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江中医第一人!
    (抱歉,吃饭来着,更晚了)

    演唱会www..la

    方丘与大家一起混入人流,离开体育馆。

    因为人实在太多,加之方丘又找了顶帽子戴上的缘故,并没有人认出他来。

    柳菲菲出了体育馆之后,跟方丘打了个招呼就跟她的俩个朋友一起走了。

    回学校宿舍的路上。

    方丘和江妙语俩人,走在人群后面,什么话也没说,像是在漫步一般。

    前面。

    孙浩等人见到这种状况,当即就一个个的阴笑了起来。

    “老幺,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们慢慢来啊,宿舍门我给你留着,不急啊。”

    说完。

    一群人很快的就撤了,只留下方丘和江妙语俩人,气氛一度很尴尬。

    “呃,这个……”

    方丘开口,想说些什么来缓解一下气氛,结果一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的行医资格证是怎么回事?”

    江妙语立刻接口,问了出来。

    “哦,这个啊。”

    有了话题,方丘顿时就放松了许多,张口说道:“我不是跟着徐老师出去学习了一个半月吗,在回学校之前,正好在中州省遇上了行医资格证的考核,所以就考了一下。”

    “恩?”

    江妙语一惊,说道:“这么厉害,一个月就拿下了行医资格证?”

    “主要还是脑子好使。”

    方丘笑道。

    “那行医资格证的考核,不是有限制条件吗,你应该不符合啊,他们怎么会让你参与考核?”

    ……

    俩人一路谈聊着,很快的就回到了学校。

    结果,因为话题没聊完的缘故,俩人都没有主动回宿舍,而是继续漫步着在校园里转了几圈,又闲聊了一些,等宿舍快熄灯了,才各自返回宿舍。

    周一,早。

    所有人都去教学楼上课去了,方丘却独自一人来到图书馆。

    他已经提前跟柳菲菲请过假,当然并非是请离校的假期,而是专门请假去看书,毕竟课堂上教学的东西,他早就已经学会了,去上课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来到图书馆。

    方丘没有去找徐妙林。

    因为徐妙林早早的就已经给他打过电话了,说是已经帮他联系好了,在三天后的元旦节当天,去接受匠医考核。

    也正是因此,方丘才会特意的找柳菲菲请假。

    因为时间紧迫。

    进入图书馆。

    方丘立刻就跑到摆放医案的书架区,一连从中挑选了好几本名家医案,然后才返回书桌上,如饥渴似的读了起来。

    虽然看上去很饥渴,但方丘也并非是死读书的那种类型。

    每读完一个典型的医案。

    方丘都会把视线从书本上转移开,仔细的在脑中回想着医案中的所有细节,暗自推敲消化。

    一连三个医案。

    方丘都消化得很完美,收获也颇丰。

    可就在方丘正准备看第四个医案的时候。

    不远处的一幕,立刻就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只见。

    在前方三排外的一张书桌上,一个坐向正对着方丘的同学,正紧皱着眉头,翻看一小会书就会面露难受之色,然后整个人就趴在桌子上,休息一会儿之后,才又重新抬起头来继续看书,如此反复。

    “生病了?”

    见状,方丘暗自呢喃一声,然后立刻起身朝着这位同学走了过去。

    来到同学身边。

    “这位同学,你要是身体不舒服的话就先回去,别硬撑了。”

    方丘小声说道。

    “恩?”

    这个同学一怔,抬头看了方丘一眼,顿时惊讶的喊道:“方丘?”

    “你认识我?”

    方丘一愣。

    “你名气这么大,咱们学院的谁不认识你?”

    同学应了一声,然后说道:“我没事,我这不是快考试了嘛,我得复习。”

    “你生病了,必须要尽快治疗才行。”

    方丘立刻说道。

    “没事。”

    同学摇摇头说道:“我能撑得住。”

    闻言。

    方丘眉头一皱。

    他想到了徐妙林之前教导他的,医不叩门。

    但是,眼前这位同学的病,已经可以看到是明显的严重感冒了,再不医治的话,别说是复习了,恐怕连考试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你身体瘦弱,最近又因为要考试而一直复习,导致劳累和睡眠不佳,现在可以清楚的看到你神疲乏力,偶尔有风吹过,你都会哆嗦,这是典型的畏寒恶风的症状。”

    说到这里,方丘从上到下打量了这位同学一眼,说道:“你全身无寒,一直用手抚摸脖子,应该是咽喉干涩,吞咽不利吧?”

    听到这里。

    这位同学双目一瞪。

    一脸震惊的看着方丘,问道:“你会看病?”

    “对。”

    方丘点头。

    “可是,可是这才入学半年啊。”

    同学一脸惊诧的望着方丘,说道:“咱俩是一块入学的啊,我现在连脉向都还没记全呢,你都能四诊看病了?”

    “需要我给你治疗一下吗?”

