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考不过就不用考下一场了!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暂更一章,下一章晚上八点更新)

    十人凑齐。

    一名中年人缓缓走来。

    “十位考生,跟我去内院进行第二场考试。”

    对着方丘等十人喊了一句,中年人转头就走。

    这边。

    方丘等人立刻迈步,快步跟随在中年人身后,绕过第一场考试的考场,继续朝着院子内深入进去。

    “这还是院子吗?”

    “我去,这院子怎么一个接一个啊?”

    “我说,这院子跟个迷宫似的,待会不会出不去吧?”

    几人小声议论。

    方丘也很惊讶。

    要不是因为其中房子过多的缘故,方丘都以为这是按照古朝代的御花园来建造的了,到目前为止他已经进入第三个院落了,每一个院落虽然不大,但也不小,三个加一起占地面积就海了去了。

    虽然看上去很是破败,但是能在城市中拥有这么大的一块地皮,这中医师考核协会,底子也很强啊!

    很快。

    在中年人的带领下,十人来到第三个院子里。

    院子里站着几个身穿西服的中考官人。

    “这些人,就是第一批进行第二场考核的?”

    一名中年考官上前询问。

    “对。”

    中年人点头,说道:“交给你了。”

    中年考官点点头,对方丘等人说道:“这位,就是你们本次考试的考官,而我是你们第二场考试的监考老师,因为你们是第一批过来的,所以自然归属一号考场。”

    “现在,跟我进考场。”

    说完。

    中年考官转头。

    带着众人,走向院子最里面,那一排平房的第一个房间。

    进入考场。

    方丘环望一眼。

    这个考场,跟学生高考的考场很像。

    十张考桌,列为两排,两两之间的距离很长。

    仔细看去。

    每一张考桌上都摆放着一台平板电脑。

    “都座下。”

    中年考官喊了一声,等十人全部落座之后,才张口说道:“现在,我先跟你们说一下本场考试的规则。”

    “在你们的考桌上,都有一个平板电脑,考试开始之后,你们可以打开平板电脑点开播放视频,视频里有医生对十个病人的问诊,你们要考的,就是在答题纸上,写出每一个病人的症状,以及对病情的分析,最后再写出医师开方的原因。”

    “考试时间为九十分钟!”

    “另外我需要强调说明一下,本厂考试结束立刻批卷,通过这一场才能进行下午第三场,第二场考不过第三场就不用考了!四诊如果你们都过不了的话,谈什么开方!”

    “所以,都听明白了吗?”

    中年考官扫望着所有人。

    十人立刻点头。

    这一场很关键,也很难。

    不过大家都清楚。

    既然他们是第一场考试前十名交卷的,若都是正常答卷,那就代表他们就是这一次行医资格证的考试中,最优秀的十人。

    之前的不算。

    如果要排出个名次来,那么就要看这一次的考试了。

    毕竟。

    大家都是优等生。

    心里都难免有些傲气。

    特别是那个狂傲无比的青年,更是昂着脑袋,不屑的瞥着身旁之人。

    一时间。

    大家心里都难免的生出来互相比较的心思。

    都想比一比,谁能第一个交卷,谁能在这次的考试中,又快又准!

    攀比心的出现。

    让大家越发的期待考试开始。

    转目一扫。

    仅有坐在第一排最后一张考桌前的方丘,一脸淡定。

    稍许。

    “叮叮叮……”

    响铃声传来。

    “考试开始。”

    随着中年考官的一声令下,每一个人身前的平板电脑都在同时亮起。

    大家立刻带上耳机。

    点击播放视频。

    因为用做考题的缘故,视频非常的清晰,可以清楚的看到病人身上的所有情况。

    视频开始。

    第一个出现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妇人。

    这个妇人一进门,方丘就立刻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她的身上。

    仔细看去。

    此人,面色晦暗表情淡漠,在没有涂抹口红的情况下嘴唇有些红,而且看上去似乎有些呆板,神情有些微妙。

    甚至于走到诊桌面前,都不喜说话。

    就连病情的介绍,也都是她的丈夫来说的。

    接下来。

    是医生问诊。

    方丘听的很仔细。

    其他几人更是一边听着,一边认真的做着纪录,来不及纪录的时候,就直接把视频暂停下来,等纪录完毕才又继续播放。

    整个考场里。

    只有方丘一人,一直盯着视频看,没有做半点的笔记。

    看到医生开诊。

    方丘观察得就更仔细了。

    视频里,妇人不耐烦的伸出舌头。

    方丘立刻就看到,夫人舌头红舍边有淤斑,舌苔薄黄。

    接着,医生把脉。

    把完之后。

    在镜头下的纸张上写下:脉弦略数。

    然后开方子。

    “瓜蒌实15克,百合20克,生地12克,柴胡15克,白芍15克,郁金10克,丹参12克,田七10克。日煎服1剂,连煎2次,2次煎得药液混合,分2次温服。”

    至此。

    第一个病人的看诊过程结束。

    看完。

    方丘立刻点击暂停。

    画面停在药方上。

    然后抓起笔,快速的在试卷上写下病人的症状,以及对病人病情的分析和详解。

    结论:恼气不消,最易伤心肝两脏,郁而化火伤阴,郁而淤生,虚热积滞胸中则胸闷热失眠,血淤阻络则胸肋疼痛。

    治宜清心除烦,疏肝解郁。

    写完。

    方丘继续往下。

    第一道大题的最后一题:面对这位病人,医生为何开此药方?

