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只学了半年?!
    等待三分钟。

    “咔。”

    门一开。

    方丘终于是迎来了第一个病人。

    “一共25个病人,要坐诊辩证、抓药煮药。”

    “每人煮药就要花费一个小时的时间,虽然一共有25个药壶可以用,但是每两个药壶之间的煮药间隔时间,就要不少,所有乱七八糟的全部加起来,即使一边煮药一边看诊下一个,也得七八个小时才行。”

    “而且,还要抛开中午吃饭的时间。”

    “晚上七点还要去参加切磋会,在去之前,还得先回学校换衣服,这样算下来,时间恐怕不够啊。”

    想到这里。

    第一个病人,正好做到诊桌前。

    “时间不够,那就只能双手把脉,尽量缩短时间了!”

    心念及此。

    方丘开始四诊。

    与此同时,一边双手把脉,一边询问病人的情况。

    这一幕,传到会议室里。

    一群正在喝茶的老者,顿时就被惊得直接把嘴里的茶给喷了出来。

    “这是要干什么?”

    一个老者指着方丘询问。

    “这小子,不是不会看诊吧?”

    另一个老者说道。

    “你们不觉得,这小子是在在用双手把脉?”

    脸型圆润的老者问道。

    闻言。

    大家齐齐一震。

    双手把脉?

    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学会的,就算是当今的名医大师,全部找出来,也不见得有几个人能做到。

    所以,一开始大家并没有往这方面去想。

    可现在仔细一看,方丘还真的是在双手把脉!

    “这小子,不一般啊!”

    “竟然连双手把脉都用上了?”

    “他应该只是尝试吧,一个小子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学会双手把脉啊!”

    “这小子,真的只学了半年中医?”

    ……

    就在这群老者都很吃惊的时候。

    房间里。

    方丘却是正在快的进行着四诊。

    这是一个女病人,年龄有5o多岁。

    经过询问。

    方丘得知,她主诉大便时腹部疼痛,曾患慢性浅表性胃炎五年,而这一次是一年前患痢疾半个月,从那之后,每次排便就感觉腹部隐痛。

    “阿姨,除了腹部疼痛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症状吗?”

    方丘把完脉,询问。

    “平常感觉总是容易没力气,有时候会心跳加,晚上睡眠也很差。”

    病人答道。

    “近期有腹泻和便秘吗?”

    方丘问道。

    “没有。”

    病人摇头。

    “我知道了。”

    方丘点点头。

    经过观察,他现病人舌淡舌苔白,脉象陈弱,再加之病人的主诉情况来判断,方丘认为这个女人应该是属于温经汤体质。

    辩证完毕。

    方丘挥笔开方。

    “吴茱萸1o克、肉桂1o克、半夏1o克、麦冬1o克、丹皮1o克、党参2o克、阿胶1o克、当归1o克、白芍15克、川芎1o克、甘草6克、生姜3片。”

    开完药。

    方丘立刻拿着方丘,走到药柜前抓药。

    药柜上摆放着电子秤。

    方丘抓起药来,度也很快,每一种药放到电子秤上的时候,几乎都没有误差。

    其实。

    方丘完全有信心不用电子秤也能抓得精准。

    但这毕竟是考试。

    要是真的不用电子秤的话,肯定会引起评委们的不满,引起病人的不满,所以方丘也只是象征性的把药往电子秤上一放,就立刻取下来。

    稍许。

    抓完药。

    方丘立刻把抓好的药全部放入到沙锅里,然后加入矿泉水,开始浸泡起来。

    煎药。

    虽然方丘没有特地学过。

    但是在奇门小镇,普济医馆的时候,每天都要煮药,所以一来二去,也看会了一些,另外风雪新也跟方丘说过一些煮药的要点,方丘在医馆的时候就尝试着煮过,特别是在独立坐诊的那段时间,方丘更是亲自上阵煮药,所以煮药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好了,您先到外面等等,药煮好以后,我叫你。”

    重新回到诊桌前坐下,方丘对病人说道。

    闻言。

    病人离开。

    随后。

    第二个病人进入房间。

    方丘举目望去。

    这次进来的,是一个身材偏胖,面色黄的妇人。

    “阿姨,你好。”

    等病人坐下,方丘才微笑着点头,问道:“你哪里不舒服?”

    “我头晕。”

    妇人张口,说道:“我总是会眩晕,特别是在干活以后,特别的晕。”

    “除了眩晕之外,有没有其他的什么症状,比如恶心、耳鸣或者失眠等等的?”

