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你才有病!
    “这我哪儿知道?”

    徐妙林也不禁苦笑。

    “不知道你还收他?”

    风雪新撇嘴说道。

    “废话。”

    徐妙林白了风雪新一眼,说道,“我要是知道了,不更得收他了?”

    风雪新无语了。

    毫无疑问。

    方丘的表现,彻底的让俩人都折服了。

    其实,一开始徐妙林并不知道方丘的潜力这么大,之所以教方丘学医,完全是因为身为医生,另一方面爱才,不忍见到方丘被重病给病死,在自己无法治疗的情况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帮助方丘寻找治疗的方法。

    也正是因此,他没有收方丘做徒弟,只把方丘当成学生。

    可如今。

    随着一步一步的走来,徐妙林彻底的被方丘给震住了。

    别说是别人,就是他自己也从未见过,从未听说过如此惊艳的中医学徒。

    从一开始的正骨。

    到两天学会喜脉,并以无比强势的姿态硬得约战,再到看了毒经之后的学以至用,帮病人治疗曼佗罗之毒,这一桩桩一件件,都让徐妙林极为的惊喜。

    毫无疑问。

    徐妙林已经在无意间完全的认可了方丘,在这种情况下,他依旧不收方丘为徒的原因变了,不再是因为不想收徒或者怜悯方丘,而是因为他打心底里觉得,他真的不适合做方丘的师父,方丘太变态了,他教不了!

    如今。

    看到方丘不但会武功,还能双手把脉,更是让他坚定了内心的想法,对他而言方丘就像是一块完美无暇的蛋糕,但他不舍得吃,也不敢吃,只能从旁点缀,让这个蛋糕变得更加的惊艳,变成没人敢去触碰的艺术品。

    与徐妙林一样,风雪新也被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唉,既生瑜何生亮……”

    瞄了一眼继续坐诊的方丘,风雪新摇头感慨。

    “谁是瑜谁是亮?”

    徐妙林问。

    “当然是我跟方丘了。”

    风雪新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我说这句话的意思,不是要把我自己抬高到跟方丘同一个角度,而是因为我感觉,迟早有一天我要被方丘给气死!”

    “你说说,这家伙学四诊只用了几天,学抓药开方又只用了几天,而且连这些最基本的东西都没学会之前,他就会治毒会正骨了,现在又来个双手把脉,这还让人活吗?”

    风雪新手捂胸口,哭丧着脸说道,“我是真的不知道,这个妖孽再继续在这里呆下去的话,我会不会被气死。”

    徐妙林一脸愕然的看着风雪新。

    他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如此解释“既生瑜,何生亮”这句话。

    不过。

    仔细听起来,似乎也没什么不妥的。

    “你要相信,在方丘的锻炼下,你的内心一定会越来越强大的。”

    徐妙林拍了拍风雪新的肩膀,然后又补充道,“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

    “人比人,那个啥?”

    说完。

    徐妙林笑着转身离去。

    只留下风雪新一个人,无语的呆在原地。

    你这是要气死我啊!

    而这边。

    方丘开始尝试着给每一个病人都双手把脉。

    一开始挺顺畅。

    随着脉诊次数的增加,更是越加的流畅了起来。

    就这样。

    一直到了第七天。

    连续独立坐诊七天,方丘也终于是到了熟能生巧的地步。

    晚上。

    后院。

    “一转眼,又过去一周了。”

    三人围坐在石桌周围,徐妙林一边冲泡着茶叶,一边看着方丘说道,“这七天的实践学习,效果很不错。”

    “恩。”

    方丘笑着点点头。

    如果说七天前,他只是一个刚上手坐诊的中医学徒的话,那么现在的他就是一个已经对坐诊流程无比熟悉,随时可以给人看诊的中医了。

    “七天,一个都没看错。”

    说到方丘这七天的战绩,徐妙林也不禁赞叹了一声,然后说道:“从这七天的表现来看,你基本上已经完全掌握了这些常见病的治疗。”

    方丘轻轻点头。

    不是他自负。

    而是因为他的确掌握了。

    对于常见病,他还是有自信的,要是说到疑难杂证的话,方丘可不敢点头。

    “四诊、方剂、中药你都掌握得差不多了。”

    说到这里。

    徐妙林稍微迟疑了一下,然后才张口补充道:“值于草药如何种植,如何炮制和认药,就等回学校以后,你直接去找药王山管理员学习吧。”

    方丘一愣,旋即点头。

    他知道。

    徐妙林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

    在徐妙林看来,方丘实在是太妖孽了,虽然他自身是全科精通,但是在草药上的实力肯定是不如药王山管理员的。

    既然方丘有这么妖孽的天赋,要学自然就得学最好的。

    “另外,明天你不用继续在医馆里坐诊了。”

    徐妙林交代了一声,然后补充道:“明天我会交给你一件事,至于是什么事,明天早上再说。”

    闻言。

    方丘也没有询问。

    风雪新虽然按耐不住,但也没有当着方丘的面询问。

    等方丘回屋后,才立刻缠上徐妙林,问道:“徐叔,你明天准备让方丘去做什么?”