    毫无疑问。

    在了解病情,了解方药的情况下。

    方丘没有丝毫停滞,继续写。

    方中瓜蒌实、合欢花宽胸散结,百合、生地清心除烦,柴胡、白芍疏肝解郁,郁金、田七、丹参活血化瘀。心清烦退,瘀滞化解则诸症亦退……

    这边。

    考场里的其余九人,甚至连第一个病人的诊疗过程都还没看完,方丘就已经开始看第二个病人了。

    一旁。

    与方丘一同选择了最后一个作为,跟方丘比邻而座的狂傲青年,不自觉的朝方丘这边瞥了一眼。

    见到方丘居然已经开始看第二个病例,顿时就忍不住的摇头冷笑了起来。

    其实。

    在第一场考试被方丘领先之后,他就打心底里的把方丘看成了敌人。

    不是对手,是敌人。

    因为在他眼中,方丘绝对比不上他。

    所以,他不愿意把方丘当成对手,可是方丘却又在第一次的考试中超越了他,这让他很愤怒。

    心里一直想要找机会,把方丘给踩下去。

    所以才会在考试期间,不时的关注方丘。

    “就这点实力?”

    冷笑的同时,青年很鄙夷的笑了起来。

    别说是他。

    就是这考场里的任何一个考生,甚至是中年考官都知道,这种考试只有写的越少,速度才会越快。

    但是,写的越少就证明漏掉的地方越多。

    因此。

    在他看来,方丘也就不过如此。

    这边。

    全身心投入考试的方丘,完全没有察觉到来自于一旁的恶意和鄙夷。

    依旧静下心来,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考试上。

    第二个病例。

    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

    仔细观察间。

    方丘发现,这个女人全身都包裹得很严实,甚至就连脸部都被遮挡了起来。

    一看这模样。

    方丘立刻就猜测,这女人要么是脸上出了问题,要么就是患了什么传染病,或者皮肤病。

    果不其然。

    医生开诊。

    结果。

    这女人摘掉面罩,露出来一张长并不丑的脸,只是脸上长满了红色的痱子。

    仔细看去。

    方丘发现,不仅仅是脸部。

    这个女人的双手手臂皮肤都有些发红,还有些瘙痒。

    最为关键的是。

    这个女人有些坐立不安,在医生的诊下,舌红舌苔薄黄,脉沉细数。

    医生辩证完,开始写方子。

    这边。

    看完视频的方丘,心中已经了然了。

    这个女人病属火郁肌肤。

    看完。

    方丘立刻点击暂停,继续快速的填写试卷。

    速度,与第一个一样快。

    接下来。

    第三位,第四位,第五位。

    方丘一直都保持着同样的速度,还越来越快。

    在此期间。

    考场里的其他人,也都发现了方丘那恐怖的答题速度,一个个都表现得极为惊讶。

    当然。

    惊讶的同时,更多的则是怀疑。

    “这小子第一场也是这么快,应该是不会做题吧,乱搞呢吧?”

    “这丫的在干啥,看视频都不停顿的?”

    “居然来了个装逼的,可惜啊注定是要装逼不成,反被笑话了。”

    大家都暗自腹诽。

    在他们看来。

    方丘这种速度,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看视频,不但要注意病人的细微情况,还要注意医生辩证时给于的信息,更要命的是,还必须对药方做出解析,甚至于就连医生我什么要开这个方子,都必须说清楚。

    正是因为要兼顾到这么多的点。

    所以这一场考试,才会给出90分钟的时间。

    要是真按照方丘这个速度去做,恐怕半个小时就考完了。

    但是,这可能吗?

    对众人来说,显然不!

    然而。

    就在大家都暗暗嘲讽、冷笑、鄙夷的时候,方丘却依旧保持着同样的速度,继续着看视频答题。

    第六个、第七个。

    一直到第十个。

    方丘都是看完视频,再动笔答题。

    写完最后一个案例的方解之后,方丘立刻闭上双眼,在脑海中快速的将视频中,十个病例的所有画面,全都过了一遍,然后再从头开始对招自己在试卷上写下的答案。

    一遍检查完。

    方丘没有任何疏漏。

    所有题目,都没有丝毫偏差的全部答对。

    方丘自信的脱下耳机。

    站起身来。

    “老师,我要交卷。”

    拿着答卷,方丘对中年考官说到。

    这话一出。

    考场里的所有人,立刻都抬起头来,看着方丘,每一个人的脸色有些惊诧。

    此时。

    除了方丘之外,考场里做题最快的人,也才刚刚做完第四个病例的分析。

    而且。

    这才过去四十分钟,连考试总时长的一般都还不到。

    方丘怎么可能就全部做完了?

    想到这里。

    大家心里都更加的确定,方丘肯定是不会做题,开始乱搞了。

    不只是考生。

    就连中年考官,在听到方丘要交卷的话声之后,也忍不住的惊了。

    “这……怎么又来一个滥竽充数的?”

    中年考官没好气的看着方丘,一脸不爽的暗自嘀咕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