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这小子,要干什么?
    (先更两章,第三章晚上七点更新)

    “终于来了。”

    见到余字元的前三张药方,会议室里的几名老者,都不约而同的微笑着点起头来。

    “这个叫方丘的小子,度可是比余字元快了整整一倍啊。”

    “度的确很快,天资也很好,实力也不弱,只可惜……心绪过于躁动了。”

    “是啊。”

    “有这份实力,不该如此躁动啊。”

    “浮躁的心,追求度的心,这是医家大忌!”

    “可惜了,好一个天才少年,奈何却品性不适。”

    “刚才还想夸奖他的师父,教导出一个如此厉害的徒弟来,可现在一看,我倒有些埋怨他师父了,怎能将一个如此有天分,前途如此光明的孩子,教导得这般浮躁?”

    “唉……按照这样下去,方丘恐怕没那么容易通过考核啊。”

    “是啊,总感觉越往后,他出错的概率就越大。”

    虽然方丘的三张药方,又是全对,但是几名老者却没有丝毫的惊喜,反而一个个不停的摇头感慨。

    在他们看来。

    方丘之所以这么快,肯定是急于表现,过于功利了。

    这边。

    一楼的考核房里。

    当会议室里的那群老者正在不停感慨的时候,方丘已经看到第十三个病人了。

    人数,都已经过总人数的一半了。

    当然。

    看诊的同时,方丘也没忘记煮药的事。

    第一壶药已经煮了两次了。

    眼看时间差不多。

    方丘立刻张口,把第一名病人叫了进来,把药汁倒给对方服下,最后又将药方和剩下的药,全部交给对方,并嘱咐她回去自己煮药。

    ……

    接下来。

    即便要不停的叫人服药,方丘的看病度,依旧非常快。

    没一会儿。

    会议室里的老者,又收到了三份方丘开的药方。

    虽然心里不是很看好方丘,但是身为中医协会的人,几位老者依旧不敢马虎,仔细的询问病人的病情,然后查看方丘的药方。

    结果现,方丘的药方开的,依旧没有任何问题。

    这已经是第十二份药方了。

    也就是说,方丘已经看了十二个病人,前面的九张药方,也是完全精准,没有任何问题。

    也就是说,方丘是在保持快的情况下,还保持着非常精准的正确率。

    这让几位老者都非常的惊讶。

    “这小子,有些不对劲啊。”

    一名老者说道。

    “不合理,不合理。”

    另一名老者摆出一副想不痛的神情来,皱眉思考。

    “咱们大家都很清楚,看病是高强度的脑力消耗工作,一般人看了十几个病人,肯定会累得不行,甚至会引起头痛,要么就得休息,要么就得放慢度慢慢来,可这小子,怎么生龙活虎的,一点疲惫感都没有?”

    脸型圆润的老者盯着大荧幕里的方丘,说道:“真是奇了怪了,难道他真的不会错?”

    “这样下去,肯定错!”

    “现在他应该是强忍者吧,其实心神都消耗得差不多了?”

    “肯定是这样没跑了!”

    老者们都很惊讶。

    他们看了一辈子病,对看病这件事,有着非常深切的体会,也知道什么时候会累,所以一开始他们不看好方丘,就是因为方丘的度实在太快了。

    可他们没想到。

    方丘居然能一直保持这种度。

    这边。

    方丘将第二分药煎好,把第二个病人叫来,喝了下去。

    然后把壶里的药和药汁,一起倒在一个装药的袋子里,和药方一起交给病人带走。

    此时。

    第十三个病人已经看完了。

    这种度,在中医协会的人看来,简直已经快得没边了。

    不过。

    即便如此。

    方丘依旧嫌慢。

    因为,即便已经如此快,但看到现在已经过去三个小时的时间了。

    而另一边。

    名医6尘之徒余字元,却才刚刚看了六个病人。

    与方丘一对比。

    这个余字远,无论是看病时长,还是张抓药称量等等的,用的时间都比方丘要长上许多。

    当然。

    方丘并不知道。

    反正他们俩人之间,又不是竞争关系,方丘要做的,就是在赶时间的同时,好好的通过这个考核就行。

    “下一位。”

    重新坐回诊桌,等了一会现没人进来,方丘立刻张口喊道。

    咔嚓!

    门开了。

    可是进来的却不是病人,而是一名提着盒饭的工作人员。

    “好了,时间到。”

    一边走向方丘,工作人员一边说道:“现在是午餐时间,先吃饭吧,不过因为你现在是在考核期间,所以是不允许离开这个房间的,只能在这里吃。”

    “好。”

    方丘干脆的接过盒饭。

    “另外,还有一点。”

    工作人员张口,说道:“吃完午餐以后,你可以简单的休息一下,考核会在下午一点半之后继续。”

    “恩?”

