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就一根草??
    (先更一章,下一章下午六点更新)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你记得吗……”

    医www..la.

    手机铃声突然想起。

    距离行医资格证的考核,已经过去了两天时间。

    在这不长也不短的等待之中,方丘终于是接到了中医师考核协会打来的电话。

    “喂?”

    方丘接通电话。

    “这里是中医师考核协会,请问你是方丘吗?”

    电话那头传来话声。

    “对,我是。”

    方丘点头。

    “你的考试通过了,请于明天过来领证。”

    说完,挂断电话。

    方丘笑了。

    终于是等到了。

    这个通知就代表着,他以后可以用真正的医师的身份来行医了。

    除此之外。

    有了行医资格证,方丘在医道一途,也终于是真正意义上的迈出了第一步。

    下一步。

    就是通过市中医协会的考核,成为匠医。

    再下一步,是成为名医。

    然后,是大医!

    刚进入江京中医药大学学习中医的时候,这一切对方丘而言,都是梦想都难以触及,今天他终于看到了希望,目标已经不再那么遥远。

    “证下来了?”

    看着一脸笑容的方丘,徐妙林走上前来问到。

    “恩。”

    方丘笑着点头,说道,“让我明天去领证。”

    “还挺快。”

    徐妙林满意的点点头,说道:“这样,小风这几天怕是在市里玩疯了,你打个电话,让他帮你把行医资格证给带回来,省得你自己跑一趟。”

    “好。”

    方丘点点头,立刻打电话给风雪新。

    “干啥?”

    电话刚接通,风雪新的话声就传了过来。

    “你什么时候回来?”

    方丘问道。

    “应该还有两天吧。”

    风雪新嘿嘿笑道。

    “行。”

    方丘点点头,说道,“我的考核通过了,资格证明天下,你帮我去领一下,回来的时候带给我。”

    “行,挂了啊。”

    风雪新应了一声,然后挂断电话。

    方丘苦笑。

    ……

    两天后,中午。

    风雪新跟杨芳一同回到医馆,从气色上来看,俩人的小日子过的那是相当的滋润,相当的有声有色。

    “给,你的资格证。”

    刚一进门,风雪新就顺手把行医资格证给方丘仍了过去。

    “你小子,还知道回来啊?”

    徐妙林白了风雪新一眼,说道,“这一去就是好几天,这医馆你是不要了,还是拿我们当小工使呢?”

    “徐叔,我怎么敢啊?”

    风雪新嘿嘿一笑,说道,“我这一去,还不是为了帮你排忧解难?”

    闻言。

    方丘和徐妙林同时一愣。

    排忧解难?

    风雪新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情况?”

    徐妙林问道。

    “徐叔,方丘。”

    风雪新看了徐秒林和方丘一眼,然后把目光转移到一直站在旁边,挽着他的手臂,一脸羞红的杨芳说道,“我们结婚了!”

    这话一出。

    方丘和徐妙林都震住了。

    “旺仔,你……可以。”

    方丘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因为这俩人确定恋爱都还没几天,这就结婚了?

    就算是闪婚,也不至于这么快吧?

    “真结了?”

    徐妙林看着风雪新和杨芳,之前的臭脸色都没了,取而带之的是一脸的喜庆。

    “证都领了。”

    风雪新得意的笑着,让杨芳从挎包里取出结婚证,递给徐妙林看。

    徐妙林一看。

    证是真的!

    “你们俩,都考虑好了?”

    徐妙林不由的再次问道。

    身为长辈,虽然风雪新结婚让他很开心,但是他也怕俩人还没完全熟悉,出个小打小闹的又闹着要离。

    毕竟现在这社会,走到哪儿都能遇到几对离婚的小年轻。

    听到徐妙林的询问,风雪新紧紧的握住杨芳的手,俩人甜蜜的对视一眼,齐齐点头。

    “好。”

    徐妙林拍手叫好,说道,“本来打算回去的,既然你们连证都领了,那我们就晚几天,等你们婚礼结束了再回去,反正我们有一个半月的假期,时间足够。”

    “好。”

    风雪新眼前一亮,立刻说道:“你们俩留下来,正好随了份子钱,省得我还要专程往江京跑一趟。”

    俩人一听,顿时无语。

    ……

    第二天。

    徐妙林早早的就跑去找他的老朋友,并从他老朋友那里打听到了一个在当地,很有名的风水大师。

    这个风水大师似乎是因为看的风水太多,用他们的话就是泄露了太多天机的原因,导致身体很差。

    这一点。

    正好成为了徐妙林的资本。

    找到这位风水大师,徐妙林直接提议交换,他给对方调理身体,保证将对方身上的病根祛除,而对方则要给风雪新挑选黄道吉日,帮风雪新夫妻俩消灾挡难。

    随后。

    风家的长辈,也都从各处赶来,跟风雪新一起忙活婚礼去了。

    而这几天。

    方丘则是一直在医馆独立坐诊。

    有了行医资格证,给人看病的心情都不一样,随着看诊经验的增长,方丘的实力又精进了许多。

    十天后。

    在所有人的祝福声,在漫天的礼炮声,在整个小镇都洋溢着幸福的氛围中,风雪新的婚礼正式开始了。

    这一天,方丘没有继续坐诊,而是一直忙着帮风雪新照顾客人。

    而风雪新也在这一天喝的酩酊大醉。

    镇上,一片欢喜热闹的景象。

    第二天,一早。

    嫁到风家的杨芳,早早的就起床给大家做早餐。

    手艺还真不错。

    吃早餐时,俩人一直卿卿我我。

    让方丘和徐妙林,很是无语。

    “对了,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

    吃到一般,风雪新突然间神色一正,看了杨芳一眼,然后脸色忍不住的一红,对着方丘和徐妙林说道,“我要当爹了!”