    “明天你就知道了。”

    徐妙林淡然一笑,转身离开。

    第二天。

    风雪新早早的起床做好早餐。

    三人聚在后院的石桌上,吃着。

    “徐叔,你今天到底要让方丘去干嘛?”

    风雪新按耐不住好奇的询问。

    方丘也看向徐妙林。

    “行医。”

    徐妙林微微一笑,说道,“虽然不用继续在医馆里坐诊,但是学习之路是不能停滞下来的,所以我要你今天出门行医。”

    “出门行医?”

    方丘一愣。

    “哦,我明白了。”

    风雪新嘿嘿一笑,说道,“原来是这个啊。”

    “我要怎么做?”

    方丘问道。

    “吃完早餐以后,你准备一下就出吧,就在镇上敲门,找十个人看病,看完以后就直接回来,没看完的话,下午六点回来。”

    徐妙林说道。

    “敲门看病?”

    方丘疑惑。

    生病的人,不都会自己来医馆吗?

    为何要去敲门?

    “对,准备准备,去吧。”

    徐妙林点头道。

    “好吧。”

    虽然心中很疑惑,但方丘并没有追问到底,反而点了点头,起身准备去了。

    稍许。

    准备完毕,方丘背着一个随身的医药包,走出医馆。

    “敲那一家呢?”

    走在街道上,方丘很是纠结。

    他不知道到底该敲那一家门的,生怕门敲开以后,人家没生病。

    这一混。

    就混了十分钟的时间。

    方丘也一路走到了小镇西南方向的,一片住宅区。

    “算了,总归是要去敲的。”

    站在一家大院门前,望着那敞开着的院子大门,方丘下定决心,直接迈步走进院落里,朝着院落内的楼房走去。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谁啊?”

    一个佣懒的男声传来。

    “你好。”

    方丘笑着应了一声,等人开门之后,才张口说道:“我是医生,我是来给你看病的。”

    “啥?”

    一个身体健壮的中年男子先是一愣,旋即立刻就皱紧眉头,一脸怒容的瞪着方丘,说道:“你他妈才有病呢,滚滚滚!”

    说话间。

    中年男子,直接就把方丘给轰了出来,还把敞开着的院落大门给关了起来。

    方丘苦笑。

    无奈。

    继续往前,敲第二家的门。

    结果,跟之前一样,依旧被一通大骂,甚至这家人都威胁说要打11o了。

    继续下一家。

    依旧如此。

    ……

    一连十家。

    方丘每敲一家的门,都会被破口大骂,无论怎么说都没用。

    这让方丘很受打击。

    为什么在医馆看病就那么容易,主动上门看病,却要经受这般惨骂?

    就在方丘不知道该怎样继续下去的时候。

    “嗝……”

    刚把方丘骂赶出门的,一个约摸有三十来岁的青年,突然打了个嗝。

    听到这个打嗝声,方丘顿时就眼前一亮。

    “你好,你身上有隐疾,我是医生,不知道是否让我看一下。”

    方丘问道。

    “有病?”

    一名三十来岁的青年,闻言立刻面带怒色的瞪着方丘,“快滚,你才有病呢。”

    “嗝!”

    说完,又打了个嗝。

    “这位兄弟。”

    见到青年连续打了两个嗝,方丘赶紧张口说道:“你赶我走可以,但是你总得听我把话说完吧?”

    “不听,快滚。”

    青年无比干脆的拒绝。

    这时。

    与青年面对面的方丘,立刻趁机对眼前这人进行望诊。

    表面上来看,青年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只不过青年打嗝张嘴的时候,方丘立刻就注意到,青年舌苔白滑,心中顿时有了些底气。

    “这位患者,你是不是感觉下腹作胀,十有冷气上冲胸膈,还有腰算、右肋稍有胀痛,肚子饿却吃不下,大便也不成形?”

    方丘张口连问。

    “你丫才患者呢,你丫才有病呢。”

    青年勃然大怒,指着方丘怒斥道:“你他妈是脑子有病吧!”

    “不是,这位患者,你真的有问题,让我给你看一下吧?”

    方丘继续劝说。

    “你再不给我滚,别怪我不客气了!”

    青年愤怒的高举起紧捏的拳头。

    见状。

    方丘无奈苦笑。

    只得赶紧迈步离开。

    走出四五步,见那青年依旧死死盯着自己,似乎是生怕自己折返回去,方丘心里就更加无奈了。

    他的确是有病啊。

    他自己不知道吗?

    免费帮他看病,他为什么不愿意?

    摇头苦笑一声。

    方丘转过头,对着那个转身准备回屋的青年,张口大喊道:“这位患者,根据我的判断,你的病很有可能是奔豚,治疗这病得用桂枝加桂汤,一定要记得用啊!”

    喊声未落。

    那青年拽起脚下布鞋,就冲着方丘追了上来。

    方丘那敢停顿,撒腿就跑。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