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这么年轻?!
    第二天,早上。

    随便吃了点东西,方丘就离开学校,朝着市中医协会赶去。

    今天,就是他参加匠医考核的日子。

    很快。

    因为时间尚早,路也不堵的缘故,方丘很快的就来到了中医协会的大门前。

    这是一个院子。

    入口一道非常宽阔的银色大门。

    门边挂着一块白底黑字的牌子,上书:江京市中医协会。

    虽然时间还很早。

    但是大门已经打开了。

    迈步而入。

    方丘现,大门内是一块宽阔的场地,类似于花园一般,中间有一个圆形花台,两边分别种着一些树木花草,看上去极为的养眼,其中的空气也很清晰。

    “中医协会果然跟其他协会不一样。”

    欣赏着院子里的美景,方丘暗暗呢喃道。

    在他看来。

    也只有中医协会,才能将环境美化到这种程度,毕竟中医讲求的就是养生,美化环境对中医来说是工作,也是责任,对其他人来说,可就不同了。

    花园的右边是围墙,左边则是一栋很宽,但却只有三层的楼房。

    楼房并不豪华,甚至还有些破旧,应该有十多年的历史了。

    这栋楼房,就是匠医考核之处。

    迈步上前。

    穿过花园,方丘来到楼房一层的走道上。

    此时,一个约莫二十岁左右的青年,正坐在走道的坐椅上等待着。

    方丘心念一动。

    立刻走上去询问:“请问,匠医考核是在这里吗?”

    “恩?”

    青年一愣,看向方丘的眼里明显有些惊讶,问道:“你也是来参加匠医考核的?”

    “对。”

    方丘点头。

    闻言。

    青年更加惊讶了。

    他本以为,他如此年轻就来参加匠医考核,已经是非常厉害的了,可没想到竟然还有一个比自己更年轻的人。

    要知道。

    中医的学习单位可不是以天、以月来计算,而是以年来计算的!

    以他的年纪,来参加考核已经是非常厉害的了。

    可方丘。

    看上去,似乎也就十七八岁啊?

    这么点岁数,就来参加匠医的考核?

    开玩笑吧?

    心中惊讶的同时,青年张口问道:“我看,你年纪还小吧?你知不知道在匠医考核之前,要先考到行医资格证才可以?”

    “我知道。”

    方丘了然的点点头。

    “那,你有行医资格证了?”

    青年问道。

    “有,考上了。”

    方丘笑着点头。

    “什么时候考上的?”

    青年再问。

    “就在半个月前。”

    方丘张口答道。

    “啊?”

    青年一惊,不敢相信的看着方丘,说道:“刚取得行医资格证就来考匠医,你的心可真大。”

    方丘笑笑,没有说话。

    “这里就是匠医的考核点,我听说考核从九点钟开始,咱们来早了,只能坐在这等着了。”

    青年说道。

    “恩。”

    方丘点点头坐下。

    俩人没有在聊天,各自等待着。

    与此同时。

    三楼的一间会议室里。

    清晨的阳光,穿透窗户照耀进来,倾洒在窗台上的几盆盆栽上。

    会议室不大,也不小。

    与普通的会议室不同。

    这间会议室里,没有正规的会议桌,也没有什么高科技的设备之类的存在,只有一张茶桌,几个草墩。

    此时。

    几名老者,正围着茶桌,坐在草墩上喝茶。

    “咔嚓。”

    推门声响起。

    一个中年人,走进会议室。

    “回来了?”

    一名老者看着刚进门的中年人,笑问道:“那五十个病人志愿者,请来了吗?”

    “请来了。”

    中年人立刻点头,说道:“可费了我一番功夫。”

    几名老者对视点头。

    “今天这事也奇怪。”

    中年人撇撇嘴,一边走上前来,一边说道:“咱们这里,平时一个月都来不了一个参加匠医考核的人,可今天竟然来了俩,而且还都很年轻,虽然有提前通知和准备,但是也跑得够呛。”

    “俩个年轻人?”

    一老者张口问道:“有多年轻?”

    “一个,有二十岁出头。”

    中年人应声答道:“另外一个,只有17岁。”

    这话一出。

    在场的几名老者,全都有些惊讶。

    二十岁出头,虽然少见,但也并不是没有过,所以老者们都没有太吃惊,可是这17岁就有些不太寻常了。

    17岁的孩子,还在玩呢吧?

    怎么就来考匠医了?

    难道,是生于中医世家,从小就耳濡目染?

    “还有更惊人的。”

    见到几位老者的神色,中年人又摇摇头,笑着补充答:“这个17岁的小家伙,是半个月前才取的的行医资格怔。”

    “胡闹!”

    一名老者立刻就紧皱起眉头来,说道:“刚拿了半个月的证,来考什么匠医?”

