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双手把脉?!!
    一天时间。

    很快的就过去了。

    整整一天,方丘连续看了整整五十个病人。

    一直待在医馆里观察的徐妙林,时刻都盯着方丘,哪怕有一丁点错误,他都肯定会出声指正。

    可是一整天下来。

    徐妙林竟是连一句话都没能说出口。

    毫无疑问。

    这就代表着,方丘对这五十个病人的诊断,全对!

    这边。

    方丘也是在看完最后一个病人之后,才发现徐妙林居然一整天没有说话,这让方丘很是欣喜。

    也越加的自信了起来。

    第二天,方丘继续独立坐诊。

    徐妙林和风雪新依旧在旁边看着。

    一天下来。

    方丘依旧一个都没看错。

    而且看起病来,也比之前娴熟了许多。

    第三天。

    同样如此。

    第四天。

    随着方丘的日益熟练,徐妙林和风雪新俩人,干脆直接搬了个茶桌来,一边无聊的喝着茶,一边看着方丘坐诊。

    “徐叔。”

    喝着茶,风雪新朝正在坐诊的方丘看了一眼,然后深吸一口气,感慨道:“你是从哪儿找来的这么优秀的学生,这家伙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吧?”

    “现在你该知道了吧?”

    徐妙林哈哈一笑。

    “知道什么?”

    风雪新疑惑。

    “当然是我收徒的标准了。”

    徐妙林得意的笑着,说道,“从方丘身上,你应该就能看出来我的收徒标准有多高了吧,也应该知道我为啥一直不肯收你了吧?”

    风雪新:“”

    下一刻,脸上涌现出不服气的神色,说道:“我承认,在天赋上我的确比不上方丘,可是我有一颗为中医事业献身和救死扶伤的,真挚的心!”

    “真的吗?”

    徐妙林笑问道。

    “当然是真的。”

    风雪新把胸膛一挺,摆出迎风前进的少年先锋队的姿势来。

    “既然你有这么真挚的心,那你那天还辩证错误,差点给病人开错药?”

    徐妙林淡然笑着,说了一句。

    这话一出。

    刚喝了一口茶的风雪新,顿时就被噎住了。

    一口茶水,差点咽不下去。

    就算咽下去,也憋得满脸通红。

    “你会聊天吗?”

    摸着胸口顺了顺气,风雪新怪责的看着徐妙林,说道,“骂人不揭短好吗,我都想不通,你说这话的时候,怎么能笑得那么善良?”

    徐妙林淡然微笑。

    这边。

    连续坐了三天诊。

    方丘越发的感觉熟悉和简单了起来,好像帮人看病,已经成为了习惯。

    这种习惯,虽然让方丘感觉很是惬意。

    但也稍微的有些枯燥。

    “为什么一定要用右手给病人的右手把脉?”

    在给病人把脉的同时,方丘脑中突然就想道:“为什么不能用右手给病人的左手把脉,通常情况下,左右手的脉象是一样的,既然如此为什么老是要用同一只手给病人把脉呢?”

    心念及此。

    方丘突然来了兴趣。

    “先用双手试试?”

    暗自呢喃一声,方丘不再迟疑。

    直接出动双手,一手把一个,同时给病人的左右手把脉。

    结果这一把。

    眉头就忍不住的皱了起来。

    虽然左右手的脉象在一般情况下的相同的,但是也有可能会出现左右手脉象完全不同的特殊情况。

    这种情况,除了有可能是血管疾病之外,还有可能是与左右手的差异有关。

    而此时。

    方丘这突然的灵光一闪,居然当真就把出了这种完全不同的脉象。

    “咦?”

    方丘一边把脉,一变皱眉惊疑。

    与此同时。

    一直在旁喝茶聊天的徐妙林和风雪新,也注意到了方丘的异样,俩人同时一愣。

    方丘这是在干嘛?

    “徐叔,方丘不是在双手把脉吧?”

    风雪新惊疑的问道。

    “我还从未听说过双手把脉。”

    徐妙林也表现得很惊讶。

    单手把脉,这是中医的传统,从数千年前至今,所有的中医都是单手把脉,方丘怎么搞出个双手把脉来?

    这边。

    方丘眉头紧皱。

    “不对。”

    仔细的感应着病人双手的脉博,方丘呢喃道:“从病人的情况来看,左右脉都应该是应四时的才对,可现在只有右脉是应四时,左脉却逆四时,这种情况”

    “肾病!”

    呢喃至此,方丘轻轻点头。

    “肾有寒。”

    “腰痛是外热,外热而内寒,左右得肺脉就是有外热,这是腰痛导致的肾病。”

    呢喃至此。

    方丘立刻提笔开方。

    很快。

    方子开完,药也抓好。

    这时。

    风雪新突然凑了上来。

    “你这是双手把脉?”

    望着方丘,风雪新好奇的问道。

    “我试了一下,结果还真把出来了。”

    方丘笑着点点头。

    “把出啥来了?”

