骨?!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两天有点事,先更一章,下一章晚上八点前更新。)

    第二天。

    一切都跟徐妙林安排的一样。

    方丘正式开始独立行医。

    很快。

    第一个病人来到。

    这是一位年有六十的中老年人。

    “小方医生,你快给我看看。”

    一进门,老人就立刻冲着诊桌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使劲的在身上挠着,就像个猴一样,只是脸色又些痛苦。

    “您这是?”

    方丘立刻问道:“皮肤不好?”

    “是啊。”

    老人坐下,立刻张口说道:“我这犯风疹都好几个月了,浑身痒得不得了,去医院打了好几天吊针,虽然能短期止住,但是时间一过又痒了,你看我这病能不能治好,总不能就一直这么反复吧,那还不得把人给折磨死。”

    “风疹?”

    方丘一愣,然后说道:“疹子起在什么地方,让我看一下。”

    老人立刻拉开衣服,把起满了疹子的小腹露出来给方丘看。

    “好了。”

    方丘看了一眼,然后问道:“除了皮肤瘙痒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症状吗?”

    “经常出汗,然后一有风就感觉很冷,没风的时候也没啥感觉。”

    老人说道。

    “张嘴我看一下。”

    方丘说道。

    老人张嘴,方丘看了一下舌头。

    随后,把脉。

    把完。

    “脉浮缓,舌苔白润,有汗出、恶风等证,此为风邪稽留肌腠,营卫失和所致。”

    说到这里。

    方丘动笔开方。

    “桂枝9克、白芍9克、生姜9克、大枣12枚、炙甘草6克、共三剂。”

    开完方。

    方丘把方子递给病人的同时,说道,“一般情况下,这种病都属于阳证,这种病虽然多见于血热受风,但也有不上好的由于外感风邪、邪气留于肌表而营卫失和所引起,你不用太担心,三剂药应该就能治好。”

    “真的?”

    老人接过药方看了一眼,然后朝着药柜走去。

    这边。

    方丘突然响起来,今天是自己独立坐诊,抓药也是自己的事,当即就立刻赶了过去,给老人把药抓好,并嘱咐如何服用之后,才重新反回诊桌。

    这时。

    第二个病人,已经等了好几分钟了。

    这个病人,是一个青年。

    看上去很正常,只是眼神有些闪烁。

    “你,那里不舒服?”

    方丘问道。

    “我,我……感觉全身都不舒服。”

    青年张口,说道:“我总感觉心里很烦,有时候会非常的害怕,特别是以前害怕的事物,一想到就会特别害怕,以前不害怕的东西,现在也会害怕,精神特别紧张,有时候感觉活着根本就没意思,经常睡不着觉,还会听见一些奇怪的声音,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医生我是不是得了什么重病,我是不是活不了了?”

    青年越说越激动。

    “你不用担心。”

    方丘赶紧安抚。

    他看出来了,这个青年的精神特别紧张。

    “医生,我这个病,能治好吗?”

    青年有些慌乱的询问。

    “放心,能治好的,不过你要先配合我诊断。”

    方丘微笑道。

    “好。”

    青年赶紧点头。

    “你先张开嘴巴。”

    方丘提醒道。

    青年赶紧张开嘴巴。

    方丘一看,舌苔白厚而腻。

    把脉。

    脉弦滑。

    这种情况。

    方丘微微皱眉,说道:“你这病,是肝气郁滞,痰浊内阻而上扰心宫。”

    “简单来说,应该就是精神受到了刺激,并没有什么大问题,我给你开副药,只要静心修养一段时间,就肯定能好。”

    说罢。

    方丘立刻开始写药方。

    “方一:桂枝6克、生姜9克、常山4克、龙骨12克、牡蛎12克、黄连9克、竹茹10克、郁金9克、菖蒲9克、胆星10克、大黄9克,二剂。”

    开完方子。

    方丘直接过去抓药。

    “先服用这副药,吃完以后,再来,我会再给你开药。。”

    “到时候我给你开点涤痰汤与温胆汤,用来交叉治疗就可痊愈。”

    把药递给病人的同时,方丘叮嘱道。

    “好,谢谢医生。”

    青年感谢了几句,然后拿着药离开了。

    回到诊桌前。

    第三位病人坐下。

    “方医生,您帮我看看,我这肚子老是不舒服。”

    来人是一个三十五六岁的壮年男人。

    “怎么不舒服?有什么感觉和症状?”

    方丘仔细询问。

    “就是总感觉腹痛的感觉,每次去上厕所都会拉肚子,特别是一不小心受凉或者吃了生冷东西的时候,就痛得更厉害了。”

    病人说道。

    “有到医院做过治疗吗?”

    方丘询问。

    “治过,但是效果不太好,还是经常会犯病。”

    病人答道。

    “恩,大便是什么颜色的,会便血吗?”

    方丘继续询问。

    “我也不知道,好像有红色跟白色的黏液。”

    病人回答。

    “一天上几次厕所?”

