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宿舍看病
    应付了半天。

    方丘终于是把宿舍里的女孩子全给送走了。

    接触到三位舍友的目光,方丘忍不住苦笑。

    “再这样下去,恐怕就真的完了。”

    方丘此刻很急,非常急。

    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要是再出现几次类似事件的话,他还怎么去参加考核?

    “去中心湖!”

    心念一动,方丘立刻决定。

    带着从图书馆里借出来的一大堆医案书籍,方丘独自一人,悄悄的跑到中心湖外围,与树林相连之处,确定四下无人,也很少有人能发现之后,才坐下安心看书。

    在时间的逼迫下。

    方丘看书的速度几乎要比平日里快上一倍。

    一本本医案,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不断翻页,直至看完。

    就这样。

    方丘一直看到了晚上九点,连晚饭都没吃。

    把借来的医案全部看完,方丘才起身返回宿舍,随便弄了点东西吃,然后准备一边回忆各个医案的细节,一边闭眼休息。

    可就在这时。

    “咚咚咚!”

    一个不算大的敲门声,突然传来。

    “哪位?”

    正在背书的孙浩,看也没看一眼,就直接问道。

    “请问,方丘同学在吗?”

    一个男声传来,说道:“我有急事找他。”

    “不在。”

    孙浩直接张口回绝。

    来找方丘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一会一个一会一个的,搞得他们三人都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哦,那打扰了。”

    门外,传来失望的话声。

    听到这个话声,方丘突然就睁开眼,问道,“等等,我刚洗漱完,你有什么事吗?”

    闻言。

    朱本正三人,都齐齐的转过头来,一脸疑惑的看着方丘。

    只见。

    方丘挑着眉头,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方丘同学,你在?”

    门外,传来男同学的话声,说道:“不好意思,打扰你了,你能不能帮我看看病?”

    话声中,竟是带着些须哀求之意。

    疑惑中。

    方丘站起身子,打开宿舍门。

    只见。

    一个身体高大壮硕的男生,正站在门前,神情萎靡,有些垂头丧气,脸上还有一些红斑。

    “请进。”

    确定对方是真正的病人,方丘没有拒绝,直接把人请进宿舍。

    病人找上门,身为医生的他,定然是会尽全力的。

    “谢谢。”

    来人进门,说道:“我是小高。”

    “恩,你要我帮你看什么病?”

    方丘问道。

    “这个。”

    小高伸手指了指脸上的红斑,说道:“西医检查,说是红斑狼疮。”

    “红斑狼疮?”

    方丘眉头一紧,问道:“你怎么不去大型中医院看看?”

    “去过了。”

    小高一脸苦涩的说道:“去了很多医院,但是都没能看好,而且为了治疗这个病,我已经花了很多钱了,现在身上根本没钱,也不敢再跟家里要钱了,所以就想来你这里碰碰运气。”

    “我试试吧。”

    方丘了然的点头道。

    “谢谢。”

    小高点头感谢。

    那边。

    的朱本正三人,在听到方丘跟小高之间的对话后,都忍不住眼前一亮,齐齐的起身走了过来。

    他们还没见过方丘是怎么看病的,这么难得的好机会,自然是不能错过的。

    “想看?”

    方丘望着三人问道。

    三人立刻点头。

    “帮我拿个椅子来。”

    说话的同时,方丘把自己的木一拖了出来,让小高坐下。

    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不是什么传染病,可毕竟小高现在的样子,还是有些不好看的,为了避免舍友们心有芥蒂,方丘只能把自己的椅子给小高,他自己则坐在了孙浩拿来的椅子上。

    “中医四诊:望、闻、问、切。”

    开始看病的同时,方丘张口说道:“首先是望诊。”

    “高同学,身体壮硕,声音洪亮,脸色红。”

    看到这里。

    方丘对小高说道:“嘴巴张开,我看一下。”

    小高照做。

    “舌苔黄湿。”

    看了一眼,方丘张口说道。

    朱本正三人仔细的听着,他们知道方丘这是在教导他们。

    “你感觉身体那里不对劲,或者说有什么觉得不舒服的地方?”

    方丘问道。

    “我一直感觉很热,双脚也很热,还经常口渴。”

    一边思考着,小高一边说道:“最近,胃口出奇的好,睡觉的时候会出许多汗,一到下午就没有力气,感觉手脚都是软的。”

    “还有吗?”

    方丘张口说道:“再仔细想想。”

    “哦,对了。”

    小高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立刻补充道:“右边膝盖会痛,还有右脚大拇指的关节也会肿痛,右手肘下面有一个地方,皮很痒而且还很粗燥。”

    “每天下午都倦怠无力?”

    方丘疑问一声,然后问道:“你平常熬夜吗,经常吃什么类型的食物?”