    方丘问道。

    “没有。”

    妇人摇摇头,说道:“就是晕。”

    “好,你张嘴让我看一下。”

    方丘一边观察病人的舌头,一边开始双手把脉。

    稍许。

    把完脉。

    方丘立刻提笔开方。

    “黄芪6o克、肉桂1o克、赤芍3o克、川芎15克、葛根8o克、打枣2o克。”

    从病人进入到四诊,再到开方。

    方丘的所有动作,都是一气呵成,看上去无比的顺畅。

    会议室里。

    看着方丘的表现,几名老者不住的点头。

    “虽然不知道看病看的准不准,但是从目前看来,这小子至少还是很熟练的。”

    “恩,不错。”

    “要真是只学了半年就能达到这种程度的话,的确是很不错。”

    说话间。

    几位老者,又转头看向另外一个房间。

    “这个小子也挺不错啊。”

    “恩,可能是因为从小学医的原因,看起来表现的还是很稳重的,不急也不慢。”

    “是啊,稳点好。”

    “中医讲究的就是一个稳字。”

    几名老者,纷纷点头赞同。

    这边。

    迅看完第二个病人,方丘立刻起身抓药,然后泡药。

    很快。

    第二个病人离开,第三个病人进来。

    方丘继续快四诊。

    辩证完毕之后,开方、抓药、泡药,犹如行云流水。

    把第三个病人的药泡上。

    方丘立刻走到第一个药壶前,又往药壶了加了一些水,直到水没过药物之后,才开火煎煮,火也被刻意的控制在中火。

    做完。

    方丘返回诊桌。

    没动第二第三个药壶里的药,任由它们继续泡着。

    稍许。

    第四个病人走进来。

    陪同而来的工作人员,将方丘摆放在诊桌上的三个药方取走。

    方丘知道。

    这是常规检查。

    毕竟这是考试,而且是一对一,拿真正的病人来做为题目的考试,中医协会根本不敢怠慢。

    不管参加考核的人,有没有治病救人的实力,他们都必须要把药方拿出去进行检查。

    一是怕诊断出错,开错药方。

    二是怕,药方里的某些药物的分量太大,会危害到病人的身心健康。

    房间里。

    方丘继续看病。

    而工作人员在拿到药方之后,就立刻把方子送到会议室里。

    会议室。

    几名老者没有直接查看药方,而是先询问这三位病人的病情,心里有底之后,才一一的查看药方。

    结果。

    一看方子,几名老者就忍不住的惊叹了起来。

    “不错,不错!”

    “何止是不错,简直厉害!”

    “小小年纪,就有这份实力,难怪能赢得喜脉约战。”

    “这个小子的方子,开的既稳又准,药材是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正好合适,的确很厉害啊,感觉很有经验。”

    “我忍不住的有些好奇了,如果真的只花了半年时间,这小子是怎么样走到这个地步的,就算是天才也不行吧?”

    说着说着。

    几名老者都越加的惊讶和好奇了起来。

    “一个小子学半年就到这种程度,即便他真的是天才,也不可能无师自通吧,能教出这么一个厉害的徒弟来,这个人会是谁?”

    “这小子的师父,怕是不简单。”

    “他师父会是谁?”

    “依我看来,就算有师父教,也到不了这种程度吧?”

    “没错。”

    “是啊,又是双手把脉,又是完美药方的,这小子的实力的确完全出了我们的预料啊。”

    ……

    这边。

    在几名老者不停的感慨中。

    方丘已经看完第六个病人了。

    抓完第六个病人的药,放到药壶里浸泡着之后,方丘立刻走到第二个药壶前,往药壶里加水,把壶里的药材淹没之后,开火煎煮。

    做完。

    方丘又立刻移步到第一个药壶前。

    把这个药壶里的药汁,倒在一个碗里,约莫有15o到2oo毫升的样子,倒完之后再加入一些温水,近行第二次煎煮。

    然后,才返回诊桌前,重新坐下,继续看诊。

    与此同时。

    “啪嗒啪嗒……”

    三楼的会议室外,一阵脚步声传来。

    只见。

    一人拿着三张方子,走进会议室。

    “这是谁的方子?”

    一进门,老者就张口询问。

    “是方丘的。”

    送方子的人回应道。

    “这么快?”

    虽然一直通过监控观看着方丘的表现,但是这些老者完全没有感觉到,方丘的看诊度竟然这么快。

    要知道。

    身为名医6尘弟子的余字元,到现在连前三张方子都还没送来呢。

    方丘居然就已经开了六张方子了。

    这度也太快了吧?

    毫无疑问。

    从度上来看,方丘已经完全碾压余字元了。

    但是。

    这是一场25个病人的考核,这才仅仅过去六个病人而已,况且就目前来看,方丘虽然度快,前三个方子也开的很精准,但是谁又知道,接下来方丘会不会出错呢?

    在这些老者眼里。

    快,有险!

    慢,则稳。

    就算实力再强度再快,方丘一旦出错,那么他这次的考核就会直接结束,宣告考核失败。

    与方丘不同,余字元给这些老者的映像的稳,特别的稳。

    因此,就算度比方丘慢,老者们也丝毫不觉得他差,认为余字元肯定不会出错。

    就在几位老者接药方的时候。

    又一阵脚步声传来。

    余字元的前三张药方,终于是送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