    风雪新赶紧追问。

    徐妙林也走了过来,他想听听看,方丘都把出了什么来,看一看方丘有没有辩证出错。

    “这位病人腰疼,在双手把脉的时候,我把出来他的右脉是应四时,左脉却是逆四时,从他的症状来看,本应该双手都是应四时才对。”

    “一般严重的外热内寒之病,左右手都会呈肺脉,而如今病人的病虽然严重,可外热却并不重,只是腰有热,所以肺脉的脉象不会很显著。”

    “右手是常用的而应四时之脉象,所以表现为正常的肾脉。”

    “左右是不常用的而主病象,所以表现为不正常的肺脉,所以才导致了左右手的脉象在肾脉与肺脉之间变化,从而出现脉象不同的现象。”

    “这种情况证明,病人的肾上有寒。”

    “而且是因为腰痛而引起的肾病,并非是肾病引起的腰痛。”

    听到方丘的解释。

    徐妙林点头认同。

    “这都能把出来?”

    风雪新惊讶的疑问一声,然后立刻拉着病人在诊桌前坐了下来,说道:“让我也给你把把。”

    说完。

    也如方丘一般,双手把脉。

    可结果。

    “这根本把不了啊。”

    风雪新苦笑,说道:“两边的脉象相同还好,脉象不同的时候,会打断把脉的节奏啊,只能把完一只手再把另一只手才行。”

    说话间,徐妙林也走上前来尝试。

    结果也跟风雪新一样,觉得很难。

    “这的确有点难。”

    徐妙林苦笑。

    他很清楚,人的两边大脑很难同时活动。

    另外。

    医者在使用右手的食、中、无名指诊病人的左手寸、关、尺脉位对应的是心、肝、肾。

    用左手诊病人的右寸、关、尺脉位对应肺、脾、命门。

    同时双手把脉的话,就必须要用浮、中、沉三种指力,在短时间内一气呵成九候,这样原本“一个枕头,三个指头”的把脉,就会变成为六个指头,而且要在同一时间内完成“六部一十八候”。

    从各方面来看,双手把脉的难度,要远远超出单手把脉。

    普通人根本就不可能做得到。

    “你丫的是一边一边把的吧?”

    风雪新不相信方丘,说道,“肯定是这样,要不然连徐叔都做不到的事情,你怎么可能做得到?”

    方丘轻笑。

    他不想跟风雪新争执。

    因为,没有争执的必要,而且风雪新都把徐妙林给搬出来了,方丘要是真的跟他争执起来的话,那岂不是真验证了风雪新的话?

    “不信不信,反正我就是不信。”

    风雪新摇头摆手,说道:“给下一个病人看病的时候,你再双手把脉试试。”

    “那就再试试吧。”

    方丘点头。

    很快。

    一个中年妇女,带着一个小女孩走进医馆。

    方丘到诊桌前坐下。

    “请问,您哪里不舒服?”

    方丘对着妇女问道。

    “不是我,是孩子。”

    妇女皱着眉头,一脸疼惜的伸手抚摸着小女孩的脑袋,说道:“这孩子脸有些浮肿,脸色也不太好,而且经常说皮肤刺痒,一抓就会泛起些疙瘩。”

    方丘凝目看去。

    只见。

    小女孩躲在妇人怀里,睁着大眼睛,一脸好奇的看着方丘。

    此时,小女孩果然跟妇人说的一样,颜面浮肿,脸色有些黄,看上去的确是有些病态。

    “小朋友,你几岁了?”

    方丘笑着问道。

    “8岁。”

    小女孩乖巧的答道。

    “真乖。”

    方丘点点头,说道:“张开嘴巴让叔叔看看你的舌头。”

    闻言。

    小女孩照做。

    方丘一看。

    舌质红,舌苔白滑。

    “好了。”

    看完舌,方丘一边伸手一边说道:“来,把双手给我,叔叔帮你把脉。”

    妇人抱起小女孩,让其坐在自己的腿上。

    小女孩乖巧的伸手。

    方丘开始把脉。

    徐妙林和风雪新站在俩侧。

    一分钟后。

    “好了。”

    方丘收手,微微一笑,说道:“右脉滑左脉略浮,此证因于小便不立,湿邪内蓄,水毒不化而渗透于肌肤,郁遏阳气不得宣泄而致。”

    “这孩子有慢性肾炎的病史吧?”

    方丘问道。

    “对。”

    妇人立刻点头,说道:“之前就查出来了,只是一直没好。”

    “恩,也不用担心。”

    方丘温和一笑,说道:“我先给你开副药。”

    说着。

    方丘直接提笔写起来。

    “麻黄3克、连翘6克、赤小豆15克、杏仁6克、桑白皮6克、桔梗3克、苦参6克、生姜12克、大枣5枚、炙甘草3克、一剂。”

    写完。

    方丘一边去抓药一边对妇人说道:“这副药吃完以后,孩子会流汗,只要汗一流出来,身上就不会痒了。”

    这边。

    站在诊桌两边的徐妙林和风雪新,见到方丘果然只用了把一手的时间,就把出了两只手的脉象。

    这一幕,让徐妙林和风雪新都忍不住的震惊了。

    互相对视一眼。

    在方丘给病人抓药的时候,俩人默默的到后院。

    “徐叔?”

    似乎是怕方丘听到,风雪新一边转头瞄着方丘,一边小声说道:“你给我说实话,到底是从那里找来的这么个妖孽啊?”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