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胡闹!让他停下!
    “考核继续。”

    时间到,工作人员提醒了一声。

    然后带着病人,进入房间。

    第十四位病人。

    一如之前。

    随着病人坐下,方丘立刻就开始快速的四诊,辩证完毕后,立刻开始抓药。

    三楼会议室里。

    几位老者,依旧盯着大荧幕。

    通过大荧幕,他们可以清楚的看到,方丘已经开始看诊了,而那余字元则还在洗脸洗手,让病人在诊桌前等着。

    这一幕,落在几名老者的眼里,让他们止不住的微笑点头。

    “这就是名医之徒的风范。”

    “每一位名医的崛起,都离不开细节。”

    “是啊,看来责任这俩个字在余字元心里的分量很重呢。”

    “午睡之后,并不急于诊治,而是先放松自身,再以水令自己清醒,将自身保持在最为清醒冷静的状态来诊治,这不仅是对他自己,也是对病人,更是对中医负责。”

    显然。

    几位老者对余字元的表现,非常的满意。

    在他们看来,这才是医道传人的典范。

    至于方丘。

    一群人转目看向方丘那边。

    却见。

    方丘已经辩证完毕,快速开出药方后,直接拿着药方走到药柜前。

    “我就说这小子是为了省时间!”

    一老者撇嘴。

    显然对方丘这种做法,有些不满。

    他还是觉得方丘不够严谨!

    其他老者亦是如此。

    望着大荧幕。

    几位本就不满的老者,见到方丘下一步的动作的时候,顿时就全都瞪大了眼,怒染面容。

    “他,他……胡闹!”

    脸型圆润的老者,指着大荧幕里的方丘,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仔细看去。

    只见。

    在辩证完毕,开完药方以后,方丘拿着药方走到药柜前的柜台上直接抓药,竟然完全不称量,每一种药材都是用手在之前摆好的,十几张草纸上的药材堆里抓。

    柜台上没有的,才到药柜里抓。

    同样,还是不称量!

    把抓好的药,直接聚到一张草纸上,然后朝着煮药的沙锅药壶走去,准备煎药。

    “混帐!”

    会议室里,一名老者怒得噌的一声站了起来。

    “他这是干什么?”

    “这也太儿戏了!”

    “药多一分就是毒,有些药是会害死人的,他怎么能这样?”

    “简直混帐!”

    “去,快给我去,让他停下!”

    老者气得不轻,指着大荧幕上的方丘,手都在颤抖着。

    其他几位老者的脸色也都很难看。

    闻言。

    房间外的工作人员哪里还敢迟疑,立刻就急匆匆的朝着方丘的房间跑了下去。

    考核房里。

    方丘走到沙锅旁边,刚蹲下身子,准备泡药的时候。

    “啪!”

    一个推门声突然传来。

    一名工作人员,快速冲了上来。

    “停下!”

    大喊的同时,冲到方丘身旁的工作人员,直接一把将方丘手里的药给抢了过去。

    “恩?”

    方丘一脸莫名的看着工作人员,问道:“你这什么意思?”

    这时。

    “什么意思?”

    “你还有脸问?”

    话声从另一边传来。

    又有几名工作人员,冲了进来。

    “小子,我告诉你,取巧可不是这么取的。”

    领头的,是早上跟那一群老者汇报的中年人,他一进房,就怒气冲冲的伸手指着方丘的脑袋,说道:“中医讲求的是严谨,是要对病人负责的,这是真正的看病,不是虚假的考核,病人就在你面前,你在抓药的时候,居然还敢不称药?”

    “你难道不知道,每一味药的计量都很关键吗?”

    “简直太儿戏了!”

    狠狠的怒骂方丘几句,然后这个中年人才伸手指着监控摄像头,说道:“你是以为你这些害人的把戏,我们看不见是吗,我告诉你,监控器纪录得清清楚楚,你的每一个动作我们都能看见,连抓药都这么不负责人,还考什么匠医,你有什么资格来参加考核?”

    “你被淘汰了!”

    丝毫不留情。

    中年人直接喝道:“给我出去!”

    这边。

    一脸茫然的方丘,终于弄明白了工作人员为什么制止他煮药,还抢走他抓好的药。

    想来。

    这事的确很让人愤怒。

    不过,在没有绝对把握的情况下,方丘怎么可能会这么做?

    别忘了。

    他还有绝对手感!

    “我明白了。”

    方丘点点头,说道:“可是,你们怎么就知道我抓的药不准了,凭什么就敢笃定,我没有称量了?”

    闻言。

    几人更怒了。

    “你的所有动作都被监控器纪录下来了,我们亲眼看到你没有称量药材。”

    中年人怒道。

    “谁告诉你不用电子秤就算是没有称量的?”

    方丘再问。

    “不用电子秤,你用什么称?”

    中年人质问道。

    “用手!”