    “熬。”

    小高点点头,说道:“食物的话,煎炸类型的吃的比较多。”

    “恩。”

    方丘点点头,说道:“伸手,我给你把脉。”

    稍许。

    稍许,方丘松手。

    “脉搏洪大有力。”

    把完脉。

    方丘想了想,说道:“你挺直胸膛,我帮你检查一下。”

    小高照做。

    方丘上手。

    直接找准第五椎的位置,按压下去。

    “痛吗?”

    方丘问道。

    “不痛。”

    小高摇摇头。

    “这样痛吗?”

    方丘换了一个方向,向同一个点按压。

    “也不痛。”

    小高再次摇头。

    “好了。”

    方丘点点头,说道:“第五椎无压痛点,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西医应该只是在红色脸皮上取到近似狼疮之皮细胞。”

    说完。

    方丘微微一笑,补充道:“高同学,你的病并非红斑狼疮。”

    “啊?”

    小高一惊,说道:“可是,医院里已经检查过了啊,而且好几个医院都说是红斑狼疮。”

    “那应该是他们没有检查准确吧。”

    方丘张口,说道:“经我诊断,你的病应该是阳明经热,所谓阳名无寒症,加上肺家湿热痰积。”

    “因为阳明过热,所以才会有午后体力衰退的情况,阳明热本就发生于午后。”

    “另外,因你第五椎无压痛点,所以可以断定你身上并没有狼疮。”

    说到这里。

    方丘立刻转身,拿起自己书桌上的纸和笔,开始开药方。

    “石膏五两、知母五钱、皂荚三钱、大枣十枚、黄芩三钱、黄柏三钱、黄连二钱、砂仁三钱、甘草三钱、麦冬五钱、淮山三钱、茯苓三钱、苦蔘三钱。”

    开完。

    方丘一边把方子递给小高,一边说道:“这药你可以去学校药房里抓,先吃三服。”

    “好。”

    小高点头。

    “另外,你可以买一盒紫云膏用来外敷,涂抹痒的地方。”

    方丘补充道。

    “我的病,真不是红斑狼疮吗?吃这个药,能吃好吗?”

    小高还是有些担心。

    毕竟好几家医院都确诊是红斑狼疮了,怎么一到方丘这里,就不是了?

    “不是狼疮。”

    方丘很肯定的摇摇头,然后说道:“我之所以公费你开这个方子,是因为这个方子是白虎汤与温病家用的封髓丹混合方。”

    “阳明经热将因为大剂的石膏而立刻退去,三黄汤可以去除喂中湿热,阳要潜,利用封髓丹将下降的阳热潜入肾中,将之封存。”

    “经方中的皂荚腕丸症可以使用于此,苦蔘与黄芩可以去肝经湿热,麦冬淮山在润肺同时可以甘淡利湿,使湿自小便出。”

    闻言。

    朱本正三人和小高,都是一脸震撼的呆呆的看着方丘。

    他们本以为。

    就算拿到了行医资格证,方丘也只是会看病,简单的把个脉开个方子什么的,却没想到方丘不但会看病,而且还能说的头头是道,非常严谨。

    “我明白了,谢谢你,方丘同学。”

    小高张口感谢。

    听完方丘的解释,他开突然就有信心了。

    的确。

    从一开始他就在怀疑,方丘有没有那个本事,能不能真的帮他看病,所以无论方丘说什么他都抱着质疑的态度,特别是听到方丘说他身上没有狼疮的时候,他更是怀疑。

    相较于方丘。

    他自然更愿意相信医院。

    而且,他的红斑狼疮是好几家医院的确诊结果,方丘只是一个学生,虽然成绩很好实力也很强,但总不可能比得过医院吧?

    然而。

    当方丘说出理由来的时候。

    小高心里就莫名的一震,为了这个病他也看了不少得到医术,方丘所说的这些他都有印象,可以肯定方丘说的是真的。

    仅凭这一点,他就有信心了。

    至少,能把病症分析到这种程度的人,并不常见,就算是医院里的医生,也都很少能达到这种程度。

    “不用客气。”

    方丘微笑。

    “那我先去抓药了,要是有好消息的话,我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你。”

    小高张口说了一句,然后立刻跑着抓药去了。

    人一走。

    宿舍里的三人,立刻就齐齐的冲着方丘竖起了大拇指。

    “可以啊,老幺。”

    孙浩笑嘻嘻的说道:“还真有几分样子。”

    “什么叫有几分样子,老幺这是厉害好吗?”

    周小天也立刻附和道:“这病看的,老厉害了!”

    “我以前也看过中医。”

    朱本正接口,说道:“经我观察,老幺的表现,丝毫不亚于老中医啊!”

    “老幺,要不你教教我们?”

    孙浩张口。

    这话一出,其余俩人也纷纷出声,表示要学。

    “教你们可以。”

    方丘点点头,说道:“前提是,先把《濒湖脉学》看十遍。”

    闻言。

    三人立刻去找书去了。

    因为方丘给他们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身为同期同宿舍的同学,方丘都已经强到这种地步了,他们怎么能不更加努力?

    而这边。

    方丘回到床上,继续观看铜钱。

    如今,挂在他眼前的铜钱,已经有五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