    一听这话。

    “噗——”

    方丘和徐妙林直接把饭都给喷出来了。

    惊讶的的对视一眼。

    这俩人,度够快的啊?

    这是在准备结婚的时候,就怀上了吧?

    或者,俩人一起进城那几天?

    虽然很是惊讶。

    但方丘和徐妙林都没有询问到底是什么时候怀上的,生怕这对新婚小夫妻尴尬。

    “哦,让我把把脉。”

    惊诧间,徐妙林对杨芳说道。

    知道徐妙林的医术厉害,杨芳也没迟疑,立刻就把手伸了出来。

    “还真是。”

    一把脉,徐妙林的表情就变得精彩了起来。

    风家,有后了!

    “我也看看。”

    方丘也伸手给杨芳把脉,结果现虽然很细微,但确实是喜脉。

    在把脉的同时。

    方丘心头一动,暗暗的渡了一股内气过去,萦绕在胎儿周围。

    这一道内气虽然不强,但却能帮胎儿从小就打下一个好身体的基础。

    “恭喜。”

    把完脉,方丘笑了。

    “嘿嘿。”

    风雪新得意的笑。

    吃完早餐。

    方丘起身,说道,“今天我就不坐诊了,得出门一趟,趁着还没离开,给我这还未出世的侄子,弄点礼物。”

    “去吧。”

    徐妙林肯。

    “去吧去吧。”

    风雪新也挥挥手,等方丘出了门,才赶紧张大嗓门喊道,“不需要太贵的啊!”

    方丘:“……”

    “去附近的山上找找。”

    离开医馆,他一边朝着镇外走去,一边眺望着远处的山。

    在渡内气给胎儿打基础的时候,方丘就已经决定了,要送一件带有天地灵气的东西给这个还未谋面的小侄子。

    至少,要保证他安全出生,健康长大。

    离开小镇。

    方丘转头四望一眼,确定四下无人之后,身形一动,直接快的飞掠而出,冲着小镇南方的山脉冲了过去。

    之所以不去北面,是因为那边虽然有山,但早早的就建了许多厂房,就算几十年前那些山上有奇物,到了如今也肯定没了,去了也是白去。

    进入山脉。

    方丘加快度,四下寻找。

    一圈下来,找了有八座山,方丘都没有找到什么好东西。

    就在方丘准备继续去下一座山上寻找的时候。

    突然看到了一个很小的山谷。

    或许,不是山谷。

    在第八座山与第九座山的交接处,有一个只有三四平米的平坦区域,其中全是三叶草,连一棵杂草都没有,而且在这区域的边缘处还有山泉水涌流,这些山泉水就好像在地上画了一个圈似的,把这一小块区域给围绕了起来。

    “天地灵气?”

    看着那无比整齐的三叶草地,方丘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立刻就飞身过去。

    临近一看。

    方丘现,在草地的正中央处,赫然有着一棵淡紫色,只生长着两片叶子的三叶草。

    淡淡的天地灵气,缓缓的自这棵独特的三叶草上散出来。

    “就这个了。”

    方丘满意的笑了。

    这棵三叶草,虽然还远远达不到地宝的程度,但是它已经可以自主的吸收天地灵气,因为草叶太小的缘故,吸收到的天地灵气无法储存,因此会自行散出来。

    这无疑是难得的栽种佳品。

    只要把这棵三叶草栽种在身边,就肯定会对身体有好处。

    心念一动。

    方丘缓缓下落,悬浮在三叶草群的上方,然后蹲下身子,控制着内气渗入土地,将这棵紫色的三叶草,连根带叶完全挖出来,然后才返回医馆。

    回到医馆。

    “我回来了。”

    方丘笑着喊了一声,直冲后院。

    因为刚刚结婚,方丘又没有坐诊的缘故,医馆没开门。

    “回来了?”

    风雪新的声音传来,说道,“来来来,让我看看,你选了个什么礼物。”

    “这个。”

    见风雪新兴致匆匆的走来,方丘立刻把手里的紫色三叶草递了过去。

    “这就是你给你侄子的礼物?”

    风雪新一愣,说道,“就一根草???”

    “没错,就这个。”

    方丘点头。

    “你多少钱买的?”

    风雪新无语的问道。

    “没买。”

    方丘嘿嘿一笑,说道:“我自己去山上挖下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