    方丘淡然回道。

    “你……放屁!”

    中年人暴怒,说道:“还用手称量,你怎么不用脚?”

    “用脚?我还真没那个本事。”

    方丘撇撇嘴,说道:“不过,用手是确实的,你做不到并不代表我也做不到,倒是你身为中医协会的工作人员,连事情都没有确定,就擅自取消正在考核中的考生的资格,不分青红皂白的跑进来就是一顿臭骂,这就是中医协会领导的样子吗?”

    这话一出。

    中年人一窒!

    他没有想到,方丘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他顶嘴,关键是方丘说的都没什么问题,他唯一的反驳办法,就是确定方丘错了!

    真有确定方丘错了,才能证明他是正确的。

    “好!”

    怒视着方丘,中年人张口说道:“敢不敢把你的药方拿来?”

    “有何不敢?”

    方丘淡然回应一声,将手里的药方递了过去。

    接过药方。

    “哼,方子开的倒是不错。”

    中年人看了一眼,然后才补充道:“可就算是这样,也掩盖不了你胡乱抓药的事实!”

    “我没有乱抓药。”

    方丘撇嘴。

    有些不耐烦。

    这群人,纯粹就是在耽误他的时间。

    可这边。

    几名工作人员见方丘还嘴硬,顿时一个个都怒得瞪起了眼。

    “我们已经看到了,你还要狡辩什么?”

    “药还在我手里呢,你以为耍赖,就能混过去?”

    “真的死鸭子嘴硬!”

    众人对方丘,口诛笔伐。

    “你们看到了什么?”

    方丘白了几人一眼,然后说道:“你们不就是看到了我直接用手抓药吗,这又能代表什么,我用手抓药同样能抓得很精准。”

    “还有,我看完病人以后还有事,麻烦你们别打扰我!”

    闻言。

    一群工作人员,都气得不行。

    他们没有想到,方丘的胆子居然这么大,都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敢公然叫板,还敢怼工作人员。

    这简直,太无法无天了。

    “好!”

    中年人怒极的指着方丘,说道:“你不承认是吧,这是你开的方子,这是你抓的药,我现在就让大家看看,你抓的药到底准不准!”

    说完。

    立刻走到药柜前,把电子秤拿了过来。

    “取药。”

    望着方丘,中年人喊了一声,然后按照手里的药方开始喊药名。

    每喊一个药名。

    工作人员,就会从方丘抓好药里,把这一味药全部取出来。

    第一味药,甘草。

    取出,往电子秤上一放。

    十克!

    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再看药方。

    赫然写着,甘草10克!

    这一幕。

    让拿着方子的中年人,顿时就傻眼了。

    “找完了吗?”

    中年人看向那名取药的工作人员。

    “完了。”

    对方答道。

    “确定没有了?”

    中年人再问。

    “一点都没有了。”

    工作人员答道。

    闻言。

    中年人脸色一变。

    他本来准备用事实狠狠的批评方丘的,可结果这第一味药,居然是精准的。

    这,怎么可能?

    其他人一看药方,顿时就全都傻眼了。

    居然,一样?

    “不可能。”

    “怎么可能用手称量药材?”

    “肯定是运气,是运气!”

    几个工作人员都不停的在暗自腹诽。

    “下一味。”

    中年人也不相信,立刻喊出了下一围药材的名字。

    取药的工作人员赶紧取药。

    往电子秤上一放。

    再一看药方。

    结果。

    还是一样!

    这一刻,所有工作人员都彻底的傻了,一个个互相对视着,面面相觑,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是运气,肯定是运气。”

    中年人心中震惊的同时,赶紧喊出第三味药材的名字。

    下一刻。

    这第三味药材的分量,居然也无比精准。

    第四味。

    同样精准。

    整个药方检查下来,没有任何一味药有丝毫差错,药的分量都是刚刚好,一分不多一分不是少,虽然是用手抓的,但是跟电子秤称过的,完全一样!

    结果出炉。

    在场的人,顿时就全都傻眼了。

    特别是那个领头的中年人。

    “这,这怎么可能?”

    不可置信的望着方丘,中年人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就这么做到的。”

    方丘淡然应声。

    “就这么做到是怎么做到的?”

    中人继续询问。

    “抓多了不就知道了?”

    方丘撇撇嘴,无奈的说道。

    闻言。

    几名工作人员强装镇定的点点头。

    “那个,你……继续,你继续。”

    中年人摸摸鼻头,一边带人离开,一边说道。

    虽然表面上表现得极为镇定,但是这些人心里都尴尬极了,他们可是来找茬,来狠狠的批评方丘的啊。

    可结果。

    在批评方丘的时候,不但被方丘怒怼了一通,还在怒极之下想要用证据来打脸方丘的时候,被反打了脸。

    这简直,太尴尬了!

    不强装镇定的话,以后还怎么见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