    方丘再问。

    “三四次。”

    病人如实回答,说道:“但是都拉不出来,按住小腹的时候也会感觉很疼。”

    方丘了然的点点头。

    然后开始给病人把脉。

    稍许。

    “脉弦有力,舌质绛苔黄。”

    “此证虽然脾胃气血不和,但又挟有阳明凝滞之实邪,积邪不去,则下利不能止。”

    说到这里。

    方丘一边动手开方,一边呢喃道:“治法,当加大黄以通腑气,扫除肠中腐秽。”

    很快。

    药方开好。

    “桂枝9克、白芍18克、生姜9克、大枣10枚、炙甘草6克、大黄6克,共三剂。”

    抓完药。

    方丘把药递给病人的同时,叮嘱道,“这三副药,一起煎煮,然后把药汁盛出来以后,分顿喝下。”

    ……

    这边。

    徐妙林看着方丘,不断的点头。

    他没有复诊,只是通过方丘的询问,来判定病人的身体情况,然后再看方丘的方子是否对症。

    结果发现,方丘的每一次辩证都非常的正确,没有丝毫差错。

    这让徐妙林很是满意。

    而一直呆在药柜的风雪新,也把方丘独立坐诊的一切行动全部都看了下来,特别是在方丘给病人抓药的时候,他更是看得仔细。

    结果发现,方丘不但辩证准确,开方准确,就连主要和称量也非常的精准。

    这让风雪新很是无语。

    方丘的进步实在太快了。

    他记得,方丘刚来的时候,可是连四诊都还不会,可这一转眼,方丘居然就能熟门熟路的独立坐诊了。

    这份实力,跟他有得一拼。

    可关键是。

    他学了好几年,方丘却只学了几天啊。

    风雪新无奈哀叹。

    这时。

    方丘刚回到诊桌前坐下,又一个病人来了。

    “请问,你哪里不舒服?”

    来人是一个中年人,还没进门,这个中年人就伸手捂着后脖颈,使劲的搓揉着。

    “我脖子疼。”

    病人紧皱着眉头,脸色有些痛楚的说道:“医生,你快给我检查一下,我这脖子是怎么回事,疼得厉害。”

    “除了脖子疼,还有其他什么症状吗?”

    方丘起身,绕到病人身旁的同时,张口询问。

    “有时候会头晕。”

    病人答道。

    “恩。”

    方丘点点头,走到病人身后的同时,双手一伸,在病人的脖子上摸了一下,然后说道:“你这是颈椎错位了。”

    “啊?”

    病人一惊。

    “没什么大事,我帮你正一下骨就可以。”

    方丘轻拍着病人的肩膀笑了两声,然后说道:“可能会有点疼。”

    “哦。”

    病人应声。

    “挺直脖子。”

    方丘说话的同时,双手贴在对方的脖颈两侧,准备开始正骨。

    这边。

    “方丘这是要干啥?”

    风雪新一脸惊讶的看着方丘,朝徐妙林问道。

    徐妙林还没来得及回答。

    “咔,咔……”

    两个骨节摩擦声响传来。

    正骨好了。

    “咦,不疼了?”

    病人站起身来,一脸惊疑的望着方丘,不停的伸手摸着脖子,发现真的好了,顿时大喜。

    这边。

    风雪新也惊呆了。

    方丘居然会正骨?

    风雪新双目圆瞪,不敢相信的看着发生在眼前的这一切。

    方丘的成长是他亲眼看着的,可是方丘从没有学过正骨啊?

    他这,才刚刚学会四诊、开方和抓药,怎么就会正骨了?

    风雪新无比震惊。

    但是因为馆里病人众多,他不敢当众询问,生怕吓到病人影响方丘名誉,只能用难以置信的,满是疑惑的眼光看向一旁的徐妙林。

    “他在跟我学习之前,已经是江京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正骨医师了,治好的病人不在少数。”

    徐妙林笑着解释道。

    “啥?”

    风雪新仿佛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一般,极为惊讶的看了方丘一眼,又转回头来,问道:“大一的学生,当医师?”

    “对。”

    徐妙林理所当然的点头。

    “方丘,他……来自正骨世家?”

    风雪新再问。

    “这个我倒是不清楚。”

    徐妙林摇摇头,说道:“不过,根据我的判断,应该不是。”

    “那他是咋学会正骨的?”

    风雪新一脸莫名的说道:“不是来自正骨世家,又只上大一,我就不相信有大一就教正骨的学校,别说是学了,跟他同年纪的学生恐怕连什么是正骨都不知道吧?”

    “除非,再跟着你之前,他还跟着其他人学过!”

    风雪新很肯定。

    要是没有人教,方丘是绝对不可能学会正骨的,而且还正得这么好。

    “没有。”

    徐妙林很肯定的点头,说道:“据我所知,在进入大学之前,他没有跟随任何人学过医,考进江京中医药大学以后,也没有拜过师。”

    “不是吧?”

    风雪新傻眼了。

    在没有拜过师,也没有任何可能接触到正骨的情况下,方丘不但学会了正骨,还破天荒的成为了正骨医师?

    “这家伙,优秀得简直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难言的震惊间,风雪新不禁感叹出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