    “是啊,这未免有些太过狂傲了吧。”

    另一名老者说道。

    “现在的年轻人,太乱来了。”

    坐在主席位上冲茶的,一名脸形圆润,眉毛花白的老者,一边泡茶一边问道:“这个17岁的小家伙,是谁推荐来参加考核的?”

    “这个……具体是谁,我也不清楚。”

    中年人摇摇头,说道:“反正是会长亲自给我打的电话。”

    “胡闹,会长怎么也一天到晚的都不干正事!”

    老者不满的撇嘴。

    “您错怪会长了。”

    中年人赶紧接口,说道:“会长这次可没有不干正事,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说过,这个17岁的小家伙,身份可不一般。”

    “知道什么赶紧说,别一段一段的,故意勾我们呢是吧?”

    老者白了中年人一眼。

    闻言。

    中年人立刻笑着说道:“这个17岁的小家伙,名字叫方丘,就是两个月前那个赢了喜脉约战的大一学生!”

    “哦?”

    脸形圆润的老者一凝。

    其他几位老者,也都纷纷的惊讶了起来。

    “竟然是他?”

    “原来如此,是他的话倒有这个可能。”

    “我还以为,咱们江京又出了一个天才人物呢?”

    “看样子,今天的考核有意思了。”

    得知真相后,几名老者脸上的怒色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满面的笑意。

    “那另外一个参加考核的,是不是本石名医“6尘”的徒弟?”

    圆润老者问道。

    “是。”

    中年人立刻点头,说道:“他叫,余字元。”

    “恩。”

    圆润老者笑着点头。

    “这6尘不是一般人,他徒弟肯定也不是一般人啊。”

    “我感觉,今天的考核好像要演变成一场竞赛了。”

    “哈哈,那咱们今天就好好看看,是6尘的徒弟厉害,还是那个17岁的小子厉害。”

    “强强对撞,很少见啊。”

    “于我们而言,他们是在竞赛,于他们而言,他们不过是参加一场考试而已,互不牵扯,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才更能看出这俩个小子的实力和潜力。”

    老者们,你一句我一句,不停的讨论着。

    讨论到激处。

    那脸型圆润,眉花白的老者,突然看了看时间,说道:“现在才八点半,距离考核开始还有半小时,不过既然人已经请来了,所有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了,那就直接开始吧,别浪费时间了。”

    其余老者纷纷点头。

    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方丘和6尘徒弟的表现了。

    “好,我现在就去通知他们。”

    见所有老者都同意,中年人立刻点头弓身,退出会议室。

    从三楼。

    一路小跑而下。

    来到一楼,中年人看到方丘和余字元,立刻张口问道:“你们俩,就是来参加匠医考核的?”

    俩人立刻点头。

    “行了,不用等了,现在就可以开始开始考核。”

    中年人点点头,指着一楼,俩个很大的房间,说道:“这俩个房间你们,随便选一间进入吧,进去以后会有工作人员带着病人来。”

    “另外。”

    “给你们一个小小的友情提示。”

    “你们开完方子以后,病人不会离开,你们要在现场抓药、煮药,喝了你们煮的药以后,病人才会带着方子离开。”

    说到这里。

    中年人张口示意道:“赶紧选好房间,准备考核吧。”

    闻言。

    方丘和余字元对视一眼,然后各自朝一边走去。

    的确。

    这俩个房间很大,因为整个搂房一层,就只有这两间房,以中央的楼道为界线,左边一间右边一间。

    方丘选择的是右边的房间。

    进入房间。

    方丘现,房间里面果然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得非常齐全。

    除了诊桌、药柜之外,在靠墙靠窗的位置处,还摆放着一排智能煎药壶,以及整整五桶的天然矿泉水。

    随意的打量了一下房间里的情况,把一定会用到的东西的位置记忆在脑中之后,方丘才在诊桌前坐下,等待考核开始。

    这边。

    当俩人进入房间的时候。

    几名老者,也重新走进了一个全新的会议室里。

    与之前的会议室不同,这个会议室里的一切,都极为现代化。

    其中,还有一个大荧幕。

    通过监控的传播,俩个房间里的情况,都被清清楚楚的投影到了这个大荧幕上。

    “不愧是6尘的徒弟,这个叫余字元的小子,做事很严谨啊,进房间就先把所有需要用到的器具全部检查了一遍,是怕我们准备的道具,不干净吗?”

    “哈哈,我倒是觉得这个小子不错,站在房里环望一眼,然后就直接坐下了,那模样明显是知道我们准备的道具,肯定都是消过毒的。”

    “俩个小子都不错。”

    “你们看,这俩个小子,谁的表现会更好?”

    “我觉得余字元会好一些。”

    “我也觉得是余字元,除了名师不提,这小子学中医的时间,明显要比另外一个小子长。”

    “是啊,如果方丘没说谎的话,他学习中医应该才不久时间,虽然赢了个喜脉约战,但是以他的实力来考匠医,还是有点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