    方丘一愣,赶紧问道:“我能吃完饭以后,继续看吗?”

    “不行。”

    工作人员摇头。

    方丘无奈苦笑。

    本来时间就很紧张,现在这么一弄,时间就更稀缺了。

    无奈。

    方丘只能埋头吃饭。

    吃完饭。

    方丘也没有休息,而是仔细的招呼着那十三份正在煮的中药。

    这段时间虽然不能继续看病。

    但是能煮药啊。

    方丘打算不休息,直接把这些药全部煮完。

    一边煮药。

    方丘一边暗暗盘算。

    “要是按照上午这个度,时间来得及吗?”

    “对照下来,如果用同样度的话,要看完剩下的十二个病人,再加上煮药,一共需要四个小时的时间。”

    “这时间,还是有点赶了!”

    想到这里。

    方丘不禁皱起眉头。

    “要想个办法,从什么地方来缩减点时间!”

    “看病的时间不能再短了,要是再短的话,就无法保证能看得仔细,也不敢保证能百分百的确诊病人的病情了。”

    “看病不行,那就只能从其他流程来了。”

    “抓药!”

    方丘转头看了一眼药柜。

    以他的度,完全可以在抓药上省下来大把的时间,可是他不能这么做,这里是有监控的,一旦被监控录制下来,被中医协会的人看到,那可就麻烦大了。

    “度不行,那就称量!”

    心念及此,方丘眼前一亮。

    的确。

    现在唯一能节省时间的地方,就只有称量药物这个环节了。

    很快。

    煮完十三壶药。

    方丘直接走到药柜前。

    将药柜上那慢慢的抽屉,全部打开,然后将每一味药材的位置都全部记了下来。

    这样一来。

    抓药的时候,他就不用寻找了。

    做完在和一切。

    方丘走了一步,然后在炙甘草的抽屉前停了下来,从中抓了一把炙甘草,然后拿到电子秤上称了一克的重量,然后把药材放在手里,仔细赶的感应着掂量了一下。

    然后。

    又称了十克的重量,继续用手掂量。

    一连试了好几次。

    方丘才满意的笑着点头。

    他决定了。

    不用电子秤。

    不再装模作样了。

    直接用手来称量,可以为他正确到更多的时间,可以让他紧迫的时间,稍微的松懈下来一点。

    掂完药材的重量。

    方丘直接从柜台上,取来厚厚的一叠草纸,在柜台上分成十几张,然后伸手在药柜里开始抓了起来。

    ……

    与此同时。

    吃完午饭,本该去午休的几位老者,却依旧坐在会议室里,盯着大荧幕上的俩人。

    只见。

    余字元,听从工作人员的吩咐,吃完饭后在房间里漫步了一小会儿,稍微消化了一下之后,就趴在诊桌上睡了过去,看样子显然是看病看累了。

    而另一边。

    方丘依旧生龙活虎。

    几位老者本想等方丘睡着以后再离开。

    结果却现,方丘根本就没有要睡觉的意思。

    理所当然的。

    方丘在房间里的所有举动,都被这几名老者全部看在了眼里。

    “没想到,这小子的心思还的挺细的嘛。”

    看到方丘守在药壶旁边,细心煮药的样子,几名老者都满意的点点头。

    这才是一个中医该有的样子。

    认真,负责!

    “他把药柜上的抽屉全部打开干嘛?”

    见到方丘打开药柜上的所有抽屉,一群老者都愣住了。

    结果。

    这疑惑还没解开。

    他们又现,方丘居然拿了一堆草纸,摆在柜台上,一个个更加的好奇和疑惑了。

    这边。

    房间里。

    方丘站在柜台前,把草纸放好。

    然后快的从药柜里,抓了十几味常用的药材出来,每一种都放一堆在一张草纸上。

    没一会儿。

    柜台上就堆好了十几堆不同的药材。

    会议室里。

    “这小子,到底要干嘛?”

    一名老者挑着眉头,他实在想不通,方丘这是要干什么。

    其他几位老者也是如此。

    稍许。

    “我看,这小子是嫌看病的时间太长,所以把药全部拿出来,好在抓药的时候多省点时间吧?”

    脸型圆润的老者说道。

    闻言。

    其他老者一愣,旋即纷纷摇头。

    “总是喜欢追求度,度有什么好的?”

    “话倒也不能这么说,有准备和懂准备都是好事,毕竟在行医的时候,有准备跟没有准备之间的差距,往往都是非常巨大的,而且快也不一定不好,在某些紧要关头就是要快,当然像现在这个情况,一味的追求度,的确是就有些过了。”

    一名老者说道。

    “是不是追求度还不一定,咱们还是等下午考核开始以后,看看再说吧。”

    ……

    时间很快。

    一转眼,下午一点半的时间就到了。

    工作人员把睡着的余字元叫醒,方丘也准时坐到诊桌前。

    考核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