    方丘问道。

    “好啊。”

    同学立刻点头,说道:“正好,可以看看我和咱们江京中医药大学第一人的差距。”

    “什么第一人?”

    方丘疑惑。

    “你不知道啊?”

    同学问道。

    “不知道。”

    方丘点点头。

    “就是你啊。”

    同学轻声一笑,说道:“你现在可是咱们江京中医药大学的学生中的第一人啊,是我们所有同学的榜样。”

    闻言。

    方丘摇头轻笑一声,然后坐下,开始把脉。

    这位同学也很配合。

    “脉浮细,稍紧。”

    方丘一边把脉一边说道。

    因为距离考试没多久的缘故,图书馆里还有不少同学在看书,虽然是上课时间,但也有许多班级是没课的,只是因为是早上的缘故,图书馆里的学生也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多。

    方丘把脉的一幕,落在这些同学的眼里。

    顿时就把这些同学们都给惊呆了。

    “卧曹,方丘是在给人看病吗?”

    “在图书馆里给人把脉?”

    “别说,看那样子还挺像医生的。”

    “不是吧,这大一的上学期都还没完,方丘就能给人看病了?”

    “他一个月前,不是还只会把脉吗?”

    “这也太厉害了把?”

    “简直是学霸!”

    小声的议论间。

    其中几名学生,赶紧掏出手机拍照,然后以最快的度,上传到了校园网论坛上。

    这边。

    方丘已经辩证完毕。

    “你这种情况,考虑太少两感,风寒郁滞。”

    “我给你开个方子吧。”

    说完。

    方丘提笔开方。

    “麻黄15克,熟附子2o克,细辛1o克,生姜3o克,炙甘草3o克,生半夏3o克,干姜15克,白芷15克,防风15克,苍术15克,白术15克,桂枝15克,生姜3o克,北杏15克。”

    开完方子。

    方丘张口嘱咐道:“把药汁熬至2oo毫升,喝完药以后最好是穿着衣服躺在床上用被子取一下汗,必要的时候喝点热水或者热粥,帮助出汗,记得要紧闭门窗,严逼风寒。”

    “好,谢谢。”

    同学接过方丘递来的药方,然后一脸认真的对着方丘说道:“我会去抓药吃的。”

    “恩。”

    方丘点点头,转身返回自己的书桌前,继续看书。

    可与此同时。

    随着那一个“现场直播,方丘给人看病!”的帖子的出现。

    校园网论坛,立刻就炸开了。

    谁都没有想到。

    方丘竟然会看病了!

    虽然大家一直以来都很清楚,方丘就是个中医天才,从新生知识竞赛,到喜脉约战,方丘表现出来的实力,都完完全全的碾压了所有的同龄人。

    可是即便如此。

    也不可能做到这么离奇吧?

    这才学了半年,就能给人看病了?

    别说是半年。

    就算把大二大三的学长们找来,也没几个人敢说能给人看病啊?

    一时间。

    整个论坛上,议论纷纷。

    大二大三的学长们,更是汗颜。

    他们连想都没想过的事,一个比他们少学了一年,甚至是两年的学弟,竟然能做到,而且做的那么熟练。

    这简直太打击自尊了。

    “我说,方丘这是在故意卖弄吧?他才上了半年的学,就敢给人看病了?”

    “我记得,方丘好像没有行医资格证,他给人看病,不是违法的吗?”

    “是啊,没有行医资格证,他怎么敢给人看病,要是看出问题来怎么办?”

    “我好像在哪里听过,方丘好像有行医资格证了。”

    “怎么可能?”

    “不对吧,他怎么可能会有行医资格证?”

    在许多人的质疑声中,论坛上突然又多出来了一个全新的帖子,帖子里一个字都没有,只有一个视频。

    “方丘的行医资格证!”

    帖子的名字很直接。

    看到这个帖子。

    许多人立刻都涌了进去,点开视频一看。

    结果现,是方丘在宋雅琪演唱会上的片段。

    “对,我是一个中医,一个已经取得了行医资格证的中医!”

    当视频里,方丘亲口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所有正在看这个视频的人,顿时就炸开了锅!

    “怎么可能?”

    “方丘居然已经取得了行医资格证?”

    “哪里有人这么快就能取得行医资格证的,这也太假了吧?”

    “难道,方丘很早以前就开始学医了,要不然他是怎么参加的行医资格证的考核?”

    “不是吧,我们还在上学,他就已经成为一名真正的中医了?”

    “我去,这种感觉就好像一千米跑步比赛,大家都还在起点等着起跑的枪声,方丘就已经跑完八百米了。”

    “虽然不知道方丘是怎么考上的行医资格证,但是既然他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亲口说了,那这行医资格怔他就肯定是真的有了。”

    “我倒是很好奇,那个让方丘看病的同学,有没有按照方丘开的方子去抓药吃,吃过药以后的效果怎么样?”

    这个问题一提起,大家都忍